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0章 要不要土改

“大人早。”
可心说着就垂下了头,不知道为何脸红了一片。
那学子躬身回话,声音洪亮,底气十足。
“回大人的话,土地买卖的问题历朝历代都有发生,且都进行了很多的尝试,但每一次改革都经过了很大的动荡,到最后都承受不住压力,无果而终。西汉有王莽,北宋有王安石,离本朝最近的也有前朝的内阁首辅张居正,他们就是为了遏制土地兼并进行改革,可下场却都不是一般的惨烈。学生以为以大人的力量,绝对不可能完全的禁止土地买卖。大人的清字军中也有很多的将领在苏州广有田产,大人以为他们手里有了钱,能不买土地吗?大人这样做岂不是犯了众怒?”
“哦?是吗?那你说一说本官哪里错了。”
乔志清轻笑着摇了摇头,把她的小脚抱在了怀里,又有些忍不住的把玩了一下,那小脚丫子又白又嫩,在肉色的内衣下显的越发的娇俏可人。
“大帅,属下有重要的事情想找你禀告。”
“好看吗?”
“哦,没有,本官只是在思考一些问题,不管你的事。今天就到这里吧,本官有事再去唤你吧。”
“你把这个回给陈炳文,他自然知道我的用意。”
“大家都坐下吧,今日本官就是要和你们说说这个土地改革的问题,大家有什么话就大胆的讲出来,本官就是想听听你们心里是怎么想的。”
乔志清心火难忍,尤其是晏玉婷那神秘花园里散发的袅袅花香,无不引诱着人想进去一m.hetushu.com探究竟。
“小妖精。”
晏玉婷皱起了粉额,不解的看着乔志清。
“回大人的话,学生陈国平,曾在苏州府担任主薄一职,也是此次调研组的组长。”
乔志清饶有兴趣的环顾了一遍座下的学子。
可心羞涩一笑道,“那要是个女儿呢?”
“乔大人,学生说错话了吗?”
“谢大人。”
陈国平一条条道出,显的很是自信昂扬。
“小火慢熬?”
“讨厌,羞死了。”
乔志清对这个陈国平刮目相看了一下,此人看起来倒不像是个只会四书五经的腐儒。
乔志清闻言果然变了脸色,铁青着脸在主位上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低着头不知道沉思些什么。客堂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凝固了下来,座下的学子顿时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声。
这时一个学子面色沉稳的站起了身子,抱拳应了一声,旁边的一个学子紧张的拉了拉他的衣角,冲他摇了摇头。
“大人,可能以后我都不能来伺候您了。”
可心立在身后神色古怪的看着乔志清,脸上露出了一丝的苦笑,嘴里小声念道,“大人,你怎么就不明白了,可心只想留在你身边永远伺候你。”
乔志清满怀期待的看着陈国平,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过人的想法。
乔志清轻笑着在主位上坐了下来,冲学子们挥了挥手。
“有事吗?可心。”
乔志清笑着拍了下晏玉婷的娇臀,示意她马上就去办。
陈国平咬了咬牙,虽然不知道乔志清会做何http://m.hetushu•com反应,但还是壮着胆子把自己心里的看法说了出来。
天亮后,华兴书院的土地调研组成员齐聚在外堂等候,丫鬟可心唤醒了乔志清,伺候好他起床洗漱后,与往日不同的有些为难的站在他的身后,迟迟不肯退下。
乔志清回过身子惊讶的结巴道,“太好了,黄文忠这小子可真有福气。可心,你怀孕的事情怎么不早说呢,等你这孩子生下来,本官一定要认他做个干儿子。”
乔志清刚出了客堂,便见书房的门口围了一群的将领,一见到乔志清便全都抱拳跪下了身子。
“本官还有个问题,你说说看,这土地是允许自由买卖的好,还是禁止的好?是归私人所有的好?还是归国家所有的好?”
学子们看着乔志清平易近人的模样也都放松了下来,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乔志清把晏玉婷放了下来,走到书桌前提起笔墨,在纸上只写了四个字给了晏玉婷。
乔志清看着她可爱的模样,轻笑着摇了摇头,坐在书桌前继续批阅了会奏章,便伏在书桌上就睡了过去。
“哦,这样啊,其实你早就不用来了,你现在的身份好歹也是师长妇人,总来做丫鬟也怪别扭的。”
乔志清轻松的应了一生,对着镜子整理了行装就要出门。
晏玉婷闭上眼渴望的娇哼一声,浑圆的大腿把乔志清的大手紧紧的夹住,来回的摩挲了一会,又环抱着乔志清的脖颈放在自己的两腿之间。
“哦,原来是这样,和图书你叫什么名字?对苏州还是满了解的吗。”
乔志清笑了一声,意外的看着这个学子。只见他个头不高,但却精气神十足。
乔志清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的看着那矮个的学子。
晏玉婷冲乔志清甜甜的抛了个媚眼。
“怪不得呢,那你说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让这些土地都合理的利用起来?”
