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0章 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如果此时发明了电报,李秀成知道消息后,也许会改变自己的初衷,但此时,两方人马都似有天定的朝最后的目的地汇聚而去。
“在这里。”乔志清把手指在了南京城上,拍着地图兴奋道,“他要是想解救湖州之围,也用不着让李世贤也支援过来,这么大动干戈,他的目标就只有南京城了。”
“大哥,南京城可是死地,我们真的要到那里去吗?”
“这个也不奇怪,大清朝的官员要是都拧在一股绳上,太平军早就被剿灭了。我们现在已经是李鸿章眼中的一颗钉子,他的淮军已经练成,再也不需要我们替他遮风挡雨,从他这次对上海小刀会的态度,我就已经想到,李大人这是要排除异己了。”
李秀成信誓旦旦的满是自信,说道痛快出不自觉的挥了下手掌,恰似江山尽在手中任意指点一般。不过还没等李世贤高兴起来,李秀成又连忙补充道,“湖州城近邻苏州,我们既然已经完全从苏南把势力撤出,还是不多于清字军纠缠就好,要保存势力,力图北上。这么多年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英王他的决议是对的,当年我们执意要平定苏南是犯了极大的错误,三次围攻上海,耗尽了元气,此次万不可再犯此错误,一定要先解决掉南京上游的门户。”
李秀成信心满满的走下帅位拍了拍李世贤的肩膀,仿佛又看到曾经的那段战无不胜的辉煌岁月。
“师长,乔大帅是不是让我们退兵啊?”
“退http://m•hetushu•com兵?为什么要退兵?”
“必胜,必胜,必胜。”
李秀成的军帐中,李世贤刚刚见到了众多的老弟兄,平复下激动的神色后,与李秀成单独在军帐中密谈。
“不是外面都在传言,说是太平军的援军到了,足足有五十多万的兵马,我们不马上撤回苏州城吗?”
张宗禹瞪了他一眼,把信放下后,神色严峻的抬起了头。
乔志清叹了口气,回过头顶着江南的地形图不断的凝眉苦思,忽然拍案大呼道,“我知道李秀成要往哪里去了,这忠王还是放不下他脸上的那点荣耀。”
晏玉婷娇嗔的抱怨了一句,愤愤的踱了下小脚丫子。
晏玉婷有些担心的凝起了细眉。
太平军的将士们也跟着欢呼了起来,一时间群情高涨,势不可当。
乔志清自信满满的又下了预言,晏玉婷虽有些疑惑,但看着他斩钉截铁的样子,又不由得不信,他可从来都没有判断失误过。
李世贤皱了下眉,长叹了口气。
李秀成大军来援的消息在湖州城北的太平军中传开后,顿时士气高涨。军中所有的士兵一时间又是精神百倍的做好了防御,只等着胜利的那刻,非要把清字军全部活剐了以告慰牺牲兄弟的在天之灵,这城中的三万多人可都是江西出来的老兄弟,一个帅帐下摸爬滚打多年,如今却剩下了一万多人。
“你不懂,越是高高在上的人就越是看重名誉,人常言“衣锦还乡”就和_图_书是这个道理。在外面发了财的人总是要回到家乡给当初奚落自己的人显摆一下,他当年灰溜溜的被洪仁玕排挤出走,如今正是回南京城证明自己的时候。”
“他要去哪里?”
张宗禹神色严厉的下了命令,众将心中都是一紧,抱拳唱了个是后,都满脸严肃的退了出去。
李世贤听到这话也是满肚子的宽心,他和英王交好,曾经安庆被围,英王三番两次的派兵求援,可李秀成就是执意要取上海,结果才闹到今天局面,不过看李秀成这般的悔过,也算是亡羊补牢了。
“狗屁,李秀成要是有五十万的人马,还会被李鸿章打的满地乱窜。都给我传令下去,谁要在再军中造谣生事,一经发现,立即军法处置。这次我们拼死也要在湖州城中坚守三日,三日后李秀城必定让城别走。”
“这个老东西,我们不还打着他的旗号吗,他怎么能说翻脸就翻脸。”
李世贤点了点头,他从小就相信这个无所不能的堂哥,自然是他说什么便是什么。
晏玉婷被乔志清惊了一跳,睁大了眼睛,好奇的盯着地图。
晏玉婷连忙反驳的摇起了小脑到瓜子。
黄文金终于从营帐中走了出来,沉闷多日的脸色一时又焕发了光泽,在各个防守阵地视察,见到手下弟兄便举臂高呼。
“大哥,那湖州该怎么办?我们还要不要保住这座城池?”
