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0章 垂死挣扎

罗三元抹了抹嘴上的水珠子,恨不得自己也弄块地,太太平平的过个小日子去。
众将终于舒了口气,做好了十二分的准备面对命运的抉择。
“你指望洪仁玕?他要是那么厉害还请我们到南京干嘛,如今我们也该为自己的后路想想了。听说清字军对待降军的政策不错。像城外围攻我们的大将陈炳文,从前就是太平军听王,现在跟着清字军不也混的风声水起。”
张宗禹抱拳面色冷酷的应了一声,作为一军的主将,他绝对没有不战而降的心理,一切未到最后时刻,轻言投降就是懦夫的表现。
“张大哥说的极是,我们火字旗以前和湘军作战,什么时候吃过这亏啊。旗下两万多的弟兄,连续突围了几天,伤亡了五千之多。和清字军作战,我们完全发挥不出骑兵的优势。我听很多人都传闻,说清字军是为穷人出头的,现在在苏州搞什么土改,就是要把那些地主老财的地分给村里的穷兄弟们。”
镇江城外霎时被密集的炮火覆盖,在黑夜中如同一个个绚丽的烟花,冲城中冲出的火龙密集的咋了过去。硝烟一股股的成蘑菇状向上隆起,巨大的炸裂声震的人耳朵都跟着发麻了起来。
远处的火龙已经被拦头挡住,后面冲击上来的火龙急速朝两翼扩展,但只用了一会的功夫便消失在了子弹编制的火网之中。城外忽然刮起了萧瑟的秋风,哀嚎声,马嘶声,夹在在风中一啸而过,如同天地的呜鸣一般。
和图书日近黄昏,镇江城中突然鼓声雷动,军号呜鸣。城中闪耀的火光直冲天际,顿时像一条条火龙般从各个城门冲击了出来。战场上瞬间被阵阵的马蹄声淹没,地动山摇震人心肺。
“报,禀告旗主,盟主有要事唤你过去。”
乔志清在高地上拿着望远镜看着远处如同人间炼狱的杀戮,嘴角不禁抽动了下,心中暗叹一声,“何苦如此?”
“轰、轰、轰”
“啊,这可怎么办,清字军此次是动真格的了。”
镇江城捻军军营,张宗禹苦着脸咬了口棒子面做成的窝窝头,在嘴里也不细嚼,端起水碗便伴着水冲进了肚子里。
帐外突然传来传令兵的声音,听语气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罗三元出身书香世家,父亲是个穷教书匠,为了期盼他日后得中三元,就为他取了这个名字。他自小与张宗禹相熟,张宗禹的叔父张乐行起兵反清后,谁也不曾料想他也跟着张宗禹参加了捻军的造反,成了一个造反专业户。
张乐行站起身子,豪气冲天的下了命令,最后还是决定拼死突围,众位将领在心中对朝廷有着天生的不信任,太平军中的好多将领可都是在投降后得到清算,众人既然有一线生机,便不会放下武器任人宰割。
“大帅,您就放心吧,镇江城和丹阳城都是一样的情况,末将担保过不了几日,他们必将出城投降。”
张宗禹沉默了下不再说话,要是真是照罗三元说的,别说是军心涣和*图*书散了,怕是连兵变都有可能发生。
张宗禹整了整铠甲,戴上头盔与罗三元一同奔向了张乐行的军帐。
密集的枪阵突然爆发出他的怒吼,一团团的火焰喷射而出,在夜空中如同一条条烈火钩织的渔网,朝迎面而来的黑压压的骑兵套去。
“左哨准备。”
清字军中马上传开响亮的军令声,所有的兵勇全部都子弹上膛,排成一列列的密集阵形,成扇形防御而开,一层接着一层不见首尾。
张宗禹又端起凉水喝了几碗,垫了垫腹中的饥饿。外面的士兵已经啃了几天的树皮了,他能吃的上窝窝头已经很不错了。
张宗禹冲帐中的心腹罗三元愤愤的骂了一句,一口便把剩下的窝窝头全部吞了下去。
陈炳文站在乔志清的身后也是满脸的惆怅,他本身就是太平军投降而来,不管是对太平军还是捻军从来就怀有一种同情的心理,如此的屠杀一群汉族的同胞,倒也不是什么快事。
“走,过去看看,老头子怕是也熬不住了。”
陈炳文在一旁给乔志清介绍着情况,拍着胸口下着保证。
“末将遵命。”
“预备,发射。”
“……”
张乐行平时最看重这个侄子,他的火字旗也是捻军中仅有的精锐力量。
张宗禹不相信的皱起了眉头,在他的心里一直觉的乔志清和曾国藩是一路人,都是靠着养兵发战争财。湘军可是每攻下一城,就洗掠一城,
整个镇江城被清字军围的像铁桶一般,整个围绕和_图_书镇江城一里的距离全都架设了绊马索,栅栏,挖设了一米多深的壕沟,里面全部插放了竹签。
“这伙捻军也太不识相了,大帅明摆着要给他们一条生路,可他们却非要做垂死挣扎。”
