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27章 继续进攻

左旅迅速的冲进瓮城,在城内追击残敌。后续的右旅也攀上了城墙,在城墙上清扫掉各个用沙袋堆砌的防御据点。太平军激烈反抗,不断的用弓箭和洋枪进行反击。黄昏时分,湖州城四面的城墙便被完全控制在清字军的手里。南、北、西三座城门大开后,谭广林也迅速的从三个城门冲了进去。
张宗禹知道罗三元的意思,他一定是认为乔志清故意为难新一师,这种话也只有罗三元敢和自己袒露。
“师长,太平军的火力完全不在我们之下,在城墙上交叉布置火力网,兄弟们对枪阵的使用还不成熟,刚冲上城墙后,便一窝蜂的乱冲,完全没有任何有效的活力压制,所以才让太平军占了便宜。属下保证,以后一定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
张宗禹连忙为自己疯狂的想法摇了摇头,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后,又部署起下一阶段的进攻方案来。
清字军离城墙最近处不过二十米,在混乱的老百姓冲下,完全就是太平军的活靶子,没有一点反击的余地。一阵的箭雨和枪响过后,不过是清字军还是老百姓,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
张宗禹大喝了声,挥手让众将退下,做好防御,休整待命。
“这个问题我也询问过大帅了,大帅说七天后我们自然就知道缘由了,你不要再胡乱的猜测,莫要动摇了军心。”
张宗禹把指挥部设在东门翁城的城墙后,将领们便集中在了一起议事。罗长风摩拳擦掌的大笑了声,终于吐了口舒坦气。
http://www.hetushu•com三元待众将走后,才满怀心事的上前,冲张宗禹吐露道,“师长,我们为何要急于拿下湖州城?如今我们已把黄文金团团围困在了城中,他那剩下的两万多兵勇,每日消耗的军粮就是个天大的数字。只要我们把湖州城包围的严丝合缝,不出一个月,黄文金的手下必然军心动摇,到那时我们再进攻不是可以减少很多的伤亡吗?大帅只给了我们七天的时间,究竟是何道理?”
帐中的众将手下也多有伤亡,都不自觉的垂下了头。
张宗禹冷冷的又环视了其他众将。
其他众将也跟着轻松的大笑了起来,满脸都是胜利的得意。
黄文金刚刚让人加固了一夜的城墙,在一瞬间像纸糊的一般,被彻底的撕裂,墙砖散乱了一地。太平军的瓮城完全没有了遮挡,赤裸裸的暴露在清字军的眼前。
左旅的所有清字军都跟着嘶吼了起来,密集的全部抬枪齐射城楼。冲击到五十米外时已经把城墙上火力完全压制。紧接着由工兵队顶着钢铁打制的盾牌,迎着太平军的枪雨,飞快的冲击到城门下,安置好最新式的TNT炸药包。只听剧烈的一道轰隆声响起,城门前腾起一片烟雾,烟雾散尽后,太平军在东门的第一道防线便被完全的打开。
“报仇,报仇。”
“大帅,事情已经办妥了,有三个趁乱逃出去了。”
“属下明白,没什么事属下便下去备战去了。”
湖州府衙
罗长风加重了和*图*书语气,抱拳认错。
左团团长汪大海举起洋枪嘶声长啸,眼睛中的怒火似乎都要喷射出来。
张宗禹点了点头,闭着眼深吸了口气,心中不断的问自己,“大帅为什么不让围城,淮军和浙军已经同时对太平军发起攻击,难道还怕黄文金有援军吗?难道真是故意借黄文金之手除掉我们捻军的精锐?”
黄文金紧绷的脸色终于舒展了许多,让年轻人退下后,又回了大堂中。
一个身着便装的年轻人匆匆的跑进了客堂,黄文金正和将领们部署着各处的防御。门外的亲兵进屋通传后,黄文金便满脸急切的走出门来。
众将也抱拳诚恳道歉,再也没有那种洋洋自得的神态。
清字军的兵勇连忙停止了射击,任由着这群普通的百姓四处逃散。捻军自从加入清字军第一天起,便把军规军纪牢牢刻在脑子里。自然知道杀害无辜百姓的罪责,没有一人敢胡乱开枪。汪大海急忙向罗三元求令,因为此刻空隙的时间,太平军又给城墙上补充了弹药和弓箭手。
“师长,可算是给狗日的打进城内了,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还以为我们清字军好惹呢。”
“是啊,师长,什么时候给我们摆庆功酒喝啊?”
