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5章 失态了

乔志清心里一惊,疼惜的看着晏玉婷,不知道这个整天嘻嘻哈哈的小丫头竟装着这么多的心事,看着她难受的模样,自己也跟着难受了起来。
“傻丫头,别胡思乱想了好吗?乔大哥不是已经答应明年就娶你过门的吗?曾家的那丫头只是乔大哥和曾国藩的一个赌约而已,其实在乔大哥的心里,一直都很在乎你。”
乔志清此次是动了真气,没有人比他更懂得什么叫自相残杀的痛苦,所以李秀成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而这个代价就是苏州对岸的湖州。
晏玉婷痛苦的摇了摇头,满脸愁苦的回应着,“不喝了,再也不喝了。可人家今天就是高兴吗,乔大哥,我好羡慕冯淑雅啊,能和心爱的人共进洞房。前些日子你生病的时候我在你身边照顾你,你每天晚上总是不停的跟我说着胡话。你一直都不肯娶我,是不是因为你已经和曾国藩的女儿有了婚约。我就说吗,我晏玉婷一个反贼的女儿,乔大哥又怎么会看的上我,人家曾大帅是两江总督,有权有势。你知道你念出曾纪云的名字时我有多么的伤心吗?”
乔志清听到外面的响动,连忙拉开门出了书房,看着晏玉婷那酣醉的模样,不禁轻笑了一声,从屋里端出茶水,边给晏玉婷拍着背边让让她漱了漱小嘴。
晏玉婷抱着脑袋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真是自己跑过来的,不好意思的冲乔志清吐了下舌头,满脸羞红的问了一句。
晏玉婷一见房门合住,便有些神经质的踢了踢被子,抱着头苦恼的使劲晃动了起来,等冷静下来后m•hetushu•com,才恢复了正常的模样,连忙在卧榻上的各个角落寻到自己的衣服,胡乱的穿戴了起来。推开门就朝院外低着头窜去,此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将领来到院中,擦过晏玉婷身边的时候,看着晏玉婷的红彤彤的脸蛋都忍不住暗笑了出来。
“你老老实实睡一觉就好了,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把你从这屋里扔出去。”
乔志清苦笑着摇了摇头,在书桌前坐了下来批阅起了公文,不再理她。那姑娘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嘴里边喊着热,边一件件的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扔在了外面。她今日给冯淑雅做伴娘,也是大红的绣花衣服,但样式却是束身的新式旗袍,由潘巧玉亲自给她设计。新娘和伴娘一个传统的大家闺秀,一个新潮的小家碧玉,一出现便羡煞了旁人。军中有些还在光棍的年轻将领,也都开玩笑的在乔志清的身边,不断的哀求着让乔志清给他们也寻个老婆。
乔志清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给她盖好了被子。
会议上也把剿灭李秀成的计划搬上了议程,此次中师之所以能出现这么大的叛乱,一切都是因为李秀成而起。李秀成自从被乔志清赶到嘉兴府后,先后在湖州和嘉兴两地,大败了李鸿章和左宗棠两路人马的合围,迅速在浙江一带站稳了脚跟。此次李秀成学聪明了一些,并没有乘胜追击,进攻上海,而是把矛头指向了左宗棠的老巢杭州府。柿子总是挑软的捏,李鸿章经过大半年的发展,实力却早就非同寻常,武器装备虽说没有像清字军一般阔和_图_书绰,但每个营的人马都已扩充到了万人左右,有三分之一的兵勇都装配了洋枪。只是新招募的兵勇没有经过战火的洗礼,一时吃了小亏而已。
“丫片子,昨晚是谁喝醉酒跑到我这里折腾来了。”
俗话说人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的道理。晏玉婷安排在李秀成身边的火狐无意间发现了这个秘密,连忙飞鸽传书了回去,乔志清知道后大惊失色,急忙让晏玉婷仔细追查。最后终于发现了刘秀成勾结马格里的罪证,而且还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那就是中师苏州降将的反叛。
乔志清看着晏玉婷羞涩的神态,心里暗笑了一声,干咳了一下就出了门去。
乔大哥故意的回过头,装作一脸不感兴趣的样子,其实晚上在被窝里不知道偷偷的把玩了多少次那双可爱的小兔子,只是因为她在醉酒中不明白而已。
晏玉婷满嘴酒气的打了个嗝,似乎有些不高兴的鼓起了小嘴,但一会又娇声娇气的笑了出来,“你舍不得的,乔大哥,我了解你,我是你肚子里的小虫虫,你不会扔我出去的。”
“你以后还乱喝酒了不?”
左宗棠就没有那么幸运,兵勇的装备本身就不好,全是些老旧的鸟枪棍棒,身体素质更是不行,一个个都是从浙江招募的团勇,全都是典型的小贩意识,打起仗来总是保命要紧。在李秀成二十万人马的压境下,左宗棠的五万军马只在杭州坚持了十天,就全部向东撤退到了宁波府。李秀成紧接着又占领了绍兴府,浙江的一大半便尽归李秀成所有。湖州、嘉兴、杭州,和图书三座城池连成犄角形状,一方有难,两方人马即可援助,官军们吃了几次败仗,暂时都安静了下来。
“你,我,我们没做什么吧?”
