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章 诱饵

“孟大哥可是待在着人间天堂里享受惯了?”
客栈的老板江湖人称孟来财,是苏州天地会的堂主。平日里对谁都是一脸的和气,但动起手来心狠手辣,不留一分的情面,人送外号“笑面虎”。
孟来财慷慨激昂的回了王隐林一句,人虽老,但是声音依旧洪亮。
铁臂刘涨红着脸从地上爬了起来,说着便又向中年人发起冲击,不过却不似先前的那般莽撞,而是冲中年人的面门虚晃了几招,却立即弯腰冲中年人一个白猿逐日,便用两只似铁的手臂把中年人的腰部紧箍了起来,并用力上下摔绊。
铁臂刘下台后,接连有一百多人上台比武,一直持续到了日落时分,全都是乡野村夫的胡乱打法,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偶尔有一些名门名派的弟子,却都是些花哨的武艺,中看不海失望的宣布散场后,明日继续比试,擂台下的众百姓这才意犹未尽的全部散开。
台下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为中年人连连喝彩。
“王大侠是不是太小看乔志清了。”
中年人镇定自若,只等铁臂刘的拳头离自己只有三分处,这才扭动了下身子,挥掌准确的贴在了铁臂刘的拳背上,轻松的往右一推,同时伸出左脚往上一勾。铁臂刘的拳头瞬间便擦着中年的胸口而过,并被一个狗吃屎绊倒在了擂台上。
王隐林重重的朝桌子上拍了一下。
“大家都安静一下,都听老头子讲上一句。”
“大帅,属下hetushu•com现已查明,今日在擂台上的那个武艺超群的中年人就藏身在城东的同福客栈里,那客栈中貌似还有不少他的同伙,看样子全是武林人士,不过他们进店都要看一个证物,属下怕打草惊蛇,就没有进去。”
同福客栈的晚上果然吵闹非凡,楼上楼下全是些手持刀剑的江湖侠客,其中隐隐还能看见昨日预谋绑架晏玉婷和潘巧玉的黑白双煞。客栈老板也早早的关门歇业,不是携带一张红色的帖子,概不能入内。那帖子便是张乐行在诛清大会上颁发的英雄帖,凡是哪位英雄持此贴杀掉乔志清后,便赏银一万两。张乐行这次为了对付乔志清也是下了血本,不过这一万两会不会真的兑现,那就要看这些江湖侠客的造化了。
“各位江湖的朋友今日齐聚本小店,在下深感荣幸,大家是为什么而来,老头子心里也明白。只是有句话老头子要先说在前面,此次各位朋友在苏州的所有吃喝住行,老头子都可以全权负责。但是只有一样,老头子不答应。那就是你们刺杀苏州知府乔志清的事情,老头子半点也不参与,而且苏州的天地会堂口也不会为各位提供任何的协助。”
这时从一旁传来一句女人的娇问声,众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男一女神情淡定的端着酒碗闲饮,二人正是黑白双煞,曲南峰和江翠萍。
大侠们在一楼的酒桌上三五成群的坐定后,客栈的老板m.hetushu.com走上楼梯,冲楼下挥手大呼了一声。顿时,客栈里便安静了下来。
王隐林嘴角抽动一下,冷色逼问道,“我们天地会的兄弟从清初便是以反清复明为己任,所有天地会的兄弟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都是荣辱与共。孟大哥刚才说的话,可有什么理由吗?”
