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47章 蝴蝶效应

陈玉成拿下安庆府后,立即在各方掀起轩然大波,南京城内的太平军连吃败仗,一时军心大振,连病态龙钟的洪秀全也似回光返照一般,破天荒的召集文武官员上了早朝,狠狠嘉奖了陈玉成一番,并恢复了陈玉成的爵位,将太平天国各王全部交予陈玉成都统,连忠王李秀成也要受他的节制。
顾云飞救了陈玉成后,便带着他朝陕西境内赶去,顾云飞对陈玉成很是敬佩,以前还动过投奔他的念头,二人说起话来自然也是连连不绝。顾云飞不断的把乔志清的为人吐露给陈玉成,并把谭绍光的前后死因告知了陈玉成,希望他改邪归正,和自己一样投效到乔志清的门下。但陈玉成忠肝义胆,虽说是心里感激顾云飞的救命之恩,且对忠王李秀成的小肚鸡肠感到愤恨,但他从来没有动过背叛太平天国的意思,跟顾云飞借了匹马后,在襄阳与顾云飞分别,北上河南寻自己手下的部队而去。
李秀成急于求胜,把雨花台合围后,在山下安营扎寨,采用人海战术,派大军冒着枪林弹雨一批批往山上冲,几天内便伤亡数万人,曾国荃挖设的壕沟都被尸体填平,太平军在尸体上填草,踩着尸体向湘军进攻,但就是没有冲进曾国荃的营垒一步。
思前想后,曾国藩还是给雨花台的曾国荃发了十万火急的军报,令曾国荃做好准备,一旦六安和安庆有失,便迅速回撤救援。
李秀成真是憋了一肚子的愿望,他对洪天王从无二心,一心想振兴太平天国的大业,没hetushu.com想到却受人猜忌,落得如此下场,在抵达常州驻防后,心中郁愤便又有了建功立业的想法,妄图再一次在苏南一带打出威名,让洪天王另眼相看。于是在常州整顿了三日的兵马,发密报让堂弟李世贤在浙江配合呼应,三日后李秀成亲率大军南下,直逼苏州的门户无锡城。
李秀成愤恨下,急忙把太平军中的洋枪洋炮集中起来,组成一个万余人的队伍,顶着木板,终于冲进了曾国荃的营垒里。
洪天王本来就看李秀成不顺眼,当初就是李秀成决议攻打上海,不停他的诏令,这才导致了如今太平天国日落西山的局面,后来下诏各王回京驰援时,李秀成也是百般的拖延,如今有陈玉成独当一面,洪天王也用不着依靠李秀成了,经过与两个无能奸猾的哥哥商议后,第二日便诏令将李秀成调往常州,手下的兵马归洪仁玕调遣。
苗沛霖还没来得及高兴,只听城外枪声大作,顾云飞手下的一万多人枪炮齐鸣,苗沛霖的捻军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虽说有一万多人,而且全是骑兵,但在经过三四回合的冲锋后,被顾云飞指挥的十个洋枪阵包围,连人带马击毙了一千多后就彻底的让城逃散,苗沛霖和一百多的卫兵在寿州县衙内被当场活捉。
安庆城周边的小股湘军经过几次的救援后,都被陈玉成打的落败而归,再也不敢与陈玉成硬碰。经过十几天的围城,城内断粮断水,守卫的湘军经不住饥渴的煎熬,开城纳降。
负责和*图*书给曾国荃运送粮食的是湘军的水兵统领彭玉麟,手下有一万多的水兵,装备有三艘的铁甲战船,与岸上的曾国荃遥相呼应,相互配合,在粮道的咽喉江心洲处层层设防,一次次打退了李秀成的进攻。
陈玉成几次想下令把湘军屠灭,以祭奠安庆太平军降将的在天之灵,当年曾国藩在安庆城屠杀了数十万的太平军和百姓,陈玉成就是再恨他,也下不了这种泯灭人性的命令。
洪天王时候把李秀成大骂了一顿,削掉了他的爵位,即刻诏令李秀成率大军挥师北上,妄图过长江后经安徽突袭湖北,再次采用围魏救赵的方法,吸引湘军回援。
前线的军报源源不断的发了回来,乔志清把消息汇总了下,不由的苦笑了出来,李秀成之所以会有机会发兵南下,原来还是他一手造成的。
双方经过三个月的鏖战,湘军越战越猛,逢战必胜,打的李秀成毫无招架之力,无奈下李秀成放弃了围攻雨花台的计划,率大军从南门入了南京城。
乔志清在收到火狐传来的消息后,断定苗沛霖一定会把陈玉成出卖给清军,所以才给了顾云飞锦囊,顾云飞在收到乔志清的指示后,星夜带兵马奔袭寿州,此时多阿隆正在围困庐州,还以为顾云飞是乔志清派过来的援军,大方的给顾云飞让出路来,顾云飞经过庐州直扑向寿州,正好寿州城中大乱,苗沛霖正带着捻军四处绞杀陈玉成的两千多手下,并把陈玉成当场活捉。
李秀成见雨花台的这块石头难啃,改变m•hetushu•com了策略,派精锐分队去袭击湘军的粮道,若是湘军断了粮食,必然从雨花台退兵。
