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1章 乡村土豪

“那你为什么不到城里报官啊?”
“快请起,快些起来,大家不用客气。”
“老狐狸,憋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露出尾巴来了。”
乔志清皱了下眉,心里已经猜出了大半,这些将领差不多也就是为了土改的事情而来,
乔志清心里嘀咕了下,莫非陆大可的家乡便在此处。
老汉放下了手里的镰刀,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子,上下打量了乔志清一眼,看乔志清穿着迷彩的军装,连忙有些紧张的回道,“军爷,前面就是陆家庄。我们是这庄里的农户,我们庄主的儿子在城里当大官,这城堡原来长毛贼来的时候就建起来了。前些日子我们大少爷还回来过一次,也穿着你这样的衣服,你是来找他的吗?”
“今儿爷倒霉,碰上丫俩傻帽。也不打听打听这陆家庄是什么地方,怎么着?还想和小爷动手啊,别以为穿着清字军的军装小爷就会怕你。”
乔志清冷笑了一声,把信纸点燃后扔进了火盆里。
乔志清连忙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丫都是从哪个石头缝里冒出来的啊?真惹小爷上火。”
“哎,军爷说笑了,小民哪里能买的起啊。这每年能凑合着吃饱就不错了,谁还敢做那梦啊。”
“知府大人来看我们来了。”
乔志清深呼了口气,眉头紧锁的终于念叨了出来。马荀一路从山西跟他过来,他怎么也不想马荀牵扯到里面。
“……”
胡文海大吼一声,连忙挥手拦住了马鞭,一用力便把马鞭从年轻人的手里拽了过来,上前一步就要动年轻人动m.hetushu.com手。
乔志清和亲兵在一个田埂的柳树下停歇了下来,田地里正好有五六十人在收割着稻谷。
“本官今日就是想过来看看你们,大家不必客气,本官不喜欢别人跪拜。”
乔志清微笑着继续询问。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
胡文海看着年轻人嚣张的模样再也忍耐不住,上前一脚就把他踹飞出几米的地方。年轻人身旁的大汉硬是没有敢动手,因为此时亲兵们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
乔志清这次没有再去城南,而是率队去了城东的农庄里。这里显然要比城南热闹上许多,基本上没有空闲的田地,金灿灿的一片全是成熟的稻谷。
张老汉说着就委屈的老泪纵横。
张老汉哀声叹了口气,又跪下身子给乔志清磕起头来。
众将一听连忙跪身退了下去,谁也不是傻子,听不出话里的味道。乔志清毕竟没有把话说死,事情看样子还是有转机的。
乔志清冲她苦笑一声,让门外的传令兵通知了胡文海,又带了两个联队的亲兵下了乡村。
“他是知府大人。”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提前动手?”
乔志清连忙把农户们搀扶了起来,带着农户们在地头的柳树下围坐了一圈。
“乔大哥,最近的苏州城可不安静啊,这是火狐刚刚送来的情报。”
一个年轻的农户稍稍平静了些,端着茶碗满饮了一口,擦着嘴角的水珠子对乔志清兴奋的喊道。
乔志清只带着胡文海下了田地,和田里的一个老汉闲聊了起来。那hetushu.com老汉的皮肤黝黑,额上爬满了皱纹,外面的袍子也打满了不定,光着脚竟没有穿鞋。
“本帅要做什么决定不是你们该问的,在事情没有结果之前,你们给本帅老实呆在军营里,要是再来本帅这里胡乱嚷嚷,别怪本帅对你们军法行事。”
陆大可身后的十几个将领也跟着哭天抢地的大呼了起来。
这时从田地的一头走过来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人,手持着马鞭还没过来就指着老汉大声的喝骂。年轻人的身后跟着四个身材魁梧的大汉,全都横眉冷眼的瞪着乔志清。
乔志清看着农户口干舌燥的样子,连忙让胡文海取出了水袋,用地头上的茶碗给每个农户斟满了一碗。
“你小子也不傻吗?小爷我就是从京城回来的,陆大可是小爷的亲哥哥,他可是清字军的团长。你可别在小爷这撒野,小心我大哥知道了要你好看。”
老汉一脸求饶的看着那个被称作二少爷的年轻人,挥起镰刀连忙割起了稻子。
“大人,你刚才打的真解气,这二少爷平时嚣张跋扈惯了,张老爹的儿子就是被他打的现在还卧病在床。”
乔志清的脸色便的黯淡了下来,眼神犀利的注视着面前的将领。
晏玉婷还没有见过乔志清这么生气过,虽然他极力隐忍,但身上还是透着一股股的寒意。
“回大帅的话,末将陆大可,在中师右旅担任右团长一职,末将听人说大帅想给乡下的那帮泥腿子分田地了,末将担心是有人存心乱造谣想污蔑大帅?”
“好吧。”晏玉婷和图书甜笑一声,刚要出门,又回头对乔志清说道,“乔大哥,不管你做什么,我永远都站在你的身边。”
“陆家庄?”
