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章 黑白双煞

第二日,乔志清在府中做好了安排,便在苏州城府衙前的广场上搭建了一个二十米宽长的擂台,擂台的的中央挂了块硕大的白布,白布上大大的写了个“武”字。
“志清,你快打盆水过来,玉婷和巧玉似乎是中了蒙汗药了。”
“目前只能这样了,对这些江湖好汉,只能规劝,不能剿灭,就这么决定吧。”
“是啊,知府大人准备了什么礼物啊?”
“对了,乔大哥,你怎么知道我们遇到危险了呢?这么快就带兵前来了。”
马队刚上了苏州河上的虹桥,便见河对面聚集了一大圈的路人围观,而潘巧玉的服装店就设在此处。
沧州五虎见乔志清面色深沉,还以为乔志清怀疑自己,穿林虎孔乐连忙站起身子询问,他是五虎中唯一读书识字的人,所以心思也比较缜密,是五虎的军事。
人群里议论纷纷,已经有不少的好汉摩拳擦掌,准备一举拿下头筹。
“怎么样?有人敢上来笔试一下吗?知府大人可还说了,谁要是拿了头冠,必定亲自设宴招待,而且还要重用他呢,大家抓紧时间考虑,比武只进行三天。”
胡文海轻笑了一声,冲擂台后面的清字军摆了摆手,只见一队的清字军两人一组,抬着重重的箱子上了擂台,然后一一把箱盖打开。
沧州五虎告退后,乔志清便让胡文海带着一个哨的亲兵出了府衙,跨马朝潘巧玉的服装店奔去。方才耿飚说过,张乐行开了个什么狗屁诛清大会,来苏州刺杀自己的可不仅仅只有沧州五虎,也许还有更多的和-图-书高手隐藏在暗处,那自己身边人的安全便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他可不想再让一个李薇儿的事情发生,那可是乔志清一生的憾事。
苏三娘面色不改的缓缓冲他三人解释道,“刚才玉婷和巧玉是中了蒙汗药了,而下药的那两人,就是江湖上有名的黑白双煞。我那时候正在寝房里换衣服,听见客堂里有动静,就连忙奔了出去,就看见玉婷和巧玉倒在地上了。黑白双煞似乎也不准备对她二人下手,只是用蒙汗药麻翻了她二人,旁边还放着麻袋,看样子是要绑架她们。”
四个人在卧榻上稍稍平复了心情,乔志清便带着晏玉婷和苏三娘回了府衙,又给潘巧玉的服装店加派了一个联队的人马日夜轮流防备。
乔志清啧啧的连声称赞。
胡文海又敲了声锣响,冲台下傲慢的大吼了一声。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苏三娘轻轻一笑,摇了摇头,淡定的问乔志清道,“志清,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虽然这些江湖上的草莽并不值得一提,但他们总在暗处,我们在明处,总这么被人看守着也不是办法。”
“不管了,咱先上去试试吧。”
苏三娘轻笑了一声,屋子便陷入了短暂的安宁中。
服装店共有两层,穿过商铺区后面就是个小院子,院后就是一幢阁楼,潘巧玉平时就住在这里。乔志清还没进院子,就冲着里面大喊了起来。
苏三娘在阁楼的客堂里应和了一声,乔志清闻言连忙在院中找了个木盆,在水瓮中胡乱舀了一和-图-书盆端进了屋子。只见堂厅的红木圆桌旁长长的躺着两人,正是晏玉婷和许久不见的潘巧玉。
“这么多银子啊!”
乔志清舒了口气,好在来的及时,没有造成什么遗憾,要是晏玉婷和潘巧玉真的受了什么伤害,乔志清才不会管什么黑白双煞,肯定把武当山也连带着给剿灭了。
苏三娘讲的津津有味,似乎曾经也与他二人多有结识。
“天啊,知府大人这是要选武状元吗?”
苏三娘说完,乔志清像是在听一段武侠传奇故事,瞪大了眼睛看着苏三娘。
“三娘,出什么问题了。”
箱盖打开后,人群里顿时爆发出一阵阵的惊讶声,只见箱子里全是白花花的银元宝,共有十箱左右,粗略算去,足有一万两白银。”
“果然是他。”
“乔大哥,新亏你来的及时,吓死我们了。”
苏三娘不慌不忙的从怀里摸出自己的丝巾,在水里沾湿后,轻抚在晏玉婷和潘巧玉的小脸上,又从怀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打开后在她二人的鼻子下各转了一圈,并用拇指在她二人的人中穴上按了一下。
乔志清细细思量了一会,面色沉稳道,“这些江湖好汉虽然来势凶猛,但是并没有统一的领导,既然他们是想来刺杀我的,不如我们就把他们从暗处请到明处,咱们可以这么做……”
孔乐松了口气,抱拳询问一声,其他四虎看着乔志清,也跟着面色凝重的站起身子。
“黑白双煞皆出自武当派,那身着黑衣的男子,名叫曲南峰,身着白衣的女子名http://www.hetushu.com唤江翠屏。二人同是掌门真人玉虚老道的门下弟子,本是师兄妹的关系,后来一起下山还俗,做了夫妻。在江湖上以惩强扶弱,除暴安良为己任,名声很是响亮。”
乔志清下了决心。
乔志清从沉思中走了出来,连忙冲五虎轻笑一声,摇了摇头。
乔志清终于松了口气,急忙俯身把二人分别抱进寝屋的卧榻上,二人粉额紧皱的睁开了眼睛,看着乔志清和苏三娘迷惑的问道,“乔大哥,你怎么在这里?我们怎么睡着了?”
