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2章 锤炼

“大帅,据可靠消息,堵王在城中已经为国捐躯了,尸体就被那清字军的黄毛小儿挂在了城墙上。大帅,你可要为堵王报仇雪恨啊。”
“世贤,你莫忘了,那城中的清字军可装备着上万的洋枪洋炮。要是没了弹药,那就是破铜废铁。但是要让我们得到的便是一把利器,所以明日不管牺牲多大的代价,必须再用人海战术冲击一次,这洋枪洋炮可比人要重要的多。”
“是啊,徐耀大哥也不用终日自责了,据说当时情况危急,黄文金从新一师左旅的包围圈中冲出之后,就沿小路直插到北门的附近,眼见着就打开城门了。都是徐耀一马当先,带着机枪联队硬生生的把黄文金的五千人马全部射杀在了官道上,黄文金因此自杀而死。徐耀大哥终于大仇得报,只是让黄文金那个刽子手死的太痛快了一些。”
“这样值得吗?”
李世贤得空抹着热汗进了帅帐,里面各路的将领汇聚,你争我吵的已经乱作一团。
“不用了,不能总惯着那臭小子。你也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吧,我再批阅会公文。”
“好吧,你下去后把我们带出来的金银全部分发给众兄弟,就说明日拿下湖州城,本王还有重赏。”
张宗禹急切的询问了一声,他吃惊的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竟没有了独立的应敌主见,总想着寻求乔志清的帮助。虽然对乔志清三日撤兵的论断毫不怀疑,但是昨晚清点了弹药才发现,总共连一万发的子弹都不到了。面对三十万的大军,要再强撑两天还真是个不小的困和图书难。张宗禹一时乱了心态,以前不管面对什么样的强敌可都没像现在这般浮躁。
“苏州城来消息了吗?”
“不用急,这次正是锤炼新一师的好机会,不经历几次大仗,他们又怎么能尽快的成长起来呢。况且你可别忘了李鸿章可在上海对苏州城虎视眈眈呢,他这次放李秀成出来也必定是这个意思。要是左师出征,与李秀成纠缠起来,让这个老狐狸白白在苏州插上一脚,我们就真的得不偿失了。事到如今,只能看张宗禹那臭小子的造化了。”
苏州府衙
李世贤一心想着离开这个鬼地方,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大哥节哀顺变,湖州城一时半会还拿不下来,我们不如趁早北上。今日一战,我军死伤惨重,有三万多人当场就死在了战场上,如今还有一万的兵马不知所终,若是再这样打下去,用不了几天,我们怕是想回都回不去了。”
众将回了一声,全都摇了摇头满不甘心的退了下去。
“领命。”
罗三元不解的瞪大了眼睛。
李世贤负责打扫战场,整顿溃败后的乱军,刚刚才从前线撤了回来,见帐中的将领愁眉不展,一脸郁愤,满心的不解。
张宗禹激动地重重的拍打在罗三元的肩膀上,自从用上火器之后,就真的好像丢掉了自己的老本行一样。
一个大将声泪俱下的抱拳对李秀成倾诉,他与黄文金交好多年,当年天京保卫战,他被湘军包围的时候,无一人搭救,是黄文金领兵拼了性命才救他出来。
“这个徐耀还真是个hetushu.com人才,当初临时任命他为机枪联队的联队长,看来是选择对了。这个人思维缜密,很有一定的战略眼光。新一师的人都是捻军出身,对围歼战还是欠缺了点经验。要是真让黄文金占领了北门,那张宗禹恐怕真是情势危急了。”
晏玉婷看着乔志清那副平静自若的表情,仿佛新一师真是后娘养的一样。
李秀成凝眉环顾着众将,并不答话,见李世贤进来,急忙招呼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本帅自有安排。”
“我知道了,那大哥早点休息,小弟就先退下了。”
李秀成的嘴角上扬,不自觉的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冷的让人发寒。
帐中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就剩下李世贤和李秀成二人。
“大哥,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大家都是一脸气愤的模样?”
“大帅,下命令吧,拿下湖州城,为堵王报仇。”
李秀成满心的郁愤,黄文金可是他手下仅存的悍将,如今也去了天国,一想起身边无一良将可用,李秀成的心中便生出无限的悲凉。
乔志清轻笑了声,想到张宗禹就要面对弹药匮乏的境地,那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抱怨他这个大帅。
“对啊,都是上好的马匹,被黄文金养的膘肥体健的,师长问这个做什么?”
张宗禹回过了头,看着东方的朝阳,闭上眼深吸了口气,不断的暗示自己。手指紧紧的扣住城垛上的砖石,半会竟磨出了一丝丝的血液。
“是啊,大帅,堵王为太平天国立下了赫赫战功,如今惨死在太平军的手上,和_图_书咱们一定要为他报仇啊。”
李秀成咬牙切齿的拍在了椅背上,面露凶狠的神色。
“师长,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太平军马上就要再次进攻了,我们要尽快定一个方案才是。”
“不能,黄兄弟与我情同手足,我这样匆匆离去怕是让手下的众兄弟都寒了心了,以后竟更难领兵服众。我断定湖州城经此一战,一定物资弹药缺乏。只要我们严防住太湖,断掉清字军的补给,湖州便唾手可得。本王必须亲手宰了张宗禹那小子,以告慰黄兄弟的在天之灵。”
“有了,三元,城中不是还有太平军的两千匹战马吗?”
