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章 生路

王树茂憨痴的笑着端起酒杯便满饮了下去。
“其实眼前就有一条生路可供干王选择,只要干王答应了这件事,本帅保证把幼王安全的交还给你。”
乔志清轻笑着挥手示意洪仁玕坐下身子,伸出手指在酒杯里一蘸,贴住红木的桌子朝下一划,解释道,“干王误会了,本帅要的只是常州,给苏州新政的推行创造一个稳定的环境。如今我们清字军拿下常州城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与其让李秀成在这里与我们纠缠,干王不如建议他南下浙江嘉兴,与李世贤部回合,浙江是左宗棠的地盘,他那里可没有那么多的洋枪洋炮,刘秀成到那里的日子,恐怕要比呆在常州要舒服的多。如此,幼王便能安然回到南京城。”
“这也不难,”王树茂仔细的看着地形图,紧缩着眉头,脑子里不断地盘算着,继续说道,“李秀成虽然在城外连营数十座,互为犄角,相互支援,但是张疯子的营地却似乎格外的独立,插在我们的后方,还背靠着太湖,我们正好趁夜色从水路出发,在张疯子的腰上给他一脚,就算不死也要他半条命,也正好把太平军布防的营地拦腰斩断,让他们首尾不能相顾。到时候主动权在我们的手上,也由不得李秀成不同意南下了。”
“那就恕本帅不能远送,本帅只能给干王三日的时间说服李秀成,若是三日后李秀成还不南下,本帅只能率大军将这十多人全歼掉,而且本帅http://m.hetushu.com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把幼王交给朝廷,要知道那可是天大的功劳。”
洪仁玕见李秀成犹豫不决,还以为他是动了别的心思故意和自己为难,他们宗亲势力和外姓势力争执已久,洪秀全就是提拔了洪仁玕后遭到大量外姓势力的不满,才破格将李秀成和陈玉成也提拔了起来,洪仁玕与李秀成从前也颇为不和。
洪仁玕拍了下桌子站了起来,满脸的愤怒。
王树茂满脸的忧色,清字军就是再强大也远不到和整个大清朝为敌的势力,王树茂担心乔志清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做出激进的决策。
陈坤书刚话落,张疯子便跳了出来,大声嚷嚷道,“奶奶的,要撤你们撤,老子生是常州的人,死是常州的鬼,嘉兴是什么鬼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就是八抬大轿请老子,老子也不去。”
洪仁玕抱拳行礼后,心中焦急的起身就要告辞。
李秀成满脸的郁愤,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这些将领的反应反倒更坚定了他南下嘉兴的决心,只要是断了这些人的根基,自己才能真正的掌握这支力量。要是在嘉兴还有人这么对自己说话,那便站出来一个杀掉一个。
“干王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乔志清和王树茂同时站起身子,轻笑着抱拳相送。
李秀成军中的所有情况早已被乔志清摸的清清楚楚,连哪个将领有什么喜好,晚上抱哪个女人睡觉,乔志清也和-图-书知道一二。
洪仁玕的脸色一会晴一会阴的,面色难堪的对乔志清抱拳点了点头,便退了下去。乔志清冷笑着,唤了门外的亲兵再次护送他出了城去。
张疯子是土生土长的常州人,以前本是常州的鱼霸,整个常州的鱼贸市场都是张疯子控制的,洪秀全打到常州后,他就带着人加入了太平军,做了师长。他的手下也大多是江苏的当地人,让他南下浙江,那就是用刀子在挖他的根。
“东家就瞧好吧,我这就去整顿兵马,等我回来,咱再继续喝酒。”
乔志清点了点头,淡然一笑,脸上却全是不容置疑的神色。
乔志清说着就放下酒杯,在一旁取过地形图,给王树茂分析道,“伤敌全身,不如断其一指,我们要把李秀成打怕,就必须要挑硬骨头啃,布防在金匮城的周边的太平军就属张疯子的兵马还有点战斗力,配备着大约三千多的洋枪,兵勇也有一万多人。我计划着由大哥亲率左师把这股太平军全歼掉,不知道大哥觉的这个计划可行吗?”
“可是江北毕竟是满人将领的地盘,又是京畿重地,朝廷会坐视不理吗?”
洪仁玕出门后,王树茂闭上了房门,不解的问乔志清道,“东家,我们当初千方百计的把李秀成弄来,不就是为了把他们一网打尽吗?如今怎么又要放过他们?”
乔志清微笑着看着洪仁玕。
“你要本王拿常州城跟你换幼王?”