帐中此时已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将领,所有旗主基本都已到齐。众将都是交头接耳,满脸的愁容。
刚刚冲出的捻军一时战马嘶鸣,哀嚎遍野。但火龙却依旧没有中断,而是迎着炮火猛烈朝清字军的枪阵冲击而来。
“右哨准备。”
“你不了解张乐行,他本就是贩卖私盐起家,那种投机取巧的心理极重,最热衷的就是赌博的心态,不到最后一刻,他们是不会轻易放弃心中的所求的。若是赌赢了,他变能期盼着跟着洪仁玕高高在上,那种欲望实在是太大了。”
“大家都别说话了,”张乐行干咳了下,冲座下挥了挥手继续说道,“据前线的探子传回的最新消息,清字军朝南京方向又有大规模的军事调动,中午的时候已经有六七条军舰满载着兵勇通过镇江。”
乔志清收了望远镜转身带着众将朝军帐走去,一路上所有的清字军都狂热的举起手中的钢枪大声呐喊,“清字军,必胜,清字军必胜。”
“等不了了,洪仁玕正带着三万的精兵朝此处奔袭而来,城内的捻军必定会有所动作,我们现在就要开始进入作战的状态,防止捻军做垂死挣扎。”
“张大哥,听总旗主的意思,不日洪仁玕便会率大军来解镇江之围,hetushu.com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还有这事?这怎么可能呢?”
镇江城外的清字军中,所有的将士都在阵地上举枪欢呼了起来,此时他们的统帅亲自驾临前线,正在防御工事外面拿着望远镜,平静的查看着镇江城中的防守情况。送走马荀后,乔志清没有回府衙,而是直接跟着中师乘坐舰艇赶赴了镇江的前线。
“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情况确实不容乐观。我们也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是和清字军拼个鱼死网破,然后在南京城做个护国功臣。一条是投降清字军,任人宰割,生死全听凭乔志清一人的决断。”
张乐行还没说完,座下的众将都开始颓丧的议论纷纷起来。
“千真万确,最近苏州城搞土改,开垦荒地,有不少的河南人都迁徙到了那里。据可靠的消息,他们确实都分得了土地,而且官府给提供农军和耕牛,三年之间还不用交纳任何的税负。现在估摸着这消息已经在捻军中传开了,兄弟们的军心涣散可想而知了。”
“好,既然兄弟们都迫不及待,本盟主也不再犹豫了,这个镇江城不要也罢,干王按照约定今晚便率三万的精兵,在城外接应我们,那时我们和干王里应外合,本盟主就不相信,我们十三万的人马还敌不过清字军的一万人。本盟主再说一句,就算失败,也不能让乔志清小看了我们捻军。”
“此次清字军怕是冲干王的援军而来,我们看来也指望不了干王突围了。”
木字旗的www.hetushu•com旗主王有全抱拳跪地,带头请命。他的木字旗防守东门,清字军的水军隔三岔五的就来炮轰上一阵子,如今他的手下就如惊弓之鸟一般,一听见响动就全部趴在了地上不敢动弹,再这样下去他可就真要疯了。
张乐行沉默了一会,心中万分的挣扎,其实镇江城的形势他比任何人都看的清楚。如今的镇江就像是一堆火药,随时都有爆发的可能。他倒是没有想过投降的问题,乔志清围而不攻,也正是逼迫着他下决定。但是从前他偏偏搞了个诛清大会,后来不但没有诛杀掉乔志清,反而让各路的江湖豪杰都被他收为己用。他就是怕乔志清秋后算账,反倒拼死突围还有一线的生机。
罗三元也挨不住饥饿,端起水瓢也和了几口凉水下肚。
“对啊,兄弟们都吃了几天的野菜,早就连挥刀的力气的都没有了。”
众将全都跟着跪地请战,满是破釜沉舟的架势,众人都是在战火中磨练出来的,在危机时刻也都没有退缩的道理。
乔志清轻轻一笑,淡淡的解释了一声。
“禹儿,你怎么看待此事?”
“……”
“盟主,下命令吧,不管怎样兄弟们都跟着你。”
“下命令吧,盟主,咱们兄弟跟着你干了。”
“是啊,他们对我们围而不攻,肯定是逼迫着咱们投降,此次怕是要下手了。”
“娘的,再这样下去,不等清字军攻城,咱们就要被活活饿死了。”
“发射”
电闪雷鸣见,不知道从哪里呼啸的传来一声声隆隆的炮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