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44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先生请。”
在门迎小姐的指引下,一行人绕过客堂的山水屏风,进了大厅之中,这才露出了赌场的真正面目。里面上下有一百多个赌区,赌厅是个金碧辉煌的圆形大厅,欧式设计的柱子、墙壁还有天花板。数十张赌桌上摆放着各种赌具,麻将、骰子、牌九,应有尽有。免费的珍果、茶水还有洋人的咖啡随意饮用。发牌者几乎全是靓丽的女人,身穿白色衬衫配黑色超短裙,面带微笑,动作娴熟。赌客们则大多表情凝重、不苟言笑,眼睛紧紧盯住发牌者的手、盯住自己手中的牌、盯住赌具上翻滚着的骰子。一旦开奖后,所有人都是表情怪异,有的喜、有的怒、有的悲。当真是光怪陆离,让人忍俊不禁。
赌客们在一旁起哄,都嘶声呐喊了起来。
乔志清微笑着让黄飞鸿递上十万两的银票,在荷官验明了真假后,也跟着押在了小位上。
大厅的赌客几乎是疯狂的大叫了出来,荣禄看着满桌子的银两,几乎是两腿发软的连连后退,最后在黄飞鸿的搀扶下,才勉强的站立。
“哦?这位小哥还要下注吗?”
“还有没有人下注了,这就开了。”
老爷子换了年轻荷官上场,并不急于摇动骰宝,而是微笑的看着乔志清和荣禄劝了一句。
荣禄咬了下牙,吩咐着荷官把银子全部压在了小位上,身后的众赌徒也纷纷十两、五十两、一百两的跟在了小位上。一会的功夫,小位上现银带着银票,粗略算下来足有两万多两。
“若是小哥赢了,m•hetushu.com十万两的赔率在十倍以上,庄家负责凑齐一百万两。”
老爷子大笑了声,并不在意,摇头对荣禄说道,“小兄弟,我这赌场开了大半年了,别说是这满桌子的一万多两,就是十万两我也赔得起。”说着就开始摇动起手中的骰宝,手法老练干脆,只是三下便把骰宝放在了桌上。
“我也买”
里面装饰古朴,摆放着各种瓷器书画,看那落款便知都出自名家之手。
身后的一个围观的赌客,此时也按捺不住,从怀里掏出二十两的银子押在大位上。
荣禄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还是被门口迎客的姑娘吸引住了眼球,一脸的色相外露,眼珠子都差点掉了出来。
荷官打开骰宝后,朗朗喊出。收了小位的银两,按照下注的多少给大位的赌客各自分了彩头。
荷官朗声开骰宝,又是大赢。
老爷子刚和上门,还没等乔志清反应过来,就抱拳跟乔志清跪下了身子。
“慢着。”
荣禄旗开得胜,信心大增,把赢来的十五两银子又压在了大位上。乔志清在一旁随着他买,只图个高兴而已。
老爷子微笑着冲荣禄提醒了一句,众赌客看着荣禄都是跃跃欲试,想跟着他再赢上一把。
“盟主不认得在下,在下却见过盟主。在下正是华兴盟的执户长老蒋万山,江湖人称千手鬼佬。半年前奉苏三娘的命令在金匮城开办赌场,为华兴盟筹集资金。”
这间赌场位于纵横两条官道的交叉口,是典型的罗马风格圆顶www.hetushu.com建筑,上下两层楼的高度,在门楼上赤裸裸的挂着黄金屋三个烫金大字。楼外摆满了一排排的出租马车,不断的有穿着华丽的宾客进进出出。
“小,小,小,小”
“老先生快快请起,敢问先生是?”
老爷子看着乔志清微笑的问了一声。
周围的赌客疯了一般欢呼了起来,整个赌厅都听到这边的响动声,越来越多的赌客都跟着聚集了过来。
“十六点,大赢。”
乔志清的目光丝毫不移老头的手指,微笑的问了一句。
乔志清微笑着看着荣禄,没有回答。他倒不是相信荣禄,而是在和老头子赌心理战术。老头子也是精明无比的人,在快开骰宝前就已经两次动了其中的点数。乔志清下注后,老头子的手指再换了下。赌场有个规矩,叫事不过三,三次后,就是赔得再多,也不能再动手脚。乔志清看他目光如炬,一言九鼎,倒也是个重信重义的江湖好汉。
“你这老头子,赶紧开啊,要是赔不起,你这店也别开了。”
老爷子起身后微笑着抱拳回话,招呼着乔志清在主位上坐了下来,自己躬身还立在原地。
老爷子嘴角不易察觉的露出一丝微笑,食指在骰宝的地盘上微动了下,几乎就跟完全没有触碰到一样。但是这一幕还是看在了乔志清的眼里,因为乔志清当年当狙击手的时候,可是创造过半个小时不眨一下眼睛的奇迹。
“老爷子,刚才你说就算是十万两银子你也能赔的起,那在下想问下,十万两的银子www.hetushu.com赔率是多少?”
