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章 陕回之战一

“早就入宫了,暂时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传回来。”
这下在没有人敢浑水摸鱼,连忙退后了五十多米,在黑暗里埋伏下来,以防清字军出城重新布置障碍物。
王世杰早就让人在第一道防线上挖设了暗壕,壕沟里埋设竹签,上面用棉被加土覆盖。冲在最前面的骑兵猝不及防,齐刷刷的跌进了暗壕里,摔了个人仰马翻,不过丝毫没能阻止后续骑兵的跟进,在壕沟里的骑兵和战马反而成了垫脚石,很快的就被踏成了肉泥。
“这黄小子还真是个好汉,黄子隆没白收他这个义子。只是他那么羞辱你,乔大哥就这么白白放过他吗?”
黄文忠涨红着脸无话可说,他不能拿兄弟们的性命开玩笑,不管乔志清打的是什么注意,他都不能选择逃避。
王世杰和顾云飞一战便在陕北打出了威名,在安塞城全歼陕回十八营三十余万人,陕西的回乱基本全部被肃清,此事还得从一个月前说起。
乔志清坐下了身子,满脸的平静,就跟和一个老熟人说话一样。
只见太平军的旅帅举着匕首,瞪大着双眼,离乔志清仅有一米远,但左腿上却是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从前回军在汉中地区攻无不克,靠的都是城内回民的接应,安塞城内的回民早就被乔志远一网打尽,全部关进了地牢里,回军自然没有了以前的气势。
天微亮时,城墙外面已看的清清楚楚,这次清字军再也不会手软,对准夜里隐藏在城外的回军便开枪射击,回军一夜未睡,都忘记了自己的处境,趴在地上呼呼打起了鼾声,一阵枪声过后,只有少部分的回军撒丫子撤回,剩下的一百多人hetushu•com便永远倒在了血泊中沉睡了过去。
一时间回军损失惨烈,当场有五百多的骑兵被炸飞了出去,还有一千多匹战马因为受到了惊吓,掉过头拼命朝回跑去,把紧随其后的步兵又踏死踏伤了五百多人,整个回军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
回军的战马虽然都经过长时间的锻炼,但在火焰面前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马蹄高高的抬起,就是不敢越过。等后面的骑兵越聚越多,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在此刻发生,燃烧的玉米杆子引燃了炸药包,只听一连串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
晏玉婷爱答不理的回了一句。
回军似乎是摸准了清字军不敢出城,放心大胆的行动起来,有的得意忘形的回军甚至冲到了城墙的下面,用刀子扎着城墙便要往上爬去。
乔志清冷笑一声,款款说道,“你叫黄文忠,是黄子隆老将军的义子对吗?”
在炸药包强烈的冲击力下,石块如同子弹一般,四散飞起,把聚在一处的骑兵炸的人马飞扬,马嘶声响彻天际。
“老子既然决定要杀你,就没有想着活下去,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十八年后,老子还是一条好汉。”
那旅帅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吐道,手里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冲上前就要朝乔志清的胸膛刺去。
虎字营的骑兵们顿时陷入极度的亢奋之中,在马背上挥舞着腰刀,五千多匹战马同时朝城墙的豁口奔袭了过去,其他各营也出动了五千多的骑兵紧随其后,吆喝着挥着马鞭朝安塞城冲去。
“去你的,还早着呢。乔大人还是继续忙公务吧,奴家就不打扰乔大人了。m.hetushu.com
晏玉婷终于忍不住鼓起嘴昂起了小脑袋。
书房的门被关上以后,晏玉婷笑盈盈的从侧房走了出来,在乔志清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有什么情报要告知本帅?”
“这次火狐立了这大功劳,你要怎么谢谢我。”
白彦虎对着天空咬牙切齿的嘶吼了一声,无奈的下令全军撤退,王世杰让民夫迅速修补加固了城墙,第一次回军骑兵的冲击宣告失败。
黄文忠蔑视的昂起头瞪着乔志清。
“狗汉人,老子要把你们统统杀光。”
“狗官,我想告诉你的是,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整个安塞城在马蹄声的震动下都开始摇晃起来,马嘶声混成一团,如同天边的惊雷,轰隆隆震人心肺。远远看去,黑压压的一片,像一把乌铁锻造的利刃刺来,十分的骇人。
清字军居高临下,只有十米的距离打着火把当然看得清清楚楚,砰,砰,几声枪响过后,回军便如一摊烂泥一样,一个个的从城墙上跌落了下去,被洋枪打成了蜂窝煤。
“自从你进这个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意欲何为,本帅敬重你的父亲,答应他饶你们一命。要不然,你以为你可以活着来见我。”
那旅帅咬着牙狠狠的骂了一句,额上因为疼痛不断的冒着冷汗,左腿终于吃不主力,跪倒在了地上。
