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4章 黎明的前夜

“哦,正要跟你说呢,黄文忠的水军今日在宜兴北部登陆后,已经把沿线的太平军据点全部被扫荡一空。如今北上的道路完全被控制在黄文忠的手中。大队人马在益阳城北的二十里外驻扎了下来,随时都可以对益阳发起全面发起攻击。如果不出意外,李秀成在明日下午的时候就能得到消息。”
乔志清突然放下军报盯着好奇的晏玉婷问了一句。
晏玉婷痒痒的胡乱翻转,差点笑的岔过气去,终于忍不住连连求饶了一声,眼睛里都被折腾出了泪珠子。花容失色的连旗袍都被扯到了腰上,露出那性感迷人的两条纤腿。两腿中间便是被亵裤紧紧包裹的神秘花园,像个小馒头一样高高隆起,那潺潺的流水此时却已将亵裤打湿,娇滑滑的一片更是让人欲火丛生。
“是啊,有了昨日一战,今日再出骑兵,恐怕对太平军也不起什么作用了。我们还是尽量拖延时间,带兵撤人城内依据有力地形进行巷战。太平军人数众多,军纪不严,进城后肯定会四处游走,我们正好将他们各个击破。”
“大哥莫恼,张宗禹如今也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他如今没了弹药,城中总共不过上万的兵马,连我们的手指头都不到。要是拼起刀剑,就算我们一人踩上一脚,也把清字军给踏平了。今日不过是他猛然一击,弟兄们反应不过来才让他钻了空子。只要我们明日派洋枪队先行出击,张宗禹的骑兵不出来则以,只要他敢出来,便立即把他围在枪阵之中,管保他有来无回。和_图_书待洋枪队冲击到城墙一百米处,用火力压制住清字军,那骑兵就再没有回旋的余地,被我们牢牢堵死在城里。这时我们再派大队人马攻城,一定会旗开得胜,一举拿下湖州城。”
罗三元想到这些,忽然轻松了下来。在死人堆上都爬过好几次,目前的这点困难有算得了什么呢。
众将都退下身后,李秀成便满是疲倦的在帅椅上伸了个懒腰,冲帐中侍候的李世贤叹了口气。
“世贤,你说说看,这个仗该怎么打,张宗禹如今已是弹尽人乏,若是我们方才再拼命一点,恐怕此时已经站在湖州城上了。这群饭桶怎么就没有一个中用的呢?”
苏州府衙
晏玉婷细细思索了下,把这几日的情报在脑中过滤了一遍,随口回答了一句。
“不会,暂时还不会在明地里动手,但是在暗地里肯定会有所动作,先逼着我们受不了反击,再罗列罪状剿灭我们。按照目前的布防趋势来看,一定是我们进攻宜兴,刺激了曾国藩那个老狐狸的神经,以为我们是要准备北上跟他争夺南京城的功劳了。”
“师长,我们现在就是太依赖大帅了对不对?当初在镇江城,你我吃糠喝稀,最后身临绝境还是靠自己的力量想办法,但现在一遇到困难便寄托在大帅的救援上,师长,我们该坐下来好好冷静一下了。”
“李秀成这是把家底都亮出来了啊,他是要和我们拼命了。”
晏玉婷说着便从小手包里掏出了军报,递给了乔志清过目。
刘秀成不甘心的骂了一句,http://m.hetushu.com可叹自己的帐下竟无猛将可用。
李秀成此时就像是咬到一块巨大的肥肉,但却因为牙口不好,三番两次的被掰扯的疼痛了,又舍不得松口。只能硬着头皮再尝试一次,他在湖州城已经耽搁了两日的时间,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想。战局总是瞬息万变,何况太湖的对面便是锋芒毕露的清字军老巢,乔志清不可能对他熟视无睹。李秀成的心中突然浮起一股淡淡的担心,但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他此时还不到和乔志清拼命的份上。
罗三元也有些开窍的分析了一遍。
张宗禹回到城中后,立即让人清点了弹药库存,情况比他预料的还要糟糕。东城门因为有他的骑兵阻挡,今日倒没有消耗太多的子弹,只是火炮团的为了灭掉李秀成的炮阵,采取了密集轰炸的方式,把最后的两百发弹药全部打光。其他三个们的情况就差倒了极点,没人所剩的弹药不过数十发左右,城墙上布防的火炮也是没留一颗炮弹。好在机枪联队十二挺机枪还有两千多发的子弹,有总是聊胜于无。
张宗禹端着望远镜站在城墙上冷冷的看着前方的军情,轻笑着调侃了李秀成一声,经过一晚上的反思,张宗禹的心态已经完全的平静了下来,今日站在城墙,竟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脑中游荡的全是应敌之策。
“如此甚好,但愿张宗禹那个臭小子心里不要太过浮躁,能撑过明日的最后一战。”
乔志清一脸坏笑的松开了她,看着晏玉婷娇羞诱人的小模样,终于忍和-图-书不住凑上前把嘴唇递了上去,对着晏玉婷的香唇贪婪的吮吸了起来,双手一把伸进了她的亵衣里,坏笑抓住她胸前的两颗蹦跳的大白兔揉捏了起来,一纠缠便又是一夜。
