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3章 负荆请罪

乔志清冷冷的看着那将领,对身后的人吩咐了一声。不一会的功夫,只见连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子便火速的抬着担架赶了过来,把罗三元放在了担架上,抬下了前线。
“禹儿啊,你过来,叔父再好好的看看你。”
张乐行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帐中的所有将领也都是满脸的惊讶。
“那我兄弟的性命就全拜托大人了,太阳出来以前,我一定给大人一个交代。”
“叔父,我记下了。”
“三元,不要走,坚持住啊。”
张乐行迈着沉重的步子在帅位上坐了下来。
“他会回来的,张乐行是个聪明人,绝不会拿自己的身家性命开玩笑。他们只是对我们清字军不了解,被湘军和淮军给骗怕了,这群不讲道义的老狐狸才是真正可怕的对手。”
张宗禹自觉有些唐突,不好意思的垂下了头。
“末将在”
乔志清满意的点了点头,冲身边的兵勇吩咐了一声。
“他怎么肯放你回来?”
陈炳文在乔志清的身后疑惑的询问了一句。
要是放在以前,张乐行此时肯定会暴躁如雷的跳起身子,大骂一声,“他娘的,吓唬谁了,老子就偏偏不降。”但如今情势所逼,帐中的大将竟也都沉默不语,互相用眼神交流着,军帐中一时安静了下来。
张宗禹已经猜出了张乐行心中的想法,连忙给他搭了个台阶。
“哦?”
张宗禹嘶声呵斥了一声,从身上扯下一块棉布手忙脚乱的给罗三元包扎起了伤口,但却无济于事,鲜血还在肆意的朝外喷涌。
张乐行强颜欢笑的www•hetushu•com对张宗禹招了招手。
张宗禹一下子崩溃的低声痛哭了出来,在心里一阵的计较后,背起罗三元的身子竟大步朝清字军的营地走了过去。
传令兵急忙跑进了帅帐中通传,帐中正聚集了大批的将领在里面议论纷纷,商讨着应敌之策。听见张宗禹平安回来,全部都惊喜的站起了身子。
陈炳文在身后冲年轻人大声喝止了一句。
“快,快让他进来。”
清字军的兵勇终于发现了情况,举着火把冲前方呵斥了一声,两侧的同伴适时拉开了枪栓。
张宗禹快马回到镇江城中的军营中后,大批的伤兵躺在露天的地上撕心裂肺的哀嚎着。各旗的兵勇手忙脚乱的来来往往,里面如同菜市场一般,混乱不堪。
张宗禹把乔志清的意思完整的陈述了出来。
“你的人交给军医就好了,生死就看他的造化了,本帅还有事情要问你。”
“快救人啊,求求你们了,我兄弟就快死了。”
张乐行颤抖着双手走下了帅位,拍在张宗禹的肩膀上激动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张宗禹听面前这个气势不凡的年轻人的语气,一时心里便猜出了大概。
罗三元的脸色越来越白,呼吸声也渐渐微弱了下来,眼皮终于缓缓的闭上。
“大帅,捻军素来不见棺材不掉泪,你说他还会回来吗?”
张宗禹连忙点头应和,被乔志清身上无形的气势压迫的抬不起头来,尽管他的脸上还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
张乐行无以言表的兴奋全部写在了脸m.hetushu.com上。
张乐行说完老泪纵横。
张宗禹连忙说起了正事,这天色越来越亮,太阳怕是马上就出来了。
昨夜东门一战最为惨烈,木字旗与火字旗基本上全军覆灭。张宗禹也不知下落,城中流言四起,都传言张宗禹被清字军打死了。张乐行一夜便衰老了许多,连两鬓的头发都变成了白色。他膝下无子,平常看待这个侄子就跟亲儿子一样,对他的军事才能也颇为器重,年纪轻轻的就让他担任了火字旗的旗主。张宗禹在他的心里就跟自己的性命一般,昨夜他又恨又悔,连夜召集将领商讨对策。要是张宗禹晚来一步,恐怕都带着众将找清字军拼命去了。
罗三元痛苦的皱起了眉头,额头上不断的冒着冷汗,虚弱的在战马的尸体上躺了下来,看着日渐明亮的天际对张宗禹绝望道,“张大哥,你走吧,真的不用管我了。自从我从军的那天起就做好了最坏的准备,这辈子跟着你,我不后悔。”
“张宗禹?你就是那个捻军盟主张乐行的侄子?”
“叔父不必担心,孩儿见过乔志清,他定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我们不会有事的。”
张宗禹心里吃了一惊,没想到乔志清竟然知道自己的名号。
张乐行沉沉的吩咐了一声,靠在椅背上便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众将也都抱拳领命,连忙退下准备。只有张宗禹留了下来,在张乐行的身边听候吩咐。
张宗禹走了前握住了他的手柔声安慰。
乔志清语气平淡的陈述了一遍,但言语中却满是杀气。
乔志清http://m•hetushu•com看着他恭谨的模样,轻笑道,“不妨事的,既然你认识我那便好说了。看你的穿着打扮,也是捻军的将领,你叫什么名字?在捻军中担任何职?”