“真是恶有恶报,湖中村的上百口村民,终于可以大仇得报了。”
乔志清拿着晏玉婷送来的军报畅快的吐了口闷气,狠狠的把手拍在了桌子上。由于李秀成对太湖周边的严密封锁。张宗禹下午就传出的消息,在半夜后才由火狐送达到乔志清的手中。
罗三元在城墙的一角找到了张宗禹,急忙迎了上去。
帐中的各将都跟着站起了身子,这些将领都是太平军的老弟兄,也是李秀成手中最后的精锐力量。
“堵王他战死了,这个张宗禹,也不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放黄兄弟一马。他叔叔张乐行好歹也是天国的沃王,怎么说以前也是一家人。”
张世贤的身子不知怎的打了个哆嗦,面色极不自然的抱拳领命。
太平军后撤之后,直到半夜才稍稍恢复了建制,把混乱的人群重新稳定了下来。
晏玉婷板着小脸添油加醋的把细节讲了一遍,讲到黄文金的死还有http://www.hetushu.com些不解气的把粉拳砸在了书案上。
张宗禹眉头紧皱,忽然想起了什么。
“冷静,冷静,冷静,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
“对啊,我们用骑兵进可攻,用步枪退可守,一定会打的李秀成措手不及的。”
“乔大哥,真的不用派左师去支援湖州吗?张宗禹今日消耗了大量的弹药,恐怕是撑不过明日了。”
李世贤在一旁哀叹了一声,今日战场的惨状还在他的脑中游荡,一闭上眼睛耳边便满是死伤将士的哀嚎声。
乔志清看着晏玉婷急不可耐的小模样,轻笑着摇了摇头,晏玉婷可不知道,乔志清每日里和她拥抱在一起睡觉要经受怎样的折磨。这小丫头肤如白玉,温润滑嫩。一钻进被窝里就像是个小泥鳅一样,在乔志清的怀里钻来拱去。不时用她那浑圆的大腿顶在乔志清的下身上来回抚摸,虽然隔着亵衣亵裤,乔志清还是被她撩拨的欲火焚身,好几次都忍不住想当场就把这小妖精给就地正法了。这丫头一见他用强反倒是怕的连连求饶起来,但只要乔志清一放开她,立马又不羞不躁的用那饱满的胸乳顶在乔志清的大手上,娇滴滴挑逗着,“大爷,奴家的胸口好难受啊,你给奴家揉上一揉呗。”
罗三元也突然开窍般兴奋的喊叫了起来,真是老虎下山把自己当猫了。
乔志清叹了口气,虽然也有些担心,但对张宗禹还是满怀着自信。要是连这点困难都克服不了,那新一师还真不知道新在哪里了。
“好小子,才参加清字军个把月,你就忘了我们以前是做什么的了m.hetushu.com,我们是捻军啊,论骑兵作战,这天下有谁能敌的过我们。就是蒙古的那个僧格林沁亲王,马背上长大的还不照样常常败在我们的手上。”
在湖州城战役打响的同一天,黄文忠率水军一个师的兵马要向宜兴奔赴了过去。宜兴位于湖州与南京城的咽喉要道之上,本是无锡县的辖区,后一直由太平军占据。因为湘军已经完全扫清了安徽境内的太平军残敌,所以李秀成北上,只有经宜兴这一条路可以选择。黄文忠得到的命令就是,围而不攻,大造声势。
时至三更,晏玉婷早就瞌睡的打起了哈欠,巴不得乔志清赶紧处理完公务,这样就能早早的抱着他睡觉了。她纯粹女儿家的心思,虽懵懂的知道一点男女之事,但也不是十分的清楚。只是感觉每日紧搂着乔志清睡觉的时候,身体就无比的舒爽兴奋,脑袋晕炫炫的像是飘在云端一样。她很迷恋这样的感觉,虽然每次都会被下身的那湿滑的刺激羞涩的抬不起头来。
罗三元神色落寞的摇了摇头,心里只猜测乔志清的用意,为什么总要置新一师到险境,难道真的是因为大家都捻军的缘故吗?
“没有,师长,我们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湖州城新一师营地,张宗禹一夜未睡,在军帐中等了一天苏州的消息,但是天大亮时都不见有任何的消息传来,不由的心神不宁,在城墙上迎着初升的朝阳左右踱步了起来。
“但愿如此吧,你还有什么给张宗禹交代的吗,我尽快派人给他送过去。”
李秀成点了点头,叮嘱了一句后,靠在椅背上疲倦的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