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1章 夜袭延安

“大人不必如此,属下乃是你胞弟乔志远手下的将领,特奉命前来支援大人。”
有个女人终于站起身子,壮着胆子回了一声,说完就对着王世杰大哭了出来。在灰暗的夜色下,王世杰并看不清她的模样,但从声音里可以感觉道,这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姑娘。
王世杰眼神凌厉的看着前方大吼一声,“延安府,一个回狗不留,杀啊。”
“末将是昼夜不停赶过来的,情况危机,以后再给大人细说,大人尽快把此城的布防情况告诉末将,末将好尽快安排布防。”
乔志远搓了搓手,窘迫的说道,“让将军见笑了,陕北自古都是荒凉之地,十年九旱,别说是兵器了,就是各家的农具都稀缺的厉害,实在是没有法子啊,要不然,也不会让回狗们得了势。”
王世杰说着就对不远处的马队挥了挥手,招呼骑兵团的将领过来开会。
女人们蜷缩着身子蹲在地上不敢回话。
篝火旁的一个回兵感觉到夜空下传来的马蹄声,警觉的大叫了起来。
一个回兵起身追赶了上去,抓起地上竹竿做成的长枪,朝那女人使劲的抛去。只听“嗖”的一声,长枪穿过女人的胸膛扎在了地上,女人惊恐的睁大了双眼,甚至都忘了怎么嘶喊,颤抖的双手紧捂着胸口的竹竿,喉咙里“啊啊啊”的低叫着跪在了地上。鲜血顺着竹竿哗哗的流了出来,女人身子一软,重重的倒在黄土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王世杰眉头紧皱,四处观察着安塞县的地形。
“这个难和*图*书办了,附近得府县都被回狗给糟蹋光了,本官倒是在延安府的地窖里藏了上千担的粮食,不知道被回狗发现了没有?”
“将军连日奔波,何不休息一晚,待明日养足了精神再去。”
王世杰连忙把乔志远扶住,看他的样子倒也真和乔志清有些相像,不过脸盘较宽,比乔志清略显富贵了一些
乔志远从人群里走了出来,看着王世杰和身后两千多马队花花绿绿的奇怪装扮,抱拳对王世杰行了个大礼。
“本官就是,可算把将军盼来了,将军是哪部分的人马?”
乔志远声音悲壮苍凉,不觉让王世杰敬佩万分,乔氏一门果然没有一个孬种。
乔志远心里暗暗盘算了一遍,脸上又露出一丝得愁色。
乔志远有些担心。
“真是一员悍将,我大清国倘若都是这般的精兵强将,何愁国家不安,社稷不宁。”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回军明日便能完成对安塞县城的彻底包围,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囤积好足够得粮草。大人可知道周边的府县哪里还有粮食?”
乔志远望着远处涨起的尘土,暗暗称赞了一番。
王世杰进了城,下马后擦了擦脸上的血印子,在南城门处找到守军,对着面前的人群呼喊着。
“将军,本官已决定要与安塞县的百姓共存亡,还请将军务必保全性命转告我的三弟,让他照顾好家中得大哥和嫂子。”
乔志清出兵陕北的事意外的顺利,他八百里加急上书朝廷后,两宫太后并没有责怪他私自出兵,反而m•hetushu•com在信中把他嘉奖了一番,通告全国的汉军要向乔志清学习忠君爱国的精神,勇于替朝廷分担困难。这倒是不难理解,湘军为了拿下南京城已拼劲全力,没人会管陕北那荒凉贫瘠的地方,夺下南京城可是要裂土封王,拿下陕北,连个油渣子也捞不着。
“你是志清派来的?这怎么可能,你们不是在苏州府驻扎吗?”
王世杰出了城门,小心的从回军各营的间隙中穿插过去,因为夜色已深,回军并没有发觉。
回军们慌忙拾起了地上的竹矛,但还没等结成队形,便被一群群马队分割包围,马上的人像是从地狱逃出的恶魔,挥持着腰刀,肆意的收割着回军的头颅。
“将军清跟我来,”乔志远把王世杰拉领上了城墙,指着城外月色下的地形介绍道,“将军请看,安塞县的四面山梁交错,沟壑纵横,自古都是易守难攻之地,城墙依地势所修,虽不高大,但是确是异常的险要,北门有无定河做守护,东西两边都是山脊,只有南面地势还算平坦。城内现在一共聚集了两万多的老幼妇孺,都是从周边各地逃难过来的,粮草十分的短缺,本官已经组织起两千的青壮年在各门进行防守,南门约有一千多的兵勇防守。”
王世杰没有了耐性,话里满是杀气。
女人的惊恐声,回兵的惨叫声,骑兵的杀伐声顿时混成一团,撕裂了整个夜幕。
众将士领命后,全部上马拔出腰刀。
“我再问一遍,你们是汉人吗?”
