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章 野火烧不尽

乔志远的脸马上变的晴朗起来,告辞了王世杰和顾云飞就下去准备了。
王世杰拍着她的小手细声安慰了起来。
林美珠一听乔志远说起父母的事,眼圈马上就通红了起来,有些伤感的回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回人虽然可恶,但是他们的家人却是无辜的,奴家就一小女子,大事还得大人拿主意。”
王世杰想起在守城时战死的一千多骑兵团弟兄,还有被回军残杀的无辜百姓,心里又忍不住愤恨的坚持己见。
正午的阳光炙热的烧烤着大地,乔志远跨着马刚到集中营的门口,乌压压的回军便汹涌冲到门口,抗议呐喊。
“安拉保佑,虎大帅,你总算是回来了,我们得赶紧想个办法,不然汉人们可就对我们动手了。”
“不是昨天刚运给他们一批粮食吗?怎么今天又闹粮,乔大人,我早说过,回人就是一群养不熟的白眼狼,你只能把他们都打疼了,打服了,他们才会怕你敬你。”
乔志远看他二人含情脉脉的样子,不觉的轻笑的问林美珠道,“美珠啊,这里你最有发言权了,你父母都是被回人给残害的,你说说看,城外的那群回人都改怎么处理?”
那两个古怪的回人正是失踪的白彦虎和郝老鼠,他们并没有从包围圈中逃走,而是化装成了回人妇女的装束,混在了集中营的回人之中。
回人里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现场的气氛顿时凝固在了一点。
乔志远点了点头,带着卫兵出了门直奔回人集中和-图-书营而去,王世杰担心他的安危,又加派了一个哨的骑兵跨马护卫在乔志远的身后。
“世杰,你听听,人家一个女孩子都有这样的胸怀,你何必非要把回人们杀光呢。”
“那大人小心,我和世杰兄这就整顿兵马,以防万一。”
王世杰一听到此事便大怒了起来。
王世杰叹了口气也不再坚持。
王世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照顾云飞这么一说,脑子便突然有点开窍了起来,对顾云飞又敬佩了几分。
顾云飞初来乍到,对此地的情况并不了解,他是太平军出身,对回军造反曾经也抱有同情的态度,一路上看见千里无人烟,才慢慢的改变了对回军的印象。
“你这叫斩草不除根,等他们的子孙后代繁衍过来,照样会对我们产生威胁,他们会不断的告诉子孙后代,是汉人抢了他们的土地,是汉人杀了他们的男人,他们的子孙会比现在更加的变本加厉,我们已经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难道还不足以让我们深刻反思吗?
顾云飞在一旁冷静的分析,他的心里暗暗的赶到一丝的不妙。
郝老鼠小心的环顾了下四面,正是因为他的小心谨慎,才在一次次的恶战中活下命来。
林美珠小心的在一旁给他们三人添茶倒水,缓解着房子里尴尬的气氛。
“云飞兄说的对,还望大人小心行事,一旦回人有异动,我和云飞兄便立即出城镇压。”
“回人兄弟们,本官是来和你们谈判的,请大家http://www.hetushu.com不要乱,不要乱。”
顾云飞站起身子拍了拍王世杰的肩膀劝道,“世杰兄,你还是太年轻了点,做大事要考虑周全,当今朝廷的一贯策略是是拿回人来制约汉人,此次镇压回人造反也是回人威胁到他们统治,既然他们已经投降,我们自然没有诛灭他们的借口。乔大帅来时已经交代的很清楚了,我们只是来负责安塞城的安危,既然安塞城的包围已解,那一切便依本地官员的处理就是,我们不可以过多的干预本地的政事,让朝廷找到压制我们清字军的借口,为难乔大帅。”
夜深厚,安塞城外的回人集中营,两个装扮怪异包裹着黑色头巾的回人鬼鬼祟祟的把集中营里的各头领召集了起来,众头领都显的格外的兴奋,跟那两个回人跪下了身子,连连磕头。
“那就听乔大人的吧,你怎么安排我都没什么意见。”
白彦虎说着便有些愤恨的攥了攥拳,右手刚刚结痂的断指又冒出了鲜血,众头领皆是赞赏的点了点头,磕头跪拜后就各自退了下去。
顾云飞也饶有兴趣的看着林美珠。
安塞城的县衙里,乔志远和王世杰、顾云飞为了这二十五万的回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三人闷闷不乐的各自把头扭在一边,互不搭理。
王世杰一时语塞,也不好辩驳,抬头看了看林美珠,林美珠冲他点了点头,示意王世杰听从乔志远的意思,她自小心地善良,连蚂蚁也舍不得踩死,何况城外和图书那二十多万活生生的人命。
天亮后,回人集中营突然大乱了起来,所有的人都挥臂高呼着,“粮食,我们要粮食,粮食,我们要粮食。”二十多万人的喊声聚拢起来,惊响天际。