晏玉婷的粉额微皱了下,担心的看着乔志清。
“没有什么动作吧,只是这几天驻防在太仓、昆山、青浦的淮军调动频繁,补充了一些粮草和兵马,其他的倒没什么特别的了。”
“好主意,就依此计策进行,你下去就给众将安排一下,本王倒也看看,这个张宗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张宗禹心急如焚的在帐中走来走去,一脸的疲倦,身上的迷彩服已经被鲜血染的到处都是,胳膊上受了刀伤也就稍稍的用绷带捆扎了一下凑合。
晏玉婷看不懂地图,也不知道乔志清指着地图在说什么,但最后一句却听明白了,大概就是他的那个小情人的父亲嫌他过去抢人家的地盘了。突然觉得好笑的捂住了小嘴乐了出来,调侃了乔志清一句。
帐中只有罗三元一人在一旁侍候,也是眉头紧锁的心烦意乱。这种情况忽然又让他想起了和张宗禹在镇江城被清字军包围时的那股无助,但此时因为有乔志清这个大靠山,更让人焦躁不安,有时候希望比绝望还要使人煎熬。
张宗禹终于从混乱的情绪中解脱出来,脑中一片空明,浮躁的心情也瞬间平息了下来,不再求助于别人的恩赐。“靠自己,靠自己。”张宗禹在心里不断的对自己呐喊。
李世贤把今日的的战况都仔细回想了一遍,跟李秀成建议了一个稳妥的办http://m.hetushu.com法。
“李鸿章那边有什么消息传回来吗?”
张宗禹颇有意味的紧盯着罗三元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极有可能,苏州、常州、镇江、可都驻扎着我们清字军的三个师的兵马,但是大帅就是没有动用一个,而是让我们在此独立抵抗李秀成三十万的人马,而是告诉我们三日后李秀成必定撤军,想必就是为了磨砺我们的心智。我们捻军从前只善于进攻却不善于防守,这次便是一个大好的学习机会,大帅必然不会放过此机会。属下断定,明日事情一定会出现转机,只要我们拼死再坚守一天。”
“对啊,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你说大帅是不是就是借着这个机会在磨砺我们?”
“你是说曾国藩和李鸿章要对我们动手吗?这怎么可能,要是让朝廷知道了,那还不把他们的乌纱帽给摘了啊。”
“乔大帅,你可是把你手下的这位小将军给逼疯了,竟然能亲自跨马上阵冲杀。”
“曾国藩不是你的准岳父吗,不如你跟他说说好话,兴许他也就不与我们为难了。”
“大帅怎么还没有消息?”
罗三元在身后冷静的建议,昨日他已经让左旅把城中的工事据点又加固修复了一遍,此次就是太平军攻入城内,没有半个月也休想完全占领湖州城。
乔志清扬起嘴角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放下了手,搂着她的娇躯便摁在了卧榻上,使劲的在她的纤腰上咯吱了起来。
今日的战报又在大半夜的时候由晏玉婷带进了书房,乔志清仔细的查看着上面的细节,对张宗禹用骑和-图-书兵奇袭的事情称赞不已。这是张宗禹第一次独自想办法变换战术,比起以前不知道进步了多少,看来他在战斗中已经慢慢的开始学着独立的思考问题了。
晏玉婷捂着小嘴笑了一声,乔志清只要高兴,她也莫名其妙的就跟着开心。
乔志清接过战报细细一看,微微的松了口气。不过军报上的一个细节却吸引了乔志清的注意,那就是驻防在马鞍山和芜湖一带的湘军今日突然朝东挺近了一百多公里,分别在安徽与江苏接壤的溧水县和高淳县驻扎了下来,人数不明。
乔志清急忙摊开地图把几个县城都标注了出来,一个环绕苏南的包围圈正在逐渐的成型。
天亮后,太平军按照昨日李世贤的建议,再次向湖州城发起攻击,不过这次却在东门处把洋枪队全部集中了过来,足足有五千多人,狂热的呼啸着朝城门处拥挤着冲了上去。
张宗禹一下子矗愣在了原地,惊讶的看着罗三元,细细掂量了一会,突然有些神经质的苦笑了出来。
“不好,湘军和淮军这次是来者不善啊。”
“只能这样了,黄文金能打一次城市巷战,我们新一师也一定能,就让李秀成也尝一尝城市攻坚战的味道。”
“宗禹没让我失望,我们离起义的时间不多了,只能用这种法子逼着他尽快成长起来,独当一面。”乔志清笑了笑,抬头又询问道,“黄文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部队都抵达宜兴了吗?”
乔志清盯着地形图看了半天,终于明白了湘军调动的缘由。但就是不知道淮军的行动是曾国藩的授意,还是李鸿章的个人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