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7章 小别胜新欢

“讨厌,又取笑我。”
“那个叫做超短裙,现在苏州的姑娘流行穿戴这个,好看吗?要不待会你穿上试试?”
“乔大哥,你瘦了,也黑了。”
潘巧玉刚在服装店里盘点好了账目,出了门便迎面碰上乔志清一行人。不过看到曾纪芸和乔志清手牵手的亲密模样,不由的柳眉微蹙了些。
曾纪芸伸出小手轻抚在乔志清的脸上,瞪着个大眼认真的打量了起来。
曾纪静虽然平时端庄淑丽,但此时也是同样的表情。
乔志清轻笑一声,把她的小手紧紧握住。在昏暗的灯光下,眼前的这个姑娘似乎还是从前的模样,身子还是那么的珠圆玉润,娇小可人。
三人初到苏州,看到完全不同于长沙的人文景色,都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此处与长沙相比可算是两个世界,大街全部用大理石铺筑不说,比起长沙也宽了两倍。两侧的商铺房屋规划整齐,全都是三四层高的楼阁。一大早的街上便涌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全都穿着古怪的服装,和洋人的倒是有些相像。
“乔大哥,你怎么有空来了?”
曾纪芸边抽泣边哀求的抬起头看着乔志清。
“当然能,你和纪静穿起来一定很好看。前面过了虹桥便是一家衣料铺子,你和纪静尽管试穿就好,算是乔大哥送你们的礼物。”
“对了,你这次来,曾大帅知道这件事吗?”
“乔大哥,早就听闻你在苏州的新政。上次也没有时间在这里游玩几日,今日一见果m.hetushu.com然非同凡响。不过小弟也想提醒乔大哥一句,您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可都不太合乎礼制的啊。若是天下太平后,朝廷兴许还会治罪于乔大哥。”
曾纪芸愣了下神,犹豫的点了点头。二人又闲聊了一会,也是因为舟车过于劳累,曾纪芸边嘟囔着,边伏在乔志清的怀里一会便呼呼睡了过去,肉嘟嘟的小脸上满是幸福的微笑。
袁榆生边走边摇着纸扇连连夸赞了起来,虽然已是深秋,但袁榆生却是喜欢故作风雅,到哪里手中都不离纸扇,不过看上去还真有那么点文人墨客的意思。
“乔大哥,有件事我一直都看不明白,可否告知小弟一二?”
乔志清轻笑一声,满是平静的回了一句。
乔志清看着曾纪芸天真可爱的模样,忍不住笑了出来。有件事乔志清一直藏在心里不敢承认,那就是曾纪芸完全就是他上大学时初恋对象的模样。虽然他一直都看在眼里,但却总想不明白这是何道理,也许初恋是曾纪芸的后世也说不准。所以和曾纪芸在一起的时候,乔志清总感觉又回到那个无忧无虑的日子,可以肆无忌惮的穷开心着。
“纪芸,我们聊会天吧。”
“不管那个老头的事情,是我偷偷溜出来的,”曾纪芸坏笑了一声,咬着嘴唇吞吞吐吐的又说道,“乔大哥,自从你离开长沙以后,我天天晚上的梦里都是你。梦见你陪着我聊天,陪着我吃饭,陪着我笑,陪着和*图*书我哭。我最怕的就是天亮,因为天亮后你就走了,屋子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我想你,乔大哥,很想很想。”
“乔大哥,那个姐姐穿的旗袍好漂亮啊,可不可以让我也试试?”
曾纪芸羞涩的垂下了头,满脸涨红的鼓起了嘴巴,脸上又露出两个小酒窝来,十分的可爱。
“纪芸,乔大哥也很想你。乔大哥和你父亲有个赌约,只要乔大哥在明年做了一品大员,就亲自到长沙迎娶你过门,乔大哥一定说到做到。”
“是吗,你可比以前又胖了,乔大哥可没有你那么有福气。”
“我也很好。”
乔大哥看着曾纪芸楚楚可怜的模样,忍不住把她搂在了怀里。曾纪芸一时言语哽咽,靠在乔志清的肩膀上便簌簌的抽泣了起来。
乔志清看着货船上的那个女孩,胸口瞬间上下起伏了起来。这一刻他不知道期盼了多久,似梦似幻,两眼凝望,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潘巧玉自从开办了服装厂之后,潘记服装店也随之扩大了数倍,整整一条百米的街道都成了潘家的产业,售卖着各种最新样式的服装鞋袜。在乔志清的提点下,服装店里还专门从西方引入了一人多高的玻璃镜子,所有的衣服也都挂在店铺中展示出来,顾客来了可以随便在试衣间里试穿。
乔志清轻轻撩动着曾纪芸的发丝,把赌约的事情告诉了她。
第二日天一亮,乔志清便唤醒了曾纪芸。梳洗妥当后,二人便相伴着,唤和图书了袁榆生和曾纪静,在苏州城游玩了起来。
曾纪芸瞪着大眼,看着大街上的男男女女。竟有的大姑娘只穿着刚刚遮盖着臀部的短裙,下面不知道搭配着肉色的什么东西,连大腿都曝露在了外面。马上面红耳赤的伏在乔志清的耳边轻声问道,“乔大哥,你看那姑娘穿的是什么衣服啊,羞死了。”
曾纪芸指着路旁一个女人身上的束身旗袍瞪大了双眼,那旗袍收身束腰,把女人身上的那种柔美的曲线表现的淋漓尽致,比起那种超短裙来还在自己接受的范围内。一路上她可算是开了眼界,左看右看下再也经受不住诱惑。不论哪个年代的女人,在漂亮的衣服面前,都是一样的没有抵抗力。
“超短裙?”
