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章 死守嘉定

“开炮”
城墙上终于响起了乔志清的命令。
王世杰走到地形图前比划道,“第一条路,坚守嘉定城,直到长毛贼退兵。若是向上海退防,必然会遭到长毛贼的合围。第二条路,那就是抽出兵力,一面与长毛贼周旋,一面发兵奇袭苏州,围魏救赵。成,我们便一战扬名,败,我们也能让长毛贼提前回师苏州,大帅也会好好奖赏我们的。”
炮队再次开炮射击,不过方向却对准了城墙上的兵勇,乔志清极令兵勇们退后躲避,由于土炮的威力有限,又是实心的铁疙瘩,抛射在城墙上对兵勇们并没有多大的伤害。
帅位下的将领全身战栗,全身恐惧的瑟瑟发抖,生怕慕王治自己个临阵脱逃之罪。
压制住城墙的洋枪火力后,顾云飞再次下令壕沟里的太平军冲击。
片刻间又是上千人的队伍从壕沟里约出来,穿过护城河朝城墙缺口处涌去。
顾云飞满脸惆怅的看着嘉定城,吩咐炮兵队聚合了起来,布置起明日攻城的任务。
王世杰抱拳领命。
谭绍光看着阵地上的火炮得意万分,心里暗道,看你乔志清还有何本事阻拦本王。
将领们放松下心情,开始催促了起来。
乔志清刚接到上海最新的战况,连夜把众将领召集了起来又太平军陈炳文和郜永宽已经占领青浦城,忠王李秀成正领兵进攻松江城,上海危在旦夕。淮军和联军分兵乏力,全线退缩,已经无力支援嘉定。李鸿章给乔志清的底线就是能守则守,不能收则避敌锋芒,回撤上海。
谭绍光信心满满的甩了下袖袍,拍了拍顾云飞的肩m.hetushu.com膀,转身回了营帐。
城墙像豆腐一般,被实心炮弹撞得粉碎,硬生生的撕开一道裂口。
最让乔志清担心的还是发生了,太平军在阵地上竖起了三十门之多的火炮,虽说都是老式的铁铸前膛炮,但全是大口径的重炮,嘉定城的城墙绝对经不起两轮的炮击。
战场的形势一时间发生了逆转,刚刚才冲过护城河的太平军连忙掉头逃命,恨不得爹妈给多生出两条腿来,其余的兵勇全都跳进了战壕里不敢再露出头来。
“什么,这怎么可能,乔志清不是没有炮弹了吗?”
天亮后,太平军再次准备攻城,任是主攻南门,其余三座城门都设兵佯攻。经过一夜的准备,太平军显然改变的战术,不再像昨天那般毫无章法的密集冲锋,而是在阵地上掘壕前进,城墙防御的兵勇干着急没有办法,就是开枪也找不到目标。
王树茂虽然有些担心,但乔志清已经下了命令,自己也不好反对,只能对王世杰叮嘱了几句,由他而去。
太平军的守将马上将此情况汇报给谭绍光,谭绍光志在夺城,因为只有五百的骑兵,谭绍光并没有放在心上,命令部队坚守阵地,等待攻城的命令。
顾云飞松了口气,他心里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乔志清是快难啃的骨头,这般耗下去,把兄弟们拼光了也拿不下嘉定城,一方面晏敏霞在上海贩运洋枪,糊里糊涂的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尽快攻下上海也好调查晏敏霞的下落,也许她还存活在这个世上。
顾云飞在谭绍光的身边挥下了令旗,三十门和*图*书火炮同时发出震天的怒吼,吐出碗口大的铁球飞速的冲向城墙。
轰鸣声再次响起,不过威力却比刚才大了一部,
这种武器俗称“没良心炮”,在解放战争时期被我军广泛使用,桶有多粗,口径就有多大,巨大的炸药包产生的强烈爆炸冲击,所过之处,碉堡,人马都会被炸飞。许多被炸倒的敌人身上往往找不到任何伤口,却七孔流血,被活活的震死。
乔志清在城墙上冷笑不语,他昨晚连夜让工匠赶造出十个大铁桶,腰身上用铁管箍牢,在其内填充发射药后,把捆扎成圆盘形的炸药包放进去,然后点燃发射药,就能把炸药包抛射到城墙下的五十多米处,同时引燃炸药包上的引线。
清字团适时反击,一排排枪声大作,城墙下的太平军应声便倒下了一波,尸体堆在一起足有一米多高。
“东家是什么意思?”
“本王看你就是被乔志清打怕了,忠王在西线战况吃紧,急需兵力,我们不能在嘉定城和乔志清纠缠的太久,明日午时,嘉定城必须拿下。”
谭绍光深吸了口气,看着作战图沉思了一会,同意道,“只能这样了,就按你说的办,兵贵神速,我们这就南下。”
顾云飞仍是面色沉稳的回声道,“慕王切勿低估了乔志清,他能在短短两个月编练出一支这样的部队,绝非常人,我们还是小心为好。”
乔志清端坐在营帐中,眼睛紧盯着地形图,心里暗自赞赏了下王世杰的军事天赋,他对战争全局的判断竟和自己的不谋而合,但自己可是占了穿越的优势。
“说说你的意m.hetushu.com思?”
