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5章 以寇养兵

“文忠,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上来说说看。”
张乐行在收到洪仁玕的密函后,第一时间把所有的旗主都召集了起来协商对策,众旗主一致通过了驻防南京的决议。虽然捻军和太平军的关系从来都是听封不停调,但洪仁玕在信中可不只一处的保证,一旦张乐行率兵进入南京,众将领便全部加官进爵,而且还有五百万白银的军饷相送。这对于这些从农村出来的大老粗们,可是不小的诱惑,既然大家都不跟着满清鞑子混了,那只有跟着太平天国才能讨个前程,何况是到这个国家的首都去驻防呢,以后太平天国真夺下了天下,近水楼台先得月,在皇帝的跟前怎么着也算个开国元勋。
众将皆听的目瞪口呆,心中都不曾料到,乔志清竟把当今的局势看的这么的清楚,未来在头脑中一下子变的豁然开朗起来,整个人都有了干劲。
消息传到苏州后,乔志清正好把当前的局势给书房里的众将介绍了一下。众将闻言全是群情激奋的样子,协商来协商去只有一个字,那就是“打”。坚决不能让张乐行增援南京,并把他打回江北去。
“好,文忠所言正和我心意,大家还有别的意见吗?”
“东家,那咱们什么事都替胜保做了,不便宜那小子了?”
洪仁玕掌权后,立即开始整顿兵马,从南京太平军中提拔任用了一大批的中层将领,又从圣库里预支了大批的银两给兵勇们散发了下去,争取到所有中下层将士的拥戴。一些太平军的老弟兄虽然心中有意见,和*图*书但都暂时隐忍了下来,谁也不想第一个撕破脸面,南京城中的气氛一时变的紧张了起来。洪仁玕此时最需要的就是扩充自己的力量,他能控制的直系军队也只有三两万人。如今的这个局面是强者为尊,只有自己强大了,才能更好了压制中城中反对势力的反弹,张乐行也成为了一个最好的选择,他的捻军可有十几万的骑兵。
乔志清闻言夸赞的看了黄文忠一眼,心里暗自称赞了下这傻小子,当初留他一命看来是赚大了,短短几个月这小子的进步当真让人刮目相看。
王树茂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座下的将领也都是同样的意思,连连点头迎合了一声。
众将此时也憨笑了一声,乔志清略顿了下,继续说道,“本帅相信你们对当今的局势也都有自己的看法,有的人是希望咱们尽早剿灭叛军,大家安分的在朝廷里混个一官半职。有的人是希望本帅夺了龙庭,你们便是开国元勋。今天本帅就跟你们交个底,从今天起,你们的战略目光就要给本帅放的长远一些,我们不仅要拿下南京城,将来还要打进北京城。”
“当然不能便宜了他,我正要去找他商量下这个问题。咱们就是给地主老爷打个短工,也得要个工钱不是?”
“一切都听从大帅的吩咐。”
黄文忠上前指着地形图上的方位给众将信心十足的讲解了一番。
“属下还以为应该再给常州增派一个师的兵马,牵制住丹阳县的太平军,谨防他们支援镇江,给我们的水军造成hetushu.com两线作战的境地。”
张乐行攻占了扬州后,南京城的太平军果然有了反应。由于洪仁玕上次救主有功,又重新被洪秀全起用,总理太平天国的所有军政民政。洪秀全也放心的当起甩手大掌柜,能享受一天是一天,躲在后宫里终日和嫔妃厮混在一起。
“炳文,你原来也是太平军的将领,我想听听你的想法。”
马荀也跟着应和了一句。
乔志清的话音刚落,王树茂就忍不住心里的激动喊了出来。
“就这么办吧,你们几个师长再研究出一道详细的计划给我,没事就到这里吧。”
陈炳文稍后又补充了一句。
“打,干嘛不打,太平军和湘军之间的平衡不能让张乐行给破坏了,我们既不能让曾国藩如愿,也不能让洪秀全高兴了。”乔志清轻松回了一句,站起身子便指着墙上的地形图介绍道,“据前线发来的最新消息,洪仁玕已经派出五万的太平军向常州北一百里外的丹阳县增援。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既保全这股太平军,又可以全歼掉张乐行的捻军吗?”
“东家,我们对洪仁玕不能再纵容了,俗话说擒贼先擒王,你若是不攻下南京城,那太平军的这团火随时都有复燃的可能。”
“那依东家的意思,张乐行的这支人马,我们是打还是不打?”