“老乡,你自己没有田地吗?这苏州可是有大量的空地闲置着,你为什么不自己种上一块?”
年轻人见胡文海凶神恶煞的样子,连忙后退了一步,躲在壮汉的后面举着鞭子冲乔志清和胡文海嚷嚷了起来。壮汉看着田埂上三四十人的清字军,也不敢豁然动手,只是瞪大了眼睛故作凶样。
“你们的忠心本帅收下了,没什么事就先回去吧,本帅还有别的事情要忙。”
“你大哥算个狗屁,妈的爷爷现在就替他教训教训你。”
乔志清闻言脸上马上变了颜色。
“哎,不敢啊,我们庄主的大儿子就是城里的官军。以前长毛贼来的时候他就是长毛贼的一个旅帅,后来不知道怎么混进去官军里面了,听说还是个团长。小民哪能惹的过他们啊,知府大人要为小民做主啊!”
“哦,你叫什么名字?在军中担任何职?来寻本帅何事?”
乔志清刚刚进门后,晏玉婷就一脸鬼笑的跟在他的身后进了书房,看着乔志清铁青的脸色,不由的也严肃了几分。
“你们不在军营练兵,跑到我这里做什么?有事情不能找你们的长官处理吗?”
这些将领乔志清也有点印象,如果没记错的话都是苏州城破是归降的太平军,主要集中在马荀的中师,负责苏州城的守卫。
陆大可声色泪下,一副忠诚义士的模样。
“张老汉,你又在偷懒了啊,还想不想干了,和*图*书不想干滚蛋。”
年轻人显然有些底气不足,此时田埂上的亲兵已经看到了动静,全部抬着洋枪恶凶凶的冲了过来。
乔志清的眼里突然闪过一丝的杀意,冷着脸推开门进了书房里。
乔志清上前一步冲年轻人冷冷道,“你马上滚回去把你爹喊出来,就说苏州知府乔志清在这里见他,让他马上滚过来接见。”
“有这样的事?”
胡文海还没对大汉动手,四个大汉已经齐齐的跪在地上,连连求饶。
“哦?听你这口音像是从京城下来的啊,你倒也认识我身上的军装?陆大可是你什么人?”
乔志清一听就明白了个大概,这些人果然是为了土改的事情而来,这个陆大可是当了个棋子过来试探来了,看来有的人在背后是坐不住了。
“老乡,请问下前面那个村庄叫什么名字啊?怎么还修了碉堡了,这附近不太平吗?”
稻田里的农户们似乎早已看这几个人不顺眼了,全都是满脸兴奋的放下了手中的镰刀,直起腰板看着热闹。
“乔志清,你就是乔志清?”
农户们全都是受宠若惊的表情,端着茶碗谁都不敢喝下去。
农户里一阵阵的骚乱,对着乔志清愣了下神,连忙都跪下了身子,大声叩拜道,“草民拜见知府大人。”
“哎,说起来丢人啊,我那儿媳妇生的俊俏了些,这二少爷一见她就打起了鬼主意。一天我儿媳妇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就被这二少爷羞辱了一下,回来寻死觅活的哭了一天。我那儿子气愤不过,就找二少爷理论了几句,后来就被他和手下http://m.hetushu.com打的吐了血,都是老汉命苦啊。”
“大帅,小的们已经找过马师长了,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小的们才壮着胆子过来找您。”
“再等一等,你先查一查这老狐狸最近还跟谁联系。还有,查查马荀,看他有没有陷进去。”
乔志清饶有兴趣的看着年轻人,心里已经才出来他定是陆家庄庄主的二儿子,想必陆大可便是他大哥。
乔志清深吸了口气,脸上渐渐恢复了平静,拿起信纸仔细端详了起来。
此时正值秋收季节,田地里全是挥舞着镰刀收割稻谷的农户,一副丰收的热闹场景。
年轻人骂骂咧咧的走到老汉的身边,抬脚就踹在了老汉的胸口上。无比嚣张的又对乔志清挥起了马鞭,眼见着就抽在了乔志清的脸上。
“二少爷消火,我马上干,马上干。”
年轻人一听到乔志清的名字,连忙呆愣的点了点头,抬起腿就朝后面的陆家庄逃去。四个壮汉也被洋枪吓的连滚带爬的跟着年轻人而去。
老汉苦笑了一声,额上的皱纹又深了几分。
“请大帅三思。”
领头的一个将领为难的倾诉了一声。
“放肆!”
那将领眼珠子一转,套起乔志清的话来。
“大帅,末将冒死进谏,土地万万分不得啊,咱苏州的乡绅们可都看着大帅呢,大帅莫要违背了民意。”
晏玉婷说着就从手上的小包里掏出一张信纸。
马队在在田埂间飞驰,眼见前面有个碉堡耸立,石墙围砌的村庄,村庄外竟挖了护城河守护,已然一个小城市一般。
乔志清皱了下眉,把头转向了张老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