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1章 他乡遇故知

“嗨,还不是陈玉成那个长毛贼给害的。”徐寿拍了下大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随李大帅南下上海后,曾大帅便整日里增兵围攻南京城,我们在军械所里也是没日没夜的忙着生产弹药。可就在夏末的时候,不知道陈玉成那个长毛贼从哪里冒了出来,带着十万兵马攻入了安庆城内。我们军械所的人一个都没有逃走,都被长毛贼给扣押了下来,强逼着我们给他们制造军火。
“大帅,这里就是上海?看上去比咱们苏州可差太多了啊?”
中年人经过乔志清一提点,额上的皱纹又聚拢了下,寻思了半天突然大叫了出来,“你,你莫不是当初在安庆筹办团练的营官,乔志清?”
乔志清坐下后,看着年轻人大笑了一声。他那份对知识的渴求倒不是装出来的,眼神像看着自己的恋人一样痴迷。
“说来话长啊,我们回家说,老朽的家就在附近。”
“老婆子,建寅,快看谁来了?”
后来曾大帅反攻安庆城,但由于陈玉成的兵马都装备上了洋枪洋炮,都被陈玉成打了回去。曾大帅一怒之下,就发告示派人暗暗带到了军械所,通知我们要是再和长毛贼合作,城破之后,以反贼论处。可是长毛贼的刀都架在我们的脖子上,我们哪敢不听啊。就这么的持续到了秋分那会,曾大帅不知道组织了多少的湘军围攻安庆城,这次打的相当的惨烈,几乎安庆城半座城都被湘军拿下。我们军械所的人也趁乱全都跑了,但因为惧怕曾大帅怪罪,也都隐姓埋名的到了上海的租界,这里是洋人和*图*书的地盘,也不怕湘军过来追查。我们几个老家伙除了修机器造机器还有点用处,来到这里还真不知道能干些什么,就靠着平日里打些零工,勉强度日吧。”
乔志清轻笑了声,和徐夫人似家人一般握了握手。
这里便是法租界境内,两旁都是清一色的哥特式建筑,全都有三四层的高度。道路明亮宽敞,主干道有二十多米之宽,全部用沥青混凝土铺筑,分为行车道和人行道两个部分。
黄飞鸿和梁宽、林世荣在前面赶车,他们没来过上海,都是满脸好奇的四处张望,想看看这传说中洋人的地盘有多么的繁华。可事实上苏州经过半年多时间的发展,不论是工业还是商业的繁华早就和上海县城不可同日而语。上海县城虽然开埠多年,但是洋鬼子显然对改造这块落后的小县城不感兴趣,而是在城北新开设了洋租界。在租界中洋人设立了一整套,关于市政建设、治安管理、征收赋税的西方市政体系,事实上已完全成为一个“国中之国”。
“徐大嫂,您还认识我吗?”
徐寿叹了口气,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里面又有了精神,好奇的抬起头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搀扶着徐寿下了马车,只让黄飞鸿守护着进了徐寿的家里,梁宽和林世荣留下来看守马车。
乔志清见到那妇人,热情的喊了一声。那时他为了到徐寿那里走走后门,常带着礼物上家里拜访,和徐夫人也相当的熟络。
“这孩子,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以前还老吵着要看你,乔兄弟千万别见怪啊?”
二楼上m.hetushu.com传来一个老妇碎碎的杂念,几声脚步声响起,从楼梯口上出来一个中年的妇人,身后还跟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小伙子。那小伙子五尺的身材,剑眉星目,只是脸色有些淡淡的发黄,手中还不忘端着书翻看着。
徐夫人有些尴尬的垂了垂头,苦笑着忙拉着乔志清在客椅上坐了下来。
“傻小子,咱们刚才见的是上海的县城,这里才是它繁华的地方。”
黄飞鸿吐了吐舌头四处张望,此处果然比县城里要繁华上许多,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进了大门后,里面是一个小院,正中底楼为客堂间,左右两间厢房。方才徐寿在马车上介绍过了,这个院子是他和华蘅芳、龚芸棠两家子合租的,二人把正房让给了徐寿,分别住在东西厢房里。隔壁还有一院子里住着张斯桂、李善兰、吴嘉廉,都是相约着从安庆逃到上海的。这几个人都是安庆军械所的技术骨干,在陈玉成占领安庆府前,已经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制造出大清朝的第一台蒸汽机。
乔志清的脑中也突然有了丝印象,听中年人这么一说,便回想了起来。自己当初在安庆筹建清字营时,便三番两次的到安庆军械所求他给清字军打造刺刀。
年轻人给乔志清深深的鞠了一躬,又端着他的书看了起来。
乔志清看那中年人身材消瘦,面色饥黄,像是逃荒过来的。身上的那件灰布长袍打满了补丁,但洗漱的却十分的干净整洁,看上去像个饱读诗书的儒生一样。
徐夫人激动的抹了抹泪,缓过神连忙把一旁的年轻人拉和图书了过来。
