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7章 敲打

“呵呵,知道就好。你可别忘了,本帅可是地地道道的山西人,小气的很呢。”
张宗禹笑着跟着叔父进了屋里,二人分主次落座后,杜氏连忙端着茶壶过来,笑吟吟的给张宗禹沏好。
张宗禹对太平军倒没有什么感觉,也打心底里厌恶那些不把兵勇的性命当回事的太平军大帅们。
乔志清大笑着自嘲了下,亲自端起酒坛给张宗禹满了一碗。
这首军歌气势宏大,荡气回肠,一听就让人热血沸腾,是乔志清当年在军队时最喜欢的歌曲。尤其是那句“狭路相逢勇者胜”,更唱出了一个军人在面对强敌来犯之时,甘于亮剑的气势和魄力,很能鼓舞人心。将士们第一次接受到这么朗朗上口的军歌,都是喜欢的不得了,没事便哼上几句。中旅和右旅七八千的人马,一同大唱起来时,那震人心肺的场面可想而知。连老百姓都不由自主的振臂高呼了起来,“清字军,万岁。清字军,万岁。”
张宗禹行至小院门口时,张乐行刚好就在院子里摆弄着自己宝贝的金丝雀,见侄子过来,连忙大笑着出门迎接。
乔志清冷下脸提醒了张宗禹一句。
张宗禹干笑了声,摇摇头动起了筷子。因为肚中饥饿,三两下就解决了一碗米饭,又自己在旁边的盆里盛了一碗。
乔志清拿起了筷子,端起饭碗夹着菜便大口的吃了起来。见张宗禹坐在对面眉头紧锁的不动弹,笑着催促了一声。
张宗禹眯着眼打了个饱嗝,点点头应和声,一晃身子就倒在了卧榻上睡了过去。他一路车马劳顿,又喝了点酒,自然有些支撑不住。
张乐行的阅历自然要比张宗禹丰富,看www.hetushu.com着这个年轻气盛的侄儿,不由得耐心的惴惴教诲起来,满脸都是期望。
乔志清说着就起身,让门外的亲兵收拾了碗筷,泡了壶热茶端了上来,放在了茶几上。
“叔父别听外面的谣传,总共不过三四万,孩儿哪有那样的本事。”
“大帅说笑了,你对百姓可从没这么抠门过,好家伙,免费分地就算了,还减免三年的赋税。为这个,属下敬你一碗,替老百姓谢谢你。”
“得了,今日我本来还想到大帅这里大吃大喝一顿,看来以后都没有指望喽。”
“胡说什么呢,你年纪轻轻地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怎么能和我老家伙比呢。”张乐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抿了口茶,皱着额头询问道,“听说你小子在湖州大败李秀成,斩数十万?”
“叔父,你在这里过的挺悠闲的吗,什么时候我也闲下来,跟你养养花弄弄鸟得了。”
张宗禹畅快的饮了一碗,摸了摸嘴,说了个玩笑。
“已经很不错了,知道你要来,本帅还专门让厨房加了一个菜呢,你看看这个冬菇炒木耳,可都是老乡大老远从五十里外骑着毛驴送到府里来的,你小子算是有口服,平常人本帅还舍不得让他们吃呢。你要再不动筷子,本帅可都全吃了。”
此次湖州一战,新一师名声大噪。苏州的两大报纸通过各路的消息,对湖州战役进行了实况的转播。引得无数人争相购买,甚至有外地的商贩每日里等候在报社门口,只要有报纸印出,便立即批量购进,贩运回当地紧靠着微薄的差价,也能大赚一笔。连远在广东的各开埠州府和_图_书都有苏州的报纸贩卖,清字军以一万多人,力敌三十万长毛贼的战绩在民间广为流传,乔志清也被传颂成为战神一般的人物。
乔志清轻笑了声,抬手给张宗禹的饭碗里加了一筷子。
“大帅慢走,属下记住了。”
张宗禹一连吃了三碗,终于垫饱了肚子,打了个饱嗝后,摸了摸嘴。端起茶几上的汾酒深深的吸了一口,畅快的给乔志清和自己各斟满了一碗。
“吃啊,还愣着干什么,本帅可已经等了你好半会了。”
张乐行感慨了下,念起往事,又禁不住伤感了起来。他当年也是叱咤风云的一代枭雄,没想到闲暇了下来,倒和一般的老翁没什么区别。
张宗禹轻笑着反驳了句,跟着端起茶碗细细品味了起来,肚腹也不似先前的那般难受了。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本帅还有事得出去一趟。你喝点茶醒醒酒,方才你叔父还到我这里念叨起你,待会你过去看看他,你俩也个把月没见面了。”
乔志清笑了笑,端起酒碗和张宗禹碰了下,一饮而尽。此时的汾酒最多也就是二十上下的度数,这样的酒乔志清每次喝上一坛也没有问题。
乔志清摇摇头笑了一声,整理了下衣冠,便独自出了门去。
张宗禹显然喝高了一点,说话都有些含糊了起来,嘴里吐了下酒气,摆摆手跟乔志清拍着胸脯保证。
李秀成在湖州与新一师周旋三日后,终于放弃了这块硬骨头,聚合兵马急忙向宜兴进发而去。说来也是让人诧异,在李秀成的大军开拔到宜兴城二十里外地方的时候,还没碰到清字军的面,就有军情传来,清字军退兵了。李秀成哑www.hetushu•com然而笑,终于明白,自己不过是乔志清和李鸿章的一颗棋子而已。李鸿章没在嘉兴围歼太平军,就是希望太平军北上和太平军拼个你死我活。乔志清也没使出全力,而是仅靠一个新师团与太平军纠缠,摆明了也是为了赶太平军继续北上,进入曾国藩的地盘。棋子有棋子的好处,那就是不会一下子就被吃掉,李秀成对自己的处境黯然无语,索性没了期盼,以急行军的脚步迅速的往南京奔去。
“大帅,这不会就是你给我准备的庆功宴吧?”
