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99章 征伐的号角

乔志清平静的点了点头。
“乔大哥,你有没有想过,你以后肯定会和曾国藩成为敌人,可你为什么又非要娶她的女儿?这样的话那个丫头夹在中间不也难受死了。”
乔志清轻笑了一声,从书桌里把一份刚拟定妥当的文件整理了出来。这份文件上记录了乔志清脑中所有关于钢铁厂的现代化管理和生产构思,足足有一百页之多。
“乔大哥,你在为镇江的事情烦心吗?”
“末将领命。”
黄文忠抱拳领命,他对水战已经熟练运用,与陆军也配合了好几次,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
“好,有信心就好。”乔志清说着就站起身子,用指挥棍指着座后的地图下令道,“南京城的太平军想要接应镇江的捻军,那南京与镇江只见的桥头镇便是他们的必经之路,本帅经过仔细研究,这里地势较高,山林环绕,最合适搞伏击。这次的任务就交给海听令。”
“说什么呢,今日我们的马师长到山西赴任,我能不来吗?”乔志清微笑着拍了拍马荀的肩膀,把厚厚的文件递在了他的手上,继续交代道,“你到山西后先给咱家里人报个平安,去看看我大哥和嫂子。我大哥的身体一直不好,你让他不要担心我。这个是我给你写的创办钢铁厂的指导书,你一切按照上面的行事就好。山西离这里千里之遥,你要学会随机应变,我们清字军的大业可都寄托在你的身上。好好干,不要让少爷失望。”
众将见乔www.hetushu•com志清进屋,全都抱拳站起身子问候。
乔志清心里也有些不忍,马荀一直跟随在他的身边,如今让他一个人独立处事,反倒是有些舍不得了。
“少爷,我还以为你不来了。”
“走了,怎么又哭了?”
乔志清轻叹了下,拉着晏玉婷的小手,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我一个人独来独往惯了,招个人伺候反而不方便,你忙完了没有?今天马荀就要奔赴山西去了,你和我去送送他。”
“少爷再见,马荀一定不辱使命,保证完成任务。”
王树茂面色深沉的抱拳领命。
“末将在。”
“大骗子,让我去陪姐姐,你倒好,在客房里厮混小情人。”
所有将领都先是一愣,继而连忙抱拳领命。众将都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乔志清身上的那一丝变化,那就是日渐浓厚的杀伐之气。
众将领毫不思索的大声脱口而出。
“末将遵命。”
乔志清拿在手上的毛笔顿了下,心中暗疼了下,总以为是这丫头泛醋意,没想到还有这层的原因。也真是难为她了,见了杀父仇人的女儿也能强忍下性子。
乔志清舒了口气,端起桌上的茶碗坐了下来,小抿了一口。
晏玉婷松开手,闷闷不乐的吐了一句。
马荀垂下了头,满眼都是激动的眼泪。
乔志清挥了挥手,在帅位上坐了下来。
“是啊,大帅,让我们中师也去拿张乐行那个狗东西练练枪法吧,兄弟们早就等的不耐和图书烦了。”
晏玉婷撅着嘴骑在他的大腿上,把小脑袋依偎在他的怀里。
乔志清在她的小脸蛋上掐了下,走到书桌前端起当天的公文按个批阅了起来。
水军师长黄文忠率先站起身子启奏,他每日负责在江面上冲镇江城中开炮轰炸,前线的消息也只有他最清楚。
晏玉婷抹了抹泪珠子,抽泣的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平静的看着王树茂,嘴角轻轻上扬了下。
“你是想找个人过来看着我吧。”
晏玉婷在卧榻上侧躺下身子,拉了条毛毯裹住身子,一双大眼忽闪着看向满怀心事的乔志清。
“有。”
王树茂抱拳站起了身子。
“恩,是的。”
散会后,乔志清回了书房中,晏玉婷已经从睡梦里醒来,正在屋里洗漱打扮。
“少爷,我知道了。”
马荀已经整理好了行礼,与新婚的妻子在码头和亲朋好友一一告别。乔志清和晏玉婷刚下了马车,马荀就连忙迎了上去。
乔志清的眼中透出一股杀气,冷冷的放下了茶碗。
“她走了?”
“你多想了,她怕黑,我只是在一旁陪她,并没有做什么。”
“大帅好。”
乔志清微微叹了口气,他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太平军多坚持一会,他便多积攒一丝的力量。
“有些,我本来不想太过于削弱太平军的力量,想让他们多拖延一些时间给我们积蓄力量,所以才让陈炳文围而不歼。洪仁玕看样子是压不住南京城内的局面了,所以才准备放手一m.hetushu.com搏,找我们拼命来了。”
乔志清淡淡的解释了下,看着晏玉婷满脸醋意的小模样,暗自轻笑了一声。
马荀稳定了下情绪,抱拳给乔志清深深的鞠了一躬,留恋的牵着冯淑雅的手上了货船。
“据我收到的最新消息,南京城中如今正有三万多的兵马朝镇江方面调动,所以此次我们要同时面对三股敌军,大家都有信心吗?”
