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章 我跟你走

苏三娘猛然弹开手臂,脸上有些娇嗔的对院子里亲兵呼喊了一声。
苏三娘一时松手也不是,不松手也不是,尴尬的看着乔志清,呆立在了远处,篱笆墙外看热闹的姐妹也捂着嘴轻笑了起来。苏三娘红着脸杏眼一瞪后,大家才嬉笑着四散离开。
下午时分,村子里所有的女人的档案都记录完成,乔志清让亲兵收了笔墨纸砚,放回了公文箱里。因为离开苏州已经两日的时间,乔志清不敢再过逗留,让亲兵门收拾好了东西,牵过来战马,便准备起身走人。
亲兵们此时已经用过了酒菜,正在院子里搭着帐篷,听到苏三娘的喊叫声后,胡文海一个跨步窜上了前,把醉醺醺的乔志清搀扶了起来。
“都胡说些什么呢,去去去。”
苏三娘垂着头跟胡文海细声商量了一句,胡文海也不是没有眼色之人,暗自偷笑一声,抱拳退身下去,指挥着亲兵搭起帐篷来。
乔志清也跟着笑了起来,都说是三个女人一台戏,真是拿这些女人们没有办法,于是转移话题道,“本官还是跟你说个好消息吧,你们愿不愿意恢复自由之身,大大方方的活着,再也不用担心官府的追究?”
“等一下,志清,我跟你走。”
“大人,你们是干嘛的啊,怎么穿的那么奇怪。”
院外的姑娘们也跟着起哄大喊了起来,“姐姐,你就跟着姐夫走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
女人们见乔志清也不是那么严肃,装着胆子都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问道,“大人,你昨晚把我姐姐怎么样了?”
“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民女现在已经习和*图*书惯了日出而耕,日落而息的生活,这不是偷偷摸摸,应该称作是悠闲自得的生活。”
“快来看,大人出来了。”
姑娘们七嘴八舌的说不到一起,问完全都哄笑了出来。
乔志清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一声,继续垂着头一笔一画的练习着自己的毛笔字。
“三娘,你身上好香啊。”
“好,好,好。”
“你昨晚一夜未睡吗?”
苏三娘身上散发的那种成熟豁达的女人味,让乔志清感到前所未有的安逸和宁静,像是溪流融入了大海,禁不住产生一种想把苏三娘留在身边的冲动。
“兔崽子们,都想什么呢,好好站岗。”
乔志清抛开了矜持,大声的对竹屋里喊了一句,临走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那么的舍不得昨晚的那种感觉。
苏三娘俏皮的笑着端起酒碗小呡了一口,心里莫名的暗自高兴起来。
“大帅,昨晚都搞定了?”
乔志清看着她的憔悴的模样,心里忍不住感动了起来。
乔志清此时已经有些醉意,脸上止不住的滚烫起来,但还是意犹未尽的夺过了酒坛子,大口的喝了起来。指尖掠过苏三娘白皙的手背时,像是触电一般黏在了一起,舍不得放开。也不知道为什么,苏三娘越是着急,乔志清的心里反而越发的开心起来。
乔志清彻底的清醒了过来,这才看见苏三娘一脸憔悴的坐在自己的身边,微笑的看着自己,一下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啊,大人,我姐姐好久都没像昨天那么高兴了。”
乔志清傻乎乎一笑,不断的打着饱嗝回道,“你的原名不是和*图*书叫冯玉娘吗?难道我记错了?”
“本官有时候也想着放下一切,种豆南山下,悠然见南山,只可惜山河破碎,生灵涂炭,奈何身不由己。”
苏三娘看一坛子的米酒就要见底,连忙粉额微皱的劝起乔志清来,那语气就像是一个女人劝说自己的丈夫一样。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进小屋后,外面的树林里便传来了阵阵的鸟鸣声。乔志清舒坦的抹了抹嘴角的口水,长长的伸了个懒腰,右手却触碰在了一个又酥又软的东西上,脑子稍稍的转过弯来,蹭的一下便把手缩了回来,连忙坐起了身子。
苏三娘已经多年没有和男子这般的亲密接触过,加上乔志清的胡言乱语,脸上越发的羞红起来,身子不知道为什么也有一股股的燥热直冲心田,为了避免更大的出丑,连忙搀扶着乔志清进了屋内。
“玉娘,其实我一点都没喝醉,我自己走就可以。”
排队的姑娘兴奋的冲苏三娘大喊了起来。
乔志清刚出了房门,亲兵们就纷纷凑上前八卦了起来,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放荡的笑容。
“三娘,你要不要随我一同回苏州。”
房门大开,苏三娘笑吟吟的站在门口,满脸都是抑制不住的喜悦。
苏三娘坐在床头呆愣的看了乔志清半天,在他的鼻子上捏了捏后,才确认他是真的醉里,冯玉娘是苏三娘嫁人之前的名字,后来因为嫁给了天地会的丈夫苏三,才被他的手下称呼为苏三娘,没想到此时竟会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提起。苏三娘是又惊又乱,仿佛又回到了自己还是大姑娘的时代,娇羞的恨不得把头钻到http://www.hetushu.com床底下,对着乔志清不停的娇嗔道,“你也不知道是哪里钻出的怪人,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亏你还是个大帅,一点防备的心思都没有,要是我的心还想着太平军的话,你现在已经死在我的刀下了。”
那声音柔情的如同天籁之音一般,乔志清心里咯噔一下,暗自狂喜了起来,苏三娘竟然称呼自己志清,那就是再明白不过的事情了,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后,转身出了屋子轻轻掩上了房门。
“大人说什么呢,是大人昨晚喝醉了酒,民女便在一旁服侍了您一晚,除了听你讲了一晚上的梦话,什么也没发生。”
“愿意,大人,我们愿意。”
“是他,姐姐昨天就被他给抱住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文海,放下本帅,本帅没醉,本帅今儿心里畅快,好久没这么放松了,本帅能走,本帅走两步给你看看。”
乔志清话音刚落,女人们就忍不住抱在一起相互欢呼了起来,大声称赞着乔志清英明,自觉的排成一行跟在乔志清的身后进了苏三娘的院子。
“姐姐,姐夫在给我们建立档案呢,我们马上就是自由身了。”
“三娘,你打算以后怎么办?就躲在这小村子偷偷摸摸的过一辈子吗?”
