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3章 力压群雄

胡烈风七个兄弟四面围住苏三娘,心里也觉得不好意思,拎着板斧冲苏三娘叫喊了一句。
“前辈真有眼光,小女使的真是此棍。”
王隐林轻笑一声,摇头道,“今晚老夫在同福客栈里等你,与你细细讲来,这场武老夫自愿认输,真的不用再比了。”
众人都失望的喝了声倒彩,议论纷纷的四散离开,口中说的最多的就是骂王隐林那个胆小的老匹夫,还没有交手就自愿认输了,真是奇之又奇。
王隐林本来心里犹豫了下,万一不小心栽在了一介女流的手上,那往后可再没有出头之日了,但是听到台下的呼声后,又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能收起了傲气,小心的走上了擂台,与苏三娘各自抱拳行礼。
老六和老七本来是协防住苏三娘的侧翼,见此情况一下子便慌了神,手提着双钩和双叉就冲苏三娘胡乱劈砍了过来。苏三娘轻哼一声,高举木棍,连演七度手法,棍端准确点中老六和老七的四只手腕处,“迫迫北北”一连七响。移步换形,姿态变化七种。其势如疾风暴雨,老六老七退无可退,吃不住疼一张手便把双钩和双叉扔到了地上。
乔志清不慌不忙,满脸的镇定。沧州五虎的实力远在塞北七雄之上,那日也照样被苏三娘紧紧缠住,这才让乔志清钻了空子,将他们轻松拿下。
“不用了,多谢胡大侠的美意,你们尽管使出全力就行。”
台下的江湖中人自然有人认识黑白双煞和沧州五虎,没想到这几个风云武林的人物竟然听命于一个来和图书历不明的女人,让所有人都惊讶的掉了下巴。就连见多识广的王隐林也暗自吃了一惊,不知道擂台上的那女子打的是什么主意。
此时在台下最过气愤的恐怕就是塞北七雄,昨日他们可当众受到台上那艳丽女子的羞辱。江湖人最看重的就是个脸面,要是此事被传了出去,他们塞北七雄在江湖上可真没有立足之地了。
“王前辈,小女和塞北七雄还有点误会要解决,要不您先下去休息一会,待小女先活动下手脚。”
晏玉婷心急的追问了起来。
“原来侄女是故人之后,老夫明白了,这场武是比不得了,老夫甘愿认输。”
苏三娘粉额紧蹙,不知道王隐林打的是什么主意。
乔志清端起茶碗小呡了一口,轻笑着打开纸扇轻摇了起来。
“王大侠,你先休息一下,这女人就交给我们哥几个吧,奶奶的,老子现在就劈了她。”
王隐林也乐得看热闹,点头同意后轻轻一跃便下了擂台,在弟子们为他准备的红木椅子上款款坐下了身子。
苏三娘和场下的人都是一愣,王隐林跳下擂台后,黑白双煞随即带头高呼了起来,“威,威,威。”
晏玉婷好奇的问了起来,她对这些武林趣事很有兴趣,小时候常听姐姐提起。
苏三娘对王隐林抱拳行礼,丝毫没有把塞北七雄放在眼里。
“输了就是输了,说什么平手,额们塞北七雄技不如人,愿受女侠差遣,请女侠莫要嫌弃我等。”
“乔大哥,你在想什么呢?”
乔志清和图书紧皱着眉头,方才看苏三娘的一棍一式竟跟电影里叶问使的棍法一般,棍棍打人穴位,莫非就是传说中的六点半棍法,这世界上的事情还真是妙不可言。
“臭婆娘,你自己叫个帮手吧,不要说额们人多欺负人少。”
“这个自然,如果老夫猜的不错,你刚才使得可是咏春一派的六点半棍法?”
“好,好,好”
“你们七兄弟一起上来吧。”
“苏姐姐的棍法真是精妙,乔大哥,你可知她修习的是哪一派的武功?”
老大胡烈风满脸的暴怒,拎着两个板斧就上了擂台。
“不知道,苏姐姐就是一个女流之辈,那几个壮汉也真不知羞,竟然七个打一个,还不让人笑话。”
塞北七雄闻言更是怒火中烧,气愤的哇哇大叫了起来。
苏三娘满脸轻松的对台下吆喝一声,早已按捺不住的塞北七雄手持着各色的武器,也不管什么江湖的礼节,呼骂着一起拥上了擂台,准备好好教训着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娘们。
苏三娘走后,胡文海适时跳上了擂台,笑着敲锣道,“今日比武就此结束,明日若是无人再上台挑战,头冠之位便当属方才那位女侠所有,大家散了吧。”
苏三娘也不掩饰,大方的回了一声。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等会亲自让你苏姐姐告诉你吧。”
苏三娘把棍往擂台上一扔,抱拳微笑道,“今日只是以武会友,大家点到为止即好,七位壮士手法高明,我们算是个平手如何?”