乔志清把密函递给座下的将领们传阅,王树茂看完了密函,表情严肃。
顾云飞连忙命令炮队开炮射击,掩护城墙附近的太平军撤退。
城下的太平军只觉的一块块石头从天空落了下来,还没楞下神暗自庆幸没有砸中自己,就感觉到一阵阵剧烈的轰鸣声传来,如同站在了雷电的源头上,顷刻间地动山摇,耳鸣目眩。
这次顾云飞没再处决临阵脱逃的太平军,大家已经被乔志清制造的“没良心炮”吓破了胆子,若是再强行命令士兵出击,恐怕会引起兵变了。
“我有话要说,”王世杰站起身子,面色坚毅的讲道,“目前的形势从局部来看的确不容乐观,但是放眼全局,长毛贼在长江防线与曾大帅率领的湘军屡战屡败,如今已经全部退守到南京城内,南京城朝不保夕。李秀成此时率领苏州的大军倾巢出动,也只是强弩之末,坚持不了几天便会全部撤防南京城。所以,要想解上海之围,我们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预备,发射。”
顾云飞等他稍稍平静了一些,拿出作战图建议道,“慕王,乔志清诡计多端,依本职看我们不如分兵两路,一路在嘉定城四面挖沟设壕,围困住清字团。一路绕过嘉定城,尽快南下与忠王会和,若是我们拿下了上海,嘉定城就是一座孤城,到时候集中兵力全力围攻嘉定城,不怕乔志清有三头六臂。
太平军无奈下转过头,又跳进了壕沟里,低着头匍匐前进。
太平军的阵地上,谭绍光兴致勃勃的看着夜空里绚丽的炮火,对身边的顾云飞叹息道,“清http://m•hetushu•com字团已没有了火炮做掩护,嘉定城唾手可得。只可惜了乔志清这个人才,不然为我天国所用,定会是一员猛将。”
兵败如山倒,全线开始混乱的撤退,太平军虽说有三万来人,但都是手持木棍刀枪的乌合之众,精兵仅有三千多而已,甚至有的兵勇被后撤人流活活踩死。
“接着说啊。”
“轰,轰,轰”
“预备,发射。”
谭绍光在指挥所里气的大发雷霆,嘉定城近在眼前,可是连续进攻了两天都毫无战果,而且损兵折将,接连伤亡六千人左右。
“请团长放心,用不了三日,属下保证拿下苏州城。”
天空中如石头般的炸药包再次落了下来,发出震天的爆炸声,太平军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吃了一惊,出了被爆炸震死的兵勇以外,其余太平军掉头就跑。
王树茂激动的站起身子,第一个表示反对。
乔志清也点了点头,轻笑着环顾着下面的将领,试探的问道,“大家谁还有不同的看法?”
“咚,咚,咚”
散会后,亲兵营全部精装简行,每人携带两百发的子弹,还有两个刚刚做好的炸药包,趁着夜色,骑战马由防守最弱的北门突围而出。
顾云飞急命火炮队进行炮火压制,清字团这才没有用洋枪进行回击,让太平军幸存的兵勇全部逃离了下去。
“既然李大帅都说的这么明白,我看咱们还是撤回上海吧,长毛贼来势凶猛,我看用不了几天上海就会被团团围住,到时候我们可就彻底没有后路了。”
王世杰故意卖了关子。
因为太平军的实力尚存,乔志清也没有下令追击,只是让城和*图*书内的百姓尽快把城墙的缺口用石块又围堵了起来。
谭绍光举着望远镜看着眼前的情况震惊的合不拢嘴。
乔志清故作轻松的看着王树茂。
王树茂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在坐的大部分将领也是同样的看法,连连点头。
炸药包是乔志清刚吩咐马荀带人临时赶制的,每二十公斤用麻袋捆成一包,上面插上导火绳,引爆时点燃导火索即可。
顾云飞连杀了五六个后撤的士兵,又奔上了前线,手刃临阵脱逃的指挥官,让洋枪兵在逃兵后面列成枪阵,后退着立刻格杀勿论。局面即刻被稳定住,顾云飞嘶喊着命令士兵们再次进攻。
乔志清再次给炮队下达了指令。
壕沟里掘进的兵勇在距离护城河不到二十米的时候,全部跳出壕沟,弓箭手马上满弓朝城墙上放箭掩护,箭雨遮天蔽日,一时如天黑了一般。洋枪队则排好队形密集朝城墙上射击,压制的清字团抬不起头来,眼看着太平军就冲过护城河,朝城墙缺口处冲了过去。
“奇袭苏州?你小子胆子也太大了点,苏州城是李秀成的老巢,城池坚固,兵多粮足,你拿什么能攻的下来?”
阵地上的兵勇们全部用手捂住了耳朵,炸药包附近的太平军直接被爆炸声震的气血翻腾,心率加快,瞪大了双眼倒在了战场上,到死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本来这种土炮可以发射炸药包到两三百的距离,但因为铁桶的质量不好,乔志清没有敢多放炸药,所以只抛射到了五十多米的地方。
乔志清笑了笑示意王树茂坐下,看着王世杰认真道,“我只有亲兵营五百的兵马给你,能不能完成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