乔志清坐起身子,迎着晏玉婷火辣的眼神朝她的香唇吻了过去,贪婪的吸允着晏玉婷香甜的小舌。
乔志清无奈的笑了出来,这丫头自从做了火狐的组长之后,眼神一日比一日娇媚,仿佛看她一眼,连魂魄都要被她吸走一样,也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指教。火狐的http://www•hetushu.com势力如今越来越强大,三教九流的女人都汇聚其中,晏玉婷沾染了一丝的狐媚之气也不足为怪。
白彦虎每日里瞪着安塞城上的清字军时常火冒三丈,连续催促了几次,总算把汉中地区的骑兵全部拉到了安塞县的战场上,还从别的地方借调过来三四门老旧火炮,虽然装填的都是实心弹,但是对于安塞县土制的城墙却是足够了。几轮炮击过后,城墙上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不过仅能容下两三个人通过。
一声剧烈的枪响在书房响起,门外很快冲击一队卫兵。
山陕十八营的回军把安塞县城团团包围以后,连续进攻了三四天,但都因为没有像样的攻城利器,连个登城的云梯都没有,就靠着人多势众,一批批的用命往上冲,最后都被王世杰用洋枪阵打退了下去。
乔志清看黄文忠平静下来,拍了拍手对门外的卫兵吩咐了一声。
晏玉婷扬起白净的下颌,挑逗的看着乔志清。
黄文忠吃了一惊,乔志清满脸的杀气外露,压迫的他喘不过气来,这八千多的兄弟可是黄子隆拼了性命留下来的,绝不能毁在他的手上。
晏玉婷一脸的失望,说着就起身走了出去,今日她穿的是蕾丝花边的西洋套裙,在阳光下里面的小短裤竟也能看的轻轻楚楚,充满弹性的小屁股走起路来左右摇摆。这丫头的风格越来越像一个现代的女人,在她的引领下,全苏州的小媳妇大姑娘可是越来越放的开了,也惹得苏州城的士绅们经常来乔志清这里告状,大叹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乔志清主动缓解气氛,厚着脸皮打破了沉默。
晏玉婷满脸的失望,m•hetushu•com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闷闷的坐下身子,柳眉深锁的把玩着桌上的笔砚不再理乔志清。
“是又怎样,狗官,你害我义父性命,我恨不能将你千刀万剐。”
乔志清没意思的干笑了几下,叮嘱道,“告诉火狐们,不要舍不得花银子,进宫后要上下打点,最主要的是与总管大太监安德海搞好关系,这个狗太监是慈禧的心腹,要是打通了他的门路,我们以后办起事来也就方便了。”
黄文忠睁大了双眼看着乔志清,腿上的鲜血流了一地,像小鸡一样无奈的被卫兵搀扶着出了书房。
乔志清的语气很是平静,但不住的向外透着霸气。
乔志清怕晏玉婷收不住欲火,急忙克制自己和晏玉婷分开,在她是小鼻子上捏了一下。
“你们先出去吧,没我的命令不许进来。”
乔志清放下了纸笔,抬起头上下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将领,只见他相貌堂堂,体格健壮,英眉剑目,很有大将的风度。
“你真卑鄙,竟然使用暗器,有种我们堂堂正正的决斗一场。”
“来人,带黄旅帅到军医处救治。”
“前些日子派往宫里的火狐都上路了吗?”
“你……狗官,你到底想怎样?”
乔志清举手在晏玉婷的脸蛋上掐了一把,微笑着回道,“千金易得,一将难求,你乔大哥是求才若渴啊,又怎会忍心杀他。”
“你就没有别的事嘱咐我吗?”
黄文忠被看穿了身份,身上打了个冷颤,还是面色强硬的骂了一句。
在总结了经验之后,白彦虎改变了策略,不再盲目的依靠骑兵进攻,而是在进攻前仔细勘测了地形,派出了大量的步兵连夜抹黑把城墙外的障碍物清除的干干净净和图书,因为月色昏暗,清字军摸不清状况,也没有开枪射击。
“算你个大头鬼。”
乔志清安然的坐在帅位上,纹丝未动,只是右手端着把驳壳枪,枪口还冒着一丝丝的硝烟。
乔志清盯着她愣了下神,问道,“你姐姐是不是快生了?”
晏玉婷闭上眼轻声呻吟了下,极力的应和着乔志清,双手忍不住把乔志清搂抱了起来,饥渴的在他的身后抓挠着,和乔志清疯狂的交织在了一起。
乔志清把色眯眯的眼神从晏玉婷的背影上收了回来,在书桌前坐下后,给王世杰和顾云飞回了封指示,信上只有四个字,“格杀勿论。”
回军的炮弹打光之后,白彦虎跨上了战马,拔出腰刀,冲着安塞城大吼了一声,“真主的子民们,安拉在天国保佑着我们,杀光所有的汉人,冲啊。”
乔志清嘴角抽动了一下,冷笑着说道,“既然你想死,本帅也留不住你,但是丑话说在前面,一旦你死了,那八千多的太平军便全部以谋逆罪论处,与你一起上路。”
第二道防线离城墙只有一百米的距离,王世杰派人把城里所有的手推车马车都集中在了一起,在城墙外一字排开,上面堆放着成捆的玉米杆子、炸药包和石块,待回军冲破了第一防线,王世杰就让城墙上的弓箭手点燃了火箭,咻咻咻的把火箭射在了玉米杆子上,熊熊的火焰噗的直冲天际,连成一道不可逾越的火海。
“本帅没想怎样,只是你口口声声的称呼本帅狗官,本帅就是想让你活下去,看看本帅这个狗官是如何让天下的百姓们安居乐业起来的。”
卫兵们左右端望了下,见乔志清无事,便犹豫着退了下去。
“这个算不算是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