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4章 清理门户

人群里走出来一个面红耳赤的年轻人,走到床边给乔志清重重的磕了个响头,嘶声请罪道,“少爷,是我治军不严才创下如此的祸患,我不配做这个师长,您处罚我吧。”
乔志清舒了口气,在晏玉婷的搀扶下站起身子,在地上走了一圈。
马荀心中豁然开朗,乔志清既然这么认真,那差事比师长一定差不了多少。
如今叛乱的三个团长只剩下陆大可和吴泽凯二人,三个团五千多人,也死伤过半,只剩下两千多人被清字军绑缚着跪在地上哭天喊地的求饶着。城中有三百多的百姓也在昨晚的叛乱中被打死,房屋烧毁一百多间,大火绵延几里,直到早上才被雨水扑灭,多亏老天下的这场及时雨。有的叛军趁火打劫,抢劫商铺,淫人妇女上百人。
众将回了一声,都退下身去,三个女人也嬉笑着退出屋去,只留下马荀一人。
叛军们一听便知道没有了活路,再一次声嘶力竭的挣扎了起来,有的已经被吓尿了裤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晏玉婷在乔志清的耳边轻语了一声,把一叠材料交在了乔志清的手上,举起手中的油纸伞打在了乔志清的头上。
枪声足足持续了一炷香的功夫,两千多叛军一人未留。吴泽凯和陆大可死在了一起,死时给陆大可磕了个头,没有让清字军动手,自己挥刀划破了肚子,连肠子都跟着划了出了。陆大可面色狰狞,抽搐一声,活活被吓死了。
马荀兴奋的睁大了眼睛。
乔志清轻松一笑。
“马荀,这次的叛乱让我http://m.hetushu.com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乔志清终于缓过神来,大笑一声,把那个惊恐的女人轻轻搂在了怀里,伏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我没事了,玉婷乖,你乔大哥还死不了。”
雨过天晴,大雨把广场冲刷的干干净净,似乎这一切都未曾发生,但却有五千多人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乔志清大病了一场,昏迷了三日未曾醒来。苏州的名医基本上全部都汇聚在了府衙中,西医中医轮流医治,但乔志清就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算了,起来吧。”
大雨下的广场肃穆到了极点,上万的清字军持枪整齐的立在雨中,都在静静的等待着乔志清的命令。陆大可和吴泽凯灰头土脸的被亲兵绑缚着拎了上来,中师右旅的中团长已经在骚乱中被打成了肉泥,全是后背中枪,没人知道是清字军开的枪,还是被自己的兵勇打的。
“砰,砰,砰……”
“乔大哥,你,你不要吓我啊!”
晏玉婷、潘巧玉、苏三娘轮流服侍在他的身边,不过是谁,眼睛里都是布满了血丝,也不知道哭了多少次,最后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乔大哥,这些是马格里私通李秀成的亲笔书信,还有一些枪支弹药的贩卖清单,你看看。”
乔志清冷冷的从嘴里吐出一个字,时间和空间在此时仿佛都已凝固。
马荀红着脸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惭愧的说道,“她是华兴书院院长冯桂芬的小女儿,冯淑雅。”
“少爷说的对。”
乔志清依旧盯着死难和图书的尸体沉默不语,天空的雷鸣声越来越是响亮,闪电一个接着一个,像是要把天劈成两半一样。
“是真的吗,少爷,你不会骗我吧。”
乔志清满怀着期望看着马荀。
“杀,杀,杀……”
马格里的话音还没有落,额上便钻出一个小孔,鲜血顺着他那惊恐的面庞划落了下来,像是一团烂泥一样瘫倒在了地上,这个英国佬到死都没有闭上眼睛。
马荀满脸苦涩的跟乔志清说起了缘由,心中满是愧疚。
“我们清字军中还存在着各种问题,你心肠太软,也难免驾驭不了手下,我思来想去还是交给你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它的重要可抵得上十个清字军,必须要有个可靠的人来做。”
马荀平静的坐下身子,心里做好了一切的准备。
“烧杀抢掠者斩,奸淫妇女者斩,临阵退缩者斩,违抗军令者斩,私吞战利者斩。”
“乔志清,你怎么能对我这么无礼,我要面见李鸿章大帅,我要面见戈登将军,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一个大英帝国的子民。”
乔志清走到窗口的卧榻上坐了下来,示意马荀在客座上坐下。
陆大可目光呆滞的像死狗一样趴伏在地上,口里不断的吐着,“这怎么可能呢,这怎么可能呢。”
乔志清顿了下,抿了口茶水漱了漱口。
“你个坏蛋,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
“大帅,请饶恕马师长一次。”
乔志清轻笑了一声把汤碗递给了晏玉婷,屋中的众将看着马荀也跟着笑了出来。
“少爷,临走的时候您能让冯院长和_图_书允许我再见冯小姐一面吗?”