“乔大和图书帅若是想要我们拱手让出南京城,那便是妄想,我们太平军就是全部战死,也定要护卫天王的安危。”
果不出李秀成所料,经过短暂的寂静后,座下的将士便齐声的反对,连陈坤书都站出来言辞激烈的反对道,“忠王万万不可,常州乃是天京的门户,若是我们拱手让出了常州城,那清字军便可以长驱直入,到时候就算救出了幼王,那也会让整个天京处在清字军的枪口之下,那时不光是幼王,连天王的性命也要受到威胁。”
“东家真是深谋远虑,俺老王真心佩服,这杯酒敬东家。”
火狐已经在宫内站稳脚跟,情报源源不断的发了回来,不看不知道,不管是江北的八旗军、绿营还是湘军和浙军,都谏言朝廷小心提防乔志清,并把乔志清在苏州的所有新政都通报了上去,朝中正酝酿着一场巨大的倒乔势力,若不是清字军还有点用处,恐怕朝廷早就动手了。唯一让乔志清有点安慰的就是李鸿章没有跟风参奏,毕竟乔志清名义上还是李鸿章的帐下,他也不可能自乱阵脚。
洪仁玕把眼睛珠子都瞪出来了,常州是南京的门户,若是丢了常州,清字军便可以更加的肆无忌惮,直取南京城。
乔志清轻笑着扶住王树茂回了酒桌继续喝起酒来,平静的解释道,“那时候我还没想到洪仁玕会为了此事出马,而且他也算是当今世上颇有见地的人,我不忍心害了他的性命,最重要的一点是,我和图书们的势力如今越来越过强大,不管哪方的势力肯定会小心提防我们,宫中已经传来消息,已经有人就着陕北杀回的事情与我们为难,所以我便想着让李秀成的十多万兵马南下,给李鸿章和左宗棠添点小麻烦,不然让这帮大帅门闲下来,可就对我们不利了。”
“东家,如今陕西的回乱也渐渐平息,你什么时候让世杰他们回来?”
乔志清笑着陪了一杯,他和王树茂在一起的时候也是最轻松的时候,在王树茂的面前,他从来不会使什么心计去提防,这才是患难与共的兄弟。
他的侄子李世贤也多次建议过他率兵南下,但一个是李秀成忠王的名号确实不是虚的,虽然他的权利欲很大,但从来对洪秀全都是忠心耿耿,要是他率大军南下,难保南京不会丢失。一个是南京毕竟是太平天国的首府,若是连南京都丢失的话,太平军便失去了大树的根基,就算太平军的地方势力再强大,也只能强撑些时日,最后被清军各个击破。
乔志清看着地形图深思了下,兴奋道,“就按王大哥说的办,大哥现在就下去准备,天黑后就开始行动,一定要注意安全,我在这里等候大哥的好消息。”
“那就这般说定了,本王这就回去与忠王协商,请乔大帅不要自食其言。”
洪仁玕出了金匮城后就策马狂奔到无锡,把乔志清的意思先是与李秀成商议了一下,李秀成听完后,先是骂了声娘,把乔志清的祖宗十八代和*图*书都问候了下,冷静下来后还是认真考虑了撤走嘉兴府的意见。
乔志清目光深邃的笑道,“陕西和山西可是个聚宝盆,我们的将士既然在那里抛头颅洒热血,好不容易稳定了局面,就断然没有拱手让给别人的道理,他们不但不能回来,还要把那里打造成我们的兵源基地和物资基地。”
洪仁玕最后用幼王的性命逼迫着李秀成让步,谁也担不起谋害太子的恶名,只是常州的将领大多是陈坤书的亲信,李秀成还要询问一下他们的意思,随即把所有将领都召集到了营帐,把撤走嘉兴的计划说了出来。
“大哥放心就好,我自有安排,洪仁玕此番回去劝说李秀成南下,定会激起常州守将的反弹,毕竟他们在那里经营多年,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地盘,我们需给他们添点佐料。”
王树茂自信一笑,带起贝雷帽,敬了个军礼后就大步出了门去。
洪仁玕细想了下,脑子里出现了一丝的动摇,心里反复琢磨道,只要幼王无事,自己的地位便不会动摇,能拖一天便是一天,南京城即便有常州做护卫,也改变不了曾国荃在雨花台步步紧逼的事实,况且只要保存下李秀成的十万兵马在嘉兴府做呼应,乔志清也不可能一口气再去攻打南京,自己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酒意渐酣,王树茂突然惦记起自己的宝贝侄子来。
无锡城李秀成的军帐里一片的寂静,众师团的将领在听完洪仁玕的意见后,都各怀心思的沉默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