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章 沧州五虎

书房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三人各自憋了半会,连动都不敢动上一下。乔志清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伸出两手把苏三娘和晏玉婷的小手都紧紧的握了起来。苏三娘和晏玉婷也跟着他“咯咯”的笑出声来,晏玉婷早就盼着这一天,也顾不得女孩子的矜持,像泥鳅一样,一点点的接近乔志清,终于依偎在了乔志清的怀里,枕在乔志清的胳膊上甜甜的睡了过去。
“这事先不急,大家现在回去先各自整顿好兵马,若是镇江方面真有个闪失,我们必须在第一时间出兵。”
王树茂看着地图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你让他们到外堂稍等一下。”
“领命。”
乔志清挥了挥手,胜保还有其他的用处,他的八旗兵可是一只疯狗,放出笼子后又不知道哪个无辜的人会受到伤害。
“俺是震山虎,张奎。”
晏玉婷把木梳装进了自己的小包里,像是打量着艺术品一样,欣赏着自己的杰作,扭过头又眨着眼征求起乔志清的意见。
乔志清顿了下,冲座下的将领挥了挥手,面色突然变的严肃了起来。众将领都是面面相觑,满脸好奇的看着乔志清,不知道他要通知大家什么消息。
乔志清刚迈进了外堂的门槛,将领们便都是满脸关心的抱拳问候。
“好看,你苏姐姐天生丽质,本来就好看,要是再配上件旗袍就更完美了。”
乔志清哪里受得了这种挑逗,体内的邪火不住的往外乱窜,手指触碰在晏玉婷浑圆的胸脯上,止不住http://m.hetushu.com想抓起来蹂躏一番。最后把目光盯在了蜡烛上转移了下注意力,这才咬着牙压制了下来,迷迷糊糊的终于休息了一会。
五人抱拳起身按长幼各自介绍了一句。
“说的也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晏玉婷盯着苏三娘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拉着苏三娘的手站起身子,对乔志清告退道,“那我和苏姐姐就不打扰乔大人了,我这就带苏姐姐去巧玉的服装店,定做上一身。”
“据可靠的消息,一直活动在江北的捻军,最近刚刚攻占了扬州,守卫扬州的多阿隆率残兵五千多人全部退守镇江,而镇江以前只有冯子材的区区两千兵马。照此情况发展,捻军极有可能与南京的太平军南北夹击,打过长江。”
“少爷,胜保知道扬州丢失的军情吗?金匮城的八旗兵一点的动向都没有。”
军医已经给老二和老四包扎好了伤口,只见他二人虽然面色苍白,但是显然比昨天精神了许多,二人拄着拐杖,在亲兵的搀扶下进了书房,刚要给乔志清下跪,乔志清就连忙拦住了他们,吩咐亲兵给五个人看座。
座下的众将一下子就炸开了锅,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他们自然知道这个消息的重要性,镇江是把守江南的门户,若是真像乔志清所言,那清字军驻防的常州城,马上就要面临着巨大的威胁。
“东家,昨晚您没受伤吧。”
乔志清端起茶碗小抿了一口,挥手示意面前的五个神色和*图*书怪异的壮汉坐下。
座下的将领也纷纷皱起了眉头。
“俺是飞天虎,李飞。”
五个人相互观望了下,在老大的带头下咬牙坐下了身子,全都抱拳道,“俺们沧州五虎感谢乔大帅的不杀之恩,乔大帅有什么要问的,俺们知无不答。”
“玉婷,你没事折腾你苏姐姐干嘛。”
马荀好奇的问了一句,他的中师的营地离金匮城最近,金匮城有个什么风吹草动,他每日都盯的死死的。
“是,老爷。”
“还不是胜保那个蠢材,本帅还以为他有多少的兵马,敢给金匮城驻防十万,原来扬州城只留下了两三万的兵马驻防,所以给捻军钻了空子。”
“几位大侠,昨日商谈了一夜,可有结果了吗?”
