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0章 四面埋伏

乔志清轻笑一声,从箱子里取出一把驳壳枪,特战组的成员瞪大了眼睛盯着这个黑黝黝的铁家伙,并不知道乔志清要用这个东西做什么。
众人愣了一会,大声的惊呼了起来。
第二日天亮时,特战组的队员莫名其妙的不知被派往何处,在亲兵营里没了踪影,连营长胡文海都不知道。
黄飞鸿淡然一笑,接过秤砣,在手里掂了一掂,超前一跨步,回转了下身子,手上的秤砣嗖的就朝青花瓷瓶飞了出去,准确的把瓷瓶打了个粉碎。
乔志清下令后,黄飞鸿大吼一声,站出了队伍。
乔志清自信的笑着,掰开了保险。
“黄飞鸿,出列。”
“开炮。”
“威武,威武。”
“太湖?忠王的意思是抄水路直攻苏州吗?可是若是清字军封锁了水路,我们就成了瓮中之鳖,被金匮城的守军和苏州的守军给包围了。”
“不要乱,不要乱。”
太平军的将领骑着马大吼着不时用皮鞭抽着四处乱窜的手下,但是那吼声如同蚊子的嗡嗡声一样,很快被炮声淹没。
乔志清笑着把驳壳枪扔在了黄飞鸿的手上,让卫兵打开了箱子,给每个特战队员发了一把。
“你们手里所拿的家伙叫驳壳枪,重约两斤,枪长28公分,有效射程50—150米,和你们平常训练的恩菲尔德步枪同属于枪械系列,都是靠子弹里的火药产生爆发力,把子弹弹射出去,只是这种驳壳枪更容易携带,而且能连续发射2m.hetushu.com0发子弹,威力比恩菲尔德步枪还要强大。”
乔志清的命令声在黎明前的夜空中来回的回荡。
陈坤书从前线下来,抹着头上的汗珠子,大喊着进了李秀成的帅帐。
烈日当空,亲兵营的操练场上,黄飞鸿带着五十多个身穿迷彩服的特战队员依次站好,这五十多人全部是十六七岁的年轻人,各个身怀绝技,武艺超群,汗水已经渗透了每个队员衣服,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乱动一下,全都是目光敏锐,身姿笔挺的直视前方。
“嘣。”
趁着夜色,登陆的船队来回游走了四趟,把两万多人全部运送上岸,众太平军归队集结后,浩浩荡荡的朝苏州城进发了过去,站在高处甚至都看到了苏州的城楼。
“轰隆,轰隆,轰隆。”
乔志清趁热打铁,打着火把,把枪弹分发给了众队员,然后教给他们射击的方法和技巧。
“砰,砰,砰”
乔志清此次把苏州城能用的大炮全部集结了过来,足有两百五十门之多,弹药也配置了五千多发。半个小时的炮击过后,战场上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残肢断臂,枯木焦尸,烟尘像是浓雾一般把战场笼罩。
“……”
“这不是暗器,是科学,你们执行完这次任务全部给我去华兴书院深造去。”
“砰,砰,砰”
“开炮”
等众人摸清了驳壳枪的原理后,在操练场上练习到了晚上,基本上都可以熟练的拆卸组装。
李秀成www.hetushu.com把手指向太湖,顺着太湖移到了苏州。
陈坤书看着地形图皱起了眉头。
“护王啊,你来的正好,本王正好有事和你商量。”李秀成急忙从帅位走了下来,把陈坤书拉到了地形图前,接续说道,“本王也是这个意思,金匮县的这个地方太过狭窄,不利于大兵团的展开,我们虽有十万多兵马,但是却集中在一起冲锋。你看我们这样可不可以?”
