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2章 诛杀令

王树茂担心乔志清的身子,连忙在他的身后提醒了一句。
乔志清连忙小心的退出门去,“嘘”的一声,拉着晏玉婷的小手出了院门。
王树茂抱拳咬牙切齿的回了一句,双手的关节攥的咯吱作响。
晏玉婷打着油纸伞立在一旁,终于忍不住心疼的上去撑在乔志清的头上。
浙江湖州
乔志清铁着脸环顾了下四面,无限的感伤。烟尘还未完全散尽,燃烧的废墟上还在不断的冒着青烟。昨日来时,这个小村中却还是一片世外桃源的模样,究竟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呢?
王树茂说着便羞愤的抱拳跪下了身子,他这个向来冷酷的汉子也竟然言语哽咽。
张老爹的三间茅草屋子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张老爹、小孙女,还有徐耀妻子的尸体被整齐的摆放在院外。乔志清突然有种精神恍惚的感觉,昨天他才刚刚在此享用过莼鲈之思,没想到此时却和这一家人阴阳两隔。
乔志清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嘴角抽动了下,杀气四溢的对晏玉婷下令道,“通知王树茂彻查此事,我给他五天的时间。村民头七之日,必须查出幕后指使。不管是太平军,淮军,湘军,山贼还是水匪,全部斩立决。有一个杀一个,有一万个便杀一万个。”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的功夫,二百具尸体的身上才全部被白布包裹。那些还留在乔志清脑中的老人们,昨日还在阳光下晒着太阳。那些年轻的女人们昨日还在家门口冲着村中的来和*图*书客指指点点的偷笑。那些男人们恐怕还惦记着家里的那几亩田地。乔志清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们,一句话也不讲。兵勇们跟着静静的站在一旁,肃穆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回东家的话,我们也是早上的时候刚刚接到邻村村民的报告,赶来时村中已经是这种模样了,是属下防御不利,让贼人钻了空子,请大帅责罚。”
一个时辰后,乔志清头脑晕厥的跪在了坟茔前。双腿弯曲,腰板笔直,额头浸泡在了泥水里,终于像巨人一样重重的倒下。
“小声点,出什么事了?”
老天爷似乎受到了感召,“咔擦”一声在天际传来一声晴空霹雳,天色瞬间便黯淡了下来。大风起兮,卷起阵阵的尘土把清字军包裹在里面。村中的竹林里随着风声响起一阵阵的呜鸣,像是这一百多口村民的怨喊声。
乔志清连忙吩咐了声,挥手让院外执勤的亲兵备了马车,和晏玉婷一同朝湖中村赶去。
“回东家的话,属下已经找到祠堂的族谱核实过了。村中一共一百三十八人,除了张老汉的儿子张喜田失踪外,其余人等无一活口。尸体我已经让兵勇们挖好了坟茔,随时可以入葬。属下跟你发誓,要是查出是哪伙贼人干的,一定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是的,你猜的不错,此次是官府联合青帮一起行动,不仅仅在上海县城行动,洋人此次也破例让淮军入了租界帮助剿匪。”
“城西的湖中村被http://www•hetushu.com贼人屠村了,村中的大小一百多人全部丧生。大火烧了一夜,村里如今已经变成一座废墟了。”
黄飞鸿在后院得知消息后,也匆忙带着一个联队的亲兵,跨马追上乔志清的马车护卫在两旁。
冬日里刺骨的大雨说下便下了起来,五百多清字军整齐的迎着暴雨跟随着乔志清立在原地。暴雨透过衣服渗进了乔志清的身子上,寒风吹过,冰凉刺骨。
“秀英,节哀顺变吧,事情已经发生,乔大哥答应你,一定要让这些刽子手血债血偿。”
乔志清给她拍着后背,言语中无限的柔情。
村中已经被清字军左师的人马团团围住,乔志清一下了马车,便冲迎面而来的王树茂大吼了一声。
“乔大哥,我不能哭,我要报仇,我心里好痛啊。”
清字军愤怒的跟着高呼了起来,整齐划一的举枪朝天鸣放,一时枪声大作,万鸟惊飞,杀气冲天。
“什么?湖中村!”
