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0章 火上浇油

“你就让本王安静一下,天大的事明天再说。”
顾云飞身为左师师帅,在五人中威信最高,说话也最有分量。
谭绍光被禁卫军带走后,郜永宽很快着手把持嘉定城的军务,派心腹接管了军中的前、后、左、右、中,五师的师帅之位,共同和顾云飞关在一处宅院里,等候慕王的调查结果。
前师师帅左世贤也跟着嚷嚷了一句,他年纪最大,起义最早,所以说话底气也足,不停的踹着面前的桌子。
“此事我已求证过多次,确实是真的,纳王郜永宽一直与谭绍光不和,这次借着谭绍光私抢洋人军火的事情发难,在李秀成面前挑拨了几句。”
“放他娘的狗屁,是有部下给我建议过这个想法,不过我已经严词拒绝,把那个部下狠狠的训斥了一番,忠王,你要相信我,不要受奸人的挑唆。”
“好,就看你的了,该做的我们都做了,成败就看上天的安排了。”
乔志清简单给众人做了介绍。
“团长是让我们去攻打昆山县城吗?李秀成在四周可是布置了上万的军队,一旦昆山有失,必然会四处增援,将我们重重包围的。”
乔志清也笑着点了点头,“世杰讲的不错,李秀成确实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拿下谭绍光的脑袋。但为帅者最忌讳的就是掌权的下属拥兵自重,谭绍光私自劫持了那么多的军火却没有上报给李秀成,也不得不让他怀疑,我们得想个办法火上浇油,给这池水再搅得混点,让李忠王下下决心。”
众人都憋了口气,不再说话,房子里一下安静了下和-图-书来。
李秀成出乎意料的愤怒,没等郜永宽开口,就拂袖示意他退下。
“忠王,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背叛过你。”
王世杰忍不住问道。
乔志清也轻笑了一声,对潘巧玉吩咐了一声,把军报递给了众位将领传阅。
小丫鬟应了一声,带着李明成进了帅帐,李明成连忙跪下身子连哭带喊道,“大哥,大事不好了,谭绍光那个狗贼投降清妖了,今天刚和清妖联合攻打我昆山县城,请大哥速速发兵增援昆山啊。”
“滚,全都滚下去,不要来烦本王。”
中师师帅林全保以前就跟随在顾云飞的左右,所以以大哥相称。
王树茂疑惑的皱了皱眉头。
顾云飞叹了口气,安抚起众位兄弟。
今日乔志清收到紧急线报,把主要的将领都召集在了一起商讨应对之策。
“巧玉,你先出去吧,把门关好。”
李秀成回了帅帐,郜永宽在外已经等候了多时,见李秀成过来急忙想凑上前禀奏。
谭绍光一到李秀成的帅营后,就被押解了起来,软禁在一座破院中由禁卫军亲自看守。
乔志清笑了一声,继续讲道,“你只说对了一半,我们是要攻打昆山县城,但是跟苏州一样,不是进攻,是去送情报。还是由你带领亲兵营的五百骑兵攻城,让一半的兵勇换上太平军的装束,切记不要与敌恋战,集中火力猛攻到城下后,就大声喊慕王已经归降朝廷,李明成还不速速开城纳降。确认守城的士兵收到消息后,迅速回撤。”
“顾大哥,这是怎么和-图-书回事?老子刚才还在前线和清妖打仗,这兵权说夺就夺了,老子手下的兵可咋带?”
乔志清拍了拍王世杰的肩膀,散了众将下去准备。
“东家英明,谭绍光这小子可是个难缠的角色,能除掉他对我们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谭绍光冷静了下情绪,咬咬牙站起了身子,连忙将顾云飞喝退。
“大帅,是您的弟弟李明成将军。”
郜永宽自得没趣,悻悻的行礼后起身离开。
“慕王!哎……”
军营中如今只有王树茂称呼乔志清作东家,听完乔志清的分析后,忍不住称赞了一下。
谭绍光的情绪有些激动,重重的在酒桌上拍了一掌,碗筷震碎了一地。
“谭绍光?他不是李秀成最得意的将领吗?会不会搞错了?”