镇江城中所有捻军总共五万八千余人,大开城门在东门外缴械投降。总盟主张乐行半身裸露,跪在最前面,负荆请罪。
耀眼的朝阳终于从东方划破昏暗,跃上了天空,整个大地笼罩其中,生机勃发。
“来人啊,给这位将领牵匹马过来,送张将军回城。”
张宗禹抱拳诚恳的请求了一声,翻身便上了马背。
乔治清凝眉看着地上的年轻汉子,他的穿着打扮似乎还是将领的身份,地上躺下的那人的确是受了枪伤,而且看起来似乎很严重。
“是,大人,小人正是张乐行盟主的侄子。”
张宗禹进了帐后,连忙给张乐行跪了下来,抱拳哭诉道,“叔父,孩儿回来了。”
众将领都暗自松了口气,兴奋的相互对视了一番。
“什么人?快给我站住。”
众将这才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但却无一人表述自己的意见,张乐行心里明白,众人怕是已经都放弃抵抗了。的确,清字军的战斗力却是匪夷所思。捻军从前从未遇到过炮火这么猛烈的敌人,打也打不过,跑也跑不了,想和人拼命,都到不了人的跟前。
张乐行言语颤抖的环顾着帐中的众将领。
张宗禹抱拳面色不改的回了一声。
“叔父,孩儿见到清字军的统帅乔志清了。”
此时天已微亮,众兵勇也看清楚了前方的情况,连忙向在一旁视察的www.hetushu•com乔志清汇报。
“叔父不是担心这个,叔父自从反叛朝廷后,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叔父是想告诉你,不管以后身处何位,都不要忘了咱捻军是为穷兄弟们办事的。咱一辈子要活的堂堂正正,死了也可以安心啊。”
“好吧,既然都是熟人,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也知道捻军目前的情况,本帅也不想再造杀孽,都是汉人也没必要互相杀戮。你回去劝说你的叔父,就跟他讲,太阳升起后,要么放下刀枪出城投降。我乔志清以人格保证,全部赦免你们捻军的罪过。要么过了时辰,你们还拒不缴械,本帅便下令攻城,城中所有捻军不管男女老少一个不留。你都听明白了吗?”
“你们速速回去整顿兵马,即可放下武器,开门纳降。生死富贵,各安天命吧。”
乔志清神色严峻的看着张宗禹。
“带他们过来吧,别胡乱开枪。”
“报,盟主,火字旗的旗主回来了。”
“明白了。”
张乐行无奈的闭上了眼睛,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一步错步步错。既然投降还有一线的生机,我也不能让兄弟们再去冒险了。众将听令!”
乔志清看着天际即将升起的旭日,暗暗攥紧了拳头。
马上,张宗禹背着奄奄一息的罗三元便到了乔志清的面前。张宗禹一个匍匐,顾不上喘气,跪在乔志清的面前即可哀求道,“大人,快救救我的兄弟的吧,他快不行了。”
张宗禹不放心的就要跟着过去,还没动身就被两旁的清字军拦下。
“大家都是什么意思?”
“你胡说什么呢?我们和*图*书会活下去的,三元,要坚持住,我在世上就只剩下你一个兄弟了。”
众将也跟着各怀心思的抱拳请命道,“一切全凭盟主做主。”
“本帅?莫非你就是乔志清?”
张宗禹嘶声大哭了起来,冲清字军哀求了一声,并没有停下脚步。
“他让我带话给叔父,要是太阳出来之前叔父再不缴械投降,他便率领清字军屠城,一个捻军不留。”
张宗禹长泣一声,郑重的点了点头。
“回大人的话,小人坐不更名行不改姓,乃是捻军总黄旗下火字旗的旗主,张宗禹。”
乔志清知道情况后好奇的交代了一句。
“叔父,快下命令吧,不管你做何决定,孩儿都誓死跟着你。”
“大胆,我们大帅的名号是你称呼的吗?”
乔志清微笑的点了点头,让清字军给他让开了道路。张宗禹调转马头,快马加鞭的朝镇江城中奔去。
乔志清饶有兴趣的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历史上记载,他从小天赋异禀,胸有谋略。他的叔叔张乐行被满清悍将僧格林沁杀死后,西捻军实则全归张宗禹率领。在他的带领下,西捻军日渐强盛。经常声东击西,出其不意,打的清军毫无还手的余地。此后竟以弱胜强,利用地形的优势,山东菏泽高楼寨,围歼了僧格林沁的蒙古骑兵,为叔父报仇。随后又两次进逼北京,震动朝野上下。与朝廷抗争了十几年的时间,最后在李鸿章全副洋枪洋炮武装的淮军面前,才被黯然打败。不过此时他还是个毛头小伙子而已,但已经可以看出身上的那股子英气。
“你先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