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5章 血色黄昏

直到夜黑下来时,城中还不时传来一阵阵的枪响声,刚才清字军主动撤退,在街巷中埋伏时,每人还可都有六七发的子弹。太平军一入城,就跟盲人入巷一般,完全找不到北在哪里,被东一股,西一股的太平军打的晕头转向,几乎每条街道都铺满了尸体,吓的众兵勇见到用砖石加固的街道时都是绕道而行。
“黎明就在眼前,乔大帅不会骗我,不会骗我。”
“但愿如此吧。”
李秀成连忙吩咐了年轻人退下,让传令兵在城中迅速把各师帅召集到了军帐。
太平军气势瞬间高涨,狂呼着急速向前推进。直到距离城墙一百米位置时,清字军都没有发射出一发弹药。众太平军疑神疑鬼的又朝前推进了五十米,还是没有枪声传出,瞬间大喜,毫无顾忌的挺起胸膛,拔出腰刀朝最后的距离一段距离攻击了上去。
一声令下,也不知道是从哪边传奇,街道上的太平军这次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身处一片密集的箭雨之中,避无可避,在经过一阵撕心裂肺的哀嚎之后,从街口和街尾又冲出两队的清字军人马,全都端着明晃晃的军刀扑杀了上来。雨水把这卒太平军的呼叫声完全淹没,只用了一炷香的功夫,五百的太平军当场横尸街头。
“胜利,胜利,胜利”
此时阴沉了一早上的天际,突然想起几声划破长空的霹雳。一时间硕大的雨点像是给太平军洗刷耻辱一般,应声而下,把整个湖州城都笼罩在了密如珠帘的雨水之中。城门外太平军的尸体也被雨水冲刷一空,鲜血http://www.hetushu.com混在雨水里像是一条血河,哗哗的朝护城河流了进去。太平军几个师部在大雨中,已经开始挖设壕沟,打扫战场,让自己的兄弟朋友入土为安。
“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年轻人连忙跪下身子叩头连连,急忙禀告道,“忠王赎罪,是这样的,清字军不知为何在前日率大军连破我宜兴四周五座城池,小人早上来的时候,清字军已经把宜兴团团包围,此时状况未明,怕是宜兴危在旦夕啊,请忠王速速发兵救援。”
李世贤得意的挺起了胸口,终于把这几日的闷气一吐而空、
待一卒的太平军冲进一条官道的时候,才立刻发现了这里的不寻常来,这官道上的商铺竟没有一家开门窗的,全都被木条封钉的死死的。这五百来人警惕的四处张望,全部深入街道后。忽然街道两边二楼的窗户齐刷刷的打开,一排排的弓箭手从窗户上探头而出。
傍晚时分,天际的乌云终于完全的散去,但太阳却日近西山,只剩下灰黄的余晖斜照着大地。
王佐的火枪旅就奉命配合整个师部围剿此处,由李世贤亲自坐阵指挥,因为枪针的燧石都淋了大雨,即使在天晴后,打起火来认识十分的不便,十下有九下打不着火星。在好不容易对准目标后,扣下扳机,却连连放哑枪,被对面的清字军几乎是当成活靶子一样打。清字军刚才可以逸待劳把洋枪藏在干燥处,并没有失去火力。如今已经进攻了两个时辰,可是总共只夺下了府衙南面的一条街道,http://www•hetushu•com而且还在与清字军反复争夺,死伤的尸体已铺满了整个街道。
李秀成心里隐约的浮起一股担心,总觉得张宗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认输。
“宜兴被清字军围攻?你确定?”
李秀成方才已经端着望远镜把城墙上漫天欢呼的太平军看的清清楚楚,只是冥思苦想的坐在帅位上半天都不言语。
“撤。”
“宜兴?”
