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1章 火牛阵

清字军还没有半点的松懈,那条从城中奔袭而出的火龙已经冲击到了一百米之外的地方。这火龙却不像水牛群一般胡冲乱涨,而是像一把利刃一般,直刺向了清字军中。
“兄弟们,拔刀,给我冲啊。”
五百多牛群就这样被枪杀在了数十米的范围内,尸体堆积起来把战壕都完全的填满。
“火牛阵,对,火牛阵,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火字旗的骑兵跟着呼啸了起来,身后五千铁骑亮起的明晃晃的军刀,瞬间在夜空中闪出一片寒光。
火牛阵是战国齐将田单发明的战术,是在夜间把牛角上缚上兵刃,在尾上缚苇灌油,以火点燃,猛冲敌军,达到出其不意的效果,趁乱出击。
镇江城东门王有全的军帐中,一个浑身是血的将领冲进营帐对着王有全跪地长泣。
清字军的兵勇着急的纷纷叫喊了起来,水牛皮糙肉厚,冲击到五百米开外被洋枪射击后,完全不起作用,相反更加激起水牛的野性,更加发狂的朝前冲击了过去。
在水牛冲击到距离清字军一百多米的距离后,终于进入到洋枪的有效射击圈内。虽然并没有有效阻止水牛群的冲击,但冲在最前面的一百多头水牛全身已经被打成了蜂窝煤,血浆染红了全身。终于低声嘶吼着倒在了地上,后面的水牛反应不过,直接被尸体绊倒在了几米之外。
“旗主,不能再冲了,兄弟们都快要拼光了。”
“呜、呜hetushu.com、呜”
张宗禹率领的一万多火字旗的精锐全部侧伏在了马肚之上,冲击到距离清字军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后,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又听到那震耳的枪响声。方才对付水牛阵时,那密集的子弹似乎是放鞭炮一般,完全不在乎弹药的损失,张宗禹还在暗自的窃喜,估摸着清字军的弹药也消耗的差不多了,可没想到这么快又传来了密集的枪鸣声。
清字军面对两翼的骑兵也顾不得回援中路地段,只能任由着张宗禹冲击了过去。
“是牛群,是牛群。”
张宗禹适时亮出了军刀,冲着夜空嘶吼了一声。
“开火,开火,开火。”
洋枪阵一排换着一排继续轮流射击,那密集的子弹在水牛群冲击到五十米的范围后像是狂风撕裂窗纸一般,把冲击而过的水牛群一层接着一层撕裂开来。饶是如此,还是有五百多的水牛群离清字军不到二十米的距离。清字军中的老兵已经嘶声大吼了起来,“兄弟们,拼啊,十八年后还是一条好汉。”
“不许乱,继续射击,惑乱军者杀无赦。”
“长官,怎么办,枪弹没有用啊!”
“镇定点,你身为一师之长,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头脑都要时刻保持清醒。”
“我错了,大帅。属下是着急了,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清字军的兵勇终于有了一丝的信心,但还是被谁牛群巨大的冲击力惊吓的有些乱了队形。不www.hetushu.com断的有将领手持皮鞭冲进了队伍中冲兵勇嘶声大吼了起来,硬是靠着霹雳手段才稍稍稳定了军心。
罗三元熟读历史,自然知道这个阵法,从前与湘军作战时也曾试过几次,但都是一百来头的小牛阵。此次张宗禹造作准备,把镇江城内外所有的水牛都劫掠在了一起,总共有一千多头,足够从清字军的包围中冲出一条道路。
只是一刹那的功夫,从城门处突然响起一阵阵鞭炮的响声。乔志清开始还吃了一惊,以为是捻军中的洋枪响声,后来仔细一听便听出音来,但却是满心的疑惑,不知道这捻军是哪里的习俗,打了败仗还点鞭炮庆祝。就在鞭炮的声音落下后,乔志清这才算看明白了,只见从城中不断的涌出一群群的水牛来,牛头上清晰可见明晃晃的尖刀。尾巴上却似一条条着火的鞭子一般,来回的左右挥舞着朝清字军涌了过来。
乔志清满是自信的回了一句,丝毫没有把中路的捻军放在眼里。
张宗禹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带上头盔便和罗三元亲自上了前线,站在城楼上准备发起新一轮的冲击。此时江面的炮火已经停止了射击,东城门外的十几米高的瓮城城墙都被轰成了碎渣子,城外一片的残垣断壁,四处都是翻滚的硝烟和火焰。
张宗禹所料不错,确实有一段清字军防守的区域出现了弹药短缺的情况。刚才水牛群冲击最为密集和_图_书的地方也是弹药最为消耗的地段,经过一轮的密集射击后,枪声便明显的感觉到一处弱了下来。张宗禹心里狂心不已,按计划分兵三路,一路急忙朝枪声微弱的地段冲击而过,两路朝两翼冲击了过去。
“冲啊,冲啊,冲啊”
“只剩一个堂口了,大概不到两千人马。”
战场上突然传来一阵阵军号的呜鸣声,城外正在浴血突围的捻军听到声音后,急忙全部撤回,战场上一时安静了下来,只有零星的枪声回荡在夜空中。
张宗禹终于率火字旗的精锐发起了总攻,由水牛群在前面开道,冲击也异常的顺利,瞬间火把聚集的长龙便冲击了两百多米。
“你说什么?咱还剩下多少人马?”