陈玉成吸取了上次救援安庆的教训,稳扎稳打,并不急于求成。在安庆城外筑垒设壕,连营数十座,层层排排,把安庆城围了个水泄不通,彻底断掉了城内的粮草来源。
顾云飞哪里会听他的胡言乱语,想也没想举起大刀就朝苗沛霖的脖颈砍了下去,可怜苗沛霖一代枭雄遇上了乔志清便早死了几年。
李秀成上海一战,虽无元气大伤,但也是损兵折将,士气大落,北上回援南京后,与辅王杨辅清、干王洪仁玕等十三王在东坝镇会师,兵力达到三十万人之多,号称有六十万,浩浩荡荡朝雨花台的曾国荃部杀去。
与李秀成有过节的各王也趁机落井下石,尤其是洪秀全的哥哥洪仁发、洪仁达更是变本加厉的想要将李秀成的兵权据为己有,在洪天王面前肆意诋毁李秀成的过失。
安庆城被李鸿章四处招募兵勇组成淮军南征上海后,已经没了兵源,曾国荃又率湘军进攻南京,安庆城内的守军仅有一万多人,而且都是些装备老旧的老弱病残。
李秀成打了败仗,自然没脸反驳,但还是一肚子的怨气没处发,陈玉成的兵马也是他调拨的,再怎么说也有他的一半功劳,陈玉成不过是运气比他好点,可叹洪天王如今是只认结果,不重过程。
李秀成进攻六安府则没有这么顺利,清军在各城坚持深沟高垒政策,避战不出,加上连日大雨,太平军士气低落,疾疫频www•hetushu•com生,缺粮断草,李秀成基本上没能攻下一座城池,绕道奔袭道六安城下,在进攻十几日没有结果后,遂率大军经寿州又回撤到了南京城。
顾云飞也没有为难他,继续率大军过襄阳,朝延安府奔袭而去。
由于清军大将多阿隆率大军围困庐州,陈玉成决定弃城北走,意图同远征豫陕的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部会合。突围到寿州后,受到捻军苗沛霖的热情款待,许诺同陈玉成一同起兵攻取河南。
陕西此时正被回军折腾的天翻地覆,关中地区已十里无人烟,鸡犬不相闻,不论是州府还是村庄,所有的汉人都被回军屠杀的干干净净,村村血流成河,尸骨遍地。
顾云飞报了家门后,因为苗沛霖已经投降了江北大营的主帅胜保,所以口气很是强硬,让顾云飞立即放了他,不然得罪了胜保,连乔志清也没好果子吃。
曾国藩在得知此军情后,差点惊晕了过去,湖北兵力空虚,湘军都集中在南京周围的战线上,若是让李秀成得逞,夺取湖北,必然会长驱直下直逼长沙,到时候南京城打不下来,自己的脑袋怕也要被朝廷拿了去。
湘军自知是没有退路,全都奋勇杀敌,曾国荃左脸中弹,一脸的鲜血,仍旧跨马在营垒中指挥杀敌。
双方全都杀红眼,来来回回数次争夺。终于太平军士气不支,被湘军打出了营垒。
陈玉成北上河南寻到叔叔陈得才和赖文光部后,这才得知了回军惨绝人寰的暴行,太平军本来与回军相互扶持,共同进攻西安,但是回军在汉中和-图-书的所作所为,让两军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太平军也是有血有肉的汉人,当然不能为了一己之私眼睁睁的看着同胞被杀,最后回军和太平军发展到刀兵相见的地步,陈得才不想再趟这趟浑水,便于赖文光商议后,回撤到了河南洛阳。
历史因为乔志清的出现早已打乱,太平军的天京保卫战提前了几个月不说,连英王陈玉成的命运也将发生彻底的转折,这事还得从乔志清送给顾云飞的锦囊说起。
雨花台是一座松柏环抱的秀丽山岗,高约100米、长约3.5公里,顶部呈平台状,由2个紧紧相依的山岗组成,是南京城南的一处制高点,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曾国荃冒险突进,只有可怜的三万兵力,在雨花台挖沟设壕,架设炮台,缩营自保,这三万人是湘军的精锐,全部装备着洋枪洋炮,战斗力十分强悍。
陈玉成心里着急南京的安危,也顾不上进军陕川的计划,当下率陈德才和赖文光的两万骑兵南下回援南京。在经过寿州时,恰好碰上李秀成率领的北伐大军,二人虽有间隙,但是为了太平天国的安危,暂时放下了私人仇怨,再次携手。李秀成分兵十万,由陈玉成率领进攻安庆府,他则带着另外的十万大军进攻六安府,二人一南一北朝湖北夹击而去,六安府和安庆府便是挡在湖北之间的钉子。
陈玉成不愧为太平军的一员悍将,只用了三日便接连攻城拔寨,进攻到安庆城外。在安庆城丢失一年后,再一次来到这个让自己兵败垂成的地方,陈玉成心里生出无数的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