周秀英攥紧了乔志清的胳膊,指甲已经紧紧的陷入乔志清的肉里。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但这次她有个肩膀可以依靠。
“报仇。”
周秀英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的人,虽然一时有些失态,但很快便就冷静了下来,强忍着泪花问乔志清道,“这事情一定有问题,我们小刀会从来都是秘密联络的,就算出事,也不可能全军覆没,一定是有人在里面捣鬼。”
“入土吧。”
“晚了,人本王都已http://www.hetushu.com经杀了,而且没有留一个活口。你的那位娇滴滴的妻子,还有你那个半路捡来的父亲,本王都统统的杀掉了。
“老少爷们,一路走好。我乔志清不为你们报仇雪恨,誓不为人。”
乔志清冲天空长嚎一声,拔出腰间的驳壳枪,“砰,砰”便是两枪。
中年汉子兀自从嘴里吐出一口鲜血,喉咙里嘶哑的闷哼着冲对面那人吼叫了一声。
乔志清把真相告诉了周秀英,起身把这个可怜的女人,搀扶到了卧榻上坐下,在她生命的一大半时间内,都在干着男人才该做的事情。
一行人在路上没有半点停歇,半个时辰便在湖中村的张老爹的家外停了下来。
乔志清冷着脸,把张老汉身上的白布盖好,因为张喜田的关系,张老汉一家也暂不下葬。
“黄文金,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恨,杀我一人即可,别动那些村民。”
“起来回话吧。村中的伤亡如何,还有活口吗?”
乔志清无奈的摇了摇头,拉了床被子给周秀英盖好,刚下了卧榻活动了下筋骨,外面就传来晏玉婷着急的呼声,“乔大哥,出大事了。”
“报仇。”
乔志清冷冷的回了一句。
“不对,事有蹊翘,我们现在就过去现场看一看。”
王树茂连忙招呼着兵勇把尸体放进了坟坑里,乔志清静静的看着尸体一层层的堆积,直到黄土把坟坑填满。
一个时辰后,周秀英终于流干了眼泪,虚脱的倒在乔志清的怀里昏睡了过去。
和_图_书玉婷在一旁寸步不离的伺候着乔志清,梨花带雨的满脸都是憔悴。见乔志清醒来时就再也忍不住大哭了出来,抱着乔志清的肩膀不断的嗔怒道,“乔志清,为什么要这么折磨你自己,难道这样就能给村民报仇了吗?”
乔志清亲自把一块块白布遮盖在尸体的上面,晏玉婷抱着白布静静的跟在乔志清的身后,他从来没见过乔志清如此的失态,即便在白骨磊磊的战场上,而这次他竟然为了这些素不相干的普通人落泪了。
“没事的,乖,哭出来就没事了。”
“走,看看那些村民去,我想送他们最后一程。”
“是谁干的,是谁干的!”
周秀英攥紧了拳头,伏在乔志清的怀里长嚎了声。
“……”
中年汉子的对面坐着一位衣着光鲜,身穿太平军帅服的人。那人五短身材,但上身却是魁梧粗壮,满嘴的粗牙曝露,脸露笑容时都让人莫名的感到毛骨悚然。
乔志清抚摸着她的乌发,心里反复盘算着李鸿章的动机。他做此事绝不会只是为了向洋人示好,怕是杀鸡给猴看,以此在警示自己。李鸿章还是那个历史上那个铁血宰相,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绝的。此次怕是和白齐文有交往的人都已被他借着剿匪的名义铲除,他在警告,警告自己别把触手伸到上海。
乔志清嘴角抽动了下,从伞中倔强的走了出来,笔直的站在暴雨之中。也许只有肉体的刺痛才能让他的心冷静下来。
“报仇。”
“大帅,午时快到了,赶和_图_书紧让他们入土为安吧。”
清字军在村东挖了一个三十米宽高的深沟,下面铺撒了石灰消毒。一百三十具尸体整齐的摆放在深沟的前面,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当中最小的才不过一两岁的孩童,昨日还在父母的怀抱里嬉戏玩耍,今日却要被埋葬于此,再也无法睁开眼打量这个满是惊喜的世界。
乔志清昏昏沉沉的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第二日的中午。苏州城最好的中西医都聚集在府衙中,着急的期盼着乔志清的病情好转,终于在高烧一夜后,天亮时分渐渐的退了下去。
那人便正是湖州太平军统帅黄文金,冲中年汉子得意的冷笑了声,露出他那一排错乱的黄牙,狂傲的大笑了起来。
城中府衙后院的柴房里,一个浑身血肉模糊的中年汉子被五花大绑的捆在房中的木柱上。
晏玉婷伏在乔志清的耳边轻声汇报,脸上全是痛心疾首的神色。
乔志清心里咯噔一下,大呼了出来。湖中村正是昨夜他与苏三娘和周秀英前去的村落,张老爹便是湖中村人。
“青帮,是邵华雄这个狗贼。”
周秀英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放声长泣了出来,那哭声撕心裂肺,几次哽咽的换不过气来。
左师的一个团的部队全部在此集合,都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看着乔志清的忙碌。团里的将领想上前帮忙,但还没上前,就被乔志清喝退。左师的将领可都是清字军的第一批成员,乔志清平时可都把他们当宝贝一样。他是真的生气了,满心全是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