卧榻上,晏玉婷一脸惊恐的用棉被裹紧了身子,惊慌失措的看着乔志清。
“啊,我这是在哪里,我的衣服为什么都不见了。”
晏玉婷半醉半醒的梦呓了一会便放声大哭了起来,像是一个被人抛弃的无助的小女孩一样。
马格里早已和他们相熟,自然走的近了一些,又因为乔志清在土地上的改革冲动了这些将领的利益。所以在一场惊心的准备中,李秀成、马格里、中师叛将,三个老相识又联起手来,准备里应外合,对苏州城发起突然的袭击。但起兵的当天,李秀成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没有大军出动。不是他良心发现,而是他在湖州的兵马刚出动了一万的水军下了太湖,便被在太湖上重重布防的清字军水师打了个落荒而逃,战死上千人。李秀成一下子便把爪子收了回去,再也不敢触碰乔志清这个刺猬。苏州的叛军便成了被丢弃的棋子,一晚便被全部剿灭。
晏玉婷安分了只一小会的功夫,便又开始的折腾了起来,也是因为肚中的酒精发作,身子难受的胡乱的踢起了被子。那修长的大腿一时露在外面,宛若一个精心雕琢的工艺品,没有一丝的瑕疵。
“好丢人啊,完了完了,没脸见人了。”
晏玉婷柳眉轻舒,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听到了乔志清的解释,折腾到了半夜终于在他的怀里甜甜的睡了过去。
天亮后,府衙的书房里突然传来一声http://m.hetushu.com惊叫,紧接着正在沉睡的乔志清就被狠狠的推下了卧榻。
晏玉婷一触碰到乔志清的身子,便如泥鳅一般扭抱在了他的怀里,眼里突然挤出了泪珠子,委屈的大哭了起来,“乔大哥,我肚子里好难受,有个小猫在我肚子里抓我。”
“我先出去下,你尽快的穿好衣服,待会将领们都要过来开会了。”
李秀成不知道是对苏州城特殊的迷恋,还是咽不下屡次败在乔志清手下的那口气。总之,在战局稍稍缓和的情况下,又把目光定向了苏州,这次他还制定了一个特别的计划,这个计划里最重要的棋子便是苏州军械制造所的厂长,英国鬼子,马格里。
“乔大爷,我没醉,姑娘我只是今天高兴,要不让姑娘我再陪大爷喝上一杯。”
乔志清陪着众宾客吃完了喜酒,因为大病初愈,不想太过热闹,就独自回了府衙的书房里。
乔志清双目圆睁的扶起了身子,扭了扭有些酸痛的脖子,冲晏玉婷狠狠的瞪了一眼,只怕是昨晚睡觉的时候落枕了。
此时已是深秋时节,乔志清担心她着凉得病,强压着心火坐在了她的身边,给晏玉婷强行包裹好了被子。
晏玉婷在乔志清的搀扶下,极不老实的左歪右倒的进了书房,在卧榻上躺下身子后,眼睛极其暧昧的看着乔志清胡乱的嘟囔起来。
晏玉婷的小脸顿时羞愧的面红耳赤,不断的在心里咒骂着自己,把头钻到了被子里面。
晏玉婷显然是有些高兴的忘乎所以,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今天的新娘子,喝的醉醺醺的不知道怎么左拐右拐的就闯进了乔志http://www•hetushu•com清的院子里,还没进门,就在门外蹲在地上大吐了出来。
众将在书房坐定后,如大家所预料的一样,乔志清宣布了对马荀的处理决定,撤出马荀在中师的一切职务。新任师长由亲兵营王树茂担任。中师目前的建制全部打乱重组,所有哨长以上级别的将领都撤换成亲兵营的人马。黄飞鸿也带着火狼特战小组,正式从幕后走向台前,接任亲兵营营长一职。
乔志清斟了碗解酒茶,搂着晏玉婷细长的脖颈把她的身子扶了起来,把茶水对着她的小嘴灌了进去。
这马格里本来就是在苏州专门为太平军制造枪支弹药的洋官员,李秀成对他十分的器重,二人的私交也十分不错,为此李秀成还特意说和,把手下大将,纳王郜永宽的侄女赐予马格里为妻。所以乔志清占领苏州,任用马格里为厂长一职后,马格里表面上遵从,但私下还是和李秀成暗中勾结。甚至乔志清主持射击的驳壳枪,马格里也偷偷传给了李秀成,刘秀成虽然惊讶于此物的威力精巧,但是没有TNT炸药,有图纸也是白费些功夫。
“你还有脸说,昨晚你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又是打嗝呕吐个不停,你以为我还有那心思吗?”
当马荀入洞房的时候,他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背靠在门上,呆呆的看着床上的冯淑雅使劲的摇了摇头。新娘子一身大红的绣花红袍,满脸羞涩又有些期待的坐在床上。犹如她的名字一般,娴熟雅致。马荀那一刻兴奋极了,依稀的只记得那天乔志清那信心十足的表情,想破脑袋也不知道乔志清怎么说服了那个倔强的老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