乔志清轻笑了声,伸手在黄飞鸿的脑袋轻拍了下。他一身绸缎的衣服,带着瓜皮小帽,帽檐有玉石镶嵌,像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一般。
马车顺着徐寿的指引来到一片杂乱的居民区里,清一色的盖着石头材质的二层小楼,黑漆大门,石头门框。弄堂里到处随意搭晾着刚洗的衣服,潮湿阴暗的不见一点阳光。
“正是在下啊,想不到安庆一别,你我竟在上海见面。”
“飞鸿,你快停下马车。”
“我来这里办点事情,正好碰到徐老哥了,所以就顺道过来看看你。”
“我怎么看你好面熟的样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多谢公子,老夫失礼了。只是老夫第一次见这东西,心生好奇,莫怪,莫怪。”
“这是建寅吧,又长高了一截,我都快不认识了。”
徐寿有些激动,他拖家带口的来到上海已经一月有余,想不到竟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租界见到故人。
徐寿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边说边老泪纵横的,连忙邀约乔志清到家中做客。
乔志清满肚子的疑问,说着便热情的招呼黄飞鸿三人把徐寿扶上了马车。
一行人到了上海县城后,乔志清决定先不见李鸿章,吩咐大队的亲兵留守在客栈里,只带着黄飞鸿、梁宽和林世荣找了辆马车,在县城里繁华的地段参观了一圈,便朝北城门走去。值得一提的是这客栈是上海小刀会的秘密据点,在几年前,小刀会起义占领上海县城被镇压之后,就转入了地下秘密活动。就在一个月前,小刀会刚刚加入了苏三娘统帅的华兴盟,乔志清和图书在上海的一切活动此次也由小刀会负责协助。小刀会并不知道乔志清的真实身份,只当他是从苏州来此处游玩的公子哥。
“老先生,我们车上细说,您不是在安庆吗?怎么会来上海?您儿子徐建寅随你一起来了没?那小子可是天赋异禀的奇才,当初我见他时才不到十八岁吧?”
“乔公子,这洋鬼子的道路都是用什么铺筑的啊?比咱的石条路可平坦多了。你看路边上那人好像在用舌头舔啊,这东西能吃吗?”
法租界刚刚从联合租界中独立出来,自设公董局进行管理,位于南区。而英国和美国的租界正式合并,统一由工部局进行管理,分有东、西、北、中,四块区域。随着租界的工商业迅速繁荣,有大批附近各省的居民,乃至海外华侨进入租界里创业、谋生,租界区域也不断的扩展壮大。如今洋行林立,商号遍地,各种西式风格的建筑拔地而起,像是西方的一个大都市。
徐寿刚进了房门,在堂中就对着楼上兴奋地喊了一句。
李秀成攻打上海期间,有超过五十多万的难民流入租界以内。洋鬼子趁机建造了一排排的石库门房子进行出租和买卖,变相的刺激了地产业、金融业、服务业和工商业的空前繁荣。
黄飞鸿还是第一次见柏油马路,又光又亮,煞是好看,忍不住的一句句的感慨着。
“哎,这不是乔营官吗,你怎么也来上海了?”
徐寿在院子里忙了一会,便拎着一壶茶水上来,高兴地给乔志清满上,在乔志清的身边坐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这种东西是有毒的,不能舔。”
www.hetushu.com谁啊?看把你给激动的。让你买的米买回来没?我们可是一天没有进食了。”
“徐大哥,我在马车上问你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你们一家人怎么落魄到这种地步了?”
自从乔志清上次参与上海会战,已有多半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李鸿章的淮军经过脱胎换骨的变化,已不再是那个初来时被上海人讥讽为收破烂的军队。淮军的各营经过大规模的扩编,已经拥有数十万的兵马。而且装备的武器和清字军并差不了多少,清一色的英国造恩菲尔德步枪,各类口径的火炮达到五百多门之多。
中年人倒也十分的大方得体,抱拳给乔志清连连致谢。
乔志清连忙喊停了马车,跳在了中年的身边,把他拉了起来。
“老先生说的没错,正是在下。您莫不是安庆军械所的厂长,徐寿?”
徐寿伤感的说完,徐夫人也跟着在一旁又抹起了眼泪。
“乔大叔好。”
乔志清顺着黄飞鸿的手势看去,果然见路边上有个留着白须的中年人趴在路面上一口口的舔食者,表情很是滑稽享受。
徐夫人显然有些激动,匆忙上前激动的打量着乔志清。
“建寅,你这孩子,快别看书了。你不是常常念叨着你的乔大叔,他过来看咱们来了。”
“哦,对了。乔兄弟,刚才你说那铺筑马路的东西有毒,难不成你认识那东西?”
乔志清大声喝止了中年人,把中年人吓了一跳,呆愣了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乔志清端着茶碗润了润嗓子,估摸着是有客人要来,徐寿把压箱子的茶叶都拿了出来招待,茶叶的味道已不是那么的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