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6章 陕回之乱五

乔志远叹了口气,给王世杰深深的行了个大礼。
王世杰紧盯着城下一言不发,拳头捏的咯吱作响,一种不好的预感在他心头浮起。
“我在城在,城亡我亡。”
王世杰的语气平淡,仿佛对眼前的事情无动于衷,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手心已经嵌入了刀刃里,无论任何时候,他都要保持绝对的冷静,而疼痛是他冷静下来的唯一办法。
回军刽子手身上被血液包裹,如同恶魔一样,嘶声大吼了一声,密密麻麻的回军闻着鲜血的味道,狂热的跟着刽子手也大喊了起来,如同草原上的一匹匹贪婪的饿狼。
“因为我们弱小,因为我们不够团结,因为我们手中的钢刀还是不够锋利。”
“……”
王世杰冲手下大吼了一声。
使者满脸的通红,用手捂着裤裆,愤愤的逃回了阵中。
“都给我站住。”
“……”
“报仇!”
“师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的父老死在眼前啊。”
“师长……”
“安心上路”
四百把钢刀一同闪着寒光落地,战场顿时死静了下来。四百颗人头又滚落了一地,尸体还直直的跪在地上,面对着城墙上的清字军,脖颈上喷涌而出的鲜血汇成了一道血河,哗哗的朝城墙涌去,把安塞城南的黄土染成了红色。
回军刀下的百姓没有再哀求,没有再哭泣,全都是挺直了胸膛,对着安塞城呐喊了起来。
众兵勇对回军搞的都是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究和_图_书竟要打什么主意。
原来白彦虎连夜又让回军攻占了附近的十几个村庄,掳掠了两千多的百姓,妄图用这些百姓的性命逼迫城中的守军打开城门,同时白彦虎再也不敢胡冲乱撞,而是有计划的让人打造攻城的云梯和撞门车,这些东西在明日便可完全打造出来,若是守军坚持不开城门,也可借着两千多人的头颅打击汉人的士气,为攻城赢得最佳的时机。
“大人快些请起,我王世杰保证,我在城在,城亡我亡。”
“……”
“我在城在,城亡我亡。”
白彦虎对城墙下的情况看的清清楚楚,不等使者回来,嘴角便狠狠的抽动了一下,吩咐士兵把一百多汉人单独押了出来,带头冲着面前的一个惊恐至极的汉人挥下了手中的钢刀。
王世杰连忙将乔志远扶了起来,面色凝重的对乔志远发下重誓。
“啊,畜生,畜生……”
城墙的清字军再也不忍心直视,全都蹲在了城垛的后面大喊了出来,那种血腥的场面恐怕他们一辈子也不会忘记了。
王世杰手持望远镜远远看去,攻城的回军后面仍有大队人马不断聚集。
“回军这是疯了吗?连个云梯都没有竟然就来攻城了?”
张闲在城墙上看着对面的阵地忍不住骂了一句。
日落之前,白彦虎鼓着腮帮子最后一次举起手中的屠刀。
“带上全部汉人……”
王世杰忍着心里的痛讲完,回头看着回军阵地和_图_书上如绵羊一般待宰的两千多同胞骨肉,脸上气愤的青筋暴露,面色扭曲。
“放你娘的狗屁,你们大帅的脑袋被驴给踢了吗?”
“喀嚓,喀嚓。”
张闲大声叹了口气,把拳头狠狠的砸在地面上,手背上被撞的血肉模糊。
一个时辰过后,回军的阵营突然发生大规模的骚动,跟吃了兴奋药一般,全都振臂高呼了起来。只见两千多汉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全都被双手反绑压到阵前依次排成数列,全都是面如土色,哀叫连连,对着城墙上的清字军不断叩头求救。
“四百个,杀!”
“不着急,再看看,若是他们想要攻城,最起码也该准备两天的攻城器械,如今我们要是胡乱消耗弹药,便是死路一条。”
白彦虎面色狰狞的大吼了一声,手中的屠刀直指安塞城,眼睛已变成了血红的颜色。他虽然早就知道结果,但心里还是无比的失落,他想象不出城中的守军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在观看自己的表演,是什么样的意志力让他们坚持到了最后,他在守军愤怒的呐喊声中已经明白,这场戏,演砸了。
一柱香的功夫后,白彦虎举起了手中的钢刀,再次下了命令。
“……”
张闲闭着眼轻声的吐了一句,言语中有说不出的哀伤。
“回军他娘的又想搞什么名堂?”
