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4章 雇凶杀人

周秀英皱了下眉头,她也没时间关注过这个小人物的动向。小刀会如今势力衰亡,她每日里都在为生计问题发愁,会里的好些弟兄都开始投效别的帮派。若不是真的迫于无奈,她也不会派弟弟到洋人的租界里收保护费。在她的眼里,凡是租界里的汉人都是洋人的走狗汉奸。和满清鞑子一样,人尽可杀。
“他如今为旗昌洋行做事,而且做的是祸国殃民的烟土生意,你说这个人该不该杀?你们小刀会要不要杀?”
乔志清则带着黄飞鸿,给在县衙外给当值的衙差塞了些碎银子,待衙差满脸恭维的通传后,大步的进了县衙。
“学生想看望下老师,还需要什么理由呢,老师可不要多想了。”
乔志清再见李鸿章时,显得随意了许多,没等李鸿章客套,就在客座上坐了下来。这老头也不是个拘泥礼节之人,倒也无关紧要。
在座的人都吃了一惊,周怀宝强装厉色的插嘴问道,“他贩卖他的烟土,与我们小刀会何干?旗昌洋行势力雄厚,如今又和李鸿章来往密切,我们小刀会凭什么要为了你趟这浑水?”
“那就好,徐寿这一帮人都是天下难得的人才,不能让他们白白出了意外,那可真是无法补救的损失。”
黄飞鸿端了盆热水进来伺候乔志清洗漱。
乔志清淡淡一问,自顾着端起酒杯喝了起来。
李鸿章和乔志清的习惯一样,都喜欢在书房办公。乔志清和黄飞鸿被衙差带到书房门口后,黄飞鸿便被门口的卫兵被拦了下来,让乔志和-图-书清独自进了书房。
酒馆里一片安静,众人都神情紧绷的等待着女人作何反应。
青年在见女人面色缓和下来,白了乔志清一眼,酸溜溜的吐了一句。
一夜无事,乔志清睡到太阳出来时,才伸了个懒腰起床,气色也比昨天精神了许多。
乔志清上下的打量了周秀英一眼,坏坏的翘了下嘴角。
姜海洋同时起身告辞。
“你这猴崽子,不好好在苏州做你的总兵大人,跑到我这里拿我这老家伙开心什么,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这里还忙着呢。”
黄飞鸿摸了摸肚子,憨厚的笑了一声。
“老师哪里的话,您是江苏的巡抚,这里不都是您说话算数吗?学生在你面前哪里敢放肆,这不,学生就是截获了一份有关您的诬告信,特意过来给老师过目的。”
周秀英对着弟弟喝骂了一句,心里反复的犹豫了起来,满清鞑子和洋人是该赶尽杀绝,话既然都说出来了,也不能让这个狂妄的家伙小看了。但是现在招惹这么大的麻烦会不会太不值当了?
乔志清不想再挑逗这个好面子的女人,大笑一声站起了身子,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出来,放在了桌子上。苏州票号其实就是乔志清创办的华兴银行在上海的分部,但此时还没有银行的叫法,在上海还是改成了苏州票号。
乔志清刚进了书房的大门,就听见一声中气十足的询问声。
乔志清也不慌不忙的回了一句。
“不懂就好了,至少你活的比他们舒服,走吧,本公子请你们和*图*书到对面的酒馆填饱肚子,待会就要去见见李大人了。这么长的时间没见,也不知道老头子想我没有。”
“别藏着了,我还不了解你。苏州离上海有多远,坐船不过三两个时辰,你何时来看过我这老家伙。淮军的将领们可都在我这抱怨呢,说我偏袒着你,让你占着江苏那么多的地方,怎么他们就要挤在这上海跟洋鬼子怄气呢。我该怎么说呢,说你这臭小子翅膀硬了,手下兵多将广,怎么会把我这个老东西放在眼里。是这样的吗?志清。”
“五万两,不会是假的吧?”
乔志清微笑着抱拳告别。
李鸿章果然提起了兴趣,眉头紧皱的看着乔志清。
用过饭后,亲兵门护着乔志清上了马车,同行到了上海县衙外,小心防守了起来,做好了接应的准备。
乔志清接过毛巾擦了擦脸,微微的舒了口气。昨晚临睡时他吩咐黄飞鸿抽出几个精干的亲兵到租界里保护着徐寿等人的安全,若是他们赶去苏州,那便在暗中跟着保护。
“少爷,你醒来了啊?”
“那就多谢你的一番好意了,三日之内,白齐文的人头准时送到。”
李鸿章轻笑了声,放下了手抬起了头,脸上的皱纹又添了许多,鬓角都有了些白发。岁月不饶人,古人一过了四十就特别的显老,李鸿章也不过刚过了不惑之年,脸色便有些暗淡起来。
“都办妥了,世荣和阿宽带了一队的兄弟亲自去的,您放心吧。”
周秀英凝眉娇喝了一声,说着就站起了身子。
m.hetushu.com周姑娘听说过白齐文吗?”
