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8章 图谋镇

“炮兵营准备。”
张宗禹在人群里骑着快马来回穿梭,终于找到了张乐行,连忙舒了口气。
“咚、咚、咚”
“不要着急,大帅来时自有安排,若是在岸上全歼不了捻军,便把他们赶进镇江城去。”
传令兵快马把最新的军情送到了陈炳文的手上。
“叔父,出镇江的各个路口刚才都被清字军给封锁住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天色逼近黄昏时,江面上隆隆的跑响声终于平静了下来,江面上也不知道是夕阳的余晖,还是人和马的鲜血,已经完全变成了粘稠的血红色,顺着江水向下缓缓漂去。
“报,师长,捻军此时已经对镇江城发起总攻。”
黄文忠把浮桥全部炸毁之后,又把所有铁甲船的炮口对向了岸上的捻军。刚刚登陆的捻军在密集的炮弹中陷入了一片的混乱,本来捻军的指挥系统就不完备,没有中层将领的军职,旗主下分堂主,堂主下便是兵勇。部队一旦混乱,便立即变的无法收拾。众兵勇像无头苍蝇一般朝岸上涌去,也不知道跟谁作战。
张宗禹下了马匆忙向张乐行混报。
由陈炳文率领的后师也以急行军的速度在镇江城前与张宗禹的先头部队交上了火。张宗禹手下的一万多骑兵是捻军中的精锐力量,很快组织起来跨马奔涌着朝陈炳文的后师冲击过去。
张宗禹的骑兵紧急后撤后,陈炳文冷笑了一声,率后师继续急行军,按照预定的计划,把镇江周围的所有出口都www.hetushu.com严密的封锁。张乐行要想穿过镇江,除非是从天上飞过去,要不的话全部在从江中游过去。不过此时江面已经完全被黄文忠的水军所控制,而且十五艘铁甲船还在轮流不停的朝江面的捻军密集射击。
苏州府衙,乔志清拿着最新的战报轻笑不已,战局果然是瞬息万变,还是让捻军攻进了镇江,看来这锅烫要改用小火慢熬了。
“发射。”
“乔大哥,你又要升官了,京城发来的最新消息,朝廷准备再加封你为甘肃督军,令山陕的清字军立即赶赴宁夏平叛,还有若是此次平定了捻军,收复扬州,朝廷还会有更大的奖赏。”
乔志清叹了口气,本来以为自己在陕北的铁血政策,可以改变历史,让回人们认清现实,改头换面。可宁夏的回人终究还是反了,未来又要是一场血腥的杀戮。
“还能怎么办,立即组织人马趁着夜色突围,不然全都会在这里被清字军包了饺子。”
冯子材拼命死守,眼见西门的火光涌动,终于带着剩下的一千多的兵勇从南门处弃城而逃。夜空下一条条闪耀的火光像是巨龙一般欢呼着陆续进了镇江,天亮后,镇江城外已经再见不到捻军的人马。
张宗禹看着周围慌乱的捻军忍不住心急如焚。
“果然是他,这小子的命可真够硬的,老子派了那么多的江湖好汉也没有把他给宰喽。”
晏玉婷瞪着个大眼好奇的打量着乔志清。
潘永泉的http://www•hetushu.com纺纱厂已经陆陆续续的开工生产,煤炭也暂时都是从洋人那里买来。潘巧玉也顺势办了家服装厂,雇佣的工人有一千之多,乔志清的迷彩军装便是潘巧玉的主要订单,当然还包括晏玉婷身上穿的毛料的风衣和棉袜,这些奇装异服全都是出自乔志清的手笔。如果不是头上的鞭子甩来甩去,乔志清差点以为又穿越回了现代的文明社会。
左旅长赵凯闻言连忙请战。
“叔父,这次来的不是胜保的人马,也不是洋鬼子,孩儿已经调查清楚,是苏州知府乔志清的队伍。”
张乐行满脸焦急的冲张宗禹寻问了一声。
“什么消息把你高兴成这样?”
