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5章 陕回之乱四

“安塞城是我们拿下陕北的第一步,此战只能胜利,不许失败,谁再跟我白彦虎提撤军的事,老子就砍了你的脑袋。”
“我终于要去见真主了,人间已经被魔鬼统治,只有安拉的烈火才能让人间重归干净。我想告诉你,其实我也不想杀汉人,可是,可是我是安拉的子民……”
“再来”
“哈哈,来吧,小崽子。”
郝字营的大帅郝明堂进帐的看着白彦虎,他在这几位大帅中最为胆小怕事,从来都没打过什么硬仗,一遇到事情就远远躲开,人送外号,“郝老鼠。”
“来吧,狗东西,爷爷今个就成全你。”
十分钟过后,杨文志和马上草所带的五千骑兵全部进了瓮城,城墙上此时突然火光通明,一排火把绕着半圆的城墙把瓮城里照的通亮,入城的西城门也咚的关了起来。
杨文志大吼一声,又站起了身子,把刀一横,朝张闲的胸口横斩了过去。
“虎大帅,完了,全完了,杨兄弟和马上草估计是回不来了。”
“卑鄙,无耻,老子杀了你们……”
张闲轻佻的说完,城墙上所有的兵勇都大笑了起来。
“砰,砰,砰,砰。”
“混蛋,你竟敢侮辱我们的真主,你们汉人都是胆小鬼,有本事你跟我单挑,就是死,老子也心服口服。”
“一切都听从虎大帅的调遣。”
“王将军,可喜可贺啊。”
王世杰叹了口气,担忧的回道,“乔大人先不要高兴的太早,苏州的援军还不知道身在何处,我们的弹药却用的差不多了,要是回军再来进攻,恐怕末将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狗和图书汉人,吃你爷爷一刀。”
一切都为时已晚,整个瓮城的四面八方同时想起了枪声,火光在夜空中窜出,宛如一道道火龙,连成一片绚丽的红色珠帘。
张闲敬佩的看了杨文志一眼,用袖子擦了擦刺刀上的鲜血,吩咐人清理了战场后,急匆匆的带着一个哨的人马朝南门增援而去。
西城门大捷,全安塞城的百姓都是欢欣鼓舞,清字军在他们眼里如同天兵天将下凡一般,天色刚明,乔志远便上了城墙,找到了正在城墙的营帐中呼呼大睡的王世杰。
“大帅少安毋躁,我们这就下城去。”
“真主保佑,回军必胜。”
回军里有好多的人不识汉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杨文志却听的清清楚楚,暗骂一声坏了。
城墙上的兵勇用阿拉伯语大声的回了一句,火光突然黯淡了下去。
“不要啊,为什么……”
杨文志和马上草被回军护在最中央,不断挥舞着大刀,冲城墙上咆哮着,五千的骑兵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完全曝露在清字军的枪口之下,连人带马都被密密麻麻的枪弹打成了筛子。
张闲看着他的表情,不知道为何心里出现了一丝怜悯,他杀过无数的人,但看着杨文志的时候,心却痛了一下。
“虎大帅,要不我们赶紧退回关中吧,安塞城实在是固若金汤,汉军们趁势打过来可就晚了啊。”
杨文志颤抖着双腿,轻笑着对张闲说完,噗的大口吐出鲜血,眼睛一闭,重重的倒在了马上草的尸体上,刺刀嗖的顺着他的胸口滑了出来,上面已经被染成了红色。
“哈哈哈”m.hetushu•com,张闲大笑了一声,呵斥道,“陕西从来都是我汉人的根基,什么时候被什么狗屁安拉赐给你们了,你们安拉给我们天上的玉帝爷提鞋都不配,我看你还是条汉子,若是你跪下给我磕个响头,老爷我就放了你。”
“真主救命啊,我还不想死,真主,宽恕我们吧……”
“昨晚你们在西城门斩杀了五千的回军骑兵,这难道不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本官已经给我弟弟飞鸽去了书信,说你杀敌万人,让他为你向朝廷请功表奏。”
“那都是逼不得已的,是你们汉人欺人太甚,一步步蚕食真主赐予我们的家园,我们逼不得已才奋起反抗的。”
一夜无事,王世杰并没有派兵乘胜出击,因为清字军每人仅剩下下十几发的弹药。
“还是算了,打战本来就是军人的事情,用不上老百姓来冒险。况且城中百姓的身份不明,万一有回军的细作,我们可是输不起的。”
“就你?老爷我就陪你玩玩。”
只听噗嗤一声,就跟西瓜爆裂的声音一般,刺刀从杨文志的胸口戳到了后背,鲜血顺着刀刃嗞嗞的喷涌而出,杨文志口吐鲜血,好似解脱般轻松的着看着张闲。
“停止射击。”
王世杰端起枕边的水壶饱喝了一口,冷静的分析起来。
枪声停止后,瓮城里不断的朝上扩散着腥臭的味道,瓮城里密密麻麻的全是回军的尸体,一层盖着一层,铺满了整个地面。
