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4章 美人在怀

“真是恶人先告状,那你说说本公子哪里欺负你俩了?”
晏玉婷对着台上的少年连连赞叹,她姐姐晏敏霞就精通武术,所以她对一些拳法招数也略知一二。
“是谁啊?就是送你荔枝的那个人吗?”
乔志清的脸竟然红了一下,吞吐的说道,“光棍有什么问题吗?不偷不抢的,光棍招你了?”
乔志清在她的额头上轻弹了下,舒了口气的说道,“小丫头片子,好的不学,学人家使美人计,真是两个女人一台戏,你俩整天在背后偷偷摸摸的嘀咕什么,以为我不知道吗?”
乔志清轻笑着在潘巧玉的头上敲了一下。
王世杰和顾云飞率军北伐后,乔志清每天都紧盯着新兵的操练情况。后师的兵勇中一多半是青浦城的太平军降兵,本身战斗力就不弱,加上王树茂近乎苛刻的军纪整顿,几个月的时间便和清字军的老兵一般的模样。主要还是乔志清制定的赏罚分明的军纪,在清字军每个兵勇都是兄弟,平等互助,一旦有体罚新兵的事情发生,立即将当事人革职查办,而且军饷总是一文不少,从不拖欠,这在大清国是个绝对的例外。
“乔大哥,要我,要我。”
晏玉婷壮着胆子瞪着乔志清娇嗔了一句。
乔志清抱着胳膊笑了一下,他是谁啊?他可是自己那个时代全民的偶像,不知道是电影成就了他的传奇,还是他的传奇成就了电影。
“好吧,看在你们这么乖的份上,www.hetushu.com就带你们去军营见一位鼎鼎大名的少年英侠。”
书房的门被推开,只见潘巧玉一身西洋雪纺裙,站在门口吐了吐舌头,低着头走到晏玉婷的身边站了下来。
三人进了练兵场中,炽热的阳光烧烤着大地,连树梢的柳叶也禁不住垂下了脑袋,但丝毫没有影响练兵场中兵勇们火热的操练,对着场中的检阅台不断的高声欢呼着。
乔志清一愣,随即轻笑着回道,“那是自然,你以为任谁都能随意进出我这书房。”
乔志清在她的腰上咯吱了一下,晏玉婷经不住痒痒,刚满脸愠色的回过头,乔志清就把荔枝塞到了她的嘴里。
晏玉婷的小脸露出了一丝的怨气。
“乔大哥,你是怎么想出来这么多奇怪的设计啊。”
乔志清在她两人的小脸上各掐了一下。
乔志清被她俩可人的模样逗的大笑了起来,捂着肚子不断咳喘着说道,“真是被你俩打败了,好吧,我给你俩个期限,等顾云飞和王世杰得胜归来,本公子就娶你俩过门,可否?”
乔志清在铜镜前整了下军容,只有穿上迷彩服的时候,乔志清才感觉离自己的那个世界又近了一点,让人遗憾的是脑袋后的那根猪尾巴,怎么看怎么和这身迷彩服不协调。
“你知道又怎么了!谁叫你想着法子的欺负我俩。”
乔志清看着晏玉婷一眼,暗叹她的思维缜密,对自己说过的话也记得清楚。
乔志清和*图*书连连求饶,捏着晏玉婷的小鼻子赔罪道,“小坏蛋,本少爷知道你想要什么,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你要乖乖的忍耐一下好吗?”
“当然有问题,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既然是光棍,又喜欢我和巧玉,为什么你总是推脱着不娶我俩过门,你要是不喜欢我俩直说就好了,何必总是这么作践我们。”
“你俩个小东西可真不让人省心。”
晏玉婷把荔枝吐了出来,还是不高兴的在乔志清的胳膊上狠掐了一把。
“到底多久才叫到时候,以前你告诉我等稳定下来就娶我过门,可如今都过去大半年了你也没有动静。”
晏玉婷愤愤的站起身子,把潘巧玉的小手拉了起来,对乔志清摊牌道,“你然你都明白,索性说开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迎娶我和巧玉妹妹过门?你给个期限,你要是说话不算话,我们就,我们就……”
“什么,不是的,没有。”
“此话当真?”
乔志清满脸嬉笑的看着晏玉婷。
晏玉婷撇着嘴巴,神色严肃的白了乔志清一眼。
乔志清轻笑了下没有回答,他还有很多新奇的玩意还藏在心里,要是都做出来还不把潘巧玉给吓傻了。
晏玉婷撅起了嘴巴,满脸失望的扭过了身子。
乔志清故作神秘的看着她二人。
乔志清站起了身子,莫名其妙的问了晏玉婷一句。
“乔大哥,那就是你说的少年英侠啊,他好像使的是铁线拳,可是又有虎鹤双形hetushu.com拳的影子,还有工字伏虎拳的招数,真是了不得。”
清字军的五个师分别驻扎在苏州城的四面,乔志清邀请的客人就在东门处后师的军营里给新兵们演练拳法武术,王树茂专门让兵勇们休整了一天,在军营的操练场上观看。
“你喜欢我和巧玉吗?”