乔志清晕头转向的推开了胡文海,刚朝前迈了一步,便两腿一软,一个趔趄超前扑去。
女人们这次总算是统一了口径。
“是啊,花花绿绿的,好奇怪啊。”
乔志清躺在床上此时早已醉的不省人事,苏三娘满脸娇涩的对着他说完,乔志清也不知道听没听的进去,只是傻乎乎的笑了m.hetushu.com起来,展开双臂伸了个懒腰,胡乱摸索着,终于把头依偎在了苏三娘的大腿上,双手环搂着苏三娘的纤腰,这般才呼呼的睡了过去。
一清早,村里的女人们就从河边洗漱了回来,一个个抱着个木盆围在道路的一边,对着乔志清指指点点,抱着小嘴不断的偷笑。
屋子里半会没有回声,乔志清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一踩马镫便扭腰上马,众亲兵也纷纷跨马在院外等候。
乔志清心中微微有些失落,面色愁苦的端起酒碗满饮了下去,也不知道是苏三娘拒绝了他,也不知道是忧心天下的黎明百姓。
苏三娘连忙红着脸为自己的清白辩解了起来,她照顾了乔志清一夜,脸色有些微微的发白。
苏三娘听到玉娘两个字,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
乔志清设下了笔砚纸墨一遍遍的询问着女人们的姓名,生辰,原籍,有无配偶,子女。用他那不太娴熟的毛笔字一个个登记在公文书里,一百多人一直忙到了中午还没有登记完成。
乔志清满脸尴尬的在他们的贝雷帽上挨个拍了一下,对着天上伸了个懒腰,哼着小曲在村里闲逛了起来。小村子不大,但是却十分的整洁,房屋全是用竹子制成,很有江南的风味。屋外全都载满了野花,芳香四溢,跟个世外桃源一般。
“好,你们都随本官到你们姐姐的院子里登记造册,本官这在官府里重新给你们建立档案,以后你们便是我苏州的普通百姓,想嫁人就嫁人,想结婚便结婚。”
“你,我怎么在这儿,我们没做什么吧。”
苏三娘微笑着点了点头,忍不住困倦的打了个哈欠,娇柔的http://m•hetushu.com侧卧在了竹床上,喃喃自语道,“志清,你先出去吧,让我睡一会好吗?”
苏三娘一听这话,马上羞红了脸颊,一扭身又回了屋子,紧紧的关上了房门,胸口上扑扑之跳。
“哈哈……”
“将军,你下去吧,你们大人交给民女服侍就行了。”
苏三娘也补足了觉,听着屋外叽叽喳喳的笑声,起床后从屋里出来,慵懒了伸了下胳膊,迷惑的看着眼前。
胡文海在身后一时无法照应,苏三娘见势不妙,脚步轻盈一跃,一个俯身下腰便把乔志清搀扶在了怀里,乔志清也不知道有意无意,额头紧贴的位置便是苏三娘的乳沟之间,顿时一股热流袭来,让醉酒中的乔志清全身更加的滚烫起来,连双手也忍不住环抱在了苏三娘的腰间。
苏三娘柔情一笑,也不阻拦,任由着乔志清搂抱着自己,褪去了绣花鞋子后,端坐在床上,细细的侍奉着乔志清便是一夜。
乔志清也不羞涩,大大方方的微笑着,挥手冲她们打着招呼。
“大人少喝点,这米酒虽然醇美,但是劲道却是不小,大人当心待会醉倒了。”
“早啊,姑娘们,早啊。”
“你们的大人醉了,快扶他进屋休息吧。”
乔志清在竹床上躺下后,还是止不住的胡言乱语,这屋子原本是苏三娘的住处,几年间也没有一个异性进来过,里面虽然没有一件古玩珍宝,但收拾的却十分的温馨雅致,家具全都是清一色的竹木制成,窗口摆满了各色的鲜花绿草,一进屋中便是一阵阵清香扑鼻。
“羞死了,哈哈。”
“你刚叫我什么?”
乔志清眯着眼,伏在苏三娘的胸口上,醉醺醺的吐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