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2章 劝降

“乔兄弟直说无妨。”
主战的和主降的吵成一团,争论不休。
二人正沉默的功夫,忽然有士兵过来通传道,“禀告大帅,城外有两个苏州商人求见,说是有要是与大帅相商。”
乔志清笑着拍了怕王树茂的肩膀,“前面就是嘉定城了,我们去会会老朋友。”
乔志清正好符合祁俊藻的心意,年纪轻轻就立此绝世大功,又从属于李鸿章的淮军,即使自己再怎么举荐,别人也看不出自己的心思,还以为自己高风亮节,为淮湘子弟说话。
顾云飞正视着乔志清,铁骨铮铮,一身的豪气。
乔志清的眼中满是期待,但语气却十分的平静,就跟老朋友闲聊一般。
“苏州商人?”
林全保跟着上了城墙,站在顾云飞的身后。
顾云飞被众师帅举为军帅,在帅帐中与大小的将领商讨着军情,一脸的惆怅。
众将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东家不必感伤,长毛贼一除,我想很快这里又会恢复往日的繁华。”
乔志清顺利的接收了顾云飞的两万多兵勇,同日,王世杰趁李明成南下嘉定之际,一枪未放便拿下昆山县城,与嘉定城合兵一处。乔志清当即决定出兵太仓府,把整个苏东战场连成一片,彻底切断李秀成北上之路。
历史在这里开了个玩笑,本来李秀成率大军应该是撤防到了江苏,只派了一万多的兵勇回援南京。可乔志清突袭江苏后,像太平洋中的蝴蝶闪了下翅膀,一切都发生改变hetushu.com。忠王不但回师南京,而且还带了十五万的兵马。
四目相对,顾云飞轻笑了一声,问道,“乔兄弟不好好在苏州守城,来此有何贵干?”
乔志清面色深沉的不住哀叹,独立船头念起杜甫的《春望》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放飞了信鸽,马荀突然在屋外大声招呼了一声。
“顾大哥别再一错再错了,过来帮我吧。”
朝廷上不久前才接到收复苏州的奏报,还没搞清楚乔志清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收到嘉定大捷的消息,足有两万的贼军归降,着实把朝堂上老家伙们大乐了一场,都以为是清太祖显灵,冥冥之中护佑着大清朝,纷纷上表要求两宫太后设坛祭祖,重重加赏乔志清。
林全保大胆的谏言。
只听右师师帅常林龙大吼了一声,轻蔑道,“还能咋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就不相信郜永宽那小子有个三头六臂。”
“我想还天下百姓一个太平盛世。”
乔志清兴冲冲的接受了同治皇帝的册封,并给自己在朝中的老乡祁俊藻回了封千余字的感谢信,有多肉麻就有多肉麻,差点没认祁俊藻做了老子。同在延安府做知府的二哥乔志远也飞鸽传信一封,重重的夸赞了乔志清一顿,信中上百个感慨,对以前这个不学无术的弟弟大大称赞了一番,并告知乔志清家中的生意无需操心,平遥已经有大商号给乔家和*图*书注资周转,并不收一分利息。
圣旨下达之日,乔志清已经率大军返回了苏州。郜永宽与李明成的十万大军本就是乌合之众,见乔志清与顾云飞联合后,未敢出战便全部退回了青浦成,气的李秀成把他二人大骂了一顿,责令二人率两万大军死守青浦城,配合驻防在松江区的听王陈炳文部扼守上海。自己则亲率十五万大军穿过湖州北上南京而去。
两宫太后追查了好几天才摸清乔志清的身世,原来还是新科状元乔志远的亲弟弟,在户部尚书祁俊藻的极力保奏下,当下拟制册封乔志清为苏州知府,赏四品顶戴花翎,配合李鸿章一起拱卫江苏。
顾云飞投降的消息传到了上海,李鸿章激动的一晚都没合眼,连忙将此大功上表朝廷,狠狠的把乔志清称赞了一番,并表示不日便把李秀成的势力彻底铲除,江苏从此无忧矣。
乔志清终于放下了一份心,以前还总怪罪自己不顾祖业,胡作非为,听到这个消息,便完全没有后顾之忧了,给二哥又回信一封,嘱咐他保重身体,不日平定长毛之乱,便回家祭祖,并让二哥加紧练兵,提防势力越来越大的捻军。
顾云飞嘴角抽动了一下。
乔志清连忙把顾云飞扶起,大笑道,“我就知道我这趟不会白来,顾大哥果然是位英雄豪杰,痛快!”