众好汉中有认识中年人的早就上前打起了招呼,孟来财口中的王兄弟正是人称“广州十虎”的王隐林。这个广东十虎比起沧州五虎的名号,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上,全都是洪拳一代宗师级的人物。按辈分讲,黄飞鸿见了王隐林也要称上一声师叔。王隐林是广州天地会的堂主,和孟来财是相同的辈份,说话比后辈们也硬朗三分。
苏三娘忍不住冲乔志清忧心的问了一句。
众好汉们也是一脸鄙色的看着孟来财。
那黑汉子抱拳冲台下自报家门,他相貌粗犷,但是却识得礼数,只是那夹硬的山东话引得当地的百姓笑声连连。
擂台前的围观的百姓越聚越多,忽然有个身材矮短但却肌肉虬结的汉子跳上了擂台,赤裸着上半身,抖动着强健的胸肌,在阳光下闪着黑黝黝的亮光。
“各位江湖好汉有礼了,俺是来自山东的刘黑娃,从前以打铁为生,人称“铁臂刘”。俺自小打遍天下无敌手,众好汉有哪个不服气的上来切磋一下。”
座下的众好汉都跟着喝彩一声,孟来财轻笑一声,摇了摇头,下了楼和_图_书梯奔后堂走了进去,楼下的二十多精壮弟子跟江湖的好汉们抱拳行礼后,也跟着他退了下去。
中年人连忙反制,两掌紧抓着铁臂刘的手腕想要挣脱,但是奈何铁臂刘力大无穷,手臂如钳子一般越箍越紧。中年人大吼一声,被铁臂刘抱起后,两脚趁势直踹铁臂刘的膝盖。铁臂刘的两腿吃力不住,连连摇晃着朝后退了几步,手臂也松了几分力道。中年人趁机一个马步稳住身形,两臂往腰间一缩,再猛然发力,砰的一声,从铁臂刘的两只臂膀间挣脱了出去。
中年人冲擂台上的铁臂刘抱拳行了一礼,跳下了擂台便混在人群里淡然离去。
“刘大侠多有得罪,承让承让。”
“老头子在苏州待了八年,从满清鞑子到太平军再到乔志清,不知道换了多少任的知府。老头子虽然老了,但是眼睛没瞎,老头子还是看的清谁是好人,谁是歹人,这苏州城被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多少次,只有乔志清能让城里的老百姓吃饱了肚子,睡上踏实的安稳觉。虽然他和太平军有些过节,但是老头子绝不会对老百姓眼里的一个好官下手。”
中年人走后,铁臂刘看着擂台便上满眼的银子,不甘心的长叹一声,垂着头灰头土脸的默默离开。
“哈哈哈”,孟来财高笑了一声,冲中年人抱拳说道,“王兄弟多年不见还是这么得理不饶人啊,你哥哥我却是是老了,早就想卸下这肩上的担子交给年轻人了。”
和*图*书“这个不算,俺们再来。”
孟来财满面笑容的冲座下的众好汉抱拳行礼。
“王大哥说的好。”
铁臂刘见他身形矫健,也不敢怠慢,两手攥紧了拳头,上前对着中年人的胸口便是一捣。那速度虽然不快,但手臂的青筋曝露,拳头上满是气力。
白日里与铁臂刘比武的中年人率先站起了身子,冲孟来财冷笑了一声,众汉子都扭头朝他看了过去。
擂台下都被中年人的精湛武艺所震惊,顿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
铁臂刘又急又怒,嘶吼着拼命似的朝中年人再次扑了上去。中年人也不托大,连连躲避着铁臂刘的锋芒。铁臂刘拿中年人毫无办法,不管是挥拳、锤拳还是捣拳,总是在离中年人三寸的地方被他轻松躲过,并不是被他凌厉的掌法打在脸上。两人纠缠了五十多个回合后,铁臂刘的气势显然弱了下来,手拄着两膝不断的喘着粗气。中年人冷笑一声,一个高抬腿往铁臂刘的面部踹去,铁臂刘反应不过,面门重重吃了一脚,一个后仰便四脚朝天躺在了擂台上。
台下立即便有个身材消瘦的中年人纵身跳上了擂台,那中年人操着一口流利的粤语,一听就是从广东那边过来的。
乔志清交待了一句,挥手让亲兵退了下去,扭头冲苏三娘轻笑道,“看着吧,鱼儿们今晚可都要为这个诱饵伤脑筋了,待会你这样……。”
台下的众人看的又惊又险,抹着额上的冷汗连连惊呼。也有不少http://m.hetushu•com人仍就冷眼观看,面色平静。
胡文海看着中年人的背影对身边的亲兵交代了几句,亲兵神色机灵的点了点头,朝中年人的方向紧跟了上去。那一队的亲兵都没有穿戴迷彩军服,全是百姓的装扮。
乔志清此时正端坐在擂台对面的酒楼上微笑着观看,酒楼今日并未开张营业,二楼的雅间里只有晏玉婷和苏三娘在乔志清的身边作陪。苏三娘不时指着窗外跟晏玉婷讲解着擂台上的武功招数出自何门何派,并像个说书先生一样,连这个门派的开山祖师的事迹也讲了出来,引的晏玉婷啧啧赞叹。
“知道了,你过去继续监视他们的动向,切记不要暴露身份,莽撞行事。”
乔志清微笑着还未回话,只听门外有亲兵带来了重要的消息,那亲兵便是胡文海方才派出跟踪中年人的小伙子。
苏三娘冲乔志清甜笑一声,满眼都是崇敬,就像是望着自己的如意郎君一般。
“好大的口气,让我来会会你。”
“志清,你说我们下了这么重的鱼饵,这些鱼会上钩吗?”
胡文海冲大汉淡淡一笑,敲锣大吼一声后跳下了擂台。
“好,比武大会现在开始。”
“让我来试试。”
“好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兄弟无话可说,既然孟大哥决意如此,兄弟也不勉强,怪只怪我们天地会四分五裂,连个舵主都没有,兄弟也认了。孟大哥不帮忙,我们也能把乔志清给办了,老子就不相信他有个三头六臂,还能刀枪不入了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