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8章 归国华侨

会场设在新建好的员工食堂里,有一个篮球场的大小。里面张灯结彩,设好了一桌桌的宴席。地上铺着欧式的羊毛地毯,宴席上觥筹交错,欢声笑语。还有一个洋人的乐团在一旁演奏助兴,有那么几分现代文明的味道。
苏怀北的话音刚落,在座的众人果然都面若寒噤的垂下了头,一言不发。幸亏礼堂里吵闹不宁,没人能听到这里的动静,不然恐怕胆小的已经被苏怀北的气势吓趴下了。
潘记洋行的实力今非昔比,苏州城中有头有脸的绅士富商都已前来祝贺。乔志清携潘巧玉进了会场后,立即爆发出一阵阵的鼓掌声。乔志清摆了摆手,让众人随意。
“乔大人,敬仰敬仰,老朽有礼了。”
乔志清微笑着点了点头,举杯回敬了一杯,平静的问道,“如果本官记得没错,如今西贡府怕是已经被法兰西的洋人给占去了吧。”
苏怀北腰板笔直端坐,两手抱拳行礼,声若洪钟,苍劲有力。
他本是暹罗国吞武里王朝郑信(广东人,在海外创立了一个真正由华人统治的王朝)的嫡系子孙,后来郑信手下的大将通銮趁外出领兵作战时上演了一场“陈桥兵变”的好戏。
苏怀北的脸色一时冰凉了下来,乔志清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扎在了他的心里,华人们确实依靠这荷兰人在印尼获取了很大的利益。
潘永泉介绍着最后一位生意伙伴,言语中多少有些敬重。那人五六十岁的模样,满脸的褶皱,但面色却十分红润,两鬓斑白,显得很是沧桑睿智。
乔志清微笑一声,www.hetushu.com也抱拳回了一礼,对苏怀北的镇定自若的表现倒是十分的佩服。看的出来,这个老头一定是个装满故事的人。
“如你所言。”
“乔大人,这位是来自印尼的苏怀北太公,他的祖上可是印尼华人的第一任“甲必丹”(首领),现在从事蔗糖的贸易,在雅加达有好几个甘蔗园。”
在座的众人都是满心的震撼,乔志清身处内陆,却对南洋的局势了如指掌,要知道大清朝廷的重臣可是连洋人是出自哪个国家的都还分不清楚,更别提他们占领的大清藩国了。
那些个印尼土著全是些猪狗不如的东西,人身上所有的劣根性都在那个种族上发挥的淋漓尽致。每天晒着太阳懒得劳动,却眼红华人手中的财富。
苏怀北端起酒杯敬了乔志清一杯,畅快的满饮了下去。
厂门口便是苏州的主干水道,平江河,河上此时已经布满了前来载货的船只。卷烟厂如今常常是供不应求,每条生产线都是加足马力昼夜不停的生产,好多外地的商户要等上十天半个月才能拿到货物。
火柴厂紧临着卷烟厂所建,此处原本就是城中的一片荒地,如今四面却也逐渐繁华了起来。
龙战于野
乔志清脸色阴气不定的紧盯着苏怀北,突然出人意料的大笑了出来。
最近一次的屠华事件竟发生在乔志清穿越前的那个文明世界里,有近二十几万的华人死伤,而且杀人的手段简直令人发指。不管是不是男女老少,只要是华人,就会被暴徒当众砍头、被火烧、被m•hetushu•com活埋,最可怜的还数妇女们,在死后还要受到这帮畜生的凌辱。
李光耀愣了下,继而苦笑道,“大人说的没错,阮朝确实刚刚同法国鬼子签订了西贡条约,把边和、嘉定、定祥及昆仑岛割让给了法国。这些洋鬼子掠夺了大量的土地,然后又出租给当地的农民种植,坐收高额的租金。我们家族的甘蔗园每年也得向他们缴付高额的税捐,大家早已是怨声载道了。”
但是洋鬼子终究还是靠不住的,眼见华人的势力坐大,在康熙年间就亲自屠杀过两万的华人。之后经常挑唆当地的土著杀掠华人,给华人制造恐慌和动荡。
“在座的众位想必都是南洋的华人贵族,对南洋的局势也比我了解。我就在这里卖弄一下见识,说错的地方还请诸位包含。李兄弟所处的越南国如今被法国人侵蚀,如果就这么的发展下去,不出二十年,便会被法国人完全控制。郑兄弟所处的暹罗国如今已完全被英法控制,国王蒙固虽然贤明有位,致力改革,但却已经无力回天。蔡兄弟所处的菲律宾现在被西班牙人接管,华人在那里也时常被西班牙人欺凌屠杀。苏太公所处的印尼,如果华人再不做任何的反抗,那被屠杀的命运还要延续到百年以后。”
这郑泰的身世,潘永泉以前也给介绍过。
“乔大人,这位是来自菲律宾的蔡少勇,他是华人城领袖蔡国平的大儿子,家族中主要是从事雪茄和大米的生意,我们金匮城进口的雪茄都是从他们家购置的。”
乔志清端起酒杯也满饮和图书了下去,但是内心却是无比的惆怅。印尼这个国家,从华人踏上那块土地起,两个种族的杀戮就没有停止过。
此人极度的厚颜无耻,因为担心清王朝的责罚,上表给乾隆时竟自称是郑信的太子郑华,建立起了绵延至乔志清那个时代的曼谷王朝。郑信的子孙在曼谷王朝的几代君主清洗中人脉凋零,郑泰是仅存的一支,如今只从事暹罗大米的进出口生意,并不过问政治。