曾纪芸和姐姐还是传统的素色襦裙打扮,宽大的袍子从上到下把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街上的人一看就知道她二人从外乡而来,眼睛里都是些许的鄙夷的神色。
“袁兄弟的意思,大哥心里都明白。不过社会总是要向前进步的,不能因为前怕狼黑怕虎总是墨守成规,那我们大清便永无出头之日。我乔志清就是要做那个开拓者,即使会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袁榆生也是同样的好奇,不过眼珠子都快要瞪了出来,嘴角边上不断的留着口水。曾纪静红着连偷偷的在他的大腿上掐了一下,袁榆生这才收起了色眯眯的目光。
乔志清皱着眉头忽然反应了过来,曾国藩一直不同意这门婚事,一定不会m•hetushu.com曾纪芸来见自己。
曾纪芸抿了抿嘴唇使劲的点了点头。
乔志清言语中满是慷慨激昂,豪情万丈。仿佛天下尽在手中,不住的向外散发着王者之气。
“你这些日子过的还好吗?”
乔志清点了点头,二人一路便安静了下来,相对无言。
潘巧玉拿出了生意人的职业道德来,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不愉快,但是面子上却表现的热情周到,一口一个姐姐妹妹的喊着,亲热的拉起曾家姐妹二人,在服装街上一个店铺挨着一个游逛了起来。
回府的路上,乔志清与曾纪芸坐在一辆马车上,好半天乔志清才从嘴里憋出一句,竟和初恋的小男生一样,面色通红。
乔志清双手扶着曾纪芸的肩膀,面色认真的看着曾纪芸的大眼。
乔志清给三人当起了导游,在街上给三人不断的介绍着当地的风土人情。
“巧玉啊,这是我的三位远方的朋友,你有空的话带着两位小姐去挑选几件称心的衣服,我和这位公子就在你这里讨杯闲茶喝。”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你走的那天姐夫就告诉我了,只是做到一品大员谈何容易。乔大哥,你陪我回家我跟那个老头求情,你不要再和他赌气了好吗?”
“那你回去告诉你父亲,就说我乔志清说过的话永远都不会变。”
“恩”,曾纪芸咬着嘴唇,小脸紧盯着下面,羞涩的低声问道,“你呢?乔大哥。”
曾纪芸显然不明白他在讲些什么,使劲的摇了摇头。但是心里却莫名其妙的和图书涌起一股试试的冲动,不过一想到把自己的身子暴露给别人看,又暗暗的忍耐了下来。
袁榆生看着乔志清呆愣的表情暗暗一笑,携曾纪静上了马车后,把女人交给了乔志清。
袁榆生心里一惊,这种感觉和自己的岳父是那么的相似,但岳父更多的是那种经过岁月积淀后的沉稳,乔志清给人更多的却是那种锋芒毕露的锐气。
“你相不相信乔大哥?”
众人回了府衙夜色已深,曾纪静有些身体不适,先和袁榆生回了客房休息,接风酒也改在了明日。曾纪芸在客房里转悠了一圈,看着空荡荡的房子,害怕的非要乔志清留下来陪她。无奈下,乔志清只得在她卧房里打了地铺睡了下来。二人都心慌意乱的睡了一会,曾纪芸便在床上“咯咯咯”的笑出声来。
乔志清语气肯定,满是不容置疑的自信。
乔志清没了睡意,索性坐起了身子。曾纪芸点点头,也壮着胆子溜下了床,在地铺上和乔志清相对坐了下来。
袁榆生给乔志清斟满了茶水,自己却捻了些珍果吃了起来。这些珍果都是潘家从南洋进口过来的,大清国可是没有这些东西。
乔志清再明白不过女人逛街的心理,不逛个天昏地暗是绝不对收住脚步的。乔志清趁早把这个麻烦交给潘巧玉,自己和袁榆生和乐个清净。
乔志清与袁榆生进了潘巧玉的住房,在卧榻上坐了下来。里面的丫鬟连忙给二人端上了茶果细点,在卧榻的小桌上摆放妥当后,轻轻的掩上门便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