“汉人屠杀回人了,汉人屠杀回人了。”
乔志远下了马大声的冲回人嘶喊着,但喊声很快就淹没在回人的糟乱声中。民团的兵勇大喝着不断用枪托砸在回人的身上,喝令回人退后,也不知道是哪位兵勇手抖了下,扣动了扳机,只听“砰”的一声巨响震动天地。
林美珠在王世杰的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角,小声的劝了一句,王世杰这才深吸了口气,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乔志远沉思了一会,拍了下桌子,决定道,“二位将军所言甚是,此事都是本官做的决定,所有后果都由本官负责,本官这就到回人集中营调查一下,若是真有人图谋不轨,本官定严惩不饶。
王世杰忍不住心中的愤怒,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
“那好,此事本官便做主了,就放回人们一条生路,本官这就安排人先救济他们一些粮食,然后再上奏朝廷,听从朝廷的安排。”
“你们都快起来吧,别让汉人们注意到这里。”
“老弱妇孺?乔大人,你也太妇人之仁了,他们杀气汉人来可是毫不手软,你忘了在军阵前他们是怎么杀我们的同胞的,刀都砍的卷了刃了,你见他们手软过吗?这帮畜生必须得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们不死,怎么能对得起我骑兵团一hetushu•com千的兄弟。”
乔志远端起茶碗润了下嗓子,继续的争辩起来。
“这些回人除了年轻力壮的,其余的都是老弱妇孺,本官绝不同意把他们赶尽杀绝。”
“乔大人,我们放过他们一命已经是莫大的仁慈了,如今他们这般做,肯定另有原因,我们确实应该好好调查一下,不要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
民团的兵勇急忙进城把情况汇报给了乔志远,乔志远紧皱着眉心,脸上露出了一丝的不快,王世杰和顾云飞也同在屋内一起议事。
安塞城四面号称三十多万的回军一夜间被顾云飞率领的清字军完全的击垮,总共有战斗力的不过十多万,被打死打伤六万多,其余的人除投降的青壮年外,不过是回军拖儿带女的家人充数的。
“大家的心意我很明白。”白彦虎终于开口说话,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陕西的回人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阶段,一切都要小心从事,如今城内的情况不明,汉人们肯定还没有妥善安置我们的计划,我们应该在他们动手之前抢先行动,我们的族人已经被汉人给打怕了,我们必须想办法再去唤醒他们体内的血性,你们这就下去联系众兄弟做好准备,明日本大帅自有安排,大家跟着响应即可。如今宁夏的马化龙大帅已经攻破灵州城,在宁夏了打出一片天地,我们杀出重围后便到宁夏投奔与他,在养精积蓄以后再反攻回陕西,杀尽汉人,为我们死难的兄弟报仇。”
顾云飞和王世杰同时站起了hetushu.com身子,拱手告别。
回人头领们都听话的盘腿坐下,由于陕回十八营的主要将领全都阵亡,这些头领大都是队长级别的小人物,对两位大帅十分的敬重。
王世杰心中还是犹豫不决,眉头紧缩的看着顾云飞问道,“云飞兄就真的放心那帮回人?他们可不像太平军一样,是没有吃的才起来造反的。”
乔志远顺着林美珠的话劝说起了王世杰。
乔志远把头扭过去看向顾云飞,顾云飞耸了耸肩膀的笑道,“我和世杰兄的意思一样,乔大人看着办就行。”
陕回十八营的大帅基本上都在这场战斗中战死,让顾云飞和王世杰唯一感到遗憾的是,让白彦虎和郝老鼠逃的无影无踪。乔志远带着城内的民团打扫战场,处理善后,他吩咐百姓在安塞城的南门外用栏栅扎起一个集中营,把安塞城附近的回民都集中在此处安置,由民团的兵勇持枪严加看守,顾云飞已经给安塞城的民团配发了两千支洋枪,看守这群手无寸铁的回军绰绰有余。
由于回军的粮食全是靠掠夺而来,二十五万人每日的消耗便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有很多的老弱病残都已经出现断粮的情况,饿的面黄肌瘦,在战斗中受伤的回军也无药可医,滚在地上哀嚎着等死。
“你小声点,怎么对乔大人和顾师长说话呢。”
“你们俩都听我的不好吗?我们只要把回军往西赶到沙漠那边,任由他们生死,这样我们也不落得个刽子手的名声,也留下了他们一条性命,这不是两全其美的办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