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2章 小比崽子

“老头子,你没事吧,可不要吓我啊。”
徐寿缓和了下精神,终于咬着牙直起了身子,痛苦的对乔志清劝说了一句。
屋里的人同时惊讶了下,乔志清连忙跃起了身子,与黄飞鸿一同冲出了屋外。徐建寅也终于放下了书本,扶着从楼上惊跑下来的母亲,也出了屋子。
“滚犊子,小比崽子,爷爷今儿就在这里等着你,不敢来的话就是王八生的。”
乔志清笑着跟徐寿解释了下。
“没事,飞鸿,快给徐大哥看看,他好像伤的不轻。”
很快又有十几个人从她身后冲了上来,左右围住了乔志清四人,但手上端着的却是洋人的长枪。
乔志清微笑着连连点头。
乔志清听了徐寿的想法,心里一下子便想到了内燃机上,后师的汽车、火车、飞机、轮船,也都是因为这东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革新,比起蒸汽机不知道进步了多少。看来徐寿生在中国真是可惜了,若是在国外,恐怕会提前引发“第二次工业革命”了。”
刚才黄飞鸿打在青年脸上的那一掌其实只用了三分的力气,即便这样还是把青年打的鼻歪眼斜,嘴中的牙齿掉了一半。青年刚骂完,院中的汉子便全都跟着连滚带爬的窜出了院子。
乔志清轻笑了下,刚要回话,就听门外传来一阵阵的敲门声,并伴随着噪杂的嘶骂声。
黄飞鸿没等粗汉子们反应,便又是左右开弓,一出掌就是雷霆之怒,轻则见血,重则断骨。伴着呼呼的掌m.hetushu•com风,不到半炷香的时间,院中的壮汉便都哀嚎着躺在了地上。
“徐大哥,听说你老家是无锡的?没想过抽空回去看看吗?”
黄飞鸿一听就怒火三丈,没等乔志清开口,便“嗖”的一个肩部窜了上去,一巴掌打在了青年的脸颊上。由于速度太快,青年身后的大汉竟毫无反应。黄飞鸿这一巴掌虽然看似普通,但却是经过胡文海用秘法调教出来的。练功的方法和铁砂掌一般,但是却要用药酒每日浸泡。黄飞鸿苦练了七七四十九天后,一颗碗口粗的树干一掌下去便能打成两截。
“你们都是些什么人?光天化日下私闯民居,还有王法吗?”
乔志清出门后连忙把躺在地上呻吟的徐寿扶起了身子,黄飞鸿握紧了拳头,护在他的身前。
徐寿长吟一声,痛苦的趴在桌上掉起了汗珠子,显然刚才伤的不轻。
徐建寅终于面带怒气的骂出声来。
“徐大哥有事尽管去忙,无碍的。”
“糟了,乔兄弟,你们惹大事了。这群人连洋人都拿他们没办法,你们还是快逃吧。”
乔志清苦笑一声,老头子温饱都成问题了,还想着那点洋人的科学。有时候这些搞科研的还真是专注的有些可爱。
“乔大叔,刚才那帮人是上海小刀会的,他们就喜欢欺负穷人。这片弄堂里的租客每个月都要按时向他们交纳保护费,要是不交的话,就对租客们拳打脚踢。前些天还有人被活活打死了m.hetushu.com呢,他们用麻袋一装,扔进黄浦江里,一点事情都没有。”
徐寿出了门去,黄飞鸿警惕的在门边看着外面的动静,伏在乔志清的耳边轻语道,“大帅,好像来者不善啊,会不会冲我们来的?”
乔志清冷静的轻语了声,这时就听院外传来徐寿一声惨叫,接着就听见砸东西的生意,和一大群人的喊骂声。
黄飞鸿点点头,走了过去,把手指搭在徐寿的手腕上闭上了眼睛。
徐寿一聊起学术的问题,人也一下子焕发了精神,只是肚子却忍不住“咕咕”的响了起来。
“沥青?没听说过这个学名的啊?怪不得呢,是有那么一股子石油的味道。乔兄弟对化学方面的东西蛮有研究的吗?老朽这些日子就是在研究石油,这东西燃烧的功率可比煤炭强太多,要是有办法用在蒸汽机上,肯定会极大的提高蒸汽机的功效。”
“放肆,真是太无法无天了。”
那女人和晏敏霞一般大的模样,头裹红巾,粉面尘飞,英气逼人。手中拎着牛尾长刀,杀气腾胸的站在院中冷目对着乔志清。
“看看再说,听声音不像。”
“时候也不早了,家里还有点剩米,我给大家先熬点稀饭垫垫肚子。”
乔志清静了静,和徐寿套起了家常,寻思着怎么把这些个人才给带回苏州去。
“哎吆,这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野崽子啊,敢管老爷的闲事?王法?爷爷我就是这里的王法。”
“嗨,我们和*图*书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得罪人啊。”
徐寿面色有些难堪的起身抱拳道,“乔兄弟先在这里用茶,老朽过去看看就回。”
青年已经被黄飞鸿吓的尿了裤子,见徐寿把他拉住,急忙爬起了身子,站在门口捂着嘴里喷涌的鲜血,故作凶狠的威胁道,“好,徐老头,你给我等着,待会爷爷就看你们是怎么哭出来的。”
徐夫人一旁尴尬的笑了下,忙起身退了下去。
乔志清突然伸手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那威严的气势把屋子里的人都惊了一跳。
就在此时,弄堂里突然传来一阵阵鸡飞狗跳的声音,乔志清连忙吩咐徐夫人和徐建寅把徐寿搀扶上了二楼,自己和黄飞鸿三人站在院中应付。
“公子,出什么事了?”
