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6章 刺杀

“不用你管,这是我的事情,你只需要准备好工钱就行了。”
“小姐,那我们请吧。”
乔志清笑了笑,便不再言语,端起红酒肚子喝了起来。二人正沉默的功夫,忽然耳边传来一声醉汉的轻蔑声,“中国女人,陪大爷跳个舞,大爷赏钱给你。”
舞厅的洋人们也跟着起哄了起来,大声的呼啸着吹着口哨,冲乔志清不断挥着拳头。
“情况可能不太乐观,我刚才仔细观察了下,目标可能带了不少的帮手,光是这里面就有十几个,你还是小心点。”
“真丢脸,屁也不敢放一个。”
公共租界里最有名的娱乐场所便是由“怡和洋行”投资创办的“万国会所”,凡租界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常混迹其中。怡和洋行的前身是前朝的世界首富伍秉鉴创办的“怡和行”,后来鸦片战争后,广东十三行的对外贸易的垄断地位被打破,怡和行的生意就走向了末路。英国佬趁此借用了怡和行的品牌,成立了一家怡和洋行的远东贸易公司。怡和洋行在上海众洋行中首屈一指,主要经营进出口贸易,还有航运业务,当然也暗地里经营军火和鸦片贸易。原来的总部设在香港,现在刚刚迁到了上海。
周秀英心里浮起了一丝的感动,没想到这个讨厌的人还这么的仔细,只是一会的功夫便把目标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
乔志清看着她认真的表情,心里越发的欢喜起来,站起身子绅士的伸出他的右手。
此时日近黄昏,舞厅里一下子黯淡了下来,相距一米怕也难以看清脸庞。乐队停http://m.hetushu.com止了演奏,等待着服务生把蜡烛点燃起来。
白齐文得意的狂笑了一声,伸手带着周秀英回了舞池。此时音乐响起,舞池里一时又恢复了它的喧闹。
周秀英环顾了下四周,低声皱起了秀眉。
周秀英冲乔志清撇了下嘴,回过头又紧盯着目标看了起来。
周秀英最好面子,只能顺着他的引领前后迈起了小步子。她自幼习武,对节奏感的把握很有一套。乔志清带她跳的也是最简单的交谊舞,所以不过一会的功夫,周秀英在不知道踩了多次乔志清的脚后,终于理顺了步子,越跳越是欢畅了起来。这种感觉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让人似乎在一瞬间忘记了一切的烦恼。
白齐文粗鲁的紧拽着周秀英的小手跳了一圈,不时用有时想趁机占周秀英的便宜。周秀英练家子出身,怎么能容得下他胡来,上下的变换着各种手法阻拦他的咸猪手。
周围的国人冲乔志清啐了口唾沫,冷冷的鄙视了一眼。看着被洋鬼子调戏的女人,都暗叹可惜了起来。
乔志清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在周秀英的对面坐了下来。
“别看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们也去舞池里跳跳舞吧,尊敬的女士。”
“没事,我带着你,你跟着我跳就行,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
乔志清冷笑着放下了酒杯,冲周秀英眨了下眼,静静的站起身子,在身后大汉警惕的目光里出了舞厅。
乔志清暗笑了一声,左手紧握着她的纤手,右手搂在他的蛮腰上,带着她伴和*图*书着音乐的节奏迈起了步子。
这时到了中场休息的时间,音乐也渐渐停息了下来。乔志清牵着周秀英的纤手在酒桌前坐下后,小声的伏在他的耳边问了一句,“你这次行动带了多少的兄弟?”