乔志清微微一笑,让身边的卫队把瓷瓶又移到了一百米之外的树梢上,又给黄飞鸿递了块秤砣。
“到。”
“威武,威武。”
“都看好了,小崽子们。”
众特战组的队员皆叹了口气,但还是为黄飞鸿鼓起掌来。
一声巨大的枪声响起,特战组的成员都是发了一懵,只见五十米外的碗口大的石头应声变成了碎沫。
大军行至木渎镇的时候,领军的将领越走越不对劲,一路上惊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虽说苏州遭受了几场大的战祸,但怎么也是鱼米之乡,不可能荒凉到这个地步。
特战组的成员激烈的鼓起掌来。
特战组的队员都是满脸兴奋的练习了一晚,操练场上鸡飞狗跳,一夜未宁。
此时天已微亮,忽然四面传来了轰隆隆的鼓声,如同天边的惊雷,声音时而沉闷,时而激烈。鼓声落后,一点点的火光在天边亮起,像一条首尾相连的火龙一样,把太平军两万多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乔志清说完,火狼的成员全都和_图_书是满脸的好奇盯着眼前的箱子,乔志清既然说那是宝贝,就一定差不了。
黄飞鸿瞪大了眼睛盯着乔志清手里的家伙,特战组的队员也围了过来,对着那个黑黝黝的家伙什不住的指指点点。
“本帅听说你身怀飞铊绝技,你现在当着众兄弟的面演示一遍。”
乔志清吩咐手下把一个沉重的箱子抬了上来,冲着特战队员微笑道,“你们是我们清字军中精锐中的精锐,本帅相信你们不管走到哪里,那都是一群嗷嗷直叫的野狼。但是好马配好鞍,本帅今日还想送你们一样东西,有了它本帅相信,你们的狼牙会更加的锋利。”
李秀成轻笑了下,对着地形图来回比划道,“护卫莫要忧心,本王的意思是这样的,对金匮城我们只围不攻,在城外设营建垒,咱们此次携带的粮草充足,本王倒想看看清字军在城中能消耗多少的时日,另外在苏州道金匮城之间层层设防,若是苏州城的守军过来支援,我们就来一个围点打援。还有最重要的一招棋,我们从军中抽调出两万的精锐,奇袭苏州,只要苏州出了乱子,金匮城必然会军心动摇,不过他们是后撤回援,还是坚守不出,我们都可以占据主动权,以逸待劳。”
乔志清对卫兵大声吩咐一句,用驳壳枪的瞄准校正了距离。
由于距离实在太远,就算黄飞鸿用尽了手上的力气,秤砣还是在距离瓷瓶三十米远的地方落了下来。
太平军的两万多人不亏是常www.hetushu.com州守军的精锐,很快从慌乱中镇定下来,把装备洋枪的兵勇迅速集结,成密集队形朝四面的制高点冲击了过去。
炮声竟从四面同时响起,炮弹如冰雹一样朝太平军密集的砸了过去,妖艳的火焰在太平军中升起,如同怒放的牡丹一样。太平军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只剩下惊恐的喊声,和惨叫声,刚结好的队形又大乱起来,四处乱窜的找掩体躲避。
“乔志清,我草你祖宗。”
“来人,把瓷瓶换成石头。”
乔志清说着让人把一块两斤重的秤砣递给了黄飞鸿,并给他指了指远在操练场边上五十米处的树梢,树梢上挂着一青花瓷瓶。
乔志清眯着眼冷笑的看着包围圈里如同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撞的太平军,心里顿时生出无限的感慨,在安庆府李约瑟的教堂里,乔志清曾暗暗发过毒誓,他要做草原上那只最强的狮子,如今他做到了。
特战组的成员满脸惊喜的把玩着驳壳枪,好似江湖的侠客得到了什么惊世宝剑一样。
经过胡文海这几日的提点,黄飞鸿的精气神比以前更加的醇厚,脸上再没有年轻气盛的样子,相反却透着一股子稳重的气息。
陈坤书盯着地形图看了本会,这才恍然大悟,连连夸赞道,“高啊,忠王的这步棋走的太妙了,属下这就下去准备。”
太平军的将领早就听过乔志清的大名,这次交手总算见识了他的厉害。将领连人带马被炮弹击伤,捂着右臂上不断冒血的伤口,对hetushu.com着天空嘶吼了起来。
“大帅,你这是什么暗器啊,真是太厉害了。”
黄飞鸿略微犹豫了下,还是拿了过来,身子朝上一跃,右脚踏地为支点,身子回转一圈,“嗖”的又把手上的秤砣扔了出去。
乔志清细细的给队员们介绍了起来,又把驳壳枪拆卸成了零件,给队员们看了看枪械的内部构造,然后又一件件组装了,手法熟练迅速,引得众人连连惊呼,对乔志清崇拜到了极点。
“报告大帅,火狼特战小组集合完毕,请大帅指示。”
木渎镇是苏州城的最后一个关卡,四面都是高地,只有中间是平坦的地势,和脸盆一样的形状。
李秀成在无锡县城搜刮了三日的时间,终于弄来五百多艘乌蓬小船,为了避免惊动苏州的清字军,特意把登陆地点选在了苏州西南部的渔阳里,那里人口稀少,湖面低平,最适合抢滩登陆。
“忠王,我们不能再这样硬攻了,清字军的火力太过强大,我们已经死伤了很多兄弟了。”
此时天色已黑,正当陈坤书在军中挑选精壮的时候,乔志清派遣的前师一万多人已经乘船下了太湖,抄水路奔袭常州而去。
双方的大军各自平静了三日,李秀成不知道乔志清打的是什么主意,乔志清却对李秀成看的清清楚楚,他们两人以不同的时代的战术各自的排兵布阵,李秀成对洋枪阵的运用远没有乔志清精通,思想还停留在冷兵器的时代,以为十万的人马真的能困住一万多装备洋枪洋炮的清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