晏玉婷摇了摇头,为苏三娘抱怨了起来。
http://m.hetushu.com壮士快快请起,小女求之不得,当愿与七位壮士同生死、共荣辱。”
乔志清也不好乱猜,猜错了还怕晏玉婷以后笑话自己不懂装懂。
苏三娘不慌不忙,立即提棍在手,直向胡烈风胸前一点。胡烈风即将双斧左右一架,运劲挑按苏三娘之棍。身旁的老二、老三连连用煞棒和双鞭跨步上前,劈击苏三娘。不料苏三娘却是虚发一棍点过去,见胡烈风起斧招架后,即以“怪蟒翻身”家数,朝胡烈风的小腹戮去,一击后又迅速撤棍,半蹲身子,棍头便左右打在了老二、老三的小腿之上,那速度之快匪夷所思,三人根本没有防守的时间,一时间都中棍跌滚在了擂台上。
王隐林藏不住心里的好奇,忍不住问了一句。
“王大侠,今日切磋只是以武会友,还望待会手下留情。”
“黄华宝正是小女的家师,不过在几年前就过世了。”
台下的众人连连惊奇,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门的棍法。
苏三娘接过木棍后,左脚以虎尾作前锋马,右膝稍屈成弓步形,左手执棍垂下,冲塞北七雄摆了个请势。塞北七雄看她的架势便知她的棍法甚精,心中也不敢大意,拎着刀、叉、钩、斧、鞭、锤、棒,把苏三娘围在了中间,各自走了一个周圈。老大胡烈风持双斧率先冲了上去。其他六个兄弟随机而动,也从各个方向攻了上去。
台下的人看的目瞪口呆,还来不及叫好,又见苏三娘的身后,老四和老五甩着大刀和双锤朝苏三娘的后脑勺挥了过去,眼www•hetushu.com见着就要头骨碎裂,消香玉损,晏玉婷甚至都大叫出声,用双手捂住了两眼。却见苏三娘似后面长了眼睛,精确的在离头一寸的地方,蹲下了身子超前一个翻滚躲过,同时一个“直捣黄龙”,朝老四的肚腹捅出木棍,又一个“神龙摆尾”,左手发力,身子朝右一扭,棍身横扫在老五的腿上,一瞬间又撂倒两人。
晏玉婷还是一脸担心的紧盯着擂台,心里暗自的为苏三娘祈祷着佛祖。
“苏姐姐这是要一人打七个啊!”
塞北七雄下了擂台后,台下的目光自然集中在了王隐林的身上,大家都有自知之明,苏三娘的造诣与王隐林在伯仲只见,都不是寻常的练家子可以比肩的,上了擂台恐怕也是丢人现眼,但是看热闹乱起哄还是可以的。随即一阵阵的呼声传了起来,“王大侠,上台,王大侠,上台。”
擂台对面的二层酒楼里,晏玉婷不可思议的指着窗外冲乔志清惊叫了一声。
苏三娘轻松回了一句,冲台下招了招手。只见黑白双煞带着沧州五虎一同上了擂台,冲苏三娘抱拳行礼后,把一根七尺多长的白蜡木棍递在了苏三娘的手上。她存心想在这些江湖草莽间显露自己的手段,虽然曾经答应传授自己武功的那个人不轻易示人,但这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若是以后想要驾驭这些草莽大汉,光跟他们讲道理纯粹是白费些口舌,只能用武力强压过他们,他们才会死心塌地的听你差遣。
塞北七雄涨红了脸,哆嗦着身子聚拢在了一处,不是抱着肚子就是捂着胳膊,http://www.hetushu.com要多滑稽有多滑稽,各自面面相觑着不敢再踏入苏三娘的棍圈之内。
“好,好,好。”
王隐林的语气对黄华宝十分的敬重,看样子两人的关系不错。
台下的众好汉看的直呼过瘾,连连拍起手来。
“果然是故人的弟子,当年老夫有幸见识到咏春传人黄华宝大侠的棍法,没想到这一隔便是十年再次目睹此绝技,真是人生一大快事,不知道女侠是黄师傅的什么人?”
“你猜你苏姐姐和那七个壮汉谁会赢?”
王隐林一说完,场下便立即哗然了起来,都暗骂王隐林吃错了什么药,把一场好戏给演砸了。
场下的好汉虽然都有些意犹未尽,但都知道苏三娘的厉害,也没人敢上台挑战,继而都跟着高呼起来,盼望着苏三娘拿了奖赏给众人分点好处。
苏三娘冲王隐林抱拳轻笑一声。
苏三娘连忙上前一步扶起了塞北七雄,微笑着唤了黑白双煞将他七人搀扶了下去。
“你苏姐姐的武功路数,连我也看不清楚,今日倒是能一饱眼福了。”
场下的好汉惊呼声连连,响彻了天地。
“前辈这是何意?是不屑与晚辈动手吗?”
胡烈风长叹了口气,与兄弟们双膝跪在了地上给苏三娘行了个大礼。
苏三娘听到黄华宝的名号脸色便立即伤感了起来,黄华宝本是粤剧武生,太平军起义后便率着两千多的粤剧子弟加入反清的队伍,后来在镇江一战中随着罗大纲一起战死。他曾与苏三娘一见如故,把毕生所学全部交给了苏三娘,苏三娘也敬他如父,所以一提到他的名字总是忍不住的伤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