“回大帅的话,拿不拿南京城一切都要看你的志向有多大,您要是只安于做满清的一个封疆大吏,那属下建议现在就着手拿下南京城,您要是心中装着天下,那属下的建议和图书就是先维持现状,积攒实力,等待曾国藩和洪秀全拼个两败俱伤,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
“少爷,你说什么就什么,不管做什么,我马荀都跟着你。”
洪仁玕为迎接张乐行的到来做了充足的准备,硬是从南京城中紧张的部署中,抽出了五万的兵马进驻到了丹阳县内,离常州城仅仅一百多里的路程。
乔志清刚站起身子,王树茂就不服气的喊了一句。
“大帅容禀,属下以为,如今南京城四面被湘军围困,想要进南京只有镇江一个通道,而且镇江只有冯子材两千的兵马,根本挡不住张乐行的骑兵。所以他们肯定会选在镇江口渡江,我们要轻松拿下张乐行,必须以己之长攻彼之短,那就是抢在他们渡江之前,派我们水军把这些骑兵消灭在长江里。这样,就能绕过堵在丹阳县的五万太平军,又能全歼张乐行的骑兵,一举两得。”
“好吧,既然大家今天问了起来,那本帅就把这层窗户纸捅开吧。”乔志清站起身子,示意众将安静下来,面色沉稳的继续讲道,“我们清字军自打安庆起兵以来,大小经过了无数次的战斗,从刚开始的一个营五百多人,发展成现在一个军五万多人的规模,名义上一直隶属于李鸿章大帅的旗下。在座的众将军都是旅级以上的职位,手底下也都掌管成千上万的兵马。大家有的是跟我从山西过来的,有的是安庆的老兵升上来的,有的是从太平军中过来的。本帅心里都明白,大家也都是想跟着本帅混个好前程,将来http://www.hetushu.com好光宗耀祖,老婆孩子热炕头。”
乔志清轻松说完,众将都被逗的大笑了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满是憧憬。
“是啊,大帅,您给我们说说,咱们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对啊,少爷,南京城近在眼前,我们也该把进攻南京的计划列上案程了。”
曾国藩给这个逞强好胜的弟弟不知道下了多少的军令要他先回师安庆,但曾国荃怎么也舍不得把南京这块到嘴的肥肉给吐出来,要知道咸丰爷走的时候可是下了遗诏,谁拿下了南京便封谁为王,那可是天下的汉人梦寐以求的地位。所以也不管曾国藩的言辞有多么的严厉,曾国荃就打定了一个主意,那就是坚决不撤。对于洪仁玕出兵丹阳的军情,曾国荃近在眼前,但也是无能无力,任由着太平军在城中进进出出,就是躲在雨花台上不敢下来。
此时最过难受的怕是曾国荃防守的雨花台地区,南京城中的太平军每隔一阵子便会围攻雨花台一次,幸亏彭玉麟的水师控制了河道,这才有源源不断的粮草军械补充上来,曾国荃硬是靠着两万多人打退了太平军的一次次进攻。但这种情况到陈玉成拿下安庆后就发生了改变,所有参与围攻南京的湘军全部奉命后撤,若是不先拔掉陈玉成那颗钉子,湘军便陷入两线作战的境地。尤其是设在湖南的江南大营防守薄弱,要是陈玉成冷不丁的袭击曾国藩的老窝一下,那可谁都承受不起。
“好,既然大家都知道了方向,那咱们继续说说南京的问题。目前能拿下南京的http://www•hetushu.com势力,一个就是曾国藩的湘军,一个就是我们的清字军。对于湘军来说,南京就是一个终点,因为拿下南京后清廷就会裂土封王,这也是一个汉臣毕生的追求。所以,不管流多少的血,死多少的人,曾国荃如今照样也和狗一样趴在雨花台上。而对于我们来说,南京城只是一个起点,一旦拿下南京城,我们和清廷的战斗便宣告开始。所以,当我们还没有实力和整个天下为敌的时候,南京城还得姓洪。这就是我要跟你讲的前提,四个字,以寇养兵。”
“太好了,早等着这一天了。”
陈炳文终于把藏在心中的话说了出来,也是在座所有将领的疑惑。除了王树茂和马荀外,乔志清也没有像任何人吐露过自己的心意。众将一会打太平军,一会防备清军,都被乔志清给搞懵了。
乔志清沉着脸把目光转向了陈炳文。
座下的将领都皱起了眉头,盯着地形图相互议论了起来。这时一直坐在角落里的水军师长黄文忠突然举手示意。
众将领窃窃私语后也都欢喜着抱拳赞同,尤其是太平军的降将最为欢喜,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将来政局稳定后清廷翻起旧账可就麻烦了,毕竟梁山好汉诏安后也都落了个凄惨的下场,大家平日里听说书人讲的多了。
座下的将领也忍不住问了起来。
乔志清看着满脸春光的黄文忠轻笑了一声,看来可心这段日子把这小子伺候的不错。
王树茂冲乔志清抱怨了一句,如今清字军兵强马壮,也不知道乔志清迟迟按兵不动是什么意思。
马荀也是满脸的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