“你从小在乔家长大,耳闻目睹的都是些生意上的道理,让你统领一方军马确实是为难你了。”
马荀有些伤感的垂下了头。
那女人伏在他的胸膛,却更加大声的哭了起来,仿佛是决堤的河水,好半天都没平静下来。
“杀……”
“谢大帅。”
“你放心,我会帮你说服冯院长让他把女儿嫁给你。”
屋外的将领听到响动全都着急的进了屋子,不大会苏三娘和潘巧玉也从厢房里冲了进来,不敢相信的抱着床上的两人也跟着大哭了出来。
马荀和身后的众将都欢喜的抱拳行礼后,站起了身子。
“傻小子,你想追女孩早点过来找我帮忙啊,要是少爷出马,冯院长怕是早把闺女嫁给你了。”
“少爷又取笑我了,”马荀红着脸傻笑了一声,为难的说道,“我和冯小姐是在苏州庙会上相识的,那会有几个小混混纠缠着他,我刚好碰上,就教训了那几个小混混一下,就这么的和她就认识了。后来与她又约会了几次,彼此感觉都很好,但是冯院长知道这件事后,就极力的反对,也不让冯小姐出来见我了。我实在没有办法,就天天守在他家门口,想征求冯院长的同意,但冯院长言辞拒绝,说绝不会把女儿嫁给一个没文化的军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每天就想着见冯小姐一面,所以就这样在冯家外耗了一个月的时间了。那天一听到枪响,我就知道坏事了,连忙回到军中才知道陆大可那几个王八蛋反水了,后来在军中www.hetushu.com稳定形势后,就连忙带兵过来,您那时已经病倒了过去了。”
马格里拼命的从亲兵的手里挣开,用他那不标准的中国话一声声的抗议着。
马荀涨红了脸垂下了头。
乔志清的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把驳壳枪,枪口上还冒着丝丝的烟气。
乔志清点了点头,吩咐一声,“我没事,大家都去忙吧。”
乔志清的神色终于恢复了从前的模样,稍稍活动了下身子,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乔志清冷着脸默不作声。
吴泽凯无助看着乔志清,痛哭流涕的哀求着,“乔大帅,请您开恩放过陆团长吧,这一切都是属下的安排,并不关陆团长什么事啊!”
“东家,要是没什么事情我们就先退下了,军中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处理呢。”
王树茂抬起牛皮靴子,一脚踹在他的头上,啐了口唾沫怒斥一声,“背信弃义的狗东西,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王树茂带着众将领同时跪下身子求情。
乔志清终于站起了身子,冲清字军大声的喝道,“清字军,军规五条!”
广场上顿时安静极了,所有的叛军都怔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
乔志清满身杀气的喊出声时,眼睛突然打开。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了他的身上,终于他发现还有个满脸惊恐的女人呆愣在一旁看着他,就跟看着一个魔鬼一般。
“少爷有什么话尽管说就行,马荀绝无怨言。”
清字军齐声呐喊,划破长空。
吴泽凯的脸重重磕在了地上,满嘴是血的又扶起了身子,给乔志清不住的扣着响头http://m.hetushu.com,嘴里不停的哀求着,“乔大帅,您放了陆大哥吧,我求求你了。”
不大会功夫,一个红毛绿眼的洋人被晏玉婷带领的亲兵押解了过来,吴泽凯看见洋人更是面如土色,一下子瘫软在了地上再也没有声音。
乔志清似乎来到了一个血红的世界里,面前血红的一片,再没有别的色彩。耳边全是冤魂的索命声,一个个身着迷彩服的兵勇拎着头颅从他的眼前木然的走过,那手上的头颅竟都对着他诡异的咧开嘴轻笑着。他想嘶声呐喊一声,却发现自己如同被别人扼住了喉咙,那种强烈的窒息感让他几近崩溃。
“马荀,你看的是哪家的姑娘啊?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听你说过?”
“是这样,我准备筹建一个现代化的钢铁厂,设备全都从洋人那里进口。当然也会有专业的洋人做你的技术顾问,你有什么问题一切都咨询他们就好。我们山西的地底下可埋藏了太多的宝贝,包括炼制钢铁所需要的煤矿、铁矿等所有的稀有金属。你要做的就是协调好各方的势力,尽快的把钢铁给我练出来,我们的枪支、弹药、大炮、军舰,可都等着这东西。我这几天便会拟定一份详细的计划交给你,你要用点心,离我们起兵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王树茂带头和众将站起了身子,抱拳请辞。
“少爷吩咐就行,马荀义不容辞。”
那女人突然抽泣了起来,委屈的就跟一个受伤的小猫一样。
“很好,冯院长可是一代大儒,她的女儿想必也差不了,你小子的眼光还是挺高的吗。”
“是,大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