无数的军令在枪阵中嘶吼起来,密密麻麻的枪响重新在夜空中嘶鸣而开。
“炳文,你去通知大家继续警戒,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西哨准备”
就是一下的功夫,那铁东西终于发出了它的嘶吼声,比洋枪声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在一百米的距离里交叉冒出闪电般的火龙。
乔志清拿着望远镜凝眉沉思,心中不禁升起一股疑惑,这东门外是捻军主攻的方向,集结了差不多四五万的兵马,方才虽然伤亡一半之多,但并没有彻底的击垮捻军,他们怎么在关键时候就撤退了呢?
无数的嘶吼声在清字军中回响开来,枪阵仍旧没有一丝的动摇。“噼里啪啦”的继续朝急促而来的水牛www.hetushu•com射击。由于距离太近,在密集的子弹里,即便是犀牛来了,怕一只被数十发子弹钻上眼,也不会再有活下来的迹象。
“你放心吧,我早已让随行的特战小组做好了准备,这股捻军冲不过去。”
陈炳文此时却是着急的直冒冷汗,不断的跺脚大骂道,“他娘的中段方才肯定是把弹药费光了,这股捻军怕是要冲出去了啊。”
“张大哥,我们还有火牛阵没有尝试呢?”
“……”
“东哨准备。”
乔志清端详着城楼上防守的捻军,只见火把的方位并没有变化,他们仍处在一片警戒之中,并没有混乱的局面发生。
“清字军万岁,清字军万岁。”
正当此时,前面防守的清字军全部后撤十几米的距离。在明亮的火把照耀下,张宗禹已经清楚的看到有两人一组的清字军一堆堆的匍匐在地上,手中端着黑乎乎的铁东西,似炮非炮,心里忽然咯噔一下。
陈炳文深吸了口气,换过精神疑惑的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冷着脸喝斥了陈炳文一句。
“他娘的,清字军的子弹怎么就打不完呢!”
乔志清淡定的站在高低上俯视着战场上的一举一动,对这股捻军淡淡的称赞了一番。
“拼啊,拼啊”
“是,大帅。”
“捻军中倒也藏龙卧虎,竟能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中抓住一线生机。只是可惜了,他却碰到了我乔志清。”
“三元,快让弟兄们都撤回来,我们不是清字军的对手,别让打hetushu.com击再做无谓的牺牲了。”
王有全瞠目结舌,这突围的时间还仅没有半个时辰。张宗禹和罗三元也是满脸的诧异,他的火字旗也奉命主攻东门,看来情况也好不了哪里去,这么说来清字军的战斗力也太逆天了。
清字军的将士们惊恐的看着眼前如浪潮一般的水牛群,连忙开枪射击。水牛在受到惊吓后,在半圆一千米的城外胡冲乱撞,“哞、哞、哞”的嘶吼着发疯似的朝前冲击。
“大帅快看,捻军撤退了。”
张宗禹看着越来越近的清字军狂喜不已,费了这么大的功夫,终于冲击到了五十多米的距离,这段距离就算清字军有大炮助阵,也能撕开一道缺口了。
罗三元心中有些不服,还想再拼上一把。
王有全闻言顿时瘫倒在了将位上,两目浑圆的再说不出话来。
陈炳文站在乔志清的身后激动的大吼了一声。
那将领泣不成声,嘶声低吼了一句。
陈炳文应了一声,退下身去。但心中并不在意。在他的眼里,捻军已经被打的落花流水,哪里还能翻出什么大浪。
战场上的清字军看到捻军撤退后,顿时陷入了一阵阵的欢呼之中。
张宗禹呆愣的对罗三元吩咐了一声,从军数年,他对自己的火字旗还从来没有这么没有信心过。
各方向都传来将领的怒吼声,兵勇们只得硬着头皮继续开枪。此时从城中又冲出一条的火龙,喊杀声惊天动地。脚下的大地都因为战马和水牛的冲击而震动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