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章 陕回之乱三

瓮城里的流民不知发生了什么,满脸惊恐的听从了指示,潮水一般全部退到了瓮城西边,只剩下一百多人莫名其妙的呆立在原地,满脸的不知所措。
“杨兄弟,我们现在进不进攻,这些流民好像都冲西边而去了。”
王世杰冷静的给乔志远解释着。
张闲早就让兵勇们准备好了馒头,稀饭,给流民分发了下去。这些人也不知道饿了多长的时间,全都狼吞虎咽的大吃了起来,吃完后全部跪下了身子,给张闲磕头谢恩。
张闲满心轻松的大吼了一声,刚才还惊慌失措的汉民,便齐声欢呼了起来,踏着回兵的鲜血兴高采烈的涌入城内。
“都听杨兄弟的,只要能杀光汉人,让我白彦虎做什么我都答应。”
乔志远犹豫了下,还是满脸信任的点了点头,告退道,“那就听王将军所言,不管怎样,王将军切不可对自己的同胞下手。”
“咻咻”一团火光直冲天际,在夜空中绽放开来。
乔志远的声音还是有些惊恐,着急的打量着城外的动向。
“王将军,方才有人通知本官,说是城外聚集了大批的流民,本官一到城下就听见枪响声,王将军,万不可对自己的父老乡亲下狠手啊。”
但为时已晚,在洋枪阵的轮番射击下,一百多人便瞬间被打成了肉泥,睁大着愤怒的双眼,倒在了腥臭的鲜血里。
安塞城的西门建有瓮城,因为城墙地势陡峭,天然壕沟纵横,不利于大兵团的展开,回军也没有攻打西门的打和图书算。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王世杰也犹豫了下,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头脑飞快的运转起来。
“马大哥稍等片刻,以防万一,我再派人去探。”
“打开城门,入城。”
张闲带队离开以后,南城门大开,王世杰又派出了一个哨的兵勇,策马奔流民而去,马蹄声飞扬,一会便冲到了流民的跟前,持枪严防死守,对着流民大声喊道,“老爷已经答应在西门让你们进城,快去西门吧。”
回军的阵营里,十八个元帅都面色焦急的上下打量着前方的情况。
马上草看着城墙上的灯火冲杨文志兴奋的大喊了一声,转身就要下令攻城。
张闲果断的下了命令。
张闲看着越来越多的流民冲过洋枪的射击距离,头上紧张的冷汗直流,若是回军此时发起冲击,这些流民到底是救还是不救?若是不救,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老乡亲死在回军的屠刀下,若是打开城门放流民进城,回军必定有细作混在流民里,到时候局势一旦混乱,必然与城外的守军里应外合,回军拿下安塞城后,必然会进行血腥的屠杀,安塞城内如今可藏着两三万的百姓。
其他大帅也是同样的问题,着急的等待着杨文志的下令。
“那就好,那就好,将军准备怎么对待这些流民,本官粗略的估算了下,城外现在足有五千多的流民啊。”
张闲连忙挥下了令旗。
流民队伍里顿时传来兴高采烈的呼声,一传十,十传百,一群http://www.hetushu.com人迅速朝安塞城的西门奔跑而去。
王世杰皱了下眉心。
马上草不耐烦的站在马背上,看着向西逃窜的流民,对杨文志呼喝了一声。
门外的流民见城门大开后,相互大声的呼喊着拼命的拥挤了进去,没有半个时辰的功夫,瓮城里便挤满了老老少少的流民,脸上全都带着劫后余生的表情。
一排剧烈的枪响声打破了城外的宁静,流民以为是城墙的士兵开始反击,都惊慌失措的大叫了起来,连忙拔腿四散逃离,城外顿时乱作一团,惊叫声,哭啼声,求救声混作一团,最后全部撤到离城墙八百米的地方不知所措的张望着。
“第一联队全体有令,对天鸣枪,放。”
杨文志斜着眼睛冲白彦虎露出了得意之色,轻笑一声,便随众帅回了军帐,商讨起晚上的攻城之策。
“乔大人,这些回民与汉人有什么区别,他们都听的懂汉语吗?”
杨文志冲身后的骑兵大吼了一声。
瓮城里的百姓全部举手高呼,胡乱的滚在了地上,便沉沉的睡了过去,瓮城里躺倒了一片。
王世杰轻笑了下,转身在张闲耳边吩咐了几句,张闲一脸的惊喜,连忙带着一个哨的兵勇朝西门赶去。
兵勇们相互通知后,瓮城上顿时便想起激烈的擂鼓声。
马上草大笑了一声,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一把抓起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汉人女子,又抱在怀里不断的揉捏了起来。
白彦虎此时对王文志的头脑更加的http://m.hetushu.com佩服,那小子费尽心思从周边的乡镇掳掠了五千多的汉民,再让回军换上汉民的衣服,混进人群中。他算准了城内的守军不会屠杀同胞,便释放掉这些流民,让他们朝安塞城逃去,只要回军混进了城,趁着夜色行动,拿下安塞城易如反掌。
“谢谢军爷,谢谢军爷。”
张闲对着瓮城里呆立的流民冷笑了起来,枪声顿时大作,立在原地的回军细作这才明白了过来,连忙拔出了腰上的匕首,靠拢在了一处,用阿拉伯语大声冲城墙上的清字军嘶吼了起来。
“砰,砰,砰。”
瓮城上一个哨的士兵全部举起了火把,冲城下大喊道,“所有汉人马上朝城门靠拢,行动慢者,杀,杀,杀。”
“杀!杀!杀!”