杨文志冲到瓮城里后,这才发现西城门原来还建有瓮城,瓮城里还有一道城门,心里突然咯噔一下,对着城墙上手持火把和*图*书的兵勇大吼了一声。
张闲在离杨文志十米远的地方站住脚,还是一脸轻佻的看着杨文志。
“将军所言甚是,本官已派人加固城墙,回军刚吃了败仗,恐怕这几天也会消停一会,实在不行,本官就让全安塞城的妇孺百姓上城拒敌,只要人心齐,本官就不相信坚持不到援军的到来。”
“都安静一下,谁要敢再祸乱军心,老子就砍了他。”
军帐里的大帅全都吓的面色铁青,在陕回十八营里面,白彦虎与杨文志,马上草的战斗力最强,杨文志和马上草战死后,白彦虎当之无愧的成了陕回十八营唯一的大首领。
杨文志此时早已处于狂暴的状态,见张闲下来,立即举起了手中的大刀,快步奔跑着朝张闲砍了过去。
张闲畅快的下了命令。
“还愣着干什么,快打开城门。”
乔志远和王世杰同时吃了一惊,相跟着连忙跑出了军帐,只见南城外面的远处密密麻麻的全是回军,如同黑云一般一层层朝安塞城压了过来。
张闲鄙视的大笑了一声,给洋枪上插上刺刀后,不顾手下将领的阻拦,执意下了城墙,把城门打开后,进了瓮城,地上没有一块落脚的地方,血糊糊的全是回军的尸体。
“屠夫,魔鬼,你们汉人都不是东西,五千个人啊,五千个兄弟啊。”
杨文志率领文字营三千的骑兵最先冲击了西城门,后面还紧跟着马上草的二千骑兵,白彦虎的三千虎字营骑兵看到杨文志发射的信号后,配合的在南门清字军的射程外大造声势,只喊不攻。
城墙上的兵勇紧张的看着城下,生怕张闲出m.hetushu•com了定点的差错,全都子弹上膛,对准了杨文志。
城外回军的嘶吼声连城一片,由远及近,狂怒在黄土高原的大地上。
白彦虎凶狠的拔出了大刀,一把砍在了椅子上,椅子喀嚓就被剁成了两半。
白彦虎瞪着豹子眼,大喝了一声。
“安息去见你的真主吧,你是条汉子,兄弟。”
“乔大人,是你啊,大早上有什么喜事啊?”
枪声刚想后,马上草就把杨文志压在了身下,给杨文志当了肉盾,被城墙上的洋枪打成了肉泥,他临死前狰狞着双眼,拉着杨文志的手呻吟了一句,“杨大帅,兄弟要去见真主了,你先前给兄弟找的汉人的女人真不错,下辈子兄弟还跟着你混……”
十五个大帅全都听话的闭上了嘴。
“不好,我们中计了,快撤!”
瓮城里的马嘶声,嚎叫声,哭喊声,顿时混成一团,枪阵持续射击了半个时辰,直到最后一个回军倒在了血泊中。
乔志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忽听城外擂鼓大作,由远而近,如同暴风雨前的雷鸣声一般。
白彦虎冷冷看了郝老鼠一眼,呵斥道,“慌什么慌,我们在安塞城周围可布下了十万的军马,难道还怕他城内的几千人吗?”
张闲与杨文志过了一个回合,心中便知道他有几斤几两,这小子纯粹就是靠着一时的愤怒支撑,完全没有刀法和力量。见杨文志的大刀劈过,张闲一个后跃,避开了刀锋,同时刺刀右挥,挡在了杨文志的刀刃上,同时朝前一个跨步,刺刀擦着刀刃,磨出阵阵的火星,直直朝杨文志的胸口捅了进去。
“必胜,必胜”
“回和-图-书狗们,爷爷在此恭候你们多时了。”
乔志远听王世杰这么一说,收起了脸上的笑容,眉头紧锁了起来。
杨文志昂起了胸膛,毫无惧色的迎视着张闲的目光,他的全身沾满了鲜血,像是从地狱里爬出一样,黏糊糊的十分骇人。
王世杰伸了个懒腰,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摇了摇了下脑袋。
乔志远在王世杰身边坐了下来,满脸的喜悦,脸上都笑开了花。
瓮城里经过片刻的安宁后,突然传来一声极度痛苦的哀嚎声。
城墙上忽然想起一阵得意的大笑声。
陕回十八营如今已有两个全军覆没,其余的大帅看见白彦虎进帐,连忙的大呼小叫。
杨文志嘶声怒骂了一声,眼睛已变成红色。
方才在西门赶去增援的步兵,看见西城门紧闭,城中枪声大作,知道一切都完了,一个攻城的打算都没有,连忙慌张的退兵而去。
张闲从身边兵勇的手里接过洋枪,对着城下的杨文志冷笑了一声,“笑话,我们是屠夫,那你们是什么,陕西的汉人都被你们这群饿狼给屠杀光了,白骨累累,都堆积道无定河边上了,你说这些话不觉的自己很可笑吗?”
郝老鼠被吓的缩回了脑袋,躲在墙角不再吭气。
白彦虎在南城外听见西边枪声大作,心中大惊之下,知道是计划败露,也再用不着演戏,直接率骑兵退出了战场,回到军帐后,见其余几个大帅都愁眉苦脸的坐着,便知道一切都完了。
张闲轻笑一声,不慌不忙,举着洋枪一横,把大刀挡在了头顶,立即踢开右脚,直踹在杨文志的胸口上,只把杨文志踹出两米之外。
“回军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