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8章 布局

袁榆生端起茶碗一饮而尽,脸上不经意间便是一阵阵得意之色浮起。看到乔志清唯唯诺诺的样子,心中压抑的失落一时全部发散了出来。
曾纪芸伏在乔志清的耳边轻语了下。
袁榆生一脸的兴奋,一听到银子就激动不已。暗暗思索着用着十万两的卖书钱去哪家烟管逍遥上一番,这苏州附近的烟管被乔志清查封的干干净净,还是回到长沙舒坦。
晏玉婷垂着头慢吞吞的走了过去,轻咬着嘴唇,似乎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好看,都好看。今天就到这里吧,该逛的也都逛了,府中还给你们备了接风酒,我们这就回去吧。”
二人正谈到酣畅处,门外突然传来潘巧玉的声音,接着就见三位绝色的女子依次进了客堂。
袁榆生闻言心里一惊,乔志清话也是湘军中多半将领的想法。自己来时还不断的听闻军中的流言,说岳父是真龙转世,不日便能问鼎天下。如今听乔志清都这么说,看来这流言也未必都不可信。自己是鲁莽了些,若是岳父真得了天下,说什么自己也算是个皇亲贵族,怎么也不必屈从在乔志清的手下,这个乔志清倒是有点眼色。不过他的手上还握有万千的精兵,此时还得好好笼络他才可以,以后在岳父面前也有说话的资本。
“我不要走,我要留在这里陪你。乔大哥,不要赶我走好吗?”
“玉婷,过来给你介绍几个贵客。”
堂中的红木桌子上已经摆满了苏州的美味,几人按主客顺序坐好后,曾纪芸偷笑着看着乔志清,小手从桌子底下伸过去,在乔志清的腿上轻拧了下。
“别说傻话了,曾大帅是不会答应的,你好歹也是和_图_书他的女婿,若是在我手底下当差像什么回事。”
“乔大哥真会说笑,不管你怎么想的,反正小弟是想明白了。这次来苏州,小弟便不走了,就在你手下混个差事,你指东小弟便朝东行,一切全凭大哥的吩咐。”
袁榆生不断的摇晃着折扇显然是来了兴趣,身子看着眼前的三位女子禁不住的躁动起来,以前还从来没有发现女人还能这样性感惹火,当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装。
“不用了,我们吃饭吧,今晚你便随你姐夫回长沙。我怕你离家久了,你父亲会生气的。”
袁榆生满脸的好奇,一路走来可见到不少装饰相同的马车,后面还用铁皮做了牌号,只要有人招手便能随便乘坐。
只见曾纪静和曾纪芸完全换了模样,浑身只有一件束身花色旗袍,边角开口到小腿处,上身搭配着一件貂皮小袄御寒。既显得高贵端庄,又不失青春的靓丽风姿。两姐妹的身材在旗袍的包裹下完全展露了出来,各有一番风情。曾纪静身姿高挑,胸脯俏丽,腰身纤细,如柳枝般的柔动。曾纪芸娇俏诱人,胸姿丰满,细臀挺翘,如牡丹般的富态。
乔志清苦笑一声,点头默认。
“多谢乔大哥提点,小弟心里有数了。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小弟定不会忘记与大哥的结义之情。”
曾纪芸显然有些羞涩,虽然急于让乔志清评价,但还是红着脸不断的把小腿处的开口拉在一起。
晏玉婷走到乔志清的跟前,对着他轻语了一句,从怀里摸出信纸递给了乔志清,闷闷不乐的擦过乔志清走出了院子。
乔志清知道她又犯了醋意,无奈的笑着挥手唤了一声。和*图*书
袁榆生举杯就满饮了下去,想起那十万两银子,心中还是激动的静不下来。
“乔大哥,我跟你说过,你若不娶,我便不嫁。”
乔志清没有丝毫的犹豫便拒绝了袁榆生。
“你跟我客气什么,有什么话尽管说就是。”
“这就对了,不过此事你还得和曾国荃大帅通通气,就说我乔志清是和你们站在一边的,不过何时何地,只要有用的上我乔志清的地方,尽管开口就行。你岳父向来忠孝,肯定不会主动就范,此事还得联曾国荃大帅,才能确保万无一失。当年大宋朝的赵匡胤也不想做皇帝,后来不也压不住他弟弟赵匡义和众将所求。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们要主动行事才对。若是大功告成,我们便是开国的第一功臣。”
“不用介绍了,我知道她们是谁,乔大哥,这是镇江发来的消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乔志清边领着众人进门,边解释道,“这个叫出租马车,是在街上靠载客出行为生,按照路程的长短收费。他们不是哪家的仆人,是给自己工作的。只要是条件合格,在官府上了牌照就能上街载客营生。”
“乔大哥,我们喝酒,别管这些娘们,一天就知道哭个不停。”
“纪芸,你乔大哥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们还是先回家吧。要是让父亲知道了,可不会轻饶了你。”
“妙,妙,妙。”
曾纪芸一听就粉额紧蹙了起来,一脸哀求的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苦笑一声,端起酒杯陪了一杯,饭菜也吃的毫无味道。
袁榆生一脸失落的皱起了眉头,闷闷不乐的在卧榻上又坐了下来。
“乔大哥,你说你手握万千的www•hetushu.com精兵,而且又占着南京城的门户,你怎么就对南京城迟迟不肯动手呢?你可知道要是打下了南京城,朝廷可是要裂土封王的,乔大哥就真的没有一点点想法吗?”
