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4章 一统湖

“是,我的乔大爷,要是苏姐姐昨晚失败了你是不是准备对那些江湖的莽汉们动手了?”
王隐林的语气便的深沉了起来。
“好,痛快,侄女敬伯父一杯。”
王隐林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
“哎,我大侄女就是懂礼数,不像某些人,整天就知道打打杀杀,也不分好人和坏人。”
苏三娘坐下后,刚要开口把心中的疑惑说出来。王隐林便脸醉意的抢先开口道,“贤侄女莫要开口,让老东西我猜一猜心里想的对不对,你只需要点头和摇头就行。”
店中小儿在楼外兴奋的大呼了一声,楼里的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直愣愣的盯着门口,只见白日里力压群雄的那位女侠一袭白色襦裙的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冷峻的笑容,身后跟着黑色双煞,沧州五虎,还有塞北七雄护卫,昂首挺胸的跨过门槛,很有君临天下的气势。
王隐林皱着眉头询问道,“你是说乔志清是个可以依靠的人?指望着他来推翻满清朝廷吗?”
“伯父可拿定主意没有?侄女的华兴盟中还有一执事长老的职位没有任命,您老人家德高望重,还全仰仗着你号召天下英豪呢。”
苏三娘略顿了下,缓和了下情绪。
乔志清冷哼了一声,眼中的杀意一闪而过,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给苏三娘准备好了铺盖,吩咐着她睡了下来。
“贤侄这边请。”
“承蒙众兄弟不弃,苏三娘谢过大家了。”
晏玉婷一脸疑惑的问了一句。
乔志清面色深沉的在回府衙的路上对晏玉婷交代hetushu.com了一句。
王隐林暗暗感慨了一声,肚子沉默着,内心无比的挣扎,他此次前来本就是为了黄华宝报仇,如此看来是错怪这个年轻有为的大帅了。
苏三娘暗自思量了下,还是下决心点了点头,不再瞒他。
苏三娘微笑着点了点头,给王隐林的杯子添满。
苏三娘喝了点热粥后就留下黑白双煞在此协助王隐林主事,自己独身一人回了翠香楼中。
苏三娘神色渐渐平静了下来,抱拳相邀。
“哎,说来话长。”王隐林又喝了一杯继续说道,“我年轻的时候就跟随南拳大师李胡子前辈习练白鹤拳,那时稍稍有了些拳脚手段就不知道天高地厚,到处的寻人挑战切磋,后来在广州惹上了洋人,被官府羁押了起来,挑断了手脚扔进了河里,幸亏你的师父黄华宝表演粤剧路过,把我救在了红船上,用他本家的独门药酒细细给我医治,这才保住了我的手脚。后来我只听说他北上镇江参加了太平军,本来想在广州站稳脚跟后就去找他。谁知道天妒英才,竟传来了镇江沦陷的消息。听到你师傅阵亡后,我心如刀割,用了几年的时间积攒力量。并参加了天地会,妄图有一天杀尽满清走狗为你师傅报仇雪恨。如今真有此机会替天下人铲除清廷走狗的时候,你又出现了,还偏偏为这个走狗做事,伯父心里实在不解啊。”
“乔大哥好肉麻啊,苏姐姐不是平安回来了吗。”
“华兴盟舵主到。”
“你这个老东西和-图-书,让你帮我的时候你躲的远远的,一听到我大侄女要人,你比谁都积极。”
乔志清一夜也是没有合眼,心里不断的为苏三娘担心着,虽然他相信苏三娘的能力,但还是不由的为她操起了心,见她回来,满脸笑容的连忙把苏三娘抱在了怀里。
王隐林捶胸顿足的长叹一声,完全没有了大师的风范,眼里竟噙满了泪水。
孟来财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跟王隐林一般大笑了起来。
王隐林长叹了一声,有些哀嚎的问道,“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你去通知胡文海,让他把亲兵营的弟兄都扯了,动作要干净点,记住千万不要让人发现了。”
苏三娘笑吟吟的给王隐林又满了一杯,自己拿过酒杯也小心的倒满。
二人正说的高兴,房门突然被打开,孟来财满面堆笑的走了进来,见着苏三娘便抱拳大呼了起来。
王隐林放下身段,急忙把苏三娘搀扶了起来。
“原来是这个样子,伯父在上,请再受小女一拜。”
苏三娘并未理会堂下众好汉的目光,跟着店小二直接进了王隐林的房间。客栈掌柜的和店小二随即出来,关上了房门。客栈中的气氛一下子凝固了下来,没有一人发出声响,都想听一听屋中的两位大侠在交谈些什么。
苏三娘轻笑了一声,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她刚才已经察觉到乔志清眼中的杀气,只是一刹那便让她心神不宁,暗自祈祷着自己没有看错人。
