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4章 批斗大会

观礼台上的一个老学究终于忍不住大声喊叫了起来,众人连忙劝阻,老学究似乎是豁了出去,不管不顾的上了台前,在乔志清的面前跪了下来。
批斗大会过后,苏州城内人人自危,回家后便都让女人们把缠脚布扯了下来,谁也不会和银子过不去。
台下的女人们全部拍手叫好起来,男人们低着头都开始有些不快。
晏玉婷声嘶力竭的控诉了缠脚布一番,台下的人鸦雀无声,全都呆愣着看着晏玉婷疯狂的举动。
晏玉婷笑吟吟的拉着吴氏的手冲台下大喊道,“大家安静一下,下面由我们的姐妹来揭发一下吴修文的罪行,把这个淫贼的罪行公布于世,大家欢迎。”
乔志清看戏份已经做足,这才走上了台前,冲台下的百姓喊话道,“父老乡亲们,本官是新上任的苏州知府乔志清。大家刚才也看见了,我们的姐妹同胞对裹小脚的陋习有多么痛恶,那种泯灭人性的变态趣味是本官所不能允许的,所以本官特此下令,苏州城内所有的女人,三日内全部扯下缠脚布,如若有不停劝阻者,一经发现罚银一百两。”
乔志清微微一笑,“老师多虑了,我自然不会再去搜刮苏州百姓的钱财,重建书院的钱完全是我乔志清个人捐赠,与本地的库银税赋无关。我们大清国饱受战乱,如今又是用人之际,所以还请老师尽量广招弟子,书院的经费由学生想办法。”
“老师在上,学生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老师不必担心,学生不但要重办书院,而且要办的是大清国最大的书院。学生准备只留下m.hetushu.com忠王府最后面的拙政园作为苏州府衙办公和将士们居住之用,剩下的宅院和空屋作为书院的新地址,在里面再加盖些房屋和书舍。”
台下摇旗呐喊的女性率先大吼了一声,一起涌上戏台,当众脱下鞋子,把裹脚布扔进了火炉里,燃烧的火焰像一团团火龙一样,窜起一丈多高。
“老夫听潘家乔大人想重办书院,振兴儒学?”
“大声点,别害怕。”
吴学文回头求助了下观礼台上的长者,嘴里不住的哀嚎着,“有辱斯文,有辱圣贤啊。”
台下的所有人瞬间就炸开了锅。交头接耳的说什么的都有,有人欢呼,有人愤怒,有人沮丧。
冯桂芬意外的看着乔志清,心道这个年轻人倒不似外面传言的那般没有礼数,反倒是颇有见地,难怪年纪轻轻就手握数万兵马,掌管一方大权。
敲锣打鼓一阵子后,富家子弟吴学文被五花大绑的押上了戏台,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跪在台前,头上还被扣上了高纸帽子,帽子上写着“下流恶棍吴学文”几个大字。吴学文涨红着脸,恨不得把头塞进地缝里,这自然都少不了乔志清的指点。
“祖宗之法,”乔志清冷笑了一声,“祖宗之法是为了护佑他的子孙的,若是祖宗们知道他的后人们如此残害女性,也会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的。”
乔志清一听潘巧玉请来了名头这么大的人物,连忙整理了下衣冠出来,躬身便拜。
“一百两啊,我的天啦,没有王法了。”
几个老学究和大儒们捂着老脸不忍直视,乔志清指和_图_书派的亲兵营可持着洋枪站在一旁,心里再不舒服,谁也不敢拿自己的脑袋开玩笑,谁都没料到外表斯文的乔志清会比长毛贼还要不顾礼法。
晏玉婷对着台下大声的喊起了口号。
冯桂芬被请进了乔志清的府院,潘巧玉在客堂里服侍着他坐下后,连忙跑进了书房唤了乔志清出来。
“乔大人,此事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啊。”
晏玉婷这小丫头在乔志清面前还表现的乖巧可人,但真的做起事来却完全换了风格,也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那个土匪老爹的性格,行事果断狠辣,仗着有乔志清撑腰差点把没把苏州的士子折磨疯了。
“大家还有谁愿意和我一样,反抗压迫,解放自己!”
现场所有的人都被晏玉婷的举动惊呆了,在清朝时光天化日下曝露自己身体的女人,便是触犯祖宗礼法的大罪,也不知道这个母夜叉究竟想做什么?
