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2章 贬李扶乔

“算了吧,死无对证,这事情查也不会查出什么结果,随便拍个人到苏州走走过场就行了。”
慈禧满意的轻笑了声,故意轻咬了下红唇,把胸脯略略抬高了三分,盯着奕?魅惑的眨了下眼睛。
慈禧大胆的暗示了一声,只听的奕?暗自的窃喜。这小嫂子估摸着独处深宫,看样子是再也耐不住寂寞了。
“这可是六叔说的啊,要是哀家想册封乔志清那小子做江苏巡抚的位置,那六叔会不会站在哀家的这边呢?”
奕?有些摸不透慈禧的心思,不知道她的这葫芦里到底想卖什么药,乔志清也不是她手底下的人,提拔乔志清对她有什么好处呢?奕?当然不知道,乔志清刚刚才给慈禧进贡了两箱子珠宝首饰,全是女人们喜欢的东西。最重要的是,在附加的密奏中,还信誓旦旦的表忠心,清字军是大清的军队,更是西太后的军队,西太后要清字军做什么,清字军绝对一点二话都没有。
慈禧连忙起身恭送了下,也起身在林美珠的搀扶下,与奕?回了燕喜堂。
“姐姐放心,妹妹心里有数。”
“恭亲王说的极是,这种异端思想关系国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不知道姐姐意下如何?”
乔志清看着她的样子,心里暗暗的有些不忍,总想找个机会劝她一下。天未亮时便起了个大早,行到操练场时,周秀英果然在场中,正上下挥舞着一把百十斤的大刀。亲兵们围在一旁连连赞叹,都齐声为她呐起喊来。
退朝后,慈安微笑的http://www.hetushu•com喊住慈禧提醒了一句,“妹妹要为大清选拔栋梁,姐姐没有话说,但是妹妹要提防着乔志清,他年轻气盛,却不似李鸿章一般老成持重,恐怕将来不好管教。”
奕?犹豫了下,心里暗道着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慈禧这要求也不算过分,清字军又刚刚拿下了湖州,军机处本来就准备下折子重重赏他,可是江苏巡抚如今由李鸿章担任,这李鸿章又是曾国藩的嫡系人马,贸然撤换恐怕会得罪朝中的一大群势力,就是慈安太后那也不好交代。
“太后息怒,臣不是那个意思,只是臣不明白,太后连乔志清的面都没见过,怎么对他这么皇恩浩荡呢?”
“老六,你怎么看这个事情?这几个人被关在大牢里严加管束,怎么就能好好的自杀了呢?”
经过半个多月的调养,周秀英的身子恢复如初,全身的伤痕也在军医的小心护理下慢慢的愈合,褪掉疤痕后还是似婴儿一般的光洁柔嫩。
亲兵们打着口哨欢叫了一声,被身后的黄飞鸿冷喝了几句,悻悻的又集合在一起操练了起来。
苏三娘也得空来府中探望了她几次,在她的身子痊愈后,便把她招入了华兴盟。当周秀英单臂演练挥舞了一把上百斤的大刀后,华兴盟的副盟主之位便毫无悬念的由她接任。苏三娘因为忙于华兴党的发展,江湖上事便放心的交给了周秀英打理,她也有这个资格受任。
慈禧还是一副和-图-书不依不饶的表情。
苏州府衙
慈禧的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娇嗔的转过了身子端坐。
奕?赞同了慈禧的提议,但是心里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朝中的大事最后都得由慈安过目才可以。
奕?被她挑逗的欲火上身,眼睛瞪得跟铜铃一样。这时哪里还顾得上什么礼数,像是饿狼一样,冲着慈禧的身子就扑了上去,在她那娇嫩的脸蛋上又亲又啃。一双大手使劲的搓揉着她的乳房,迫不及待的把自己剥了个干净。
慈安有些疲倦的揉了下眉心,伸出玉手在丫鬟的搀扶下回了体顺堂。
恭亲王躬身立在堂下,拿着奏章端详了半天,半天才小心的开口回道,“回太后的话,犯人畏罪自杀也是常有的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这个可能。只是这次一下子死了八个人,而且是严密看守的情况下,奴才以为此事太不合常理,应该派个人下苏州认真的调查一下,查查此事到底有没有同党。”
乔志清很快上折子把八个老师自杀的消息通知了朝廷,两宫太后在收到奏章后,满是疑惑的把恭亲王唤到养心殿里议事。慈安总算是松了口气,这八人能畏罪自杀,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总比带到京城胡言乱语的搅得四方不得安宁。她心里很看重李鸿章,不想因为此事断送一位栋梁之材。
奕?额上冒着冷汗,在慈禧的对面坐下了身子,低着头不敢看她。那狐媚的眼神似妖精一般,看一眼都能把心肝给融化了。
奕?紧盯慈禧旗袍下包hetushu•com裹的硕大乳房,不禁暗暗咽了下口水,眼睛中都能喷出火来。