乔志清看着甜甜入睡的苏三娘,忍不住在她的小脸上抚和*图*书摸了一下,带着晏玉婷出了门下了楼去。
苏三娘出门后,一时感慨万千,又觉得回道当初那个统帅千军万马的战场,心中一下子升起无限的豪迈之情。
夜黑之后,同福客栈依旧灯火辉煌,王隐林把自己关在屋里闭门不出,只有客栈的掌柜孟来财在屋中与他长谈,屋中不时传来阵阵的欢笑声。当日在场的所有江湖侠客全都云聚于此,对白天的比武还是议论纷纷,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王隐林会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放弃。
“原来真是如此,刚才孟来财也劝解了我一番,我还有点不相信,看来他说的都是对的,这乔志清果然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苏三娘想起了往事,顿时也是泣不成声,对着王隐林感慨道,“伯父在上,请听小女禀明,当日我夫君和师傅在镇江阵亡后,我有段时间也不想再存留在这个世界上,一心想着随他们而去,但是身边还带着一百多的女兵,我不能也让她们跟着我殒命,所以就在苏州找了个小村庄躲了起来,想积蓄力量,有朝一日东山再起,为夫君和师傅报仇。但是后来接连发生太平天国内讧的消息,此后太平军就日薄西山一日不如一日,让我的心一下子就冷了下来,也看淡了一些事情。天王终日里沉迷酒色之中,靠他推翻满清鞑子,已是不可能的事情,还好上天在这时候让我遇到了乔志清,也就是当今的苏州知府。”
“有这等好事怎么也不叫上我这个老家伙。”
“快些起来,你我都是故人,何必行此大礼。”
和_图_书“第一个,你是不是太平军的女帅苏三娘?哦,对了,也就是罗大纲元帅的夫人?”
苏三娘抽泣了几下,深吸了口气肯定的点了点头,对王隐林言道,“伯父说的不错,乔志清雄才大略,只有他才可能为我夫君和师傅报仇,我也是看准了这点这才为他效命,伯父在苏州几天也有所见闻,百姓无一人不夸赞他的好,他没攻下一座城池,也都是尽量的避免杀害无辜,这才在身边汇聚了无数的人才为他效力,侄女的这个华兴盟也是他提议创建的,目的就是为了推翻满清朝廷联络江湖中的义士。”
晏玉婷的心里又忍不住泛起酸来,故意笑着在身后嘟囔了一声。
苏三娘闻言后,再次跪下了身子,冲王隐林深深的叩拜了一下。
苏三娘自饮了一杯,心中万分的惆怅。
王隐林也不再推脱,正愁着一身的功夫排不上用场,只要是满清鞑子作对,他做什么都是满心的欢喜。
各路的好汉忙活了一晚上,暂时确立了十八省的分舵主,堂主,香主。一夜未睡,天亮后众人才意犹未尽的各自回了房间。
苏三娘说着就端起酒杯满饮了下去,满面的喜悦。
“这个没有问题,那一万两的奖励就是给你准备的,你尽管拿去就好,要做什么,我也不会过问。解决了这群绿林莽汉,下一个就轮到那个不知死活的张乐行了,老子又没有惹他,他还搞出个诛清大会,这次看是谁为谁送行。”
“伯父可先告诉我,您和我师父黄华宝有什么渊源吗?”
乔志清长叹了一声,拍m.hetushu•com了拍晏玉婷的脑袋,自己一个人回了书房,把手下的将领都召集了起来,准备研究起剿灭张乐行的计划来。
“好,痛快,第二个,你现在是不是在为苏州知府乔志清办事?”
苏三娘微笑着点了点头,轻松地回道,“你就放心吧,我把一切都处理好了,只等着慢慢的把各级的组织都完善起来,现在最缺的恐怕就是银子了,这些江湖中人,必须得给点甜头才行。”
苏三娘进屋后,连忙对着王隐林鞠躬行礼,连称呼也变的亲热起来。
乔志清这才不好意思的连忙把苏三娘放开,紧盯着她的眼睛问道,“事情都办好了没有,他们都同意加入华兴盟吗?”
“一切都听伯父的。”
“苏舵主,我们也要参加华兴盟。”
“伯父在上,请受侄女一拜。”
王隐林抱怨了一声,哈哈大笑了出来。
三人正相谈甚欢,门外突然传来了阵阵的喊声,打开门后,只见楼道和楼上都挤满了各路的好汉,全是一脸兴奋的看着苏三娘,方才苏三娘和王隐林的谈话,楼下的人可都是听得清清楚楚。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既然如此,老夫却之不恭,有什么吩咐的,请舵主明示就好。”
王隐林也是一脸的开心,忙站起身子,伸手把苏三娘邀请在了堂中的酒桌上。桌边上已经空出不少的坛子,看样子王隐林和孟来财之前已经喝了不少。
苏三娘连忙起身恭敬道,“自然是求之不得,谁不知道孟老爹的大名,一直都无缘相见,侄女这里的执礼长老一位就是给孟老爹留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