乔志清面色古怪的笑了一声,散了众人,独自回了书房。陈国平的话给他很大的触动,其实这个问题他早已思考过,只是突然面对时反倒有些不适应了,革命革命,一不小心就革命到自己头上了。要是真把土地收回国有,平均分配地权,确实有可能连自己手下的将领都会得罪。看来苏州不是没有土改的问题,而且这问题目前看前来还很棘手,说不定军中已经有人得到消息,开始行动了。
“本官翻阅了从前苏州府的土地档案,上面提到苏州府有七百五十万亩的田地,可今年下面汇报的情况,仅仅有一百多万亩的田地重新得到了开垦,这个大家都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吗?”
晏玉婷焦躁的扭动着细滑的身子,梦语般轻轻呢喃了一声。两腿间那轻薄的秘处已被花露打湿,透过粉色绸缎的亵裤,还在不断的向外浸散。
“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就好,本官绝不会怪你。”
陈国平垂下头略微的思考了一下,此前他也熟读历史,自然也明白历朝历代的兴衰规律,无外乎就是后世的土地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富者更富,穷者更穷,和图书才一次次的发生农民的暴动,然后对土地再进行重新的分配。乔大人的这个想法倒是惊世之举,只是这土地买卖的问题真的能禁止吗?
乔志清坏坏的笑了一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冲她拒绝的摇了摇头,轻声安慰道,“玉婷,再忍耐些时日好吗?你现在赶紧把军令送出去,前方的军情瞬息万变,不要让捻军钻了空子。”话落便俯下身子拿起晏玉婷的小靴子穿在了她的脚上。
“女儿也好,女儿是娘的贴心棉袄,要是女儿的话本官就让他做个干闺女,你赶紧回去吧,我猜黄文忠一定是心疼死你了。”
“回大人,你刚才所说的七千五百万亩田地其中也包含山丘、河流的面积,其实准确的来说苏州的可耕种面积只有五千多万亩,其中有两百万亩的田地常年受水灾的影响,属于劣田,基本上种植的农作物每年都没有好的收成。所以,其实按照往常田亩的统计来看,苏州府的复垦面积已经占了一半,在江南的州府中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乔志清大笑了一声,拍了拍可心的肩膀就朝客堂走了过去。
“好,好,好。”
“大人,你刚才的说法不准确。”
那学子抱拳侃侃而谈。
乔志清进屋后,屋中的学子连忙起身问安。
晏玉婷慵懒的伸了个懒腰,把两个小脚丫子举了起来,不高兴的冲乔志清努嘴道,“我累了,你给我穿鞋子。”
乔志清看着这个乖巧的丫头好奇的问了起来。
陈国平额上冒着冷汗,主动地询问了一声。和图书
乔志清夸赞了一声,带头鼓起掌来。众学子也跟着高兴的鼓掌,相互称赞了起来。
“这个不难,学生只有四个字,因地制宜。在丘陵地带栽种桑树和茶树,在良田种植水稻,玉米。在水涝地里可以挖设鱼塘,发展养殖业。不过苏州府如今男丁稀少,最主要的还是要从别的地方迁徙些壮丁补充过来。”
乔志清轻笑了一声,捧起她的小脚轻吻了一下,一股女儿香袭来,让乔志清的心火一下子就涨了起来。双手顺着小脚向上抚摸而去。
晏玉婷涨红了脸,努了下小嘴头捂着小脸,连忙从乔志清的怀里钻了出去。
在这个以农为本的封建社会里,各路的绅士豪强有钱后除了投资土地,好像也没有什么地方能够花钱了。此事的房地产,工厂,矿业,服务业还远未达到一定的水平,猛然进行强有力的改革,势必会触动一大批的地主阶级的利益。要是把他们放在对立面上,自己可真是要与天下的豪强为敌了。但若是不从根上拔掉这块毒瘤,那自己现在做的这些事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把爱新觉罗换成了乔姓,百年后,这个国家又有可能发生大的动荡,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老百姓们。为了天下人的幸福,就算与天下的豪强为敌又如何呢?
“不是因为这个。”可心连忙辩解了一句,羞涩的回道,“是医生说我已经怀了两个月的身孕,不宜在做重活了。”
“乔大哥,要我吧,我好难受。”
乔志清看陈国平犹豫了半天,微笑着给他宽了宽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