李秀成冷冷的看了青年一眼,眉头紧皱了一下。
“长毛贼又来了,长毛贼又来了。”
“大哥,你担心什么呢,城墙已经被我们拿下了,张宗禹那个臭小子还有什么资本跟我们叫板,不过是案板上的鱼肉,任由我们宰割而已。”
李秀成的言语中无线的紧张,宜兴是自己北上南京的必经之路,要是出了问题,那自己可真是进退无门,被堵死在湖州了。
当太平军的帅旗在城墙迎风飘扬的时候,欢呼声顿时响彻了天地。
对清字军的围剿就此开始,一支支部队混乱的开进城去。饱受战乱的城中居民刚刚送走了黄文金,此时又重新面对新一股太平军的蹂躏。
传令兵上了城墙,急忙在李秀成的军帐外大声禀告。
李秀成抵达了城内,端立在城墙的阁楼之下,看着四面雾蒙蒙的一片雨水,心中到瞬间的浮躁起来。也只有他心里清楚,洋枪队用的燧发枪在大雨时燧石受潮,根本就打不着火星。也就是说,太平军此时就是在人数上占了优势,在装备上已经完全和清字军相同。老天爷这不是在给太平军洗刷屈辱,明显的就是在m.hetushu.com帮助清字军。
“糟糕。”
乌云遮盖了大地,闷雷在天边惊起。
李秀成横眉冷对着天际,心里暗暗的怒吼一声。
李秀成叹了口气,在李世贤的陪同下,出了帅帐后,跨上战马,朝东城门进发而去。
刘秀成的心里咯噔一下,马上把这几日的事情联系了起来,怪不得乔志清让张宗禹在湖州坚守而不救援,原来是为了把自己当饺子一样包了。
张宗禹冲东门的将士一声令下,城墙上的军令相继传开,清字军竟放弃了抵抗,全部扯下了城墙,退缩进了城内。在城外奋勇攀城的太平军一时摸不著头脑,刚才还在抛石块倒火油的清字军一眨眼就完全撤退了。众将士还以为是有什么埋伏,蹑手蹑脚的在云梯上查看了好半会,这才真的确定,清字军是真撤了,而且没有留下一支人马。
东门上的清字军处境更为艰难,面对太平军洋枪阵的齐射,根本就没有抬头的机会。张宗禹率骑兵赶回后,东门方向的太平军已经架起云梯开始攀城。
李秀成瞬间焦急的瞪大了双眼,喝问着年轻人。
街道上的市民看着头戴头巾的太平军又进了城来,连忙奔走相告,每家都把大门紧闭。
“黄大帅他已经阵亡了,本王是李秀成,你看看有没有资格听你的军情?”
城中的厮杀声还在四处升起,太平军竟没能入内城一步,每拿下一条街道便跟着付出血的代价,但却连清字军的行踪都没有摸清楚,只在街道上四处的小心戒备。除了防守城墙的太平军,总共有二十几万的人马进了城中,但却连hetushu•com这一万的清字军都奈何不了。各旅的将领有的甚至连自己的兵勇在哪都不知道,城中一片的混乱,惨叫连连,也不知道是那支太平军又受到了伏击,还是老百姓又被抢掠欺辱。
“弓箭手准备”
“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下雨?”
年轻人不认识李秀成,也不知道湖州被清字军围攻的消息,以为湖州还在黄文金的手中。
李秀成正在军帐中着急的等候李世贤的消息,没想到却等来了宜兴的军情,连忙吩咐一声,让传令兵带宜兴的来人进帐。
“世贤,你说这张宗禹在打什么主意,他们虽然没了弹药,但竟没做两轮的抵抗,就全部后撤,真是让人奇怪啊?”
“你有何军情要报?宜兴又发生什么事了?”
太平军憋屈了几天,入城后都似是脱缰的野马,完全不知道纪律是何物,四处奔散而开,冲到大街上见着大户人家就集体的砸门而入,看见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急着往怀里塞。湖州城一时间哀嚎遍野,四处都是烧杀抢掠的太平军。
中午时分,雨势显然小了几分,但是迷迷蒙蒙的下个不停。太平军把前两日死难的众兄弟全部挖坑填埋,城墙附近的街道也完全被太平军所控制。
李世贤兴奋的大喊着,连忙奔进了李秀成的帅帐。
城墙上的清字军指挥官相继大喝一声,在太平军攻进二十米的范围之后,下了射击的命令。这城中的库房金留下的一屋子弓箭,捻军出身的清字军对这东西可没有一个陌生的。
“大哥,我们胜利了,城墙已经被我们拿下来了。”
“你先下去吧,本王这就召和_图_书集将领议事。”
一阵箭雨从天而落,冲在最前面的太平军顿时被扎成了刺猬,第一波攻击的速度瞬间减弱了许多。不过随后太平军也发起猛烈的反击,在城下迅速排成箭阵,簌簌的朝城墙上齐射而去。清字军一时间被压制的抬不起头来,太平军的攻城部队继续抬起攻城的云梯,冲过了最后一段距离,抵达城墙的脚下。
帐外一片的脚步声过后,一个全身被雨水浸湿的年轻人快步的进了军帐。
“忠王,小人怎么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他们确实是清字军。
战况最为激烈的还是府衙的四面,黄文金在这里倾尽了不少的力量,用砖石层层垒固。要是那日他不随意带兵出来接应,清字军想拿下这里,怕是也要死伤一半。
“报,大帅,城外有宜兴的紧急军情送到,说是要面见大帅。”
“禀告将军,小的早上便从宜兴快马奔来,敢问黄文金大帅在哪里,此事事关紧要,小的要向他直接禀告。”
张宗禹坐阵府衙,看着已经拼尽最后一丝力气的新一师,不断的在心里提醒着自己。
接连多日的晴天此时又风云突起,张宗禹看着天际的乌云暗暗祈祷了一番,带着骑兵再次出城,不过却避开了洋枪汇聚的东门,而是穿插至城西向着在城外佯攻的太平军迎了上去。在西门的太平军距离城门一千米的时候,又见昨日那把黑色的尖刀肆虐而来。但太平军早已有所准备,迅速结成方阵用弓箭阻击。在密集的箭雨面前,张宗禹在广阔的战线上,连续冲击了五六次都没有找到突破口,呼啸一声,果断的下令撤回城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