“要死了你,我不会跳舞啊。”
周秀英看着乔志清的背影,又有些失落,又有些开心。自己也不明白失落什么,也许她盼着那个霸道的年轻人会为她做些什么,可是他却没有,而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走了。可是本来就是两条路上的人,他凭什么为自己留下来啊?周秀英想到这里,自己都跟着苦笑了出来。
周秀英端坐在原位,看也没看白齐文一眼,冷冷的回绝了他的请求。
乔志清用眼睛给周秀英指了指方位。
“周小姐,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你。”
乔志清在她的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笑着坐了下来,看着周秀英那娇媚的表情和秀美的身姿,一时竟忘了她可是曾经令清军闻风丧胆的女侠。
乔志清笑了笑,平静的迎着周秀英炽热的目光看着。
“没有,你是第一个。”
“我不信,你跳的这么好,怎么会呢。”
周秀英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个美国鬼子竟然这般的放肆无礼,也暗暗冷笑了一声,此时正是动手的好时机,正好趁着昏暗逃出去。想完便把手伸到大腿上摸索了下,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便握在了她的手中。
周秀英冲他恶狠狠的瞪了一眼,用手指了指舞厅中一个高大的洋人,在脖子上稍稍比划了下。
周秀英神色呆愣的盯着舞池,被身边的问www.hetushu.com候声惊跳的哆嗦了一下,回过头原来是乔志清坐在一旁,嬉皮笑脸的正上下打量着她,连忙起身捂住他的嘴巴,嘘声说道,“小声点,想害我被人认出来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志清端了被红酒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了,默默的欣赏着欧洲上流社会的交际活动。里面的男人们全是燕尾服的打扮,带着高顶的礼帽,手拿黑色的手杖。女人们则是一身的巴洛克风格的长裙,头戴精致的礼帽。忽然一个女人的出现让他的眼前一亮,差点笑出声来。只见离他不远的地方,坐着的正是一袭白色洋裙的周秀英。她身材高挑紧实,双肩圆润滑腻,带着白色带纱的礼帽,一概往日风风火火的女汉子模样,显得无比的靓丽健美。乔志清看了半会才确认是她,连忙欣喜的端着酒杯走上前去。
“那我走了,周小姐保重了,待会再见。”
“周小姐真是厉害,一天就查处了他的踪迹,佩服。”
周秀英瞪着乔志清,脸色一会晴一会暗的,如果不答应这个死皮赖脸的人,反而显得自己不正常了。只能强颜欢笑的接受了他的邀请,优雅的进了舞池之中。
乔志清方才身后的汉子大笑着嘲弄了一声,看着白齐文怀里娇弱的周秀英,贪婪的流起了口水。
“谁说不是呢,刚才好让我紧张了一番,原来那小子屁也不敢放一下。你说白爷要是舒服完了,这女人还不是咱兄弟的,哈哈。”
乔志清进了会所后,黄飞鸿则还是一脸欣喜的左观右看的在原地等候。会所的一楼是个巨大的舞厅,和_图_书中间摆放着各类的西式甜点和酒水,一个洋人乐团正在演奏着意大利的名曲。各色的人种相互搂抱着在里面旋转起舞,好不热闹。
白齐文说着就欲伸手摸在周秀英的脸上。
周围的宾客眼见有事发生,连忙躲闪开了身子。都在冲乔志清指指点点,想看看这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有什么反应。
旁边的一个大汉跟着摸着下巴也淫笑了起来,脑子里不断的幻想着用手捏在周秀英硕大奶子上的感觉。
乔志清莫名其妙的瞪大了眼睛,苦笑了下,把她的手移开,轻声吐道,“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你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呢?”
周秀英伸手厌恶的把他的大手推开,因为担心乔志清的安全,嗔怒的冲白齐文要求了一声,“你不要为难他,我跟你跳,让你的手下放他走。”
白齐文的呼吸声渐粗,趁着短暂的昏暗,一时发疯一样两手搂住周秀英的纤腰,使劲的搂抱了起来。
周秀英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羞涩的问了乔志清一句。
“你,经常带女孩子跳舞吗?”
“那小子真没种,看着挺精神一人没想到却是个窝囊废,我们白爷又要好好享受一番了。”
黄飞鸿驾着马车直接在万国会所的大门口停了下来,这是一座三层的东印度建筑,大门口是有四根巨大的白色罗马柱建成,十分的大气雄厚。公共租界显然比法租界更为气派,宽敞的柏油马路,宏大的欧式建筑,繁华的洋行商铺,着实让见惯了灰瓦白墙、小桥流水的黄飞鸿大呼过瘾。
“你别捣乱啊,要是这单生意丢了,可都是你害的,工和*图*书钱还得照给。”
乔志清看着那洋鬼子,一时反应了过来,原来周秀英是跟着目标过来了,而那个目标此时正搂着一位屁股挺翘的汉人女子,在舞厅里上下的抚摸扭动着。
周秀英娇笑了声,脸色越发的羞红了起来。
“黄皮猪,滚出去,黄皮猪,滚出去。”
“如果我不答应呢?”
周秀英看着周围指指点点的目光,立即羞红了脸蛋,把头埋在了乔志清的怀里,右手狠狠的了在他的腰上掐了下一下。
乔志清身材高大,即使跟洋人站在一起也毫不逊色。周秀秀容貌秀丽,身材高挑,身子上不住的向外流淌着一股东方女人的神韵,又兼带着西方女子的健美,二人一上场便成为全场的焦点。
“会里的几个堂主都来了,这里面有五六个人,外面还有十几人接应,天黑下来就动手,怎么了?”
“不答应?”白齐文嚣张的大笑了起来,“中国女人,在上海还没有人敢拒绝我白大爷,你是怕你的小男朋友怪罪你吗?没事的,小乖乖,白大爷替你打发了他。”
话音落,就见一个身材高大的洋鬼子脚步不稳的走了过来,冲周秀英伸出了粗大的右手。那洋鬼子正是周秀英此次的目标,白齐文。他的身后跟着两位精壮的中国汉子,没等周秀英对面的乔志清有反应,便瞬间一边一个扣住了乔志清的肩膀。那两个汉子的手骨粗大,一看便知道是练家子出身,一脸淫笑的盯着周秀英的胸脯看个不停。
白齐文淫笑的连连点头,回头冲乔志清嚷嚷道,“黄皮猪,听见了没,这位小姐让你离开这里,快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