这时让所有清字军都惊诧的事情发生,瓮城的城门突然大开,从里面瞬间涌出一大群穿着粗布衣裳的老百姓。拖家带口,背着厚厚的行礼,老老少少足有上千人之多。全都是一脸惶恐的朝清字军涌去,顿时城门前跟庙会一般,哭喊声,求hetushu•com救声,推搡声混成了一团。
“冲啊,报仇,报仇。”
“末将知错了,末将保证严明军纪。”
黄文金出门后,年轻人急忙迎了上去,在他的耳边轻语了几句。
罗长风一下子也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心里不自觉的对这个毛头师长敬畏了起来。
罗三元适可而止,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有些事尽了兄弟的情意即可,真出了事情也能无愧于心了。
只有罗三元垂着头一言不发,他的左旅伤亡最为惨重,有一千多的弟兄已经确认阵亡。
主攻东门的任务还是交于罗三元的左旅,只是罗长风的主攻方向做了调整,与罗三元一同进攻东门。南、北、西门则交给谭广林只做防御。火炮左团的两百门火炮全部集中到东门,张宗禹一声令下后,隆隆的炮响声再次响起,这次城中的太平军一定能感受到什么叫做地动山摇。昨日剩下的八百发炮弹,在一个时辰之内,全部砸在了东城墙上,乌压压的跟蝗虫掠境一般。
“掩护百姓,掩护百姓”
黄文金还是按照昨日的战术,在瓮城的城墙上,分上中下三层派洋枪队进行抵御,但此时的情况却不同昨日,中下层的太平军早已暴露在清字军的火力之下,在两百米的距离时,双方就已经开始交起火来。瓮城上此时防御的洋枪队,不过五百多人,只在互相射击两轮后,便被清字军完全的压制。左旅的右团和中团趁势从右翼攻了上去。在冲进到一百米的有效射程内后,双方巨大的伤亡顿时显露,都是和*图*书毫无遮掩的靠着洋枪硬拼,瞬间两边都各自倒下了上百人。但清字军情绪高涨,仍旧迈着大步高喊着口号,密集向前攻进。左旅三千多人如同扇形一般瓮城上的太平军完全被湮没在了人海里,待冲击到五十多米的距离时,终于彻底崩溃,瓮城墙中下两层的兵勇别密集飞来的子弹全部打成了肉泥。城墙上剩下一百多的太平军仍旧拼死不扯。
城墙上面防御的太平军与清字军的弹雨密集对射,在只剩下最后一人后,那太平军打光了所有的子弹,抱着太平天国的黄旗从城墙上一跃而下,脑浆溅了一地,到死还睁着眼睛。
张宗禹皱了下眉,紧盯着罗长风询问道,“你们右旅的伤亡有多少?”
左旅入城后,按照事先制定的方案,沿主要街道迅速清理残敌,穿插设防。天黑下来时已于谭广林的中旅汇合,把太平局分割包围在四个区域金此时完全龟缩进了城内,占据着城庙、书院、寺院等重要据点。
张宗禹满意的轻哼了声,语气终于缓和了下来。
“额,这个。”罗长风顿了下,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尴尬的回道,“禀师长,刚刚做了统计,共有五百多的兄弟死伤。”
军令瞬间在左旅中四处回荡,城门前的清字军听到军令,用身体替百姓做成了盾牌。任由着太平军的子弹和箭雨射在身上,直到最后一个老百姓远远的逃离。冲进城门处的清字军瞬间牺牲了五百多人。
“你们呢?”
炮声落后,冲击的军号声同时响起,左右两个旅部,共计七www•hetushu•com八千的队伍按照命令分批次进行攻击。冲在最前面的便是汪大海率领的左旅左团。昨日伤亡的众兄弟,早已让左团的弟兄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命令刚下,便群情高涨的列成枪阵朝瓮城冲了过去。
“属下知道错了,师长教训的极是。”
“那就好,那就好。”
“五百多?这才是第一个阶段的战斗,你们后师仅仅负责清扫城墙上的太平军,伤亡五百多人还有脸得意吗?你可知道大帅率清字军征战以来,每次攻城略地,伤亡可都未曾上过一百?还喝庆功酒?亏你们能说出口来。”
张宗禹瞬间冷下了脸,笔直的从主位上站起身子,神色严厉的盯着罗长风。
“为什么伤亡会这么大,问题出在哪里你知道吗?”
罗三元紧皱着眉还没来得及回话,城墙上便发出“噼里啪啦”的强响声,还有箭雨齐射的呜鸣声。
“不会不会,大帅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要想除掉捻军,也不会使出这样的招数。”
“畜生,老子要剁了你们!冲啊,为死难的兄弟报仇!”
“你们要记住,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要轻言胜利。即便胜利了,我们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胜,这种用兄弟的鲜血换来的胜利,我们不要也罢。占领城墙这只是攻打湖州城的第一阶段,你们要时刻记住,黄文金可活的还好好的,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快,掩护百姓,让他们先走。”
“旅长,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罗三元大吼一声,下了军令,咬牙切齿的看着城墙上的太平军,眼睛憋的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