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4章 这就叫理想

乔志清说完,满脸期望的看着张宗禹。
一个年轻的将军走进了帐中,无比欢愉的抱拳给乔志清行了个大礼。那将军正是张宗禹,如同脱胎换骨一般,两眼明亮有神。
即便洪天王再不管朝政,面对数十位太平军老弟兄的逼宫,此时也由不得洪仁玕再任意妄为。连忙破天荒的从后宫又站在了前台,给洪仁玕连发了五六封撤兵的军令。洪仁玕一方面不忍数十万的捻军骑兵就此覆灭,一方面看重镇江城的地理位置,那便是天平天国北进的大门,所以一直隐瞒不报,继续朝镇江拼死冒进。就在他和桥头镇的清字军交火的第二天,便传来了镇江丢失的消息。
“从前我随叔父南征北战,杀过贪官,抢过金银,玩过女人,从来都是带着弟兄们在清军的围剿中,过一天算一天。今日我才发现,我们的队伍缺少了一样东西,一个可以为了实现它而奋不顾身的东西。这个东西无关生死,是一种让人即使身处困境也能坚持的信念。”
“末将愚钝,还请大帅点化。”
张宗禹惭愧的红了脸颊,这个东西明明就挂在嘴边,就是找不出合适的词语阐述它。
张宗禹终于有些气馁的抱拳求教。
乔志清淡淡的看着张宗禹说完,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张宗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跟着张乐行在战俘营的人群里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闭目平静下心情暗暗沉思了起来。
“谢谢大帅。”
“对,理想,一m.hetushu•com切对未来合理的想象都可以称之为理想。普通老百姓的理想就是有口饭吃,有件衣服穿,有个房舍住。而我们就是为了他们这个简单的理想在南征北战。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这也是千百年来所有仁人志士共同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他们可以义无反顾的抛头颅洒热血,这个就是我们为之坚持的信念。”
“大帅,要不要?”
陈炳文点点头,冲身后的随从挥了挥手,不一会便有十几辆满载箩筐的马车拉了上了。
张宗禹抱拳叩拜,意气风发的起身退出军帐。
乔志清背过身子,面色严肃的上前在帅座上坐了下来。
“如此甚好,你能有如此的觉悟也是你自己的造化。本帅这里确实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你宣布,张宗禹,听令。”
“哦?说来听听。”
乔志清冷着脸看着众兵勇一言不发,捻军的众将领跟在乔志清的身后,看着现场混乱的局面全是一脸的惨白,生怕乔志清会做出什么过激的反应。其实也怨不得这些兵勇,他们被清字军围困多日,有些旗部早已断了粮草,有的人因为饥饿,连身子都开始浮肿了起来。所以一有人带头,那便是一呼百应。
众人都舒了口气,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跟着进了城中。
“让他进来吧。”乔志清微笑的点点头,又补充道,“飞鸿,以后叫我乔大哥就好。”
乔志清轻笑了一声,吩咐属下把张乐行的帅帐和-图-书收拾了出来,在里面铺了条毛毯便躺在上面沉沉的睡了过去。
乔志清满脸正色的给张宗禹解释了一遍,只听得张宗禹热血沸腾,满眼都是敬佩。
“罪人张乐行率众将士向乔大帅乞降,望乔大帅宽恕我等。”
“这位是张盟主吧?”
张宗禹看着面前狼吞虎咽士兵,心里泛酸的湿了眼眶,走到乔志清的身后诚恳致谢。
乔志清冷冷的说了一句,跨马带头进了城中。
亲兵营的新任营长黄飞鸿也补了个懒觉起来,亲自护卫在乔志清的帐前,进了帅帐后抱拳向乔志清通报。
“……”
乔志清冷着脸摇了摇头,冲陈炳文吩咐了一声,便下了战马。
“理想!”
“末将愚钝,还请大帅明示。”
捻军的各旗兵勇全部在城中聚在一处静坐,乔志清一出现,场面便立即沸腾了起来。清字军荷枪实弹的围了一圈,维持现场的秩序。
“俺看他的面相挺和善的,还给俺们馒头吃,应该会放了俺们吧。”
乔志清跨在马上冷冷的冲那汉子询问了一声,身后的将领都跟着轻笑了起来。
捻军中不知道谁带头高喊了一句,所有的兵勇都跟着振臂高喊了起来。场中满是碗筷交碰的声响,局势有种失控的态势。五万多人就像随时爆炸的火药桶一般,只差一丝火星就能点燃。
黄飞鸿惊喜的连忙点头应和,暗暗偷笑了一声,抱拳退下身去。
洪仁玕捶胸顿足,大呼一声“天亡我也”,便一病倒地www•hetushu•com不起,在属下的照料下,撤军回了南京城。其实洪仁玕若是再坚持一会,也许事情还有所转机。即便不能接应镇江城的捻军,也能集中优势兵力断掉清字军一个臂膀。
张宗禹暗自思索了半天,年轻时是因为自己个性张扬,不服家庭的管束而跟着叔父从军。后来是因为好胜心强,什么都要比别人做的最好,才在军中打出了威名。至于乔志清的问题,倒是没有认真的想过。是啊,到底是因为什么统兵作战这么多年?