王世杰轻松一笑,拍了拍胸脯。
“顾云飞,你且退下,本王相信忠王不会忠奸不分的。”
李秀成摇了摇头,放下了手中的酒碗,叹了口气起身走出屋子。
“郜永宽那贼子肯定在忠王面前挑拨是非,忠王才让慕王过去调查的,他就是想逼我们内乱,这才能坐实慕王二心的证据,我们不能中了他的奸计,一切都要忍耐。”
“我想李秀成不会昏庸到自断手臂的程度,嘉定城四面可驻扎着两万多的太平军,全是谭绍光的心腹将领领兵,若是他有什么不测,必然会导致军心动荡。”
纳王郜永宽控制了五个师的师帅后,在军中的胡乱的抓人,严刑逼供,硬是杜撰出一份慕王谋反的供词,搞的军心浮动,士气低落,在与淮军的作m•hetushu•com战中屡次失利,眼看着就要丢掉南翔。
谭绍光自觉理亏,语气都弱了下来。
谭绍光苦涩着脸在李秀成的对面坐了下来,端起酒碗满饮了下去,嘴里只喘着粗气。
顾云飞大吼了一声。
郜永宽冷笑了一声,让禁卫军把谭绍光带出了营帐,又回头怒视着顾云飞,下令道,“顾云飞,你违抗军令,以下犯上,本王先收了你的兵权,你自己好好面壁思过。”
“是啊,他郜永宽算什么东西?敢夺我们的兵权,他娘的老子跟着洪天王起义的时候,他还在穿开裆裤呢。”
“你起来吧,过来陪本王喝会酒。”
王世杰忍不住问了一句,众将领把目光齐聚在乔志清的身上。
众将这才安静了下来,悻悻的坐在原地。
李秀成拿着供词痛心疾首的进了破院,入屋后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吩咐手下的人放下酒菜后在门外等候,失望的盯着谭绍光。
右师师帅常林龙性格暴躁,忍不住向顾云飞抱怨了起来。
谭绍光委屈的把头不断的撞在地上,大声的嘶吼了起来,眼角已渗出血丝来。
“团长是什么意思?”
“是我的授意,洋鬼子欺人太甚,忠王对他们也是仁至义尽了,我就是想好好教训他们一下,替忠王出出气。”
谭绍光趴在地上嘶声呐喊了一句,李秀成没有回头,还是背着手,大步走出了院子。
乔志清肯定的给王树茂解释。
李秀成回了帅帐寻出一坛烈酒便撕开封口,大口的灌进了肚子里,直到反胃吐出来时才停了下来,摇摇晃晃的在帅椅上坐下,不断m•hetushu.com的喘着粗气。
李秀成又端起碗满饮了一口,冷冷的问道,“供词上说你有心思去庐州投靠英王,可是真的?”
乔志清抓紧着时间操练兵勇,赶制枪弹,在马格里的努力下,苏州军械所每日都可以赶制出两千发的子弹,但对乔志清来说却是远远不够的,毕竟现在还有两千多新兵拿着大刀长矛,连个洋枪分发不到,满仓库的银子,就是没办法花出去。
这个七尺的男儿说着说着连眼泪都急了出来,让人无不痛心。
李秀成拿到证词后,满脸的愤怒,上面清楚的记载着慕王谭绍光何时何日秘密回见何人,并有证人的画押,无风不起浪,看来慕王是真动了投靠陈玉成的心思。
“那南翔镇劫掠洋人的货船,可是你的授意?”
“你们先安静一下,吵的我头都大了。”
“啊……忠王,我冤枉”
李秀成把酒坛子扔到了门口,“砰”的一声,酒水溅了一地。
王世杰说出了自己的看法,众将领也是这个意思,不住的跟着点头应和。
李秀成也自饮了一口,抿了抿嘴,把那份证词扔在了谭绍光的面前。
李秀成深吸了口气,在桌上用拳头狠砸了几下,缓了缓对着帐外吩咐道,“让他进来吧。”
李秀成又问了一句。
“这个简单,从这里到昆山骑马一来回也不过一个时辰,末将保证完成任务。”
“慕王说的好,本王也相信忠王会给你一个交代。”
顾云飞站在原处,嘶吼了一声,狠狠的把腰刀摔在了地上。
伺候的小丫鬟细声喊了一句。
“大帅,帐外有急事禀告。”
谭绍光拿http://m•hetushu.com起证词,边看边全身颤抖,看完后一把撕碎证词揉成一团扔在了墙边,对着李秀成大吼道,“忠王,你怎么是非不分呢,我谭绍光是你一手提拔的,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小丫鬟又通报了一声。
谭绍光还想上前辩解,一迈步便被禁卫军狠狠的按在地上,脸上因为激动都变的扭曲起来。
“大家到这边来看。”乔志清唤众将聚在一处,把地形图摊开,指着上面标好的箭头道,“离苏州37公里外就是昆山县,地形和苏州城一样,没有防御的地形,易攻难守,目前由李秀成的胞弟李明成防守,此人却不像他哥哥一样能征善战,是个不成器的鼠辈,所以这次主攻上海的任务李秀成也没有带上他。”
谭绍光一夜间便衰老了许多,满脸的胡茬子,嘴唇也干裂的冒出血丝来,见李秀成进屋,急忙从木板床上跳了起来,给李秀成跪拜。
乔志清刚开始还想用躶体吓她一下,没想这小姑娘压根就不在乎,脸不红心不跳的该做什么也不避讳。乔志清彻底被她打败,终于服下气来,任由着她摆弄。
“据我们安插在李秀成身边的细作密保,太平军中最近将有大的变故,李秀成已经把谭绍光软禁起来了。”
李秀成端起酒缸给谭绍光满了一碗。
潘巧玉如愿以偿的做了乔志清的贴身丫鬟,每日里一大早便钻到乔志清的房里,跟个刚入门的小媳妇一般,伺候着乔志清洗脸更衣,也没有大姑娘般的羞涩。
“大哥,你倒是说几句话啊?”
潘巧玉在众人做好后,勤快的给每人沏了杯热茶,众将领都是暗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