回军的骑兵陷入一片的狂热之中,挥舞着手中的钢刀,策马朝西城门冲了过去。
王世杰脸上闪过一丝的狡黠,对乔志远回道,“乔大人还是回城内继续维持秩序,这些流民交给末将就可以了,末将定让这些回狗有去无回。”
张闲冲城下大喊了一句。
杨文志在收到消息后,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激动,让人点燃了麻雷子,通知南城门的白彦虎一同行动。
乔志远看着城墙外密密麻麻的流民,和张闲一样,都是满脸的不知所措。
杨文志心中总觉的哪里不对,但又说不上是什么,谨慎起见,还是拦住了马上草,派了一队的骑兵朝西城门奔袭而去。
“乡亲们累了一天,还是尽早休息吧,天亮后和-图-书,本将便会打开瓮城的大门,到时候大家便依次序进城,再也不会担心回军的袭扰了。”
杨文志对着白彦虎轻笑了一下。
“杨兄弟,西城门果然大开,我们的人得手了。”
全瓮城里的百姓嗖的一下睁开了眼睛。
城墙城传来了一句阿拉伯的呼喊声,城下的马队打起响亮的口哨声回应,兴奋的勒住马头,返回通传。
王世杰果断的下了命令。
“不着急,好戏还在后面呢,现在进攻,城墙上的汉军必然会不顾汉民生死开枪反击,我们得等这些汉民都进了城中,与里面的兄弟里应外合,趁着夜色攻打西门。在黑夜里,汉人的火器也必然发挥不出他们的优势,他们也想不到,我们会朝西门进攻,此战关键一点,虎大帅必须带着虎字营的骑兵,朝南门进攻,给汉人造成主攻南门的假象。”
“乔大人,您怎么来了,这里有本将防守,你放一万个心就是。”
“师长,回军在玩什么花样?我们要是再不阻拦,这些流民可就突破枪阵了。”
城门的西面,一大队骑兵正沿着崎岖不平的羊肠小道,爬上了安塞城西门外面的平地上,西门的城墙上,一缕缕火光来回冲着黑暗处摇晃着。
夜半十分,天空忽然刮起了剧烈的沙尘暴,遮天蔽月,大风呜呜的狂吼肆虐,仿佛要把整个黄土高原掀翻一般。
顿时一片马蹄声飞扬,如同战鼓一般,咚咚咚夹杂着沙尘暴的狂吼,在安塞城外回响起来。
城墙上的清字军都是满脸的笑容,为和_图_书自己骨肉同胞的劫后余生真心的高兴起来。
“全体有令,开枪!”
城墙下传来乔志远焦急的喊声,王世杰回头看去,乔志远已经爬上了城墙,满脸的惊恐。
“兄弟们,报仇的时刻到了,冲进城内,杀光所有的汉人,为所有安拉的子民复仇。”
“做好准备,让兄弟们,按计划行事。”
门外的流民全部进来之后,兵勇们便立即关闭了城门,全部持枪警戒。
“兄弟们冲啊,西城门已被我们拿下了。”
张闲轻声对身边的哨长吩咐了一句。
时至二更时分,瓮城里一片鼾声,所有的人都沉浸在了梦境里。
“让兄弟们鸣枪警告。”
“乔大人放心吧,本将也是人生父母养的,自然不会屠杀自己的同胞,刚才只是警告流民不要靠近城池,回军的细作很可能就混在人群里。”
乔志远对着王世杰的眼神,略略思索了下,肯定的答道,“听不懂的,回民在此陕西汉中平原繁衍上千年,从来都是特立独行,有自己的一套语言,和行事法则,对汉语能听懂的少之又少。”
“哈哈哈,我老马真是越来越佩服你这个白面秀才了,你也不亏是我们回人里唯一的秀才。”
黄昏时分,流民们全部涌入了西门,张闲已经在城墙上团团把瓮城围了起来,一百多杆洋枪其帅帅的对着城下。
“王将军,不可开枪,不可开枪啊。”
“开城门。”
西城门在经历了几个月的沉默后,再一次打开,门上的灰尘飞落了一地。
震天的喊杀声在瓮城上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