晏玉婷一愣,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下来,有些伤感的回想道,“我父亲早年率岳州的哥老会弟兄加入太平军,后来就死在了与湘军作战的战场上。我自小由姐姐抚养长大,所以才看见你和曾国藩的女儿在一起有些难过,不过这事情也怨不着你。”
“她就是曾纪芸?”
“东家放心,有我老王在,苏州城不会少一砖一瓦。”
乔志清走过去在晏玉婷的小脑袋上敲了一下,苦笑着与她相伴着出了门去。
晏玉婷大眼珠子转了一圈,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王大哥”
送走曾纪芸后,乔志清率队直接回了府衙。一进书房便见晏玉婷楚楚可怜的趴在书桌上,嘟囔着小嘴呆呆的看着门口。
乔志清忽然记起晏玉婷的身世,他的父亲好像就是被湘军杀害的。
“鬼才信你,我不管,以后你到哪里我都跟着你,看你怎么做坏事。”
晏玉婷沉默了下来没有说话,忽然伸出小手在乔志清的腰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你先睡吧,我今晚还有公务要忙。”
“令你http://m•hetushu•com部乘坐水师的舰艇从水路出发,一定要赶在太平军经过前占领桥头镇,阻击这股援军。若是延误军机,军法处置。”
乔志清整理了下公文,给还在打着娇鼾的晏玉婷整了整毛毯。在她的小脸上亲了一口,轻笑着去了客堂。
晏玉婷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在乔志清的衣服上蹭了蹭,这才心满意足的鬼笑一声,有些疲倦的褪了鞋子,在卧榻上坐了下来。
“黄文忠听令。”
乔志清低头沉默不语,晏玉婷的这个问题他曾在心里问过自己无数次。到底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当初年轻气盛时的那个赌约,还是真的喜欢曾纪芸,还是为了什么?乔志清没有答案,他也不想自己知道那个答案。
晏玉婷盈盈一笑,冲镜子里的自己臭美的眨巴了下眼睛。
“令你部协助中师从水路进发,在中师登陆后,迅速在镇江城的江面布防,等候攻击的命令。”
“玉婷,你是不是很不喜欢曾国藩?”
晏玉婷边在脸上涂抹着胭脂,边抱怨了几句。她刚才让亲兵端水进来洗漱,谁知道门外的那亲兵竟把洗脚盆端了上来,害得晏玉婷撅着小嘴狠狠的把他训斥了一顿。
“乔大哥,你还是给你雇个使唤丫头吧。你手下的亲兵笨手笨脚的,哪里会伺候人啊。”
新娘子冯淑雅正和晏玉婷依依惜别,看见马荀失态的样子,连忙在一旁不断的劝说着他,尴尬的看着晏玉婷苦笑了声。
“末将领命。”
乔志清面色严肃的环顾着座下的众http://m•hetushu•com将。
乔志清眯着眼看着江面上升起的朝阳,一切都是那么的朝气蓬勃。清字军征伐的号角刚刚吹响,注定要与那血红的云彩一样,靠着杀戮在东方冉冉升起。
“大家坐吧,今日我让你们过来,便是商讨一下解决镇江的问题。”
“大帅,据前线的最新消息,镇江被我后师团团围困,城中断草断绝,已出现人相食的情况,属下认为此时正是进攻的好时机。”
“末将在。”
“苏州的安危就交给你了,要密切注视太湖南岸李秀成部的动向,等解决了镇江的问题,再回过来收拾他。”
“好了,出发吧。不管你怎么想的,反正我就要给你找个丫鬟,你门外的那些个亲兵我不信任他们。”
胡文海也站起身子请战。
马荀泣不成声,干脆用袖子遮住脸放声哭了出来。
“末将在。”
一夜无睡,第二日所有的将领都汇聚客堂,等待着乔志清的指示。胡文海显得斗志昂扬,短短的几日内便恢复了中师的建制。也多亏了陈国平的土改工作,几天内便吸引了十几万的流民过来。胡文海就趁机在流民里招募了三个团的兵勇,全都是身强力壮的北方汉子。
胡文海满脸的兴奋,此次也是他接任中师的第一场大战,心中满是期待。但看见乔志清严肃的表情,心里瞬间升起十二分的压力来。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们出发吧,一路保重。”
“好了,都下去准备吧。记住,此次一战不求俘虏,只要是太平军不降,便全部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