顾云飞说出了困扰自己许久的问题。
“你不懂,长毛贼只是表面的尘垢,真正造成这一切的是腐朽不http://www.hetushu•com堪的朝廷,是这昏庸无道的制度。若不是他们逼得百姓走投无路,也不会有人吃饱了肚子抢着造反的,我们不但要治标,更要治本。”
城墙上的士兵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跟着跪下了身子。
“大哥所言不虚,如今我太平军四分五裂,翼王败走四川,英王独守庐州,忠王又昏庸不看,天国败亡也是迟早的事情,既然大哥也有投靠清廷的意思,属下便大胆给大哥举荐一人。”
王树茂站在乔志清的身后肯定的安慰了一声。
众人跟着大笑了起来,短短几句话,两个人的命运便连在了一起,在顾云飞的眼里,没有人再比乔志清更值得信任了。
“我想过无数次你跟我见面的场景,但我怎么也猜不到你会跟我说这些话。”
此时在五个师帅中说话最少的江贵站了起来,反对道,“我们现在手中共有两万三千多兵马,其中大多只是配发刀枪木棒,只有五六千的精兵配发洋枪。郜永宽此次来势凶猛,足有十几万兵马,我们万不可以硬拼,要么投靠清廷,借助清廷的势力保全自己,要么就是拼死一战,冲出重围以求自立。”
祁俊藻也是看重了乔志清的同乡身份,这才极力推荐。山西自古就是重商轻文,从官的人少之又少,祁俊藻在朝中势单力薄,如今淮湘两地势力日渐强大,不拉拢一些帮手,在朝中是站不稳脚跟的。
林全保一听便惊讶的叫了出来。
郜永宽沉默了http://m.hetushu•com一会,安抚众将道,“大家都先散去,容本帅再考虑一下,明日一定给兄弟们一个结果。”
顾云飞身子颤抖了下,咬着牙冲乔志清单膝跪地道,“乔兄弟,话不多说了,咱顾云飞跟你干了,鞍前马后,一切都听从你的差遣。”
洪天王这次是真的发火了,自从曾国荃进攻南京以来,一个安稳觉都没睡过,四处下旨各王回师南京,可竟然没有一个遵从的,都是一拖再拖。洪天王在圣旨中把各王都狠批了一顿,责令各王立即回撤拱卫南京,若再抗旨不尊,即刻撤职查办。
乔志清上前几步,站在顾云飞的身边,正色道,“我有一件事需要顾大哥的帮忙。”
“如今郜永宽率大军与昆山李明成南北夹击而来,李鸿章的淮军又在南翔镇虎视眈眈,我们如今是腹背受敌,大家都说说现在该怎么办?”
顾云飞的声音激动的颤抖起来。
“你当真是为了天下的百姓?”
乔志清满脸真诚,英气逼人。
顾云飞一个人上了城墙,看着四周满目疮痍的战场,不觉悲上了心头,从一个讨饭的孩子变成统领数万兵马的大帅,期间的辛苦也只有自己知道,如今竟似当年,有种走投无路的感觉。
“当真,若违此心,人神共愤。”
顾云飞叹了口气,倾心道,“兄弟们想什么我都知道,我们眼下只有投靠清廷,才能安身立命,但是清廷都是一些言而无信之辈,我怕兄弟们最后难逃劫数。”
不一会的功夫,乔志http://www•hetushu.com清和王树茂便上了城墙,看见顾云飞相视一笑,抱拳行礼道,“顾大哥,我们又见面了。”
林全保一脸的豪气,也不再多说什么。
屋中的有些将领都赞同的点头附应。
“大哥说的也对,不管大哥做什么决定,兄弟跟着你就是了。”
“你说的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但上次他在嘉定城已经放过我们一次,但我们跟着慕王反过来又去进攻嘉定,我担心他不会接受我们。”
“正是此人,依属下看此人绝非池中之物,以后的成就未必在曾国藩之下。而且他待人宽厚,不像曾屠夫那般凶狠。攻入苏州城后可未杀害一名降兵,还给每人发放了回家的路费,我手下逃过来好多的兵勇都对他赞不绝口,要是跟着他,我们定会有一番作为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带他们上来吧。”
乔志清笑着走出屋外,两顶大红花轿缓缓在忠王府落了下来。
“你是说乔志清吗?”
乔志清和王树茂一路顺江而下,两边的村落大多十室九空,土地荒芜,野草杂生。
“大哥想好做什么决定了吗?”
前师师帅左世贤随声附和了一声,也是同样的想法。
顾云飞对着士兵吩咐了一声,终于松了口气,该来的还是来了。
“少爷,人都接过来了。”
王树茂知道乔志清一向行事乖觉,但却没料到他会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一时惊讶的无话可答,半天才吞吐道,“咱不懂你说的是什么,但咱相信你,不管东家做什么,咱都跟在你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