潘巧玉俏皮的冲乔志清眨了个眼睛,指了指一角宴席上的几个姑娘,欢笑着走了过去。
乔志清愤愤而谈,陷入无限的惆怅里,连面色都变的冰冷了起来。
潘永泉畅快一笑,邀请乔志清前往当中的主位上就坐。
“嗨,这孩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乔志清对郑泰却是不陌生,他初定苏州后,粮草短缺,一切都是由潘永泉操办的。潘永泉很早就与郑泰有生意上的往来,自然把这个获利丰厚的生意交给郑泰。郑泰为人慷慨,胆色过人,也不用定金,潘永泉需要多少,他便能运来多少。乔志清一直对他心怀好感,可惜今日才得以相见。
“乔大人,您好。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人。”
“潘老板,你为苏州的发展做了这么大的贡献,我应该感谢你才是啊。”
“晚辈见过苏太公了。”
乔志清轻笑了声,端起酒杯小呡一口回礼示意。
潘永泉指着李光耀身边的一个中年人介绍着,那中年人面相方阔,浓眉厚嘴,看上去十分的贵气。
“叔父,那乔大哥就交给你了,我那边还有几个朋友http://m.hetushu.com要照顾,你们慢慢谈。”
“乔大人说的不错,老朽佩服。”苏怀北突然拍了下桌子,沉闷的站起身子,厉声道,“既然在座的都是自己人,那老朽便说说几句大逆不道的话。我们华人目前的处境都是谁造成的呢?暂且不说我们这些海外的游子有没有母国依靠,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母国?偌大的地方,数万万的人口,不也被洋鬼子们肆意欺凌,连老祖宗辛苦修建的圆明园都被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而我们的官员都在干什么?据老朽所认识的官员,没一个不是忙着往口袋里捞银子的,他们哪里会顾得上这个国家的死活。哪里会顾得上我们这些海外游子的死活?”
“乔大人,久仰大名,希望我们今后还会有更大的合作机会。”
“苏太公客气了,我华夏历代英豪辈出,比如苏太公的先祖晚辈就略有耳闻。他老人家当年独身一人闯荡印尼,在荷兰洋鬼子那里给华人争夺了不少的权益。可叹我华人依旧摆脱不了被人宰割的地位,即使在印尼风光一时,也时常被洋鬼子联合那帮土著居民屠杀。”
郑泰刚要起身敬酒,乔志清连忙摆手,举起酒杯道,“郑大哥与我早已神交已久,不用客套了。”
“乔大人,可算是把您给请来了,欢迎,欢迎。”
“乔大人,这位是来自越南的李光耀公子,他祖上自明朝洪武年间迁徙到越南的西贡府,现在在那里经营一个很大的甘蔗园,主要从事蔗糖和瓷器的贸易。”
潘永泉继续给乔志清介绍着郑泰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这年轻人和李耀祖和_图_书一般大的年纪,但是看着却稳重了许多,也是中式的长袍短褂的打扮,看上去十分的文质彬彬。
在座的南洋商人也都是一惊,如今大清朝在洋人的坚船利炮面前尚且自身难保,官员里恐怕也只有乔志清知道越南发生的这点小事了。
“刚才老朽听乔大人说起越南的局势,看起来乔大人对南洋也十分的了解啊,着实让老朽意外了一下,看来我华人中也不乏一些有见识的贤人。”
潘永泉急忙过去打了个圆场,连忙过去扶着苏怀北坐下,微笑道,“大家今日都只谈交情,莫谈国事。喝酒,喝酒。”
蔡少勇站起身子,不慌不躁的端起酒杯敬了乔志清一杯。
潘永泉轻笑了声,无奈的摇了摇头,和乔志清在宴席上坐了下来,给乔志清介绍起几个南洋过来的朋友来。
“乔大人,这位是来自暹罗国的郑泰,我们的大米就是从他那进口来的,我以前跟你提到过他。”
潘永泉话落,对面的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年轻人端着酒杯,站起了身子,敬了乔志清一杯。那年轻人气度不凡,五官端正有型,梳着明亮的短分头,一双眼睛明亮有神。
在群臣拥戴下登上了王位,并处死了郑信,将首都从吞武里迁到对岸的曼谷,史称“拉玛一世”。
一排排的房屋拔地而起,客栈、酒楼、商铺林立。
潘永泉满脸堆笑的急忙迎了上来,左手端着红酒杯子,伸出右手和乔志清礼貌的握了握手。只见他一身的灰色长袍,带着金色边框的玻璃眼睛,显得儒雅又不张扬。
乔志清微笑着拍了拍潘永泉的肩膀,夸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