“放心吧,如果你不相信待会就可以兑现。”
“志清啊,是你过来看我这糟老头子了吗?”
“那是当然,我自不会在这里戏耍周首领。传闻也未必不可信,周首领比我想象的可是要漂亮多了。”
乔志清轻笑着盯着周秀英的俏眼。
乔志清整了整衣冠,大笑着出了门去。
周怀宝连忙站起拉住了周秀英的胳膊。
“周首领可是怕了?”
“是啊,首领,万不可莽撞啊,就算要杀白齐文,也要摸清他的行踪才可以啊?”
乔志清面不改色的笑了一声,接过刚进屋的小丫鬟沏好的热茶小抿了一口。
“老师真是日理万机,学生来看您,也不放下手下的公文啊。”
黄飞鸿在一旁不解的皱起了眉头。
“公子,小的也退下了,你们是苏盟主的朋友,也是我姜海洋的朋友,有事情尽管吩咐就好。”
“哦?什么诬告信?什么人惦记起老夫了?”
“你莫要再胡说八道,那洋鬼子是谁?究竟为何该死?你要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现在就把你这张破嘴给挖出来。”
“公子,我想不明白咱们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接徐老爹他们去苏州,还要偷偷摸摸的不让他们知道。”
“你不懂得,中国的知识分子最看重的就是个面子,他们的日子为什么过的那么苦,就是放不下面子去伺候别人。我要是跟徐寿明说的话,就是有施舍他们的嫌疑,他们也会碍着面子拒绝我的。你懂吗?”
乔志清鄙视的看了青年hetushu.com一眼,不明白都是同一个父母生养的,怎么这姐弟俩的差距就这么大呢。
姜海洋也站起身子劝阻。
周秀英嗔怒的瞪了乔志清一眼,不过心里伪装的坚强却在这个男人面前瞬间崩塌,连脸色都跟着羞红了起来,还从没有一个男人这么直接的夸赞她的美丽,从来都是把她当男人看待。
“好,周首领果然嫉恶如仇,胆识过人。不过也不急于一时,此事还得小心计划才可以。当然,此事也不会让你白忙,这里是五万两的银票,你在上海的任何一家苏州票号里都可以兑现,事成之后还有五万两送上。”
乔志清的脸色瞬间变了颜色,语气也凶狠了三分。
“不懂,文人们就爱整这些不实际的花架子,能填饱肚子才是真的。”
“姜大哥客气了,要保护好你家首领,一切小心了。”
乔志清把头闷在水盆里清醒了下,边抹脸边问着黄飞鸿。
周秀英瞥了乔志清一眼,抱拳承诺一声,昂首阔步的大步出了门去。
女人身边的青年正是他的弟弟周怀宝,坐立不安的在一旁着急的给她使着眼色,心里偷偷暗骂了一句,“哎吆,我的亲姐姐,你怎么跟个陌生人坦白身份了呢,若是他是官府的人,还活不活了?”
几人在酒馆分别以后,乔志清与黄飞鸿便回了客栈休息。
乔志清拍了黄飞鸿的脑袋笑着问了一句。
“怕?我周秀英从小就不知道这个字怎么写。你在这里等着,我现在就去把他的人头取过来。”
女人终于还是把刀收回了鞘中,坐下身子后,渐和*图*书渐心平气和了下来。她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有些狂放不羁,但却是不像在说假话,他在客栈里有二十多个精炼的手下护卫,怕也是大有来头。最重要的是,他不会让人感到讨厌。
桌上的人都看在眼里,谁也没想到一代巾帼女侠也会面红耳赤。而且说话的语气都变的娇软了起来,丝毫没有一点的气势,倒像是一个赌气的小女人发几声抱怨。
“大姐,你不要冲动啊,这个人是存心想看咱们的笑话,咱可不能上他的当啊。”
黄飞鸿轻松地回话,把毛巾给乔志清递了过去。
周怀宝见姐姐走后,急忙撂了句狠话,给自己壮了壮胆,蹦跳着跟着周秀英窜出门去。
“好吧,暂且就看在苏姐姐的面子上信你一次,你说的没错,我正是周立春的女儿周秀英。想必你也听说过我的事迹,要是你敢骗我,你知道我会怎么做的。”
李鸿章面色平静的看着乔志清,但是话里却是句句的玄机。
“当然,不但认识,还有不共戴天之仇。当年他随华尔组建的洋枪队,杀死了我们小刀会不少的弟兄。洋枪队不是被李鸿章解散了吗,怎么了?你知道他的下落?”
“怀宝,你闭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周怀宝一看到银票就惊叫了出来,连忙流着哈喇子拿起了银票,上下翻看了起来。
“有什么情况吗?昨晚睡觉前我交代给你的事情都办了没?”
“别忘了你今日所说的话,三日后小爷再来找你兑现另一半。”
“大姐,别听他的,就他个毛头小子,能干出什么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