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9章 赤子之心

郑泰、蔡少勇、李光耀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乔志清回了府衙后,晏玉婷早已满脸忧心的在书房等候,一见乔志清进门,连忙就迎了上去。
乔志清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对着四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心中的感动无以复加,只求自己尽快变的强大起来,拼死捍卫华夏民族的尊严。
“乔大哥,你可算回来了,你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不过这个人可不太好惹。”
“乔大人,我们几个也该告辞回国了。以后有什么事要吩咐,让潘永泉大哥联系我就好。”
“无事的,令爱也是貌若天仙,气质超群,晚辈今日也是一饱眼福,幸会,幸会。”
苏怀北见惯了大场面,但此时面对乔志清的举动还是有些受宠若惊的起身还礼,脸上不禁为刚才的话有些歉意。没想到老了老了,还是压不住心里的火气。
潘巧玉鬼笑了声,俏皮的答道,“当然,苏妹妹的母亲可是荷兰国的贵族,小时候她随父亲经常住在我家。老是爱哭鼻子,都是我哄她开心呢。不过李秀成占领苏州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面了,没想到几年不见,她都出落成了大姑娘了。”
“赞同”
“郑大哥都开口说话了,我们李家当然也不能甘落人后。”
“苏太公说的对,我们同意。”
“你这丫头,这么快就呆不住了啊。”苏怀北怜爱的在她的鼻尖上轻刮了下,回过头看着乔志清介绍道,“哦,对了。乔大人,这位老朽的女儿苏m•hetushu.com婉茹,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老朽带她出来见见世面,可这丫头受不了寒冷,天天跟老朽吵着要回印尼去。”
“……”
“太公所言也确实非虚,我朝自开国起就不甚重视海防,实行封关禁海的政策,片木不得下海。我心中明白苏太公的气在哪里,当年荷兰洋鬼子在印尼制造的”红溪惨案“,高宗乾隆爷就说过,“天朝弃民,不惜背祖宗庐墓,出洋谋利,朝廷概不闻问。”本帅今天就为了这句“天朝弃民”,给在座的众位再次赔罪了。”
苏怀北看着乔志清,畅快的笑了出来。
“乔大哥,快别看了,人家都走了。”
李光耀和蔡少勇同时慷慨激昂的抱拳站起身子。
“再会。”
“你好,苏小姐。”
“不可造次。”苏怀北瞪了女儿一眼,回过头看着乔志清歉意道,“乔大人,小女在家被老朽宠坏了,有冲撞之处多多包含。”
乔志清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告别了潘永泉,独自让潘巧玉相送着离了会场。
“乔大人,既然你能这般掏心窝子对我们,我们也不能让您这样明事理的人寒了心。如今国家危难,匹夫有责,上个月清字军在郑记洋行订购的暹罗大米,我郑泰分文不取,全部赠送给乔大人以充军饷。而且此后,我郑记洋行保证,只要郑记洋行的招牌还在,清字军的粮饷就全部由我们负责,决不收取乔大人一文的利润。”
乔志清语破天http://www.hetushu.com惊的对着在座的众人又鞠了一躬,宴席上的几个家世显赫的华侨此时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呆坐在原位久久不语,但随即都是满含的泪水,只为心中的那块不为人知的禁地。是啊,乔志清所说的这句“天朝弃民”就像一根毒针一样一代代的扎在海外华人的心里,一碰到便会心如血滴。
“好了,大家都别争了,还是听老头子说个建议吧。我们印尼的苏家,还有暹罗的郑家,越南的李家,菲律宾的蔡家,我们南洋四大家族如今主事的人都坐在这里。众位在苏州也停留多日,对乔大人的认识也肯定比老头子差不了多少。既然大家都有心援助我们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不如一道联合起来。除了生意以外的援助,我们四大家族不如每年都合计捐出五百万两白银,我们苏家拿两百万两,你们三家平均分担剩下的三百万两,以供清字军的军饷之用。”
“我也同意”
“那老朽就在家中等待着乔大人的大驾光临了。”苏怀北豪迈的大笑了一声,补充道,“乔兄弟,刚才我们几家拟好的军饷,从明日起就开始提供给清字军。你派人和我们几家在苏州的负责人具体商谈一下,他们会全力代老朽办妥的。”
“众位的恩情乔志清都记下了,大恩不言谢,乔志清替全天下的百姓谢过大家了。”
“老夫代海外的华人谢过乔大人了。”
宴席上的众人都被乔志清的笑声http://www•hetushu.com搞的摸不着头脑,他毕竟是大清朝的一省总兵,苏怀北的话确实有些大逆不道了。但老头子人脉宽广,朝中也有靠山,也有底气说这样的话。
苏怀北神色激动的对着乔志清深深的鞠了一躬,言语哽咽。
乔志清轻笑一声,转身便上了马车。
乔志清微笑着和众百姓招了招手,待上马车时突然扭头向潘巧玉问道,“巧玉,你和苏小姐很熟悉吗?”