“我的天啊,这得有多少的银子啊!”
“那大帅在寻思什么呢?如果乔大帅有什么吩咐的话,言语一声就好。”
苏三娘听完,有些略略的担心。
乔志清好奇的皱起了眉头,晏玉婷和潘巧玉的脑袋昏昏沉沉的,虽然没听懂她二人在说些什么,但还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二人。
“不,不是,怎么会呢。”
“什么重礼啊?”
“怎么这样看着我,你们不会连黑白双煞的名号都没听过吧。他们可是杀了不少的贪官污吏,而且每做完一件案子,就在现场用大笔写上,杀人者,黑白双煞也。”
“你们还是在本帅的府里先养好伤再说,今日就到这里,其他的本帅自有安排。”
“我在和沧州五虎的聊天中,得知了捻军首领张乐行召集了天下的武林豪杰来刺杀我。所以才担心你们受我的牵连,急忙派亲兵来保护你们,没想到误打误撞的赶上了。”
乔志清也是同样的表情扭头望向了苏三娘,不解的问道,“三娘,刚才发生什m.hetushu•com么事情了,那个身穿黑白衣装的男女是谁啊?”
“黑白双煞?什么来路?”
乔志清抱拳回礼,吩咐一声后,让亲兵把沧州五虎暂时安排在后院的亲兵营里,那里都是山西子弟,和沧州五虎相处起来也融洽些。
乔志清知道那里面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急忙抽动马鞭窜到了服装店的门口,马蹄还未立稳,就从马背上跳了下来,朝店门里窜了进去。
“那一切都听你的吧,有我在你身边护卫,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乔大帅,你不相信俺们兄弟所言吗?”
乔志清在心里暗自肯定了一句,随即脸色便阴沉了下来,脑子里不断的回想着张乐行的生平来历。他本是,豪绅地主出身,少时略读诗书,长大回乡务农,是个与梁山泊的宋江相仿的人物。平日里仗义疏财,爱管不平,视恶如仇,深受当地百姓的拥戴,后来因为贩卖私盐,与官府接了仇怨,就顺势集众成捻、举旗造反,在一场场与满清鞑子的斗争中,成长为捻军的首领,并在同治初年被洪秀全封为“沃王。不过他只听封不听调派,也把洪天王郁闷的够呛。
南来北往的百姓都好奇的围了上来,只见擂台上走上一个相貌魁梧的汉子,身着清字军的军服,手里拎着一个铜锣大声敲响道,“苏州城的老少爷们,目前知府大人正值用人之际,所以特在此处设下擂台,以武取才。若是有人最终拔了头筹,知府大人便有重礼相送。”
乔志清的心里暗道一声坏了,连忙带着队伍拍马过去,人群听到马蹄声连忙向两边扩http://m.hetushu.com散而开,只见人群中现出两女一男,正在上下挥舞着刀剑争斗。当中有一男一女穿戴着黑白分明的衣饰,左右夹击中间的一女子,那女子正是苏三娘。
“端的是两条忠勇的汉子,真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好,好,好。”
沧州五虎各自对视了一下,都相互点了点头,立地虎耿飚随即抱拳回道,“实不相瞒,俺们兄弟五个是受了沃王张乐行的唆使。他在扬州搞了个“诛清大会”,江湖上的各门各派都有人参加。他说如今天下有“二清”是我们汉人的仇敌,一个是满清,一个就是乔志清。他说乔志清虽是汉人之后,但是却认贼作父,帮助满清鞑子在江南镇压太平军,在陕北镇压回军,手上沾满了反清义士的鲜血。他号召江湖上的所有好汉拧成一股,先刺杀掉乔大帅,再一起对付满清。”
“好主意,不过有点冒险了。”
只听“咳咳”的几声干咳,晏玉婷和潘巧玉同时娇弱的睁开了双眼。
乔志清急忙摸出怀里的驳壳枪朝天开了一枪,清字军也纷纷对天鸣枪,“砰、砰、砰”一阵的枪声乱响,又一次打破了苏州城的宁静。人群大呼小叫的四散逃离,再也没有了围观的勇气。那身着黑白衣饰的二人也趁乱逃走,苏三娘没有阻拦,反而转身就回了潘巧玉的服装店中。
晏玉婷和潘巧玉懵懵懂懂的听完,只听出来是乔志清救了她二人,连忙心有余悸的一人抱着乔志清一个胳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温柔的像个小猫一样。
人群里哄笑了一声,噪杂的议论纷纷。
苏三娘好奇的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