“大帅放心就是,我这宗禹做捻军的时候就没欺负过百姓,以后就更不会。谁要是跟老百姓过不去,我就跟谁急。”
“大帅,咱俩喝上一口。我这一个月可都没沾过一丝酒味,都憋出病来了。”
“叔父莫要感伤,我和李秀成也是各为其主,没有什么好惋惜的。况且乔大帅对我有再造之恩,孩儿自当是拼死相报。”
“喝吧,这坛汾酒就是专门给你准备的庆功酒。本帅也好长时间没闻到酒味了,今天跟着你算是沾沾光了。”
“这就对了,多吃点素菜,少吃点肉。你还以为我天天大鱼大肉,燕窝鱼翅啊。老百姓的耕牛短缺,猪肉一下子又繁殖不起来,咱们啊,能少吃一点就一点。”
卧榻的四方茶几上,早已摆好了苏州当地四个素菜,还有一个鲜鱼汤,外加一壶山西汾酒。
“哎,是叔父老了,你说的倒也不错。叔父想提醒你,俗话说伴君如伴虎,乔大帅有帝王之相,你跟着他前途自不必说,但凡事都要谦虚谨慎,切莫居功自傲。我想乔大帅此次没有兴师动众的为你接风洗尘,也就是想m.hetushu.com借机敲打你一下,你要有自知之明,我们老张家可都指望你光宗耀祖呢。”
湖州大捷的消息很快在清字军占领的辖区内传开,老百姓都自发的走上街头舞龙舞狮的热烈庆祝,他们在清字军的庇护下刚刚过上了安稳的生活,再也不用担心兵祸的问题,比起其他地方的百姓,这里的人像是生活在天堂一般,所以对清字军很是拥戴和感激。
在亲兵通传后,张宗禹进了书房,乔志清还在埋头批阅着公文,见张宗禹进来,轻笑着让他上了卧榻,又忙了一会,这才放下了纸笔,松了松筋骨在张宗禹的对面坐了下来。
“原来是这样,我就说呢,大帅可真是高明。”
张宗禹昏睡了一会,醒来后,书房就剩下他一人。自知肯定是在乔志清面前喝酒失态,他本来就不胜酒力,暗自沮丧了下,也不知道刚才有没有说错话。他心里其实十分的失落,本想着乔志清的庆功宴,怎么着也得办的风风光光的,四邻皆知,可谁知就用了这么些清汤寡水。起身后,胡乱喝了口茶水压了压酒气,出了门便去了叔父的小院。
“你能这样想,本帅就放下心来了。不管你以后身居何位,本帅都希望你永远能把老百姓放在第一位。”
张乐行自从镇江投降后,回了苏州经过乔志清的整编裁军,就在府衙的军属区住了下来,把夫人杜金蝉也从河南老家接了过来。每日里读书练字,没事还在门前的小院里种种花,养养鸟,生活也过得无比的快活。
“那就好,虽然两军对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毕竟杀孽太多,总是不好的。而且叔父当年也是天王亲封的沃王,都是自家的兄弟,没想到和_图_书如今却刀兵相见了。”
张宗禹连喝了几碗,酒劲上头,言语不再那么的拘谨。
张宗禹以急行军的速度一上午的时间,便赶回了苏州北城的营地。安顿好众兵勇后,便马不停蹄的进了苏州府衙,参加乔志清给他举办的庆功宴。不过到了府衙后,却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热闹,还是一如往常的宁静,没有看见一桌酒席和一个宾客。
“你这臭小子,终于想起你叔父来了,快屋里坐。”
乔志清看着他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高兴的在一旁给他的碗里夹着菜。
张宗禹看着茶几上清汤寡水的一桌子菜,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心道这个大帅也太寒酸了一些,好歹给炒两片肉啊。
“大帅,你平时都吃这些东西吗?”
乔志清在湖州城只留下了罗三元的左旅进行防守,张宗禹带着中旅和右旅的人马从太湖口岸登陆后,就有附近的百姓拎着自家的菜篮子夹道欢迎,把煮好的鸡蛋水果争先抢后的往新一师兵勇的口袋里塞去。众兵勇都是满脸的惊喜和感动,以前做捻军时,老百姓一听到捻军来了,就跟见了土匪一样,躲避都来不及,哪里会有今天的盛情。小伙子们一时心潮起伏,都高唱着乔志清为清字军谱写的军歌《中国军魂》,大步前进。这首军歌也就是乔志清抄袭的他那个时代《亮剑》的主题曲,“如果祖国遭受到侵犯热血男儿当自强;喝干这碗家乡的酒壮士一去不复返;……红旗飘飘军号响剑已出鞘雷鸣电闪;从来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向前进;向前进;向前进;中国军魂。”
张宗禹沉思的点了点头,瞬间便明白了乔志清的用意,心里暗自庆幸方才没说什么抱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