“我同意。”
晏玉婷说着便把一份情报递在了乔志清的手上。
“再会”
乔志清平静下来后,缓缓的站起身子,郑重的对苏怀北鞠了一躬,神色忧愁的言道,“没想到苏太公旅居海外,却也如此忧心国事,实在令晚辈佩服,请受晚辈一拜。”
“也算上我们蔡家一份,乔大人若是以后用的上的地方,尽管开口就好。”
“你就是乔志清吧,我父亲天天吵着想见你。今日一见,你果然长的蛮帅的。”
乔志清的时候
乔志清笑着摇了摇头,英气十足的紧盯着苏婉茹的眼睛。
“那好,众位不必客气,就此别过。来日方长,我们一定有机会还会再见的。到时候本帅定会坐着我们自己的铁甲舰船,亲自到各位的家中登门拜访。”
“苏太公放心,以后你们海外的华人都是我乔志清的手足家人,谁要是再敢欺侮我的家人,我乔志清定会拼尽全力,让他们血债血偿。”
乔志清微笑一声,抱拳送别。
同桌的几个长辈听了她的话都跟着乐了起来。
和*图*书“乔大人,您看您这个酒宴没白来吧?”
“那就多谢诸位了,大家一路顺风,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
乔志清突然心潮涌动,一点也不怀疑这些海外华人报效国家的赤子之心。如果没有乔志清的话,后世的国父闹革命时,也是靠海外的华侨捐款捐物,他们只是太想让自己的母国强大起来,自己在海外遇到欺侮时也能有个强大的依靠。
“乔大人客气了。”
郑泰随即满脸严肃的抱拳回礼,句句掷地有声。
郑泰、李光耀、蔡少勇,齐声附和。
这时从背后传来一声甜甜的呼声,一个身穿白色洋裙的女子款款走了过来,挽住苏怀北的胳膊撒娇了一下。
乔志清看着苏婉茹的模样愣了愣神,心中忽然又念起李薇儿来,她俩的气质是那么的相仿。李薇儿也喜欢穿着这样的白色洋群,在阳光下尽情欢笑,像是一个穿着婚纱的新娘子。
苏婉茹听到乔志清的夸赞,不知为何突然心跳了一下,终于有些羞涩的红了下脸,垂下头吐了下舌头,缩在父亲的身后躲了起来。
苏怀北微笑着抚了抚长须,说出了自己心中早已做好的打算。他专门从印尼奔赴苏州,也就是想见识下潘永泉在信中盛赞的这位不世英才。来到苏州后,老头子亲自见识到乔志清进行的种种改革和成就,便已让这个固执的老头子放下心来。今日听到乔志清对局势的洞察力,和对海外华人的赤子之心,老头子再也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决心倾尽全力为海外的华人hetushu.com做一次长远的投资。
“原来是这样,你回去招呼客人去吧。我还有公务要忙,就不留在这里陪你了。”
潘巧玉乖巧的点了点头,冲乔志清挥了挥手,等马车走远后,才回了会场。
众人畅快一笑,抱拳辞行后,一一离开了会场。苏婉茹临走后特意回头看了乔志清一眼,俏皮的冲乔志清眨巴了下眼睛,挽着父亲的胳膊便回头出了门去。
两人露骨的对话更像是小夫妻俩的打情骂俏,引得宴席上的几人又跟着笑了起来。
出租马车早已在门口等候,一见乔志清出门,急忙把马凳放了下来。门外的记者和围观的群众被亲兵组成的人墙,紧紧的挡在外面,但欢呼声和感谢声不绝于耳。这些朴实的百姓都是在苏州新政中受了乔志清恩惠的人,所以才特意赶过来表示感谢。
乔志清斩钉截铁的脱口而出,言语中无不是慑人的豪气。
郑泰平复下心情,也跟着站起了身子。李光耀和蔡少勇也跟着他站起身子,抱拳告辞。
乔志清轻笑了声,上下打量了苏婉茹一眼。只见那姑娘似有西方洋人的血统,眼睛中淡淡的泛着蓝色,肤色白皙,唇红齿白,身材比起周围的女孩确实高出不少,连胸部也是傲人的高耸。
突然一声嬉笑声把乔志清拉回了现实,潘巧玉捂着小嘴偷笑着,伸出小手在乔志清的眼前晃了一晃。
苏婉茹对着乔志清大方的笑了一声,完全没有女孩子初次相识的那般羞涩。
“父亲,我们该走了,英国的远洋货船下午就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