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章 斩草除根

“格、杀、勿、论!”
张闲跨马跟在王世杰的右边,看着满地跪下身子不断求饶的回人,小声的问了一句。
王世杰率领的骑兵团冲在最前面,他已经在安塞城新招募了一千的陕北子弟,骑兵团又恢复了从前的编制。
“乔大人,苏州有急报。”
王世杰在地上的一段枯木上坐了下来,把手中血红的军刀扎在了地上,叹了口气,道,“云飞兄取笑了,杀这些妇孺孩童算不得本事,本来我已经决定放过他们一命,可是当我看到他们那种愤恨的眼神时,我又忍不住动了杀念,汉人回人的仇恨已经深入骨子里了,恐怕不是我们这一代可以化解的了。”
“是啊,但愿此次他能顺利渡过难关,毕竟是三十多万的性命,朝廷为了平息各方的势力,必然会做出反应。如今就要看宁夏的回人作何反应了,若是他们停止闹腾,受责的一定是你三老爷,若是他们还和朝廷作对,恐怕大清朝也容不下回人了。”
“其实军人就是要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功过是非还是交给后人去说吧,乔致远大人口中的格杀勿论恐怕就是咱大帅的意思,他比我们看的远也看的透彻,所以我们只要执行命令就是了,回人的生和死不是我们决定的,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此时的报应都是他们一手造成的,没有什么可哀叹的。”
吴成海对回人可没有那么大的同情,恨不得他们全部的从陕北消失掉,他在延安府刚纳的小妾就是被回人杀死的,幸好来延安时把妻儿老小留下了山西老家,不然都要遭了毒手。
骑兵团的所有将士都收到了命令,咆哮了一声大吼着挥刀冲进了人m.hetushu•com群里,顿时鲜血四溅,碎肉横飞,没有被军刀砍死的回人也被战马踏成肉泥,短短的半个时辰的屠杀,两千多骑兵团的战马下,便留下了上万条尸体,阳光在此时都没了颜色,只有火红的云彩聚拢在陕北的上空,像一滩滩猩红的血液。
回人在城外的集中营被羁押了三日,除了有些人自带的干粮外,一大半的人都饿的眼冒金星,前俯后仰,拼命的从民团的枪口下逃生后,早已再没了体力,人群里的老弱妇孺很快就虚弱饿的趴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乔志远面色哀伤的对吴成海念叨了一句。
王世杰率骑兵团杀了一圈,与顾云飞的师部回合后,王世杰下了马,见到顾云飞后两人相对着苦涩的笑了起来。
“老爷,你看起来好像不太高兴啊。”
“成海啊,你看着满地的尸体,你心里有什么感触没有?”
顾云飞拿着标注好的地形图给手下的几个旅长各自交代了一声,众旅长都是同样的表情抱拳对王世杰抱拳告退。
县衙的管家吴成海连忙小跑着上了城墙,把手中的信纸给了乔志远,乔志远为了回民的事情特意飞鸽传书给了乔志清,想询问下他这个大帅兄弟的意见。
乔志远颤抖着嗓音,大声下了命令。他虽然同情这些回人,但是绝对不会再拿汉人的性命做赌注,回汉只见已经结下一道死结,失去了基本的信任,如今的情势怕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喝口水润润嗓子吧,你们北方的气候可真够干燥的。”
一堆堆的大火熊熊燃烧了起来,乔志远对着火堆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回了安塞城把所有的和*图*书情况细讲了一遍,飞鸽传信去了苏州。
王世杰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静静的思索了起来,经过此役,他已经变的更加成熟了起来。
顾云飞耐心的劝说起了王世杰,他毕竟还年轻,经历的杀伐太少,顾云飞不一样,湘军可不止一次屠杀过太平军了。
乔志远的民团虽然配备着洋枪,但前膛枪需要密集的队形做配合,否则远远不能发挥出其优势,民团的兵勇哪里懂得这些,全都是分散作战。随着回人的暴乱升级,民团终于忍不住开枪镇压,枪声响起后,乔志远就心道完了,眼见着汉人开枪杀人,更加坐实了汉人要屠灭回人的传言,回人心中最后的一棵稻草被压垮,全部冒着枪林弹雨做最后的拼死挣扎。
清字军一万多人,成扇形突进,一路上枪声四起,血流成河,不管是年轻力壮的男人,还是柔弱的妇孺孩童,全都倒在了枪下,尸体铺满了整个黄土。清字军虽然痛恨回人的残暴,但是真正对手无寸铁的回人下手时,都不自觉的颤抖起了双手。
乔志远在骑兵团的护卫下,眼见着形势不对,便拍马退到了城内,城墙上的清字军早已做好准备,但是没有一个回人再敢打安塞城的主意,全部四散着逃离。
顾云飞轻笑了下,对一万的步兵大声下命令道,“出城后迅速追击,不管男女老弱,格杀勿论。”
城门大开,所有的清字军都高呼着出了城门,迅速集结成枪阵朝逃散的回军围剿而去。
“给这些尸体浇上火油,全部都烧了吧,否则引起瘟疫就不好了。”