李世贤稍稍松了口气,想起湖州的事又不自觉的凝起了眉头,长久的压力已经和*图*书让这位年轻人过早的衰老,眉头上爬满了一道道的皱纹。
“不用,只要张宗禹这小子能在城中坚守三日,三日后李秀成必然放弃湖州直奔南京。”
“那新一师要不要撤回苏州?”
火狐很快就把李秀成的最新动向传到了乔志清的案头上,晏玉婷带着情报瞪大了眼睛看着乔志清,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崇拜。
英王陈玉成要是此时知道李秀成心中的想法,肯定会痛哭流涕的抱着他大喝上一口闷酒。但是此时他却没有如此的闲情,安庆城守不住了。陈玉成外无援军,内无粮饷,独自在安庆这座孤城,坚守半年后,已是强弩之末。就在刚才,湘军刚刚收复了安庆城的所有军事要点。在安庆军械所停工之后,陈玉成也很快用光了里面的弹药,手下的将士死的死伤的伤,如今只剩下赖文光的一万多骑兵。陈玉成三思后,带着这点最后的力量主动撤出了安庆城,朝南京退却而去。
“乔大哥,你到底是不是天上的战神下凡的啊,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知道李鸿章要放走李秀成的?”
“湘军和清字军在江南对南京城已经形成合围的趋势,八旗军又在江北重重设防,要解南京之围谈何容易?”
“大哥总算是想明白了,小弟祝愿大哥得偿所愿。”
张宗禹拿着乔志清发来的急令坐在营帐中终于恍然大悟,乔大帅的眼光就是放眼大局,自己怎么也不会想到,李秀成竟然能从李鸿章的包围中突围出来,而且看情况www•hetushu•com来势汹汹,完全没有伤筋动骨的意思。大帅送来的野战炮幸亏没有用,要不然一时还真无法应对。可是这三十万的人马围攻湖州城,简直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大帅怎么在信上说三日后李秀成必定撤离,这个就让人匪夷所思了。
乔志清舒了口气,如今湖州城金的势力还未铲除,李秀成若是此时大兵压境,怕是清字军再装备精良,也会消化不良。李秀成对太平军的未来看的清清楚楚,他此时所作的不过是希望这艘破船下沉的慢一点而已,而在此之前,还要回南京城再最后的风光一次。
两兄弟在帐中又商量了明日围攻湖州城的细节后,大军便连夜开拔,朝湖州城浩浩荡荡的开拔了上去。
“我已经得到可靠消息,此次进攻湖州的不过是乔志清在镇江府收编的捻军力量,不过一万多人,哪里会是我们的对手,如不出我所料,明日大军压境,一日之内便能荡平湖州城。”
罗三元看着张宗禹冷峻的目光,不自觉的红了下脸,结结巴巴的又询问一声。
罗三元紧张的抱拳询问了一声,他和张宗禹的关系最为亲近,其他两个旅长也乐的让他出面。
众将领都在军帐的客座上看着张宗禹阴晴不定的表情,暗自的悄悄私语,都暗自的猜测乔志清在信上说些什么。
乔志清淡淡的解释了一声,看着手上的情报,还是对李秀成的动作吃惊了不少,他此次倾巢而出,而且杭州的李世贤也有与他汇聚的动向,小小的湖州城自然http://www.hetushu.com不是他的目的地,他到底要干嘛呢?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南京城如今被湘军、八旗军还有我们清字军四面围困,李秀成不会傻到自己往包围圈里跳吧?”
“这不怪他,我和李鸿章只是各位其主罢了,他心中还放不下那个破烂不堪的大清朝,而我乔志清的主子却是天下的百姓。就算他现在不翻脸,我们也迟早要刀兵相见,不过这样也好,大家心知肚明,下次再见面,便没有什么好遮掩的了。”
“小崽子们,忠王已经率三十万的大军来救援我们了,再坚持三日,清字军必败,到时候爷爷给你们封官赏银,大家都给爷爷打起精神来。”
新一师攻城的第七日,李秀成和李世贤的大军终于在双林镇会和,旌旗飞扬、鼓声阵阵,其势绵延数十公里之长,浩浩荡荡不见首尾。
“贤弟错矣,如今英王陈玉成占据安庆府,只要我们增兵南京城,便可再次与陈玉成协同破掉曾国藩那个老贼的江南大营,长江上游便可尽归我手,到时候南京城一旦守住了门户,不出两年,便又可以回师南下,重振当年的雄风。”
李秀成有些淡然的抬起了头,端正的坐起身子,镇定自若的言道,“贤弟莫慌,兵法有云,置之死地而后生。南京城看似是一招险棋,但是只有在那里,我们才能重新凝聚太平天国的威望,调动所有的资源和朝廷抗衡。树倒猢狲散,要是连都城都丢失了,那我们肯定是必败的结局,但若是能保下南京,兴许还有一丝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