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19章 莼鲈之思

苏三娘心里更加的好奇,哀求着看着乔志清满脸急迫的想知道答案。
乔志清凌然一笑,丝毫不避讳口舌。
周秀英哽咽的娇骂了句,闭上眼安静的依靠在了乔志清的肩膀上,像个受伤的小野猫一样。
老汉畅快一笑,抚了抚嘴角的长须,带着小孙女在院中的灶台上忙碌了起来。
乔志清跟着连忙补充了一句。
苏三娘昂起白净的下巴,笑颜如花的侃侃而谈。她自从隐居后每日里便是读书作画,这点历史典故可难不倒她。
周秀英也是同样好奇的表情,期待的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无比感慨了声,思绪万千。
“我一直以为女侠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母夜叉,原来母夜叉也是会哭鼻子的啊?”
周秀英闻言便扶着肚子笑了出来。
“那就借乔大人的吉言了,你们先做,老头子这就为你准备去。我儿子和儿媳妇马上就打鱼回来,正好赶上给你尝个鲜。”
周秀英看着那壮汉大惊失色的站起了身子,连身子都忍不住抖动起来。
“您老可要注意身子,活到百岁,一点问题都没有。”
乔志清笑着环顾了下二女好奇的眼神。
“好吧,看在好吃的份上就先放过周妹妹吧,我倒也看看苏州城里还有什么东西是我苏三娘没有吃过的美味。”
“爹,小鱼儿,我回来了。”
“谢谢你了,乔大哥,刚才真是多有冒犯了,实在对不起。”
苏三娘不解的摇了摇头,也跟着端着茶碗小抿了一口,立即有一种清香沁入心扉,让人忍不住畅快的闭上眼深吸了口气,满嘴都是甘和_图_书甜滑口。
“喝出来没,这可是地道的雨前龙井,是用山上的泉水冲泡的,人间难得几回享用。”
乔志清猛然吃了惊,连忙和周秀英分开,尴尬的吐了句。周秀英也是一脸惊吓的表情,惴惴不安的满面羞红。
“你们别过去帮忙啊,老爷子心气很高,有了贵客上门,从来都是自己动手的,连儿子儿媳妇都要在一旁干瞪眼看着。我们就等着品尝美味就行,别的就不用操心了。”
“就我们还帝王呢?要是让朝廷知道了,肯定把你砍头抄家。”
乔志清亲热的又祝福了一句,就跟和自己的家人说话一般,着实让周秀英对这个心狠手辣的家伙改观了不少,他在上海可是一眼不眨的把整个万国会所的洋人都杀光了,谁也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平和的一面。
周秀英原来是出身大户人家,从小也喝惯了各类的名茶,虽然对这些文人的东西不是很感兴趣,但是尝了口茶水后也是赞不绝口。
乔志清和苏三娘都会心一笑,都不再多说什么。
乔志清尴尬的把她环抱了起来,心疼的轻抚着这个看似勇武的女人。周秀英的身材紧实,纤腰上没有一丝的赘肉,尤其是那两颗傲人的胸乳,比起西方的女人也毫不逊色。乔志清与她紧密相拥,自然能感觉的到那洋装包裹下的躯体上,那火热的诱惑和悸动。身子一时间便自然的有了反应,连下面都跟着矗立了起来,硬邦邦的定在周秀英的小腹之间。
“志清,你就告诉我吗?这家人到底是什么来和-图-书历?村户人家喝茶也不应该这么讲究啊?”
“得了吧,我才不信呢,我看你就是怕在城里招那些记者的口舌。每次只要有你的地方,就会平白无故的冒出一大堆的记者,害得我见了你都不敢打招呼。”
乔志清笑着解释了一遍,端起茶碗又细细的品尝了起来。
周秀英一听这话,俏脸羞红的更加的抬不起头来,嗫喏的小声回答,“我刚刚才睡醒,本来就想着过去看您来着,但是乔大哥说,你要一起过来吃饭,所以就在这里等你来着。”
“哎,老朽就说今天屋头老有喜鹊在叫呢,原来是贵客上门来了。”
小院子收拾的很是干净,一共三间茅草屋子。地上用青石板铺筑,中间种着一颗上了年头的桑树,如今已经光秃的只剩下了树枝,树下用石块垒成一座四方的桌子,桌子上还摆放着敢泣好的热茶,壶嘴上正向外冒着热气。
苏三娘看着周秀英的模样也不敢再挑逗她,眼看着她的小脸就要钻到地缝里去了。
这个小村濒临太湖,上次围攻黄子隆偷袭的太平军时,乔志清在此处驻扎过几日。此处依山傍水,鱼米丰足,村中不过百十户人家,全都是茅草加盖的房屋,四面被一片竹林所包裹,各家的小院都是用篱笆筑墙,青竹做门。村中鸡鸣犬吠、黄发垂髫、怡然自得,是一处难得的世外桃源。
“不行啦,八十了。”老头子伸出右手比划了个八字,继续笑着感慨道,“圣人说,人到七十古来稀。老头子可是多活了十年,知足了。”
“这个难不hetushu.com倒我,莼鲈之思出自《世说新语·识鉴》一文,说是西晋时洛阳有个叫张翰的大官,一天见秋风萧瑟,一时伤感悲秋,想起自己家乡的莼菜羹和鲈鱼肉来,就放弃了官位回了家乡。他为此还做诗表明心迹道,‘秋风起兮佳景时,吴江水兮鲈正肥,三千里兮家未归,恨难得兮仰天悲’。
二人正享受着片刻的安宁,门外突然传来一句妩媚的喊声,话落书房的大门便被推开。
三个人一同出了府衙后,由乔志清亲自驾着马车,带着二女出了城门,在城西的一处僻静的小村里停了下来。乔志清也没有带亲兵护卫,苏三娘和周秀英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也不用担心什么安全问题,三人也都难得有这么清闲的日子,都是满心的欢喜和轻松。
周秀英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就连她自己估计也没听见。
“志清,你也太小气了,这里会有什么好吃的?”