“当真,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若是本公子说话不算话,就让我变成个又丑又老的糟老头子。”
“去了你就知道了。”
“甜不甜?这可是广州的一位大侠专门送来的。”
“你们就什么?”
乔志清眼神冷冷的看着晏玉婷。
乔志清信誓旦旦的伸手发誓。
“好吧,就相信你一次。”
晏玉婷和潘巧玉同时惊讶的叫了出来。
乔志清摇了摇头,转身在桌上取了颗荔枝剥了皮塞在了嘴里,挑逗的看着晏玉婷。
晏玉婷哼了一声,还是不理乔志清,眼里委屈的憋出了眼泪。
二女欢快的笑了一声,拉着乔志清的胳膊出了门去。
晏玉婷开门见山的问了一句。
乔志清在书房里跟晏玉婷折腾了半天,搞得自己浑身血脉喷张,但他在男女方面是一个保守的人,没有正式的婚娶,他是不会碰任何姑娘的,即便这个姑娘也是同样的欲火焚身,就跟此时的晏玉婷一个模样,小脸通红,红唇微启,娇喘吁吁,小手把亵裤焦躁的扯了下来,两条细长的大腿紧夹着乔志清的大腿前后的摩挲着。
潘巧玉发自内心的称赞了一下,和图书对乔志清敬佩不已,虽然这些军装也有她的一份功劳,但是她从来没试穿过,没想到穿起来是这么的好看。
“哈哈,晏主席,本官可是发现你最近有些上火啊,吃个荔枝败败火气吧。”
乔志清还是乐个不停,在桌上取了个荔枝,剥好了皮递给晏玉婷。
兵勇们想的是什么,乔志清最是了解不过,他们的政治思想其实很单纯,不过是为了混一口饭吃,有追求的在战场上拼命的立功杀敌,也在一个公平的体制内迅速得到提拔重用,所以整个军队是处于相对良性的循环状态,这样的集体打起仗来,才会将领用心,士卒用命。虽然这些道理每个手握重兵的军阀都知道,但是做起来真的很难。
“开心了?不生气了?”
“我们就离家出走。”
乔志清这才想明白,眼前的这个丫头片子不是来汇报工作来了,是合起伙来逼自己成亲来了,一时对着窗外愣了下身,随即冷笑着大喊道,“别躲着了,进屋里坐吧。”
晏玉婷被他吓了一跳,吞吞吐吐的说不出口,哪知道潘巧玉说了出来,连忙躲在晏玉婷的后面只伸出了小脑袋看着乔志清。晏玉婷则垂下了头,红着脸不敢说话。
晏玉婷的小把戏被拆穿,有些慌张的言辞闪烁。
“是很好看,当初我父亲也请了些武术教习,但是却没有他的一般好,他是谁啊乔大哥?”
晏玉婷和潘巧玉被他逗的捂着小嘴大笑了出来,脸上的怨气一扫而光。
和*图*书巧玉也是满心赞叹的询问着,她虽不通拳脚,但却看的出来,台上那少年,静若处子,有气定神闲之妙。动如脱兔,有推山倒海之势。
乔志清看着她放浪的模样,突然噗嗤笑了出来,一下子打破了屋里弥漫的荷尔蒙气味,把晏玉婷气了个半死,嗔怒着睁大了杏眼,在乔志清的胸膛狠狠地捣了一拳。
乔志清带着晏玉婷和潘巧玉一前一后的进了后师的军营,三人皆在军帐里换上了迷彩服,要是任由她二人穿着旗袍进去,多日不见女人的兵勇肯定会饥渴的流出鼻血,哭天喊地的抢着要回家抱老婆。
晏玉婷寻思了下,想起了乔志清刚才说过的话。
“是潘巧玉教给你的法子吗?”
晏玉婷终于忍不住抱怨了出来,伤心的扭过了身子。
“别嬉皮笑脸的,严肃点,那你是光棍吗?”
晏玉婷和潘巧玉则花枝展昭的扭着屁股,在铜镜前晃来晃去,军装对她二人来说就是制服的诱惑,那线条分明的现代装束,一下子把人体的优雅全部释放了出来,胸是胸,腰是腰,腿是腿的,很是英姿飒爽。
“讨厌,你怎么能这样啊。”
晏玉婷和潘巧玉同时乖巧的点了点头。
“讨厌,你真讨厌。”
乔志清定眼望去,只见场中的检阅台上一英俊的少年,正上下武弄着拳脚,一招一式,皆有大家的风范。
晏玉婷伏在乔志清的耳边半迷半醒的呢喃着,下面湿了一片,说完用红唇轻咬着乔志清的耳垂,兴奋的呻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