潘巧玉因为批斗大会的影响却是四处碰壁,大儒们一听乔志清的大名,唯恐避之不及,谁还敢领头重建学院。潘巧玉四处拜访了几天,才把林则徐的门生冯桂芬搬了出来。此人自幼聪慧特异,博览群书,读书能一目数行,且通经史,精历算、钩股之学,以才学闻名乡里,在江南的儒生中很有大名。最重要的是他思想开明,后来洋务运动中的“中体西用”就是由他最早提出来的。
吴氏迈着小步子被晏玉婷唤上戏台,羞涩的给众人行了一礼,手足无措的站在了晏玉婷的身边。
冯桂芬提醒了一声。
“打倒吴修文,打倒吴修文。”
乔志清笑着在他和图书的身边坐了下来,定眼看去,果见冯桂芬气度不凡,浑身散发着一股子大师的味道。
晏敏霞则带着一帮小姐妹四处巡查,一旦发现有受了委屈的姐妹,便立即把男人抓起来批斗审判,逐渐在妇女间有了威望,妇女主席也不再是个空衔,而是下设有情报部、教育部、宣传部,全部由女性担任的实权部门。
擂台下挤满了在庙会上游玩的百姓,有儒生、有民夫、有小商贩,连平时躲在闺房绣花的大小姐也围观了过来,晏玉婷在很短的时间内发动了不少的姐妹,自然少不了她们在擂台下的摇旗呐喊。
“乔大人如此为国为民,老夫定当是鞠躬尽瘁,把书院办成我大清国的人才基地,老夫替天下的学子,谢过乔大人了。”
冯桂芬说着就站起身子,庄重的对着乔志清行了个大礼。
“太大了太大了,”冯桂芬忍不住喊了出来,纵使他的修养再高,也耐不住心中的激动,“乔大人,你可知道这长毛贼的忠王府占地足有一千多亩啊,这么大的书院,就是全苏州的学子聚在此处也用不了啊。苏州城刚从战祸中恢复出来,乔大人还是多把银两用在百姓身上吧。”
老学究声音嘶哑道,“祖宗之法不可变啊,子曾曰‘道之以德,齐之以礼’,若是轻易变更祖训,阴阳失衡,必会道德崩坏,伦理失常啊。”
吴氏越说越是激动,满肚子的怨愤倾泻而出,念完后又抬脚在吴修文的身上狠踹了几下,
“不知道乔大人想划拨多少的银两?重建书院可是一笔不小的财政开支。”
冯桂芬笑着扶住了乔志清的http://m.hetushu.com身子,客气道,“乔大人不必如此,小人只是一介儒生,受不了大人一拜。”
台下的女人声嘶力竭的呐喊了起来,声音此起彼伏,连绵不绝,仿佛是自己受到了强奸一般,男人们把头埋在了地上,额头上都暗暗抹了把冷汗。
老学究还想再劝,乔志清一脸厌恶的唤人把他拖了下去,当着众人的面重打了三十大板。这下再没有人出来招惹这个混世魔王,只盼着哪天天子有知,重处这个胆大妄为的家伙。
“大人,您就听小人一句劝吧……”
晏玉婷微笑着贴在吴氏的耳边鼓励了一声。
晏玉婷按照乔志清的点拨,在苏州城里抓典型,旁敲侧击,以点带面,逐步推进。刚好有家吴姓的富户,男人经常在青楼鬼混也不着家,妻子心里就有了怨言,找到了正在挨家挨户宣传新政的晏玉婷告状,晏玉婷当下决定从吴氏的遭遇切入,在苏州城的妇女中树立自己的威望。
乔志清面露不悦,冷冷的问道,“老先生,怎么就不可以了?”
冯桂芬抿了口茶,平淡的问着乔志清。
晏玉婷走上台前,挥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大声呐喊道,“同胞们、姐妹们,今天是苏州城有史以来开天辟地的大事,我们女人从此不用再受男人们的欺负了,有知府大人替我们做主,大家有冤的诉冤,有仇的报仇,我们要解放自己,打倒所有黑心肠的臭男人。”
趁着苏州城庙会的日子,晏玉婷在孔夫子庙前的空地上搭建了一个高大的戏台,戏台的前面用黄纸大大的写了四个大字,“批斗大会”。并邀请了乔志清和几个重和图书要的官员、大儒、老学究们前来观礼。
晏玉婷看效果已经达到,冲乔志清偷笑了一下,脱掉自己的绣花鞋子,把事先裹好的缠脚布取了下来,光着白嫩嫩的脚丫子在台上站定。
吴氏拿着自己胡拼乱凑的文章,怯懦的念道,“大坏蛋……吴……”
这些个饱读孔孟的儒家学子,一脑袋的下流龌龊思想,以把玩女人的三寸小脚为乐,玩法竟有四十八众之多,如闻、吸、舔、咬、搔、脱、捏、推等,硬是把脚当成了女人的第三个性器官。
“老师所言不假,学生正有此心,苏州城百业待兴,学生以为教化育人乃是百业之首,所以就寻思着重建苏州的书院,培育人才。”
“姐妹们,这条裹脚布便是千百年来男人们束缚我们的帮凶,那种缠脚的苦痛我想大家都是知道的,我今天就当着大家的面,烧掉这个帮凶。反抗压迫,解放自己。”
乔志清轻松的给冯桂芬介绍着自己的计划。
“我愿意,我们都愿意。”
台下的百姓跟看大戏一样哄笑了起来,只有晏玉婷发动的姐妹们摇旗大喊着,“解放自己,解放自己。”
禁卫军按照乔志清的吩咐,把一火炉点燃的木炭搬上了戏台,晏玉婷轻笑着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把裹脚布扔进了木炭桶里,“轰”的一下,火焰窜起一尺多高。
吴氏憋了口气豁了出去,大声念道,“大坏蛋吴修文,不知廉耻,在外面乱找女人,回家后不是睡觉就是抽大烟,大半年都不碰我一下,动不动还打我骂我。我决定与吴修文划清界限,暂且把他赶出家门,等吴修文深刻反省后,再让他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