“六叔倒是个薄情的人,亏哀家还总惦记咱们年轻那会的事情,可惜啊,一切都物是人非了。”
“你们看着办吧,不管是谁犯了国法,严惩就是,也不必来询问我的意见。”
奕?的话也开始露骨了起来,当初要不是那个死鬼皇兄抢先下手,这个凤眼含春的美人可早就是自己的人了。
“哀家这也是为我们大清着想,你看看那些个汉臣们,有哪个让人省心的,一个个都是出工不出力。就拿李鸿章来说吧,让他做个江苏巡抚,就是期望着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剿平长毛贼,可他倒好,躲在上海暗自积蓄自己的力量,整个江苏不都是清字军打下来了,你说我们要是再不好好嘉奖下乔志清,岂不是让天下的忠良们寒心了。”
乔志清爬在单杠上眯着眼观看了一会,心里不禁暗暗的折服,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从哪里来的力气,这大刀在她的手中竟如纸糊的一般,挥动起来虎虎生风,毫不费力。
“太后哪里的话,奴才的心中也常念着你的好呢,只要您一句话,让奴才做什么都行。”
周秀英的心中还放不下小刀会的灭门之仇,总想找机会再杀回上海,手刃李鸿章那个狗贼。每日里天还未亮,就会早早起来,在府衙的后院跟着亲兵营的弟兄一同操练。
慈禧也放浪的尽力迎合着,只要奕?被抓在手里,那整个皇族就站在自己这边,慈安就是再有权势,那也要让上自己三分hetushu.com
慈禧盈盈一笑的在卧榻上坐了下来,让林美珠端了下珍果放在了茶几上,便让屋里的人都退了下去。
“秀英,你过来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好吧,奴才照办就是了。”
慈禧看奕?同意,脸上又挂满了笑容,玉手故意在奕?的手上轻碰了下,连忙又缩了回去。
慈禧那妩媚的俏脸频频一笑,像是一股春风掠过人的心头,就是石头也能被暖热了。
慈禧说的有理有据,倒也都是实情。奕?也没什么好辩驳的,反正都是汉人,给谁做巡抚都一样。
乔志清为她擦拭了下额上的香汗,苦笑的摇了摇头,与她相伴着在操练场边上的廊厅里坐了下来。
“这有何难,左宗棠在浙江寸功未建,就让李鸿章到那里当巡抚,把左宗棠降为总兵一职。咱们不降李鸿章的职,此次在他身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姐姐也一定无话可说。”
“怎么了,六叔刚才不是还说愿意为哀家做任何的事情吗,怎么这刚说出口的话就变了?”
“姐姐慢走。”
慈禧欲借此事趁机打压下慈安的势力,好好给李鸿章一点教训。
慈禧看着他羞涩的模样,反倒笑的更欢畅了些,捂着嘴不住的娇笑着,“六叔,当初我没嫁给你皇兄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羞涩啊,这么多年怎么越活越回去了。”
慈禧恭敬的作揖回话,待慈安走后,站在殿中对着她的背影冷冷的笑了出来。
周秀英做了个收势,冲乔志清微笑了一声,把刀交在了亲兵的手上,抹了抹头上的汗珠子www.hetushu.com跑到了乔志清的身边。
“一切就依太后的吧,还有那八个乱贼的事情还要不要追查一下?”
“六叔,哀家胸口这里有些闷燥,你过来给哀家揉一揉。”
奕?满身的躁动,只顾着盯着慈禧的娇躯乱看,完全忘了自己的立场是什么。
“太后说的极是,奴才待会下去就让军机处拟道折子,不过总该给李鸿章一个等同的名分,不然慈安太后哪里恐怕不好交代。”
奕?满足的整理了衣冠连忙告退,下去后就吩咐军机处拟了道册封的折子,第二天朝会后,便呈给了两宫太后过目。慈安当下无话,心里盘算了下,还是在折子上加盖上了凤印。
奕?的脸红的更加焦躁,微微的抬起头,看着满面含春的慈禧,恨不能马上抱起她,朝那娇滴滴的红唇咬上一口。
“这个?”
“太后说笑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奴才哪里还敢再亵渎凤颜。”
“六叔,这边坐,姐姐不在跟前,咱俩也不用那么疏远。”
慈禧嘴角抽动了下,松了口气,她的目标本来就是李鸿章,那几个人只是个贬谪李鸿章的借口而已。
两人大白天的就趁着暖和的阳光办了好事,慈禧自从咸丰死后就没再碰到过男人,此时比奕?还要饥渴上几分,主动的褪去了身上的凤袍,焦急的分开纤腿骑在奕?的身子上,就开始贪婪的蠕动了起来,恨不能把奕?融化在自己的娇臀下面。两人一迎一合的折腾了半个时辰,方才依依不舍的偃旗息鼓。慈禧的脸色也终于比先前娇艳了许多,好似又青春焕发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