回人集中营设在南门外两里处,王世杰和顾云飞率大队人马赶到时,现场和-图-书的情况已经完全的失控。
这个吴成海从前就是乔家的大管家,后来乔志远到延安府赴任,身边没有亲信,就把吴成海从家里调拨到了身边,对他很是器重。
白彦虎与郝老鼠率领一万多年轻力壮的回人,按照既定的方向,远远的朝宁夏的方向逃窜而去,不断的有回人朝后张望着自己的家人,但是背后却是一排排的枪响声,只能狠下心跟着白彦虎头也不回的逃窜,全都眼含热泪,心如刀绞。
王世杰想着那小孩临死前仇恨的双眼,突然攥了攥拳头大声的命令道,“所有回人,格杀勿论,违抗军令者,杀无赦。”
乔志远想起了弟弟来,不觉忧心了一下。
“老爷心地善良,一定是为了这些回人难过吧,可是老爷怕是忘了我们延安府的数十万百姓了吧,一个月前您从那里拼死杀出之时可就剩下你一个人了,若不是小人正好在安塞城里办事,怕是早都下了地狱了,所以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们汉人又没招惹他们,他们杀起汉人来可从来没手软过。俗话说,乱世中需用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老爷也是为了我汉人的子孙繁衍着想,所以也不必过于的自责,留着回人在身边始终是个隐患,保不齐哪一天他们又抽风杀气汉人了呢。”
王世杰端起水壶大喝了一口,还是满脸的惆怅。
“若不是你三老爷,本官也不敢做这大的决定,本官是担心杀伐过重,引起天谴,到时候降罚陕北,受苦的还是百姓们。朝廷自打太祖起就对回人格外的照顾,这次可又有人要说你三老爷的坏话了。”
乔志远在民团的护卫下,踏着回人的一具具尸体在战场和图书上巡视着,管家吴成海跟在他的身后走一段便呕吐一次,战场上不见一个活影,全都是淌着鲜血的尸体,民团的兵勇负责打扫战场,把一处处的尸体一层层的堆积起来,没堆都足有小山一般高。
“杀,杀,杀。”
“领命。”
杀伐声在这片古老的黄土高原上整整持续了一天,直到第二日的天亮时,枪声还在零星的想起,屠杀扩散到安塞城方圆一百里以外,清字军的先锋部队胡乱冲击,甚至都看到了榆林府的城墙,搞的榆林府的守军都莫名其妙的动员起来,加紧防守城市。整个一百里之内所有的回民装扮的人都被斩杀一空,尸体流出的血混在一起,让整个无定河的水位都暴涨了一米,整个上游的河水都被染成了红色,像是来自地狱的血河,汹涌朝下游冲刷而去。
正好此时王世杰和顾云飞跨着战马率大部队前来,对着城墙大声的询问,“乔大人,回军该怎么处理,我们是追还是不追?”
乔志远紧锁着眉头伤感的叹了口气。
王世杰焦急的在城下对乔志远追问了一句。
两千多民团在二十多万绝望的人面前显的那样的弱小,即使他们拥有绝世的武器,由于白彦虎提前密谋,早已做好了一切准备,在混乱时战死一万多回人后,民团的人全部被白彦虎组织的回军围杀,两千多杆洋枪也尽归回军所有。
“安拉,我们到底犯了什么错,为什么要派下恶魔惩罚我们。”
顾云飞所率的步兵早已把回军逃散的各个关卡封锁了起来,从里到外一层层的清扫战场,附近村庄的百姓见此情况也纷纷扛着锄头铁锹加入了战场,把逃窜进村里的零散回人全部赶回了清字军www.hetushu•com的包围圈中,与清字军一同绞杀回人。他们的亲人朋友也大多受到回人的屠杀,所有人都与回人有着刻骨的仇恨,动起手来比清字军更加凶狠,恨不能把回人们碎尸万段。
顾云飞说着就把水壶递给了王世杰,他本就是南方人,对北方干燥的天气十分的不适应,一个月的时间嗓音就被风沙吹的嘶哑了起来。
王世杰兴奋的冲身后的清字军振臂高呼,虽然除了骑兵团,所有的步兵都是顾云飞的人马,但是全都跟着王世杰振臂高呼了起来。
吴成海连忙在一旁劝道,“老爷放心就好,三老爷吉人自有天相,否则他就是下湖南贩个茶叶,又怎么能变成镇守一方的朝廷大员呢,您看看他手下的这些个兵勇们,各个都跟天神下凡一样,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三老爷有这样的手段。”
“师长,这些妇孺小孩是杀还是不杀?”
吴成海胡乱的用袖子抹了抹嘴上残渣小心的问了一句。
顾云飞故意调侃的问了一句。
“兄弟们,报仇,报仇!”
回人们在清字军的追击下死伤过半,眼见着无法逃脱,一批批的妇孺放弃了逃命,战栗的跪下身子不断的朝西叩拜祷告,哀嚎声传遍整个旷野,夹杂着干燥的狂风在整个黄土高原上肆虐。
“乔大人,你快下决定啊,再迟回人可都逃散了。”
乔志远哆嗦着双手打开了信纸,只见上面只有四个大字,“格杀勿论!”
“世杰兄,你胸中的闷气可是出完了?”
王世杰咬了咬牙齿,迟迟的下不了命令,战马不断的围绕着这群回人奔跑着,突然有个回人的小孩子满眼愤怒的拿着刀子朝王世杰刺去,刚站起身子冲了两步就被马上的兵勇打成了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