张闲立在城墙忍不住对着使者大骂了一句,持枪就要扣下扳机。
“都给我站起来,”王世杰对和-图-书着众兵勇大吼了一声,继续呵斥道,“你们好好看看同胞们的鲜血,我要你们永远记住这一天,握紧你们手中的钢枪,总有一日,我们要让回狗们血债血偿。”
“杀!!!”
清字军看着使者滑稽的模样都大笑了一声。
使者走到了城下,对城墙上的清字军大声喊道,“汉人将士们,我家虎大帅有命,限你们一个时辰马上开门投降,不然,我们每隔一炷香就会杀掉一百的俘虏,为了你们同胞的性名,还请你们放下武器,我们虎大帅保证你们投降后不会伤害城内一人的性命。”
“投降”
“眼下只能这样了,本官还要在城中安抚百姓,就此告辞,安塞城中的一千弓箭手也归将军调遣,城中百姓的性命可就全托付给将军了。”
王世杰点了点头,拍了下王世杰的肩膀转身下了城去。
张闲立在王世杰的身边,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嘴角的鲜血直流。
“开门投降。”
“大家听着,我们的任务是坚守安塞城,在援军到来之前,谁也不准擅自出击,违令者,本将军定斩不饶。”
城墙上的所有清字军都振臂跟着王世杰大吼了起来,由近及远,环绕全城,连绵不绝。
张闲回过身子看着王世杰满眼憋出了泪水。
王世杰方才抬高了下张闲手中的洋枪,不然使者的性命早就见了阎王。
“他们是要和我们拼命了,用人海战术消耗我们的弹药,集中优势兵力再趁势发起攻击。http://m•hetushu•com
王世杰眯着眼睛看着前方,嘴角抽动了下,拔出腰上的匕首用手紧紧的捏住,鲜血顺着刀刃嗞嗞的流了一地。
一百多回军跟着同时挥下了手中的钢刀,汉人男女老少的头颅滚落了一地,尸体脖颈上的鲜血噗嗤喷溅了出来,连成一道血雾。
城墙上的清字军全都挥动着钢枪大声的怒吼了起来,眼睛中似乎都喷出了火星。
“你们,你们给我等着。”
“老少爷们,安心上路。”
“为我们报仇!”
“血债血偿”
清字军的士兵嘶吼着回应了起来,全部面带刻骨的仇恨。
王世杰大吼了一声,对天鸣放了一枪。
清字军所有兵勇也眼含着泪水跪下了身子。
使者看着洋枪吓的立马瘫软在了地上,捂着头像乌龟一样缩成了一团。
王世杰深吸了口气,对城墙的清字军振臂大吼了一声,“我在城在,城亡我亡。”
一炷香的时辰过后,白彦虎再次下了命令。
“那我们要不要对这些乌合之众发起回击?”
清字军惊了一下,猛地都立在了原地。
乔志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见回军已经在距离城墙一千米的地方驻扎了下来,像是在等待什么。
“血债血偿”
“不要开枪,让他过来。”
“投降”
“畜生,畜生,师长,下令出击吧,跟回狗们拼了。”
王世杰大声吩咐了一句。
“喀嚓,喀嚓”
“算了,让他滚吧,两军交战不斩来使。”
“汉人将士们,不要开枪和图书,我是回军的使者。”
安塞城墙上的清字军无不是满腔的怒火,全都举起了手中的洋枪瞄准对面的回军,张闲更是满脸的扭曲,举起洋枪就要带人朝城外出击,清字军群情激愤,端着洋枪都要随张闲一起出击。
清字军越是愤怒,白彦虎的脸上就越是狂热,仿佛是一直无人问津的小孩子做坏事突然得到了关住,那种急于表现的欲望越来越是强烈。
“报仇!”
一个手举白旗的回人操着不太流利的陕西方言,在阵前大声吆喝了一声,迈着罗圈腿,小心翼翼的朝城墙靠近。
“砰”的一声,张闲手中的洋枪吐出怒火,但子弹只是擦着使者的头皮飞过,饶是如此,使者还是被吓的尿湿了整个裤裆,湿了一地。
张闲闭着眼睛不再说话,因为他知道,王世杰的决定是正确的,用两千条同胞的性命换安塞城中数万的百姓,他们的鲜血不会白流。
“快来救救我们啊,军爷,救救我们啊”
乔志远看着城前手持着刀枪棍棒的回军,凝神看了王世杰一眼,心中万分的不解。
回军狂笑着从汉人百姓里拖出两百人,百姓临死前挣扎的哀嚎声传遍了战场,屠刀还是落了下去。
“师长,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回军刀下的百姓们齐声哀嚎了起来,对着城墙最后一次嗑下了头。
王世杰也摸不清回军的情况,不敢轻易的下令开枪,城外的回军可足有数十万之多。
“两百个,杀。”
“安心上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