“徐大哥,有什么好怕的,朗朗乾坤,我就不相信他们还能一手遮天了。他们是什么来历,为什么要找你麻烦?”
院中此时拥挤进来十几个粗野的大汉,把院子里的花盆,水瓮,炊具砸了个稀巴烂。锅碗瓢盆滚落了一地,厢房里出来几个弱小的妇孺都被吓的哭了起来,华蘅芳、龚芸棠在外做工未归,家眷们都抱团惊吓的跟小绵羊一样。
青年是最知道其中滋味的人,一声沉闷的响声,青年瘦小的身子便飞出去一丈多远。
“那东西叫做沥青,是从地下面的石油里面提取的一种特殊物质,在阳光下能挥发出一种有毒的化学气体。”
徐夫人看着徐寿趴在桌子上痛苦的模样,也跟着着急和_图_书的哭喊了出来,连忙蹲在地上,给徐寿揉着肚子。徐建寅也是一脸着急的立在一旁,但却是手足无措的不知道做些什么。
“放你娘的屁。”
黄飞鸿站起了身子,缓缓舒了口气。
“无大碍,徐老爹是身子虚弱,刚才受了一脚,气血震荡,吃些补品,休息一会就好了。”
领头的是一个矮瘦的青年,对着乔志清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自己。头上戴着破烂瓜皮帽子,敞着胸口,挽着袖子,嘴里叼着根牙签,看上去流里流气的跟后世的非主流一个德行。
黄飞鸿指着青年用东北话骂了一句,亲兵营中有不少从东北来的年轻人,黄飞鸿觉得他们骂人的话听着霸气,就跟着学了几句,听起来倒是有几分的味道。
徐寿趴了下大腿无奈的哀叹了声,摇着头眼里都急出了眼泪。
徐寿有些期盼的看着乔志清,他在安庆城围困多日,对外界发生的一切都一无所知。自然不知道苏州的乔知府就是面前的乔志清。
乔志清淡定自若的回了句,连忙招呼黄飞鸿给徐寿看看。他自幼跟随父亲黄麒英学医,对医术很有研究。
“好汉,快别打了,快别打了。”
青年见黄飞鸿还想动手,哪里还敢在这里停留,撒丫子领着一帮的粗汉子溜得无影无踪了。
“开门,开门,老东西,你是不是不想活了,快开门。”
乔志清冷静的安慰了下徐寿,把他搀扶进了屋子,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黄飞鸿还不解恨,正要上去挨个补上两脚和图书,只见徐寿连忙上去拉住了他的胳膊。
黄飞鸿此时出了弄堂口把梁宽和林世荣都喊了过来,在马车上取出了驳壳枪,带足了子弹,以防万一。梁宽和林世荣一进门便着急的问了起来。
“谁说没想过呢,老朽在无锡从前还有几亩的薄田,但无锡被长毛贼占据后,就在没回家看过了。前些天遇到从无锡来租界游玩的同乡,听他的意思,好像苏州的知府已经把无锡给收复了,而且还给乡里的农民们平分了土地。老朽就寻思着要不就回家种些薄田了此残生算了,可又担心苏州的官爷收到什么消息,拿我等交给曾国藩治罪就不好了。哦,对了,乔兄弟,听说那个苏州的知府也姓乔,您在淮军中领兵多日,可认识他吗?”
“徐大哥,你说的是什么话。当初你在安庆对我颇有照顾,如今你落难,我又怎么能放下你不管呢。”乔志清一脸严肃的回绝了徐寿,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又疑惑的询问道,“徐大哥,刚才那些都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得罪他们?”
院门被一声巨响踹开,从门外接连的窜进来一个个身高马大的汉子,手中都拎着厚重的大刀片子。刚才吆五喝六的那青年也终于现身出来,还是用手捂着歪斜的嘴脸,弯着腰屁颠屁颠的跟在一个女人的后面,斜着眼嚣张的瞪了乔志清和黄飞鸿一下。
徐寿哀嚎了声,又老泪纵横的泣不成声。
“老夫没事,这把老骨头还死不了。乔兄弟,你还是快走吧,老夫不想连累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