陈炳文和胜保是死对头,说起话来语气也愤恨了三分。
乔志清颇有兴趣的盯着苏三娘的新发型看个不停,这种二十一世纪流行的蝎子辫编法还是乔志清交给晏玉婷的,没想到着小姑娘活学活用,还自创了很多的编发。苏三娘把刘海放了下来,后面的发髻高高挽起,既显得轻松舒适,又不失端庄贵气。要是换掉那身清朝的襦裙,穿上晏玉婷身上的旗袍,那便更有一番的滋味。
乔志清打了个哈欠,连忙应承了一句。
乔志清摇了摇头,冷哼了一下。
乔志清好奇的打量着沧州五虎,他的心里已经有个点眉目,只是还不敢确认。
苏三娘也是满怀期待的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笑着感慨了一句。
乔志清一提起胜保http://m.hetushu.com便是满脸的郁愤,这鞑子武夫在历史上不管与太平军还是捻军作战,从来都是屡战屡败,除了斩杀被苗沛霖诱捕的英王陈玉成外,基本上再没做过给他脸上贴金子的事情了。不过这一切都因为乔志清的出现得以改变,英王陈玉成还活的好好的在安庆城驻防。
乔志清在帅位上坐下后,王树茂和马荀连忙起身抱拳问候。众将跟着抱拳站起身子,全都是同样的表情。
众将抱拳告退后,乔志清也满脸疲倦的回了书房,昨晚他可是只睡了一小会的功夫,现在走起路来,两腿都有些发软。
“暂时还没有金匮城的消息,胜保这几日在天上人间逍遥的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那大帅还在犹豫什么?末将建议马上把此事通告胜保,让他带着那群八旗兵们赶紧滚蛋算了。”
女人对逛街总是有特殊的情结,苏三娘一听到要换上晏玉婷身上的新式衣服,也放下了矜持,连连冲乔志清点了点头。
“怨不得呢,自古燕赵多出慷慨悲歌之士,古时候就有荆轲刺秦,不过我不是秦王,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乔志清边问边吩咐亲兵给五人各自斟了碗茶水。
乔志清眯着眼上下的打量着苏三娘不住的点头。
“大家都坐下说话吧,昨夜府里确实来了几个刺客,不过都被亲兵给抓住了,现在正在审问之中,本帅今天正好通知大家一个更重要的消息。”
立地虎耿飚站起身子抱拳给乔志清赔礼认错,五个和_图_书兄弟全都是涨红了脸。
苏三娘和晏玉婷的情况也是一样,都是面红心跳的紧闭着眼睛,却一点的睡意都没有。
天色刚一亮,书房的窗外便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乔志清一个机灵坐起了身子,只听可心在门外呼喊道,“老爷,军中的将领们都在外面等着你召见呢,您见还是不见?”
乔志清也不敢乱动,扭过头冲苏三娘苦笑一声。苏三娘侧过身子,与乔志清四目相对,冲乔志清甜甜一笑,满是柔情的也闭上了眼睛。乔志清内心焦躁的一会睁开眼睛,一会又强忍着闭上,但最后还是被晏玉婷的睡姿折磨的再也无法入睡。那小丫头的睡姿实在不能让人称道,嫩白的大腿不时搭在乔志清的腿上蹭来蹭去。睡到四更时分,天渐渐有些凉了,更是把手伸进了乔志清的衣服里,紧紧的搂着他的身子抱团取暖。
乔志清站起了身子,让亲兵挂好了地形图,给众将领指着地形图分析了最新的战况。
“俺是过江虎,程勇。”
可心退下后,乔志清连忙拍着苏三娘和晏玉婷的小屁股,轻唤着她二人起身,晏玉婷粉额微皱的鼓了下小嘴,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眯愣着眼睛,喃喃自语的哀求了一句,“乔大哥,让我再睡一会吧,我的眼睛睁不开。”
“去吧,顺便带着你苏姐姐在苏州城里转上一圈,她到这里还没有好好玩过呢。”
乔志清笑了笑,示意她二人退了下去。又吩咐可心唤了亲兵营的胡文海过来,把昨日那五个刺客也带进了书房。
http://m.hetushu.com“东家,扬州城不都是由八旗兵驻防的吗?怎么会轻易的被捻军攻破呢?”
三人在书房里一说便过了三更,也都没有回自己的房间,各自凑合着和衣在卧榻上躺了下来。这还是乔志清第一次和这个时代的两个女人共睡一床,虽然都穿着衣服,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焦躁不安。
“正是,俺是立地虎,耿飚。”
“乔大哥,你看我苏姐姐是不是更好看了?”
“大帅好。”
“是啊,大帅,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俺是穿林虎,孔乐。”
“俺和俺兄弟都愧对乔大帅了,昨晚俺们也和你的亲兵弟兄都谈过了,你以前打仗,每过一地,从来不犯百姓秋毫,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官。俺们误信了谗言,险些犯了大错啊。”
“你们是沧州人?”
刚行到书房门口,里面便传来晏玉婷“咯咯”的欢笑声,乔志清苦笑着开了房门,心里暗道着这死丫头恐怕又和苏三娘打成一片了。进屋后果不其然,只见苏三娘乖坐在卧榻上,任由晏玉婷上下梳拢着发型,自己拿着玻璃镜子羞涩的上看下看的,耳垂上也不知何时带上了两个银色耳环,白晃晃的十分好看。
“是啊,少爷,昨晚我听说府里来刺客了?”
乔志清轻笑着摇了摇头,扭头看苏三娘也是同样的表情,无奈下只得整理了衣冠,去了外堂与众将领开会,出门后又吩咐可心拿了两条毛毯给屋里的二人盖上。
“好了,以前的事情都全部过去吧,你们也不要自责了,本官只想知道是谁派你们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