那巨大的响声震的人两耳都开始嗡鸣了起来,一里外同时冒起了灰色的硝烟。炸弹在骑兵中开花四散,把骑兵连同战马都炸的血肉模糊,在爆炸圈外的骑兵则被巨大的轰鸣声震的七窍流血而亡。
红色的令旗挥动了下来,早已准备妥当的一百门火炮同时发出了怒吼。
乔志清看着她那娇俏的身子,不由的笑了出来,把一份关于土地革命的报告书搁上了案桌。
俗话说置之死地而后生,捻军被断掉后路后,全军虽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但是战斗力却被激发了出来。兵勇们知道无路可跑,全都是豁出了性命进攻。
张乐行已经冲出了炮火的覆盖圈,回头看着江面和滩头上两万多的捻军尸体,一时郁愤的竟然吐出血来,最后在浮m.hetushu.com桥上被炸掉的可是辎重部队,也就是说张乐行的手下如今所剩的物资只能维持两三天的生活。
张宗禹连忙反对,如今夜色将深,恐怕兵勇们连哪个堂主都寻不见了,镇江城只有冯子材那丁点的人马,如今只能进了镇江再做打算。
陈炳文冷静的下了命令,继续让人坚守路口,严防捻军突围。
张宗禹带着自己旗下的一万多骑兵猛烈的对镇江城的北门发起了进攻,而张乐行在稍稍稳定了军心后,调出一万多骑兵又对西门发起进攻。冯子材的这五千兵马一时没有了还手的余力,全部集中在北门应付张宗禹的时候,西门处突然响起了一声剧烈的轰鸣声,捻军中其实早已经开始装备火器,只是为数不多,但火药足够把西门炸开了。
张乐行闻言连忙表示赞同,急忙派张宗禹打头阵。
张乐行一听到乔志清的名字气的两腿都发抖起来。
其实这一切都在乔志清的意料之中,捻军十多万的骑兵不同于步兵,由于其机动性,只能是严防死守,步步为营,若是靠步兵去追骑兵打,即使武器再好,也没有用处。还有驻防镇江的冯子材率属于曾国藩的湘军,虽然曾国藩对这个老头不是太重用,但总算是湘军的防地。若是清字军如今就进城协助防守,那平息捻军后,镇江城还在曾国藩的手上。但若是捻军攻破了镇江城,清字军再借此再攻占镇江后,湘军在镇江的这根钉子也可以理直气壮的拔掉,南京城至和*图*书苏州之间也再没有湘军的营地。当然,这些陈炳文是不会想到的,他脑子里只装着怎么打胜这场战役,此次可是他第一次调动两个师的兵马。
赵凯微微愣了一下,虽不知道乔志清这么安排是何道理,但还是服从的执行了命令。
“没有,怎么会不高兴呢,你到翠香楼把你苏姐姐唤过来吧,我有事要跟她讲。”
“领命,我的乔大人。你一天不见我苏姐姐,心都不知道在哪里呆着呢。”
一大早,书房外就传来晏玉婷的嬉笑声。
清字军在各个路口挖沟设营布置好重兵后,由于夜色已深,火器已经没有有效的优势进行冲击,所以陈炳文只能吩咐各旅做好防守的准备,天亮后发起合围。
“乔大哥,你怎么不高兴呢?”
乔志清咧开嘴使劲了笑了出来,跟晏玉婷吩咐了一声。苏三娘自从坐上了华兴盟的舵主之位后,整个人便又焕发了青春的斗志,每日里都在翠香楼埋头完善华兴盟的组织,各个堂口也暂时都安排上了人手,一切都准备就绪,就等乔志清的命令了。
乔志清批复完了奏章,抬起头冲推门进来的晏玉婷轻笑了一声。时至深秋,天气也慢慢的变的清凉了起来,晏玉婷自然也不敢再光着长腿显露自己的青春,而是换上了一套咖啡色的风衣,配上黑色的棉袜。那高挑的身材在略厚的衣装下,依旧是火辣异常,既显得端庄正式,又给人一种制服的诱惑。
晏玉婷边说边端起茶碗大喝了一口,刚才她可是一www•hetushu•com路小跑过来的。
“好,好,就依你的,进攻镇江城。”
“宗禹,这些都是谁的人马?是不是洋人也搅和进来了。”
“叔父,可算找到你了。”
张宗禹冲手下的将领大吼了一声,急忙下令撤退,身上不由的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眼前的这支军队所装备的武器,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对清军的认识,他不是一个爱赌博的人,更不会让着自己的手下做无谓的牺牲。
晏玉婷酸酸的站起了身子,故意跺了下脚,扭头便出了门去。
“师长,我们快进城吧,不然镇江城被捻军拿下了,我们就白忙活了?”
陈炳文两眼聚光的看着数万的骑兵朝自己汹涌而来,远远看去,尘土飞扬,遮天蔽日,那万马奔腾的声音着实让人心跳加速,乌黑黑的像是一把利剑刺来。
“乔大哥,京城来消息了。”
张乐行恨恨的朝地上啐了口唾沫。
“叔父,你看看这混乱的场面,我们的队伍已经被打散了,连粮草也被炸沉在了江里,能调动的兵马只有孩儿的旗下,如今突围就是往枪口上撞。不如让孩儿带人攻进镇江城,待养兵蓄锐、军心稳定后再突围也不迟。”
骑兵冲击到一里外的地方时,陈炳文放下了望远镜,举起了令旗。这种对冷兵器的战斗,清字军的将领早已熟练于心,无非是先用火炮远程轰炸,然后再用洋枪阵进行密集射击。为此,陈炳文走时还专门从特战旅调拨了一个营的炮兵。
“停止进攻!”
“这些回人可真够不安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