箩筐被一筐筐抬下后,掀开上面的围布,离得近的捻军立即发出了一声声的惊呼,“是白面馒头,白面馒头。”不一会的功夫,还在冒着热气的馒头就被一筐筐被分发了下去。一时间整个捻军都跟着沸腾了起来,欢呼声此起彼伏。
“都起来吧,这次你们要多谢谢张宗禹,要不是他,你们此时已经人头落地了。”
乔志清在帅帐中只睡了一个时辰,便有丹阳城和桥头镇的战报传来。乔志清没了睡意,索性坐起身子批阅起了公文急件。
“不要紧,你慢慢想,想明白了再来找我。”
清字军全副武装的控制镇江城的各个制高点后,乔志清骑着高头大马带着众将领才缓缓的走了过来,见城门口一代枭雄背着个荆条,光身跪在地上,心里不觉暗笑了一声。历史上的张乐行面对僧格林沁的时候可是一脸的坚贞不屈,没想到他也有服软的时候。
乔志清面带赞赏的看着座下的年轻人。
http://m.hetushu.com“你说乔大帅会怎么处置俺们?”
“谁说不是呢,听说咱们老家有很多的人都迁徙到了苏州,哎,每人还给分了三四亩的田地呢,你说说俺们当初咋就不知道有这么个好官呢,早知道俺们还造个啥反啊?”
“末将领命。”
“大帅,帐外有一捻军的将领吵着要见您,您见还是不见?”
洪仁玕此时的处境最为尴尬,他劳师动众的为了接应镇江的守军,出动了南京城将近数十万的兵马。一方面在丹阳城被清字军团团围困,一方面在新桥镇又被清字军猛烈阻击,自身尚且难保,更不用提接应捻军的事情。镇江城被清字军围攻的消息一传到南京城里,奏报便源源不断的飞进了洪天王的帷帐之中。
他所率的三万太平军是南京城中最后的精锐,有一半的兵勇装备着和清字军一样的洋枪。清字军的中师刚刚经过动荡,三个团都是新招募的兵勇,有的连洋枪的射击都还没掌握熟练,硬是靠着地形优势狙击了太平军一夜,而且天亮时已经出现了溃败的迹象。硬是靠着胡文海血性支撑,连杀了数位后撤的将领才稳定下了局面。但世事弄人,洪仁玕在最后一刻放弃了。
“是,大帅。哦,不,乔大哥。”
“那这个东西叫什么呢?”
陈炳文跨马护在乔志清的身边,冲乔志清用手掌做刀式抹了下脖子。
解决掉镇江的问题后,后师便在城里驻扎了下来。由于战乱不停,镇江城早已千疮百孔,城中的居民也不过十多万人,和-图-书十室九空。乔志清的身边目前人才稀缺,也没有彻底重建镇江的意思,只是从苏州给镇江补充了充足的粮草。经过短暂的停留,便率亲兵营返回了苏州。
“吃饭!吃饭!吃饭!”
张宗禹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
“大帅,你让我想的问题我终于想明白了。”
“你看看他们,仅仅有一个馒头吃就能高兴成这个样子。在你率领他们南征北战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你真正是为了什么在作战?”
张乐行长嚎一声,俯身叩拜,身后的众将也跟着俯身叩拜了下来,全是一脸献媚的表情,倒是跟着张乐行身后的张宗禹表现的异常的淡定。
“把准备好的馒头给他们分发下去。”
俘虏营中的捻军士兵填饱了肚子,闲坐无事的窃窃私语了起来。
乔志清轻笑一声,饶有兴趣的抬起了头。
“本帅任命你为清字军新一师师长,即刻率领捻军开赴苏州进行改编。”
张宗禹抱拳大声领命。
“罪人请乔大帅宽恕。”
张宗禹茅塞顿开的侃侃而谈。
张宗禹听着士兵们的心声,眉头一皱,脑中突然一片清明,兴奋的连忙睁开了双眼。
“我为人人,人人为我……”,张宗禹在心中不断的重复着乔志清所说的理想,当真是痛彻痛悟的跪下身子抱拳道,“大帅,末将一切都明白了。如果大帅看得起末将,末将甘愿为您效犬马之劳。”
乔志清大笑一声走下了帅座,无比赏识的拍了拍张宗禹的肩膀淡淡的说道,“这个东西叫做理想。”
“末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