苏三娘看着老汉忙碌的背景,皱起秀眉不解的问了一声。
“好吧,就让你们长点知识吧。你们可知道‘莼鲈之思’的历史缘故?”
“去你的,你才是母夜叉,你以为哪个女人喜欢整日里打打杀杀的啊。”
“志清,这家人到底有什么不同的啊?你怎么能让一个这么大年纪的老人为我们准备吃的呢?”
苏三娘还是一脸的好奇。
“你不懂,这天下的众生面对名利的诱惑时,能有几人有他的这份旷达的胸襟和气魄。”
没过一会,院外便传来一声粗壮有力的喊声,人未到声先到,接着就见一个大汉拎着鱼叉和和*图*书鱼篓,和一个相貌朴实的农妇进了院子。
“这你就不懂了吧,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只有在这看似僻静的小地方,才能发现绝世的美食。”
乔志清带着二女在村口的一家小院外,对着院中的屋子大喊了一句。
老汉眯着眼看着院外,一眼便认出了乔志清,连忙上前把院门打开,招呼三人进来,在桑树下的石桌前坐了下来。小女孩乖巧的端起茶壶给没人斟满了一杯,害羞的又在爷爷的后面躲了起来。
没多一会,主屋的房门被缓缓打开,一个须发耄耋的老汉,带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拄着拐杖缓缓走了出来。
顾秀英自小喜动不喜静,连正经的诗词也不会背上一首,哪里会知道这种典故。
乔志清呆呆的看着她二人,都是命运坎坷的传奇女子,可此时却跟个普通的女子毫无区别,高兴的时候会俏皮的撒娇,生气的时候会娇嗔的堵气,难过的时候会可怜的流泪。女人不管多强势能干,到最后渴望的都是那种回归家庭的平静。
“张老爹,您老这身子骨还是这么的硬朗,一点没变。”
“这人可真逗,为了吃个鲈鱼连官也不稀罕做了,真是个怪人。”
苏三娘拉着周秀英的手嬉笑的抱怨了下。
“志清,你在书房里吗?”
“志清,光说着鲈鱼了,你还没告诉我们,这家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对,吃饭,今天秀英刚来,我带你们去尝尝一种特别美味,给秀英接风洗尘,保管你们都没有吃过。”
周秀英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但她和图书第一次与男人缠绵相拥,身子止不住的燥热和酥软,虽然对乔志清的反应有一丝丝的恐惧和嗔怒,但那舒爽的愉悦感还是占据了全身,让她迷醉其中无法自拔,反而把乔志清搂的更加紧密,娇喘吟吟的连下身也跟着湿滑了起来,说不出的羞涩和刺激。
“莼鲈之思?”
乔志清轻笑着上前几步,掏出丝绢给周秀英抹了抹眼泪,说着俏皮的话安慰起了她。
周秀英捂着小嘴笑了下,没想到乔志清这个满清的大官这么的放肆。
苏三娘捂着嘴轻笑了声,冲他二人故意问道,“周妹妹身子不舒服吗?怎么来苏州了也不先过来看看姐姐。”
乔志清扶着苏三娘和周秀英下了马车,苏三娘环顾了下周围的环境,禁不住皱起了眉头,不知道乔志清要搞什么名堂。
周秀英听到乔志清的肺腑真言,一时心中感动的竟抹起眼泪抽噎了起来,自从父亲死后,还真没有人这么的心疼过自己。
“张老爹就是张翰先辈的后人,当年乾隆爷三下江南,可专门派人邀请张老爹下厨做鱼。这老爹的正屋中便有乾隆爷亲自题写的牌匾,‘莼鲈之思’,今日你我可是享受了帝王的口福了。”
乔志清看着苏三娘享受的表情,在一旁提醒了一句,示意周秀英也喝上一口品鉴一番。
周秀英虽不知道苏三娘在说什么,但也跟着捂着小嘴笑了起来。
乔志清笑着端起茶碗喝了一口,冲老汉夸赞了一句。
“张老爹,在家吗?”
“三娘,你来了啊。”
乔志清挺了挺胸,闭上眼对着竹林深吸了一口,一副舒心享受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