一行人进门后,两旁整齐站立的姑娘们连忙弯腰行礼,清一色的包臀束身旗袍的装扮,一个个酥胸半露,鼓囊囊的跟刚刚发酵的白面馒头一般。
年轻荷官连忙在身边服务生的耳边轻语了几下,接着就从外面进来一位穿着朴素的老人,留着花白的头发,但是眼里却精气神十足。
荣禄激动的咧着嘴大笑了声,又把所有的钱都投在了大位上,荷官开骰宝,还是大赢。
下注的人越来越多,都把银子押在了大位上。荷官看着这情况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上了,打开骰宝后,果然还是大的。
乔志清尴尬的干咳了几声,这才把这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兄弟的魂魄引了回来。
“买吧,一切依着你就好。”
荣禄看着老头胸有成竹的模样,不敢大意,只顾盯着老头手中的骰宝,也不再回话。他自小好赌,师承京城的一位有名的赌术大师,对骰子练习的炉火垂青,有听声辩数的技法。不过老头子刚才的手法却精准异常,只是三下,便藏了上百种的变化,而且骰子落下时声响小的可怜,荣禄一下子犹豫了下来。
“乔大哥,你跟着我投,准没错。”
“那好,既然大家玩的这么高兴,那在下就再添上十万两,凑个热闹。这张银票可以在任何一家华兴银行里兑换现银。”
“我也买”
赌场客堂的装饰却是典型的中式风格,红黄搭配的墙壁吊顶,挂着素雅的山水字画,没有想象的那般乌烟瘴气,倒像是进了一家书香宅第。
“乔和图书大哥,我说的没错吧,今天我们是福星高照了。”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倒不认识一家人了。”
乔志清笑了笑,他对赌术也没有研究,只是当做好玩,跟着荣禄在大位上压了下去。周围的闲家都一脸紧张的盯着荷官手中的骰宝,拍着赌桌大喊着,“大、大、大,小、小、小。”
老爷子走到乔志清的身边拱手抱拳行礼。
“乔大哥,我们这次还买大的。”
“小兄弟今日也赢了不少,老夫劝你们见好就收吧。”
“乔大哥,你怎么就这么信任我呢?一百万两,我们赢了一百万两啊。”
老爷子认识一脸的淡定,但是嘴角却不易察觉的抽动了下,右手指在骰盘上又动了下。
“年轻人,下注吧。”
荣禄早已按捺不住颤抖的双手,在一张掷骰子买大买小的赌桌前伫立,迫不及待的从怀里摸出十两的碎银子,压在了大位。
乔志清一听到盟主二字,便知道是遇到了自己人,满脸疑惑的皱起了眉头。
荣禄双手紧攥,紧咬着牙几乎把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四千多两银子要是按目前他的月俸来算,足足要五十多年才能赚到。
老爷子摇了摇头,轻笑一声,骰宝也没开,就冲身边的年轻荷官吩咐一声,“给闲家算彩头。”
荣禄看着桌子上的四千两银子,哪里还能听得进老头的话,提着膀子,冲老头大喝了一声。
乔志清淡然一笑,桌上的银两还是交给荣禄下注。
此时天色尚早,各妓院都还未开门迎客,所以乔志清便先带着众人在大街上闲逛了起和-图-书来。胜保好赌,迫不及待的伸长了脖子四处打量着赌场的招牌。最后还是在街上找了一个报童,在他的带领下进了金匮城最大的赌场。
连续玩了数把后,荣禄和乔志清的二十两银子已经翻倍到了一千多两,周围的赌客冲着二人连连的惊呼,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荷官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紧张,不断的用衣袖抹着额头的冷汗。
“十四点,打赢。”
“这位小哥,可否借一步说话?”
乔志清大笑了声,华兴盟的事情一直由苏三娘负责,他虽很少参与盟中的事物,倒也对盟中的人物知道一二,执事长老王隐林,执礼长老孟来财,执法长老刚刚由周秀英担任,这执户长老一直身份隐秘,原来是躲在金匮城捞银子来了。不过今日可是让这聚宝盆散了不少的财出来,不知道苏三娘知道了会怎么责怪自己。
“来来来,让一下,我也买大。”
乔志清微笑的拍了拍胜保的肩膀,在老爷子刚准备拿开骰帽的时候,急忙制止。
乔志清抱拳回礼了下,便随老爷子进了大厅旁的一间单房里。
荣禄颤抖的拉着乔志清的胳膊,咧嘴几乎是嘶吼了出来。
“盟主在上,请受属下一拜。”
现场的气氛一时凝固了下来,众赌客都暗自屏住了呼吸,看着这场史无前例的赌注。
荣禄此时双目爆裂,全身的皮肤通红。几乎是哆嗦着身子对乔志清大喊了声。
黄飞鸿三人更惨,他们几个不过还是个未行过房事的小伙子。见到这两排露着白花花大腿的姑娘,差点气血上涌的没流出鼻血来。