袁榆生满脸的优越感,闷声感慨了一番。
曾纪芸露出了她那孩子的笑容,言语中满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到底是曾国藩的女儿。
曾纪静在一旁看着妹妹的小孩性子,忍不住劝说了两句。
乔志清在岸上冲她静静的挥手告别,脑中装的却是镇江的军情,洪仁玕到底还是放不下这十几万的骑兵,竟亲自率三万精兵来解镇江之围。
“这倒是个新鲜事,以前可不是谁都能坐得起马车。”
“刚才的那个姐姐是不是喜欢你?”
袁榆生满脸好奇的看着乔志清,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他好长的时间,他不止一次期盼着乔志清能率兵进攻南京,他也好跟着乔志清风光一下。要知道曾国藩可是对这个女婿失望之极,只是让他在军中混个闲职而已。
曾纪静不好意思的冲乔志清苦笑了下,起身跟着进了偏房,安慰起这个性子柔弱的妹妹。
夜深后,曾纪芸还是满眼涨红的随姐姐上了货船,上次一别,她就是在岸上这样呆呆的看着乘船远行的乔志清,这次的短暂相聚,没想到却是她上了货船将要远走。
乔志清对着众人轻笑一声,为了避免袁榆生出丑,连忙对众人吩咐。袁榆生的嘴角早已挂满了口水,猛然缓过神来,匆忙的用袖子抹了一把。曾纪静看着他没出息的模样,杏眼微嗔了下,转过头便不再理他,拉着妹妹的手就出了门去。
袁榆生见乔志清不应,连忙起身给乔志清双手抱hetushu.com拳,神色恳求的跪了下来。
“那大哥也不留你了,你早日返回,省的你岳父怪罪你把纪芸带出来。我这就让人把银子给你装上货船,等用过酒宴,晚上就出发。”
“乔大哥,这些车夫是哪家的仆人?怎么谁想搭乘都可以?”
袁榆生沉默了一会,连语气都变的自信了起来,仿佛真的就是当朝的驸马爷,看乔志清的眼神也没有先前的那般崇拜,但还是努力的和乔志清交好关系。
乔志清低声吩咐了一句,他已经让人把十万两的白银在袁榆生的货船上装好,今晚便能扬帆。
袁榆生突然变的认真了起来,端起茶碗以茶代酒,敬了乔志清一碗。
“乔大哥此话是何意思?你看小弟都落魄成什么样子了,从哪里来的前途?”
“乔大哥,好看吗?”
乔志清苦着脸开玩笑的回了一句。
曾纪静此时更是娇羞的抬不起头来,低着头紧缩着身子,不断的拨弄着手中。
乔志清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摇了摇头没有管她,还是陪着三人进了客堂。
乔志清拍着胸脯,端起茶碗回敬了袁榆生一杯。眼睛中闪过一丝的歉意,但很快便变的坚定了起来。
“乔大哥,的都是心里话,小弟在湘军中受够了。所有的人都瞧不起我,连曾纪静那个婆娘也是一脸的看我不起。小弟就是想跟着你长长脸,活出个样子给他们看看。”
船帆升上后,曾纪芸终于又忍不住言语哽咽的冲乔志清大喊了一句。
“你听我细细解释,当今这时局,你岳父的势力如日中天,手下有三十多万的湘军,足以和朝廷的所有兵马相抗衡。若是有朝一日南京城也被湘军拿下,那天下姓爱新觉罗还是姓和_图_书曾,还是个未知数。一旦你岳父黄袍加身,那你便是当朝的驸马爷,你说大哥这小庙怎么装的下你。”
一行人刚进了乔志清的小院,便见晏玉婷在书房外探头探脑的张望。一见到乔志清和曾纪芸亲密相伴的进门,脸色瞬间就黯淡了下来。
潘巧玉嘟囔个小嘴对着乔志清依依不舍的道别后,乔志清便在官道上唤了两辆马车,袁榆生与曾纪静一辆,乔志清与曾纪芸一辆。回了府衙后,众人下了马车,乔志清从怀里摸出一两的银子给车夫做了赏钱,车夫高兴的连连作揖道谢。
“南京城是朝廷的心头肉,也是你岳父的嘴边肉。现在我只求着能跟着你岳父喝一碗骨头汤就足矣,对南京城万没有那么大的胃口。”
“贤弟快些起来,我不是那个意思。不是大哥不想留你,而是你的前途不可限量。乔大哥是用不起你,将来恐怕还得靠着你的面子做事。”
“那你刚才怎么不去追人家?在你娶我过门之前,我是不会怪你的。”
曾纪芸抿着小嘴愁苦的垂下了头,不一会便簌簌的抹起了眼泪,放下碗筷便跑进了偏房里抽泣了起来。
乔志清连忙搀扶着他起身,好生的安慰。
“乔大哥,我们回来了。”
“如此甚好,小弟没有白和乔大哥结义一场。大哥的话小弟一定带到,若是真有那么一天,我相信岳父一定不会忘了大哥的功劳。若是没什么事的话,小弟今晚就回长沙,还望大哥保重身子,你我兄弟来日再见。”
乔志清点头赞同,说着就给门外的亲兵交代了几句。
乔志清端起茶碗小抿了一口,面色平淡的看着袁榆生。
乔志清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但很快便恢复了信誓旦旦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