“这就难和图书办了,末将一路过来,发现有大批的回军都在朝绥德城聚集,人数最少在十万以上。我们至少要在此处坚守一个月援军才会过来,所以,形式对我们很是不利。”
“有希望便是好的,末将这就带人去延安府查看一下,有了这批粮食,我们的处境便能好转一些。”
安塞县的城外已经是阴云密布,大战一触即发,回军已经聚集了上万的人马把安塞县团团的包围,连营数十座,在城外挖沟设渠,准备攻城的器械。王世杰硬是在天黑后杀出一条血路冲进了城内,乔志远千盼万盼终于等来了援军差点激动的晕倒过去。
乔志远大感意外,满脸的激动握住王世杰的手。
王世杰看了看城墙上兵勇的装备,大部分是些木棍和农具,连个像样的刀枪都没有,禁不住皱了皱眉头。
“请大人放心,回军装备落后,不过是靠着伊斯兰的教义聚集在一起,并没有多强的战斗力,我们只要同心协力,一定会坚持到援军的到来。眼前主要要解决城内得粮草问题,两万多人的一天可是不小的消耗。”
“杀啊……”
乔志远细细思量了下,无奈的摇了摇头。
王世杰对着面前的女人冷冷的问道。
回兵们抹着口水,盯着女人上下抖动的乳房,笑的更加放荡了起来。
王世杰说着和乔志远下了城墙。
“哪位是延安知府乔志远?”
投掷长枪的回兵转过身子,刚得意的想冲着篝火旁的回兵自夸一声,忽的感觉一股冰冷由内而外直穿自己的胸膛,转瞬间那m•hetushu.com感觉又变的火辣滚烫,胸口像是被烈火燃烧一般。他不可思议的垂下头,却发现一把明晃晃的腰刀已透过自己的胸口穿了过来。
王世杰回绝了乔志远的好意,给将领各自做了安排,留下五百个骑兵在南门驻防,剩下的人全部跟随自己出了城门,快马直奔延安府而去。
权利总是在相互制约中达到平衡,曾国藩自然不敢打破这个平衡,沿途一路给清字军开绿灯,王世杰带着骑兵团昼夜奔袭,只用了五天便赶到延安府的地界。
那群被俘的回兵跪在地上不断的冲骑兵磕着响头,王世杰冷眼撇了他们一眼,下了马让人给城外的躶体女人们穿上了衣服,把这些已经稍显痴愣的女人集合在了一起。
王世杰啐了口痰,给众将分配了任务,严令各部不得使用火器,以免惊动其他地方的守军。
“乔大人,你这里再也没有武器了吗,这些兵勇的装备也太落后了。”
王世杰隐隐有些担忧,一路上的荒凉他看的可是清清楚楚,不用问也知道城内有多少得积存。
“你们是汉人吗?”
喊声震天,一千五百多匹战马像利箭一般冲向延安府,篝火边的回军似乎并没有察觉即将发生的危险,依旧淫荡的围在一起,不断的猥亵着十几个全身赤裸的女人,不时传来一阵阵的戏谑声。一个女人因为太过害怕,嘶声大叫了起来,使劲挣脱回军的魔爪,拼命的朝远处逃去。
两宫太后正在用人之际自然不会怪罪乔志清,恭亲王奕訢倒是心存疑虑,但只怪满人的将领们不争m.hetushu.com气,江北大营的主帅胜保被太平军打的抱头鼠窜,哪里还能顾忌陕北的防务。而且朝中有祁俊藻作为呼应,乔志清在苏州掠夺的明代唐伯虎的字画,可不是白送的,这位山西老前辈可是费尽了心思为他美言,再怎么说人家老头子也是同治皇帝的师傅。
回兵的武器实在是太过于拙劣,好点的有一两把铁质的钢刀,大部分都是用竹子削成的长矛,在王世杰的骑兵团面前毫无招架之力,不是被马蹄踏死,就是被腰刀砍死。
“官军来啦,官军来啦。”
“小爷今晚就先拿你们开刀。”
不到一个时辰,延安城外的五百多回军一个都没有逃散,除了被俘的一百多人,剩下的全部被绞杀一空。
延安府在月色下显得十分的诡异,一路上安静的让人毛孔竖立,三十里内竟丝毫没有鸡鸣狗吠之声。直到快接近城墙的时候,才隐隐约约的看见了一丝丝火光。
“将军所言甚是,本官早就把城内的粮食集中了起来,每日定量分配,目前百姓只能喝上口稀饭,粮草勉强可以坚持半个月。”
“不用了,大人放心就好,今日城外的回军还不是很多,趁着天黑也方便行事,要是等到明日,怕是再没有了机会。”
“军爷,我们是汉人,我们是汉人。”
王世杰在距城三里的地方让骑兵队停了下来,派了十几个小股人马前去前面探查情况,不一会儿探马返回,把延安府附近的兵力部署全部探查了清楚,由于延安府